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38.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5章 书记偷腥
    顺着这些气劲一路观察而去,苏羽发现,这些从丹田出发的气息,不断的在游走,然后完成一整个循环之后,再次回到丹田之中。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少量的纯阳正气,渗透进入了血肉之中,犹如洗炼一般的将血肉不断地洗刷着,使得被洗刷过的血肉更加富有力量感了。其中尤以某些特殊部位最为强烈!

    就算苏羽是傻子,这会儿也能看得出来,在这不断的洗刷之下,自己体内的力量,无论是从爆发力还是耐力,又或者是韧性上,都已然比之前强上了许多!

    兴奋于体内的巨变,苏羽自然是更加专注的开始了运气,而不是打坐的中途就呼呼大睡了。

    只是,苏羽毕竟不是庙里的和尚那样早已习惯了打坐冥想,还是很容易受到外力外物的打扰的。这不,这会儿正练的起劲呢,就被一连串极不和谐的嗯嗯啊啊的喘息叫喊声硬生生的给打扰了。

    从打坐状态中退出,苏羽很是气愤的站起身来,单手大力的敲着墙面,示意这对享受人间极乐的男女能够收敛一些。但很无语的是,这友好而善意的提醒不仅没有让对方稍微收敛一些,反倒是叫的更大声,更卖力的推着床撞墙了!

    虽然不想去打扰这对快活的男女,但苏羽好不容易才进入了修炼状态,体内气息的运转速度加快了不少,天知道下次还会不会再遇到这种奇异的状态。所以无奈之下,苏羽只好起身推开房门,走到隔壁准备敲门提醒。

    不过苏羽刚刚快要走到隔壁门前的时候,屋内的嗯嗯啊啊却是戛然而止,随后竟是直接传出了那女子的惊呼之声!

    “啊!”

    紧接着,便是看到一个貌美如花但却衣衫不整的女子满脸惊恐的狂奔出了房门。只是有巧不巧的,这女子竟是一头直接装在了苏羽的怀里!

    “这位小姐,你怎么这么慌张?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感受着突然入怀的温软,苏羽心中的不爽顿时消失,淡淡地出言问道。

    女子先是一愣,然后赶紧抓着苏羽的手,十分着急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求你帮我打个电话叫急救车!出人命了!”

    “出人命?”苏羽有些意外,顺带向着那房间里瞟了一眼,发现床上那个男的正光着,趴在床上一抽一抽的。这明显就是中风抽着了。

    “别着急,我想你是看错了。没出人命,不过情况倒是也很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恐怕至少也得是个半身不遂了。”安慰着这个也就二十六七的女子,苏羽微笑着说道。

    医者,讲究救死扶伤,虽然治病收费也是天经地义,但事有轻重缓急,遇到这种突发情况的时候,苏羽还是抱着那颗医者的良心的。

    “啊?不是吧!半身不遂?”一听苏羽的说法,那女子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不过也难怪,屋里的那个男人四十多岁了,压根儿就不可能是她老公。她顶多算是个情人,或者是被人包养的。无论是置之不理或者是送急救中心,结果都是会被对方的家人知道,然后闹得沸沸扬扬。

    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儿,无论是躺在床上的那位,又或者是现在撞在苏羽怀里的这位,都绝对不会愿意让别人知道。

    虽然苏羽的神识能够扩散的距离只能是身侧两米,但抛开神识来说,他绝对是个医术高超的医生,再者说来,中医本来就是一种实践医学,眼前这个光溜的男人,正好能够拿来试试手。

    所以安慰了下这个惊慌失措的小三儿,苏羽笑着说道:“不用担心,我就是个医生,我想我应该能够帮上忙的。”

    “真的?!你真的把他救活?!”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打扮和电视里走出来似的小帅哥,女子兴奋中又有些狐疑地说道。

    不过也不怪人家面带狐疑,毕竟无论从穿着打扮或是年龄来看,苏羽都是一点都不像个医生。

    径直往屋里走去,苏羽淡然的回头,笑着说道:“呵呵,难道你想让这里住着的所有人都知道?”

    一听这话,这衣衫不整的女孩顿时一阵后怕,跟着就进了屋。

    进屋之后,苏羽二话不说直接上手给趴在床上的男人号脉。这一把脉,苏羽心里顿时就乐了。虽说笑话病人是种罪过,但这家伙的病因,实在是让苏羽没办法不笑了。

    为啥?因为这男人明显就是平时体虚肾虚,精气严重不足,有些不举了。这大半夜的为了找欢乐,愣是吃了两粒威哥,才坚挺了!但,威风是威风了,可是这体力活,出汗啊,一阵小空调一吹,嗖的一下背后一凉,中风了。

    对于这种风邪入体,纯阳正气正好是其克星。

    呵呵一笑,苏羽两指一并体内纯阳正气一阵激荡,对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背后的几大穴位点了过去。然后顺手将这男人往过一翻,在其胸口和小腹处,又点了几次。

    没过多久,躺在床上的男人便醒了过来。看见突然有个陌生男人坐在自己的床边,中年男人立刻警惕了起来,表情严肃的说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从那话语间浓浓的官气来看,眼前这个光溜溜的男人,绝对是个当官的,而且官阶应该不低。

    微微一笑,苏羽淡淡地说道:“罗书记,这态度,可不像是对救你一命的人说的。”

    一听眼前的年轻男子一口说出了自己的身份,罗书记顿时脸色一黑,心里有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黑着脸说道:“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么开门见山的说吧,你想怎样?”

    这话一出,苏羽顿时乐了,“呵呵,大干部就是不一样,脑袋转的比咱这个小农民快多了!不过,您多虑了,对您,我没有任何企图,也不想从你这里得到些什么。我只是个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仅此而已。”

    说罢,苏羽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你先等会儿!”叫住苏羽,罗书记示意旁边的小三儿先回避一下,然后接着说道,“我得的是什么病?”

    其实这话的意思,苏羽自然能明白,无非是想要和自己谈谈,让自己保守秘密。他身为市委书记,作风为题自然是仕途的根本。如果万一这事儿走漏了风声,他这官可就是做到头了。

    但做官的人,说话绝对不会是直接的,所以他才有意将苏羽留了下来。

    而苏羽,自然也能听得懂他的意思,所以也就没有推辞直接留了下来,并且在小三儿回避之后,开门见山的就说道。

    “我知道罗书记你担心的是什么,不过你大可放心,如果你是个贪官,说不得我还得问你收诊金。虽然我苏羽年纪小,但你在平阳市的所作所为还是有所耳闻的,老百姓都是十分尊敬你的。”

    “所以,你不需要担心。今晚我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就是在隔壁睡了一觉,然后明早起来,继续回我的小溪村,当我的快乐小农民。”

    苏羽的这番话,的确是没有掺假,也根本没有什么恭维可言,罗峰作为平阳市市委书记,那绝对是清正廉洁,表里如一的。自从上任以来,主抓市里的各项工作,并且在惩治贪腐的问题上,绝对是雷厉风行。

    不过,男人嘛,苏羽也能够理解。

    “那好,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我的病,真的治好了吗?”久经官场的罗峰,看人的眼光一向十分的准,否则以他的清正廉洁,绝对不可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的。从苏羽的眼里,罗峰书记的确是看到了那份真诚和正直,这让罗峰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一下就治好,那是不现实的。因为你长期作息和饮食不规律,导致肾虚体弱,精气不足,这些都是你今晚中风的根本原因,所以需要长期调理。这样吧,我先给你开一周的药方,你先吃药。一周以后,根据具体情况,我再调整药方。”

    “对了,罗书记,服药期间,最好不要有男女之事,否则可能会导致再度中风,救治不及时的话,我想后果您应该是知道的。”苏羽好意提醒道。

    听着苏羽一口道出了自己的毛病,罗峰也有些意外,因为按照西医理论来说,肾虚体虚精气不足并不算是病,用最时髦的词汇来说,这叫做亚健康状态。

    但在中医上讲,这是病,而且是很多病症的根源所在。因为体虚精气不足,从而导致人体容易受到风寒湿热等等邪气的侵蚀,患上各种疾病。

    目前西医对于这种所谓的亚健康状态的解释是,人体免疫力低下。但是具体是怎么个低下法,怎么个补法,却是一直没有个定论,也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

    虽然罗峰还是保持着习惯性的警惕,不过对于苏羽这个年轻的农村青年,还是有着一丝好感的。曾几何时,他不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