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43.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0章 调戏小寡妇
    显然大领导这三个字,对王泽明这种县级官员来说,有着极大的震慑力,半晌后,他才说道:“可是小华就那么被打了么!省城的大夫都说,只有这小子知道怎么治!”

    见王泽明冷静了,孙局连忙笑着说道:“凡事都好商量嘛。”

    说着,转过身来满脸堆笑的对着苏羽说道:“这位小伙子,你昨天是不是和一个叫王华的青年发生了点冲突啊?你放心,这事儿咱们不追究的。就是那个王华生病了,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冷冷地看了一眼王泽明,苏羽冷声说道:“我叫叶烨,叶子的叶,火华烨。刚才都和张警官说过了,我不认识什么叫王华的人,更没有和他发生什么冲突。刚刚孙局说我可以随时离开的吧?”

    说话间,苏羽直接无视王泽明,迈步就往门口走去。

    “等等!”一看苏羽要走,王泽明那官威发作,挡住苏羽喝道。

    “怎么?你有事么?没事的话就闪开!”冷冷的看了王泽明一眼,苏羽毫不客气地说道。

    一想到苏羽背后的大领导,王泽明立马蔫儿了,但儿子这会儿还在车里惨嚎呢,心痛之下只好强压着火气,咬牙说道:“我希望你能放我儿子一马!”

    “你不是在和我说话吧?我有名字。”苏羽不耐烦的说道。

    大领导王泽明可惹不起的,所以即便是他在生气,也只能憋着,“叶烨,我希望你能放我儿子一马!至于其他的事情,既往不咎!”

    按照王泽明那睚眦必报的性子,这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妥协了。只是苏羽似乎并不领情。

    “我是个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如果你儿子生病了的话,我是可以帮他治疗的。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面上一阵抽搐,王泽明狠狠地瞪着苏羽说道:“说!要多少!只要你能治好!”

    微微一笑,苏羽缓缓地竖起两根手指。

    “两千?好!没问题!”王泽明说道。

    苏羽微笑着摇了摇头,王泽明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怒了。

    “什么?两万?!”不过一想到儿子还在车上惨嚎,王泽明立刻说道:“好!两万就两万!”

    只是苏羽再次微笑着摇了摇头,让王泽明顿时火冒三丈的怒吼了起来!

    “二十万!你他妈怎么不去抢!得寸进尺的东西!”

    冷冷的看了王泽明一眼,苏羽直接绕开他往门外走去。

    “看来你儿子在你眼中,连二十万都不值。”说着,便是迈步走向了院子中。

    一看苏羽要走,王泽明虽然心疼钱,但更心疼儿子,一咬牙,狠狠地说道:“好!二十万就二十万!但如果你治不好的话,老子不管你和大领导是什么关系,都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目的达到,苏羽云淡风轻地说道:“简单的和一一样。不过我要的是现金。”

    这么被敲诈着,王泽明的愤怒早已经无以复加了,恨不得把苏羽撕成两半!但平阳市最好的医院里最好的大夫对于王华身上的怪事儿也没有任何办法,他能怎么办?

    于是冲着身边的跟班说道:“去对面银行取二十万来!”

    片刻之后,二十万现金就被取了过来。

    接过现金之后,苏羽微微一笑,直接走至院中,拉开王泽明的那辆好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黄毛王华身上点了几下之后,王华的惨嚎声立马停了下来!但看向苏羽的眼神,却是不敢有丝毫怨毒了,只剩下了恐惧。

    这也难怪,这一天一夜,他几乎承受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的疼痛,早就被吓破胆了。

    王泽明赶紧上前去问儿子的情况。

    前后不过十秒钟,苏羽便关上车门,在众人震惊的与王泽明那怨毒的眼神中,双手插兜往县公安局外走去。

    “治好了!多谢诊金!”

    出了公安局没多远,在确定身后没有跟着的人之后,苏羽便打了个出租车,然后接上在县里焦急等待消息的周颖,一同往往小溪村回去了。

    回到村里之后,苏羽将周颖送回学校之后,便转身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因为他这才想起来,昨天早上走的太着急,那只该死的鸟还没吃没喝的在屋里锁着呢。

    只是刚走到小寡妇樱桃家门口的时候,一声极不和谐的声音从樱桃的屋子里传了出来。

    “王大贵你给我滚听见没!”只听樱桃有些气愤的说道。

    王大贵,算是小溪村的老一辈混子了,在苏羽他爸十几岁的时候,这个王大贵,就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混子了,欺男霸女的混账事儿没少干。后来村里实在待不下去了,这才离开了村子去了外面。

    没成想,这家伙这十几年后居然又回来了!但怎么就出现在了樱桃家呢?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苏羽快步向着樱桃的屋子走去。

    而屋里的争吵声也没停。

    “樱桃,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十来年要不是种着老子家的地,你他娘的哪儿有钱养活那个臭丫头念书!还他妈搁我这装清高?老子睡你是看得起你!”

    “王大贵,你个流氓,滚!那十几亩地是村里让我种的,有事你找村上去!”

    “啊!i放开我!畜生,你放开!”

    “喊个屁你喊!你就算喊破了喉咙,也没人会帮你的!樱桃,你就从了我吧!杏儿的学费我来出!”

    “啊!你滚!救命啊!耍流氓了!”

    就在王大贵满屋子追着樱桃跑,这刚把樱桃抓到手的时候,一道人影嗖的一声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冲着王大贵的屁股砰的一脚就踢了过去。直把这个老流氓踢的嗷嗷乱叫,一头撞在了墙上。

    “***是谁!谁他妈打扰老子好事呢!”捂着撞的生疼的脑门子,王大贵怒吼道。

    这一转身,王大贵此刻才看到,一个年轻小伙子正抱着受惊吓的樱桃安慰着。

    “樱桃婶儿放心!有我在,没人能伤害到你!”

    一看是个愣头青的小子,王大贵一下就乐了,拿出他那大哥般的气势说道:“谁家的孩子,赶紧哪儿人多哪儿待着去!别再这儿打扰老子好事,否则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

    “呵呵,王大贵是吧?你趁早滚,否则的后果自负!今儿有我在,谁也不能砰樱桃婶儿半点汗毛!”苏羽冷声说道。

    “哈哈哈,笑死了!小子,你怕是还没搞清楚小溪村的情况吧?这是老子的地盘,老子就是小溪村的老大!”

    “告诉你!少他妈在这儿打扰老子的好事,小心老子削你全家!”王大贵发狠地说道。

    这话倒是把苏羽给说乐了,不屑地说道:“二十年前的小地痞,早过时了,还他妈有脸在这儿嘚嘚!”

    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苏羽直接上去,一把揪住王大贵的领子,拎小鸡儿一样的直接将其提起,大步向着院子走去,然后啪的一声,重重地把这货摔在了院子里,一顿脚朝着这个老流氓的屁股使劲踢着。一直把这孙子踢出了院子大门,这才罢手。

    被踢得嗷嗷乱叫的王大贵,别提多委屈了!这他妈一走十几年,没想到赚了钱回乡里,却被这么个毛头小子给打了!

    “你他妈给老子等着!老子跟你没完!”捂着屁股狼狈逃窜,王大贵还不忘发狠地吼道。

    鄙视的看着他,苏羽不屑地说道:“老子叫苏羽!在小溪村好好访访,访明白了再来!老子等你!”

    直到看着王大贵个老流氓消失在了远处的水田边儿,苏羽这才转过身来关切的问道:“婶儿,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嗯……还好你来的及时,要不我今天就完了……”樱桃蜷缩在苏羽的怀里,后怕地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婶子放心!有我苏羽在,这村子里没人敢欺负你们!”苏羽安慰着。

    待樱桃的心情平复过来的时候,苏羽这才知道事情的来由。原来这个王大贵,当年就是村里的一霸,没人敢惹。在樱桃十二三岁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并且那个时候就贪恋樱桃的美色,不断的骚扰她。

    好在那时候苏老头在村里是绝对的权威,这事儿被苏老头发现后,二话不说把个王大贵一顿巴掌打的,再也没有敢在小溪村待,连夜就卷铺盖走人了。

    因为那个时候苏羽才几岁,所以这个名字只是有点印象,偶尔听老人们说起而已。哦,对了,苏羽之所以听说,还是因为王大贵的弟弟总爱在村里吹牛,说他哥咋的咋的。嗯,他弟弟就是王铁柱,秀儿的男人,那个三秒货。

    没想到这家伙出去了十几年,还真的是混了个人模狗样的回来了。可是这孙子居然还对樱桃念念不忘,这刚一回村,在家打听了一下,就直奔樱桃家来了。并且以樱桃家种着他的地,强行要让樱桃陪她睡觉,否则就要问樱桃要这十年来的租金!

    还好苏羽来的及时,否则樱桃一个柔弱的小女人,铁定逃不出王大贵的魔掌了!

    “哎,苏羽啊,那王大贵可不是啥好货,坏着呢!我怕他会出损招害你,你可要当心一点啊!”樱桃不无担忧的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