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49.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6章 隔墙有眼
    “哟,苏羽啊,你来的正好,你婶儿刚把饭做好,一起来吃吧!”赵二黑出去买酒刚回来,正巧碰到苏羽,就笑着说道。

    嘿嘿一笑,苏羽也不跟他客气,“嘿嘿,不愧是我二黑叔,知道我肚子饿了想喝酒吃肉了!”

    “你***,你个小子还脸皮还是那么厚啊!”对于苏羽这么厚脸皮,赵二黑早已见怪不怪了。

    啐骂一声后,笑呵呵的拉着苏羽的肩膀就往屋里走去。

    “老婆子,添副碗筷,我要和咱苏秀才喝几杯!”进了屋,赵二黑直接向着厨房招呼道。

    “你个老东西,让我怎么说你呢!你是个老酒虫也就算了,还非得拉着老苏家的独苗和你一起当酒鬼!把人家娃带坏了的话,看苏老头不半夜来找你!”厨房里,李桂花没好气地说道。

    不过她也就说说而已,虽然她是个大喇叭,性格也粗大,但赵二黑怎么说也是个村长,应酬也多,她还真的是管不住。

    只是这老家伙一直拉着苏羽个小孩儿喝酒,着实让她有些无语。

    当然在苏羽和赵二黑这里,这话直接就当耳旁风的吹过去了。赵二黑平时爱喝几口,以前没事儿就和村里的干部们一起喝酒。可这些人里,没一个酒量大的,每次他都喝不爽。

    而苏羽自由跟着苏老头长大,苏老头泡着的那些药酒,这货从小就偷喝,再加上一老一小两个男人生活在一起,也没啥事儿干,所以没事儿也就爷孙俩喝个小酒什么的。

    一来二去,苏羽这酒量就练出来了。二斤白酒下肚,完全就跟喝凉水一样,没一点挑战!

    因为小溪村的男人里,就属苏羽的酒量最大。这喝酒要想和爽,当然得和酒量大的人喝嘛!所以赵二黑每次想喝酒了,都会备上一桌好菜,拉着苏羽过来。

    苏羽虽然不贪酒,但对他这个白家蹭饭的来说,有酒有肉又不用掏钱,不去白不去啊!

    “切,你个老酒虫又喝不过我。酒量不行!”苏羽笑着说道。

    虽然被苏羽这么刺激了好几年了,但赵二黑还是那样,一刺激就来劲了,“哟?你小子说啥?就你那点猫尿的酒量,还敢跟小溪村酒仙比啊!来来来!今儿个整不倒你,小溪村酒仙的名号让给你!”

    听着这话,苏羽那叫一个无语,耳朵都听出老茧了……

    “呃,我记得四年前,我好像就已经是小溪村酒仙了吧?”

    “谁说的?谁封的?我是一村之长,我咋不知道!不算不算,我没封就不算!来来来,今儿个非要把你小子撂倒!”

    说着,赵二黑就给自己和苏羽满上了……

    酒过三巡之后,苏羽问赵二黑,“二黑叔,你说咱小溪村,为什么一直就这么穷呢?娃娃们连个书都读不起。”

    一说到这个,身为村长的赵二黑就是一脸的惭愧,“哎……怪就怪咱这地方太偏僻了,交通运输上很不方便,所以啥信息都很闭塞,村民们除了种地打渔放牲口,别的啥都不会干。”

    “也不能说啥都不会干,是不知道能干啥。你说种地,这犄角旮旯的三面环水,后头还有个大山,能种的地根本没多少,靠种地顶多能让一家人吃饱肚子。要让娃娃上学,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越说,赵二黑心里就越难受。曾几何时,他也是个血气方刚的汉子,满怀信心的想要改变这个村子穷困的面貌。

    他曾经想要引进各种农业项目,可是每一个,都需要大的投资,他赵二黑心有余而力不足。指望着村民们齐心协力的去搞,但每一家都是刚刚能填饱肚子,哪儿敢用那几个微薄的收入来弄那些新鲜的玩意儿呢?

    有句话虽然有些伤人,但用在小溪村却是十分合适的。人穷志短,没错,就是因为太穷了,穷的人们经不起折腾,不敢去折腾了。

    所以无论赵二黑如何的努力,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努力了这么多年,虽然多多少少的带来了一些变化,但这贫困的帽子,始终还是没有摘掉。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希望能够出现一个有本事的人,能够替自己完成这个梦想,带着全村人告别贫困,让村民们都过上好日子。可是这谈何容易呢?

    看着有些暗自伤神的赵二黑,苏羽转移话题道:“那咱小溪村,都有些什么优势呢?二黑叔给我说道说道呗。”

    虽然苏羽是土生土长的小溪村人,也是这片儿的小霸王。可要是论对整个村子的了解,他是拍马也赶不上赵二黑的。

    而想要改变整个村子,就要先彻底的了解这个村子。所以,问赵二黑是绝对没错的。

    一听苏羽问这个,赵二黑心头一喜,来了兴致。

    “莫不是这小子也和我想的一样?”

    “要说咱小溪村啊,还真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先从耕地来说,咱小溪村的土质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不管种啥庄稼都长的特别好。就连后山上的梯田,也是全县数一数二的好田!”

    “在一个就是咱面前这比村子大上好几倍的北湖了!因为四面都有山地围着,所以这北湖也算是咱村子的一部分。这么好的水质,最适合养鱼了!”

    “至于林子的话,咱小溪村就这么大点儿地,也没啥木材资源之类的。”

    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赵二黑把个小溪村的方方面面掰开了揉碎了的给苏羽讲了个透彻。也让苏羽对整个小溪村的优势和劣势有了全面的掌握。

    了解到村子最具体的情况之后,苏羽心里基本有数了。想要让这个村子富起来,必须要有一个人带头才行。

    而这种带头,不是说出来一个人说一声,咱大伙儿一起干吧就能成的。完全就和国家的号召一样,必须要先富带动后富。

    必须要有一个吃螃蟹的人,先把事儿干成了,把钱赚到手里让乡亲们看到之后,才能够带动他们的积极性。

    虽然苏羽是高中毕业,按说文化水平也不算低,但什么东西合适小溪村,这不是他想当然就能决定的,必须要多放的考证才行。

    当然,要说苏羽是无私的那也不可能。对于一个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人来说,能够从农村发财,才是最美的事儿。至于带动村民们富起来,那都是顺其自然的事儿。

    “看来这地主也不好当啊,还得去城里找个专家咨询咨询!老子的钱可不是弹弓打来大风吹来的啊。”

    心想着周末还要去给林雅看病,苏羽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当他的地主了。

    一边喝酒一边聊,不知不觉就到了大半夜了,赵二黑也又一次被苏羽灌倒了。从赵二黑家里出来,苏羽向着自己家的方向慢慢的走去。

    乡下的晚上,那是格外宁静的,没有喧闹的夜场,没有各种刺眼的霓虹灯,也没有那昏暗的路灯,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

    皎洁的月光下,清风徐徐吹过低矮的水稻,荡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绿浪。青蛙呱呱叫,各种虫子的叫声,即使不用侧耳,你也能听的真真切切。

    远处的草丛里,星星点点的闪烁着萤火虫的光芒,就像黑夜里的小星星一样。

    由于吞食了药王,苏羽无论是视觉听觉还是触觉,都要比以前敏锐的多,往往能够听到一些以前听不到的声音。

    比如这会儿,在这宁静祥和的乡间小道上,苏羽就 听到了一些很特别的声音。

    “死鬼……你慢点啊,瞧你那猴急的样儿!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啦?”

    “老子就是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了,谁让你个骚娘们这么骚呢,骚的老子浑身痒痒的!”

    “去你***,这能怪老娘啊?是你自己睡觉不老实,非要往老娘身上蹭!”

    这……似乎是一对小夫妻半夜睡不着觉,起床做运动的前奏啊……

    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在听到这样的声音时,那反应也绝对是最正常的!所以苏羽这货,不知怎么的,走着走着,就走到人家墙根底下了。

    有时候,听力太好了也不是啥好事儿啊!听着屋子酥麻入骨的对话和###,苏大龙噌的一下就有了反应。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这尼玛听得让人真有些抓心挠肺啊!

    这时候,苏羽忽然想起件事儿来,“艹!差点忘记了,老子能看现场直播呀!”

    将视线缓缓地凝视在墙上,集中注意力下,苏羽的目光直接穿墙而过,果然看到了现场直播!

    只见屋里,一对年轻的小夫妻,正坐在土炕上,光着膀子互相‘挠痒痒’呢。那男人还真像是七八年没见过女人了一样,七手八脚的就把女人按倒在了床上,双手贪婪的在女人身上不断的游走着。

    一会儿是不太高耸的双峰上,一会儿是那不太###的大腚子上,一会儿又游走到了那片谷地中。闹的女人###连连,直骂男人混蛋呢。

    这厢间,第一次看这种现场直播的苏羽,倒是看得兴致勃勃的。那感觉就像是小屁孩偷看老爹的FBI警告片儿一样刺激!

    随着那手不断的游走在谷地森林中,那女人也跟个小绵羊撒欢儿一样的跳上跳下,欢愉的很!

    “死鬼……你弄的老娘……舒服死了……快……快上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