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50.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7章 以后叫你姐吧
    随着女人的###轻吟,正头戏终于上演了。屋内的欢愉和空气中弥漫的粉红色的气息,都像是看大片儿一样的在苏羽眼前不断上演着……

    “切!就这么点本事,还没老子会的多呢!”看了会儿那男人原始的动作,苏羽不屑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因为屋里的那货,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动作到底……

    虽然今晚和赵二黑喝了整整一晚上,但不管是猜拳还是摇色子,赵二黑都是输的最多的。所以大部分的酒,都让赵二黑给喝了。

    再加上一个现场直播看的苏羽浑身血液加速,一不小心就把身上的酒给解了。左近无事,苏羽索性回到家里,继续开始调息养气和反复验证改良自己的功夫把式。

    入定是一种很神奇的状态,虽然是在有意识的状态下去调理自己的气息,但当气息顺畅了,形成了一种自有循环后,就进入了一种似睡非睡但效果却要比睡觉更强的状态中。

    所以,每天晚上的养气调息,倒是不会影响苏羽的休息时间。这对苏羽来说,虽然坐着总没有躺着舒服,但休息修炼两不误,还是十分美妙的。

    当然,这和苏羽这货第一次吃了药王后打坐时睡着,完全是不同的概念……那是真的睡着,两者的状态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那天的情况有武道高手知道的话,绝对是要后悔的抠腔子,恨不得锤这败家子儿一顿!炼体!炼体啊!那可是武道修炼的人梦寐以求的状态!

    武道修行本就不易,能够出现这种天赐机缘的炼体,祛除掉身体内的杂质,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啊!可苏羽这货,居然在这种时候,咳咳咳,睡着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苏羽。他毕竟是个村子里土生土长的少年,说是地道的庄稼汉也不为过。虽然苏老头从小教他养气练功,但对于武道修行来说,他完全就是个文盲。

    或者说的直白点,他就是个武道白痴。对于这天地间存在的强大武者以及武道的概念,他真的是一点都不懂。

    不过还好,虽然白痴是白痴了点,但他还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从不认为自己就是天下无敌了。

    一整夜的养气之后,体内的医仙劲和纯阳正气又精纯了一些,苏羽这才从入定状态###来,向着隔壁樱桃家走去。

    毕竟前天为了让樱桃收下钱,苏羽愣是把白给的钱说成是雇用樱桃给他做饭收拾家务的预付工资,所以不管怎样,这装还是要装一下的。

    要不樱桃一个生气,把那些钱送了回来就尴尬了。反正是买彩票中的奖金,对苏羽来说,多这点不多,少这一点不少。

    但对杏儿来说,这可是她接下来三年的大学学费!要是没有这个钱,凭着樱桃在家种地务农赚的那些微薄收入,交完学费后,这日子还能不能过都是个问题呢。

    俗话说无功不受禄,尤其是在这种纯朴的村子里,就更是这样了。所以这钱,苏羽无论如何也要让樱桃收的舒心。

    毕竟樱桃是看着他长大的,从成了邻居之后,一直都无私的在照顾着他,每天都不让他饿肚子。而从小一起长大的杏儿,在苏羽无父无母没有兄弟姐妹的苏羽看来,那就是自己的亲妹子!

    以前自己只是个穷小子,靠放羊种地和偶尔给人瞧瞧病赚点小钱,顶多能交上点伙食费,至于帮助杏儿妹子那根本是没有可能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至少现在,他苏羽算是个地地道道的土豪了!虽然二百多万不算多,但让这个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同样都是遭人白眼和闲话的女孩能够顺利的完成学业,以后有个好的前程还是足够了的。

    “婶儿,你在家不?肚子饿死了,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啊?”进了门,苏羽跟进了自己家一样。

    听到苏羽的声儿,正在灶房忙着的樱桃,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

    “是苏羽啊!你昨天咋一天没过来吃饭啊!我过去叫了你好几趟,看你一直在那比划呢,生怕你魔障,就没敢叫你。”

    “今儿早上也没做啥饭,来吧,婶儿刚刚烤了些洋芋,还热乎着呢,赶紧先吃点垫吧垫吧,中午婶儿给咱做大餐!”

    “好啊!我最喜欢吃婶儿烤的洋芋了!”嬉笑着,苏羽也不客气,就往厨房里走了过去。

    乡下烤洋芋烤红薯,都是在灶里烤的,趁热吃的话,那味道简直是美极了!

    一进灶房,看着那盖在切菜案板上的白布单子,苏羽不由得想起了那天发生在这个灶房里的事儿,笑着看了看樱桃。

    这一看,樱桃立马反应了过来,那张秀美的脸颊唰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羞涩地低着头就往灶台跟前走。

    “刚烤出来的洋芋烫得很,小心烫手!还是婶儿给你拿吧!”

    说着,樱桃伸手就往灶台里抓去,但可能是这会儿害羞的心不在焉,一不小心把手给碰到烧的烫手的灶膛上,啊的一下叫了出来!

    “烫着没?疼不疼?”

    见状,苏羽想都没想一把拉过樱桃的手,仔细的查看着。

    看着那一片烫伤的殷红,苏羽心疼的轻轻吹着,并且手中医仙劲缓缓地散出,平缓着伤势。

    苏羽是出于本能的反应,没想太多。但樱桃这里,却是满脸羞红了。感受着手背上传来苏羽温热的体温,樱桃的心中就像是七八只小鹿在到处乱窜一样,砰砰乱跳。

    缓缓地抬起眼看着专注的苏羽,樱桃的脸颊越发的红了。

    恰好此时,苏羽也是不经意的抬起了头,四目相对中,整个屋子顿时被一股暧昧温馨的味道弥漫了!

    以前就一直觉得樱桃是这小溪村最美的女人,但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苏羽平生以来还是第一次。

    虽然生活艰苦,但岁月似乎没有在其脸上留下丝毫痕迹,那黑亮中带着一丝岁月的大眼睛,那弯如柳叶的秀眉,那###的鼻梁,还有那张与其名一样的樱桃小嘴,都是那么的迷人,堪称极品!

    就这么看着,苏羽的身体忍不住地就起了反应。而且,十分强烈!看着那张迷人的樱桃小嘴,苏羽轻轻地挑起樱桃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下去。

    “唔~”

    突然被眼前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小男人亲在嘴上,樱桃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着,轻轻地推着,似乎是一种并不坚决的抵抗。但转瞬间,这抵抗就变成了相迎,变成了热烈!

    两张嘴,四片唇,一个外表柔弱但坚强,内心坚强但也有着苦不堪言的脆弱,一个真诚热烈,肩膀宽厚,就这么拥吻在了一起。激烈地拥吻着!

    渐渐地,拥吻变成了抚摸,又变成了彼此纠缠。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抱着抱着,两人身上的衣服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

    宽大的切菜案板上也莫名其妙的变得啥也没有,只有一张白布单子铺在那里,樱桃就那么躺了下去,苏大龙也蛟龙入渊了……

    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粉粉的,犹如桃花一般的味道,女人的###,男人的低吼犹如一个个音符在跳动一般,优美,动听……

    不知道多久以后,两人慢慢的从欢愉###来,就那么坐在铺在地上的白布单子上,互相低语着。

    双手随意的放在光洁的大腿上,樱桃缓缓地把头靠在苏羽的肩膀上,娇羞地说道:“小坏蛋……你终于如愿了吧……”

    “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以后不再让你吃苦了……”轻抚着樱桃的脸颊,苏羽缓缓地说道。

    “姐?小坏蛋,你瞎叫什么呢,我可是你婶儿呢!”听着苏羽这个新鲜的称呼,樱桃不禁娇嗔道。

    “婶儿是叫老年人的,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年轻的。况且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所以,今后就叫你姐了!”想着婶儿这个称呼现在的确不太合适,苏羽微笑着解释道。

    “不行,你叫我姐,那杏儿叫你啥?这全乱套了,不行不行。”虽然樱桃挺喜欢苏羽叫自己姐的,但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平时都叫苏羽哥哥,就感觉十分的别扭。

    “我说行就行!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叫你姐,和杏儿叫我哥哥没啥不行的,各叫各的,不碍事儿!”

    “从今儿开始,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和杏儿的!”苏羽霸道的说道。

    “呃……哎,好吧,随你怎么叫……不过在外人前面,你还得叫我婶儿。”被苏羽无敌的逻辑打败,樱桃也就这么认了。

    其实打心底里来说,她也更乐意苏羽叫她姐的。毕竟两人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亲缘关系,再加上现在她都把坚守了十年的身子交给了苏羽,再叫婶儿的话,也着实是有些不合适了。

    现如今苏羽改口叫她姐了,反倒是一切都自然了。这些当然不用去向外人解释什么,但至少在樱桃的心里,那个因为把自己交给苏羽之后的纠结,解开了。

    两人正在继续相拥温存的时候,一道非常不和谐的声音猛地在隔壁自家门前响起。

    “苏羽!你个小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