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51.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8章 局长是我哥
    这一嗓子,喊得樱桃猛地一惊,噌的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迅速的开始穿衣服。因为这杀猪一样的嗓子,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坏了!王大贵那个牲口来报复你了!”

    紧张的望向苏羽,樱桃关切地说道:“都是我害得你,都是我害的!你赶紧从后窗走吧,出去躲几天!我担心那牲口会对你动刀子的!”

    的确,王大贵被樱桃叫做牲口,那是有原因的。十几年前,王大贵在整个小溪村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每个人见了那都得绕着走。

    为啥?因为这孙子干起事儿来真的就跟那没脑子的牲口一样。不管和谁拌个嘴,三句话不对就拿刀子捅人!

    由于小溪村很落后,村民们法制观念又很淡薄,再加上以前王大贵捅伤人后,总是威胁着要捅别人全家。是以一向纯朴的小溪村村民谁都不敢说啥,也更不敢出去报警。所以这货居然从未被抓起来过。

    这些事儿苏羽自然也有所耳闻,但这种货色,他还真的是没放在眼里的。

    微微一笑,苏羽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淡淡地说道:“呵呵,动刀子?我借他三个胆子看他敢不敢。姐,没事儿,你放心,他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一边安慰着樱桃,一边不顾樱桃的劝阻,苏羽大步走出了灶房,向着自家院门口走去。

    一看苏羽不听劝,樱桃生怕苏羽有点啥意外,随意拾掇了下散乱的头发,快步跟了出去。

    “苏羽!你个小龟儿子,有种给老子出来!今儿个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小溪村到底是谁的地盘!”

    苏羽一出门,就看到王大贵在那儿叫嚣着,身边还跟了六七个同样是中年的老流氓模样的人。还有一群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都跑过来围观的小溪村村民。

    生活在小溪村的人们,自然知道王大贵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王大贵这十几年出去混出了一些名堂。听他那爱吹牛的老爹说,王大贵那是天天山珍海味大鱼大肉,出入都有专车接送的!

    当然,更邪乎的版本也有过,不过大多数人只是当成个笑话听听,乐呵乐呵就得了。从没有人当回事。

    “王大贵,你这是干甚呢?苏秀才可没招你没惹你的,咋跑这儿骂街来了!”

    “滚你娘的!你个老不死的趁早给老子滚!要不然我连你一起打!”狠狠地瞪了说话的老头一眼,王大贵狠声说道。

    这一声厉喝,四周围观的村民顿时群情激奋,“王大贵你也是小溪村的人,怎么这么说话呢!”

    “啪!”

    一个耳光子甩了过去,说话的那个老头直接被王大贵一巴掌打倒在地,然后猛踹了好几脚。

    其他人想要帮忙,但碍于王大贵身旁的几个膀大腰圆的人虎视眈眈,一个个也只是面面相觑,不敢说什么。

    “妈了个巴子的,敢跟老子作对!别说是小溪村这个破地方,就他妈是大王乡,谁敢跟老子作对,老子也照打不误!”

    狠狠地瞪着周围围观的人,王大贵猛啐一口,恶狠狠地说道:“都他妈看什么看!不服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这是哪儿的疯狗,跑到我小溪村的地界上撒野了!”推开樱桃家的大门,苏羽面色冰冷地走了出来。

    一看苏羽出来,王大贵脸上的凶狠更加强烈,残忍而嚣张的笑着,好像接下来苏羽的结局会比生不如死更精彩一样!

    “你个龟孙子,终于滚出来受死了啊!现在给老子跪下来磕十个响头,老子可以考虑饶了你,否则今儿个老子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不屑的冷笑一声, 苏羽淡淡地说道:“龟孙子要给谁磕头?”

    兴许是人多力量大,身后有人壮胆,今儿个王大贵格外的威武,想也没想就接话道:“龟孙子给你磕头呢!”

    此话一出,四周围观的村民们顿时哈哈大笑,前仰后跌的。就连王大贵身旁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家伙,也都一脸尴尬。

    “那就跪下磕呗。”双手抱着膀子,苏羽嘲笑道。

    周围人一笑,王大贵立马反应了过来,一张脸比驴脸还要难看,眼睛差点就滴出血了!

    “都他妈笑个球!再笑老子打死你们这群狗东西!”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笑的更加强烈了,就连原本想要阻拦王大贵的他爹都忍不住笑了。

    一看自己老爹的反应,王大贵又反应过来了,他这是又说错话了!因为在小溪村方言里,这个词儿和**的意思是一样的……

    所以大多数人心里都是一个反应,“没错,我们是在笑球呀!”

    自己老爹都笑了,王大贵还真不好出手打嘲笑他的村民了,只好将火气全部发在苏羽身上。

    “妈了个巴子的!牙尖嘴利的小畜生,老子今儿个要把你嘴里的牙全都打掉!刨了你家祖坟!”

    若是王大贵只说苏羽的话,或许苏羽还真的不会立马生气。但这货就是个二百五,嚣张到想要刨人家祖坟,这就真的是找死了。

    苏老头是三十多年前来的小溪村,因为他的神奇医术和为人随和豪爽,很快就和村里的人打成一片,然后便在这里定居了下来。他从哪儿来,没有人知道。

    所以,王大贵要刨苏羽家的祖坟,刨的就是苏老头和苏羽他老爹的坟头!这让以孝为先的苏羽如何能不气愤?

    “本来还想放你一马,但是你自己要作死!敢对老子家人出言不逊,你死定了!”

    愤然一吼,看着那已经招呼身旁几个大汉围了过来的王大贵,苏羽直接大步一踏的迎了过去!

    “不想死的给老子滚!”一拳将当先大脚踹过来的一个大汉面门打扁,苏羽厉声怒喝道。

    这一拳着实是太可怕了,饶是那大汉身板硬朗,但也是被打的鼻梁塌陷门牙全部掉光!惊得其余几个大汉身形顿时一震。

    但这些人,都是在外头混了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所以此刻,虽然猛地被震住,但那自大的目空一切的态度丝毫没变。所以只是片刻的心惊,便是一个个叫嚣的更狂的扑了过来。

    “找死!”

    警告无用,苏羽也不再和这几人啰嗦,直接一顿拳头,向着那几人面门就打了过去!更有甚者,是被直接一脚踹在脸上,踢飞到了对面的墙上!

    这毫不留情的一顿暴打,直接把王大贵吓傻了,眼睛睁的跟铜铃似的,愣愣的站在那里。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苏羽已然迈步走到了他的身前!

    “啊!”

    一直嚣张的不得了的王大贵,忍不住的尖叫一声,带着吓破胆的惊恐,转身就跑!

    然而,苏羽怎么可能会让他跑掉?

    就在王大贵刚刚转身甩开步子的时候,苏羽二话不说,一个大脚就踹了上去,直接踹着王大贵的屁股,一脚把王大贵踢的展展地趴在了地上,滑出了十来米远!

    “你……你……不能对我动手!我拜把子大哥是县公安局局长孙立人!后果你付不起!”趴在地上吐着满嘴的土,王大贵怂人壮胆的吼道。

    只是他的底牌,似乎在苏羽这里一点用都不管!一脚踩在王大贵的后腰上,苏羽冷冷地说道:“孙立人是么?既然他是你拜把子的大哥,那我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

    一听苏羽松了口,王大贵还以为自己搬出这个胡诌的大哥管用了呢,当即忘记了自己还趴在地上吃着土,嚣张地笑道:“哼!你知道就好!我劝你趁早给老子磕头认错,否则后果你自己知道!”

    只是这句威胁,完完全全的被苏羽当成笑话了。

    狠狠一脚踩下,苏羽面带冰冷的嘲笑,“既然孙立人是你大哥,那我给你个机会,现在给他打个电话。如果他要是让我放了你,我可以放了你。”

    “这……我大哥日理万机,每天都很忙的!你他妈废什么话,赶紧放了老子!”王大贵心里极其没底地说道。

    他虽然是认识桃园县公安局局长孙立人,但只不过是在酒桌子上喝了几次酒而已,哪儿来的结拜,哪儿来的大哥啊!所以一让他真的打电话,他顿时就心虚了。

    但苏羽却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要么打电话,要么断胳膊断腿,给你十秒钟的时间!”

    对于这种恶人,想要让他以后没有办法再为非作歹,断绝了报复的念头,就是要将他最大的倚仗打倒,让他没有任何底气敢再嚣张!

    “这是你说的!这可是你说的!老子告诉你,可别后悔!哼!”看着苏羽面上冰冷你的表情,王大贵越发心虚了,不得不叫嚣着给自己壮胆。

    “喂,孙哥啊,我是王大贵,上次车管所老刘孙子过百天的时候咱一起喝过酒的!”但电话还是得打,苏羽他不知道,但是当年的苏老头,那绝对是说到做到的。

    “王大贵?”电话那头,正抱着个年轻女人狂啃的桃园县警察局局长孙立人,皱着眉头寻思着这个人到底是谁。

    “哦……我想起来了,你就叫王大贵?怎么,打电话有事么?”雅兴被打断,孙立人有些不爽地问道。

    “是这样的,兄弟我刚回老家,出了点事儿,想请大哥帮个忙。”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人,但王大贵依然是点头哈腰,跟个哈巴狗一样。

    一想到自己当时喝多了,是这王大贵掏钱送的自己去###中心,还找了几个小妞伺候着,孙立人眉头就是一皱。这种人情,最好还是不欠的好。

    所以揉着太阳穴,孙立人说道,“成,跟我说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听孙立人孙局长肯帮自己,王大贵顿时喜出望外,不知道添了多少油加了多少醋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你把电话给那小子。”听着王大贵的唠叨,孙立人早就不耐烦了,又看着身边的年轻女子欲求不满的幽怨,于是敷衍地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