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52.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39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看了王大贵一眼,苏羽冷笑着接过电话,“喂,孙局,别来无恙吧?”

    一听到这声音,孙立人的心里咯噔的一声,手里电话差点没摔在地上,“妈的,这个该死的乡巴佬,怎么惹上这个煞星了!”

    这声音,他熟悉到了极点!就因为这个声音,前几天他刚刚被大领导狠狠地骂了一顿,差一点没把他的官给撸了!

    虽然心里对苏羽别提有多恨了,但恨又能怎样?大领导亲自打电话来让他放人,这代表啥?人家和大领导有关系啊!

    在这个关系横行的时代,这人真的不能随便惹。尤其像他孙立人,那是托了多少关系,花了多少的钞票才坐到现在这个位置的,他是绝对不能允许自己出现任何的错误的。

    尤其是,在这种和大领导有关系的人跟前,一定要站对队,否则一个不好惹怒了大领导,他这官就算当到头了!于是震惊之下,孙立人果断的抛弃了请他一条龙的王大贵,笑的就像见到八辈儿祖宗一样。

    “原来是苏老弟啊!那天走的时候怎么也没给哥哥说一声呢,弄的哥哥怪不好意思的,本来还说请你吃饭压压惊呢!”

    “兄弟,这周你还来桃园县不?要来的话,一定要给老哥打个电话,让老哥好好给你道个歉!上次都是那几个孙子乱抓人,让兄弟受惊了!”

    对于这种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苏羽虽然有预料,但没想到这孙立人的变化居然这么大!这一转眼就称兄道弟,跟自家人一样。

    面带嘲笑,苏羽看了看呗踩在脚底下的王大贵,对着电话说道:“这些都好说,只要我去桃园县,一定会给孙局打电话。不过,王大贵真的是你的拜把子兄弟么?”

    这话,苏羽是说给王大贵听的,同样也是说给那几个被他打翻在地的人听的,所以他的声音很大,很大。并且,手机的听筒是免提,所有声音众人听的都十分真切。

    “造谣!纯属造谣!我怎么可能认识那种货色!又怎么可能会跟那种货色称兄道弟!造谣!绝对是造谣!我根本不认识他!”孙立人连忙矢口否认。

    攸关仕途的时候就算是亲娘老子,他孙立人都能舍弃,更别说是一个不沾片儿的酒友了。

    “嗯,那就好。我以为这人真的是孙局的把兄弟,还替你觉得丢人了好一阵。既然不是就好,那孙局你先忙,有事儿我再打给你!”说着,苏羽便挂断了电话。

    只见此时,王大贵的脸都绿了,恨不得化成个屁赶紧烟消云散呢。目光刚一接触苏羽那冰冷的嘲笑,王大贵顿时吓得结巴了起来。

    “苏……苏……苏羽啊,咱……咱都是……咱都是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再说我爹和你爷爷也是老交情了……咱哥俩有啥事儿说开了就好……刚刚……刚刚是哥不对!”

    “滚你妈的,老子和你不熟!”二话不说一脚向着王大贵的屁股踢去,苏羽憎恶地说道。

    没等王大贵再次开口,苏羽一把就将这货从地上拉了起来,一顿耳瓜子就甩了过去!

    “妈了个巴子的,你他妈以为你是谁?敢来小溪村撒野?!还想要打老罗头?还谁笑就打谁?!”

    “谁他妈给你的权力,让你这么牛逼!妈了个巴子的,别以为在外头混了几年,你就牛逼了!老子告诉你,这儿是小溪村!是虎你得给我趴着!是龙你得给我盘着!何况你他妈就是一条臭虫!”

    一巴掌又一巴掌, 苏羽一边质问,一边狠狠地抽着王大贵!看的周围的村民那叫一个解恨,那叫一个爽快!

    “打的好!打死这个***!让他再嚣张!”看着苏羽那振奋人心的大耳瓜子,周围围观的老头一个个的拍手叫好。

    当然,有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的,那就是王大贵的老爹。原本自己儿子在这儿逞凶的时候,他虽然有阻止过,但心里却是有些高兴的。

    毕竟儿子这么威风,他脸上也有光不是?再说,当年他家###,也就是秀儿的那个男人王二柱,也被苏羽打过,这回出出气也不错!

    但他万万没想到,儿子叫来的这几个人,竟然三下五除二的就被苏羽给撂倒了!而且王大贵一直说县公安局局长是他结拜大哥,那人有多厉害,对他有多照顾之类的。

    可一接电话,直接和他撇了个干净,那语气坚决的恨不得立马冲过来打王大贵一顿呢。

    而苏老头的厉害,王大贵的老爹自然是十分清楚的,或者说,和苏老头极为相似的苏羽的厉害,他非常清楚。这会儿要是不管的话,这儿子指定得被打成残废了。

    “别打了别打了!苏秀才,别打了!看在我和你爷爷都是老哥们的份上,饶了大贵吧!我回家收拾他,中不?”

    虽然王大贵的老爹按辈分算起来属于苏羽的爷爷辈儿,但毕竟没沾亲带故,再加上苏羽和苏老头都很霸道,说一不二,所以王大贵的老爹根本不敢倚老卖老。

    淡淡地扫视一眼王大贵的老爹,苏羽冷冷的说道:“王大爷,如果不是念在你是他爹的份上,恐怕他挨的就不是巴掌了。你不好教训他,我来帮你!所以,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说着,苏羽又是一顿巴掌扇了过去,而且顺手拆了王大贵的一只胳膊,“好了!看在你爹的份上,滚吧!”

    一把甩开王大贵,苏羽转身就往自己家走去。

    把个王老汉急的满头大汗,看着儿子的胳膊被卸了,心里那叫一个疼啊!

    “苏秀才,这是干啥啊,咋着就把胳膊给卸了啊!”扶着疼晕过去的王大贵,王老汉心急火燎的问道。

    “不干啥,就是让他长长记性。现在他还有一只胳膊是好的,从今天开始,把小溪村这条新修的路早晚扫一遍,给以前他欺负过的人登门道歉!否则的话,那胳膊废了也挺好!”

    说完,苏羽便没有再理会王大贵一家子,直接进了自己的院子,开始琢磨起那个最简单的把式的改良了。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曾经为非作歹,的确是有些太过分了,王老汉自知理亏,便没有再说什么,和王二柱一起,扶着晕过去的王大贵就回家了。

    至于那几个跟着王大贵一起来耍牛逼的人,也都灰头土脸的夹着尾巴走了,连王大贵的家都没去,直接坐船离开了小溪村。

    兴许是从小就被苏羽打怕了,王二柱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围观的人永远都是那样,热闹一结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只剩下樱桃,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转身回屋去给苏羽做饭了。

    这一大早的,苏羽本来是去找饭吃的,结果一个不小心……咳咳咳,干了点别的事儿忘记吃饭了……

    时间过的很快,吃过樱桃做的可口的饭菜之后,苏羽便是整日的琢磨起了改良自己的把式,这一练就是一天。

    而这一天的成效,也十分的大,这个最简单的把式,苏羽终于是改良成功了。虽然只是一招,但那一拳打出去之后,力道增强不说,最主要的是,全身的气血都为之一振,别提多爽快了!

    日落西山,月明星稀,就在苏羽吃过晚饭,正准备虐一遍海东青小海之后就入定调息养气的时候,小媳妇秀儿再次翻过墙头来到了苏羽的家里。

    悄悄的溜进苏羽的院子,推开门,秀儿没啥犹豫的就进了苏羽的屋子。倒是让个正在虐小海的苏羽惊了一下,顺带感叹了一下这丫头翻墙头的技术。

    “哇,你的鸟儿真好看,白白净净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小媳妇大半夜的溜进男人的房间,还夸男人的鸟儿好看,势头不对啊,难道又要强推?苏羽笑呵呵的想着。

    不过苏羽也就是随便这么一想而已,秀儿的来意他当然知道了。所以也没啥客套话,就直入主题了。

    “我的鸟儿不止好看,还很强壮,很好用呢!”苏羽坏笑着说道。

    这荤话如此直接,饶是秀儿已经是过来人了,也经不住羞得唰的一下脸红了,小声地嗔怪道:“流氓……”

    呵呵一笑,苏羽并没有过多的调戏,而是直接给了秀儿一颗定心丸,“后天早上九点,到我钓鱼的那个地方来,有人送你离开。”

    娇躯猛地一震,秀儿那原本已经被折磨的黯淡无光的眼睛瞬间泛起狂喜的光芒,抑制不住兴奋地追问道:“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不是骗我的?”

    拍了把海东青小海的脑袋,示意这货不要在这碍眼,苏羽胸有成竹的微笑着说道:“我有必要骗你么?你觉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羽完全没有感觉到害臊,完全忽略了前些天在山坡上骗着人家脱衣服检查的事儿。

    当然,秀儿也自动忽略了这个事儿,神色极其激动的抱住了苏羽,热泪盈眶地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这一个好人叫的,再加上秀儿一米六八的身高与一米八七的苏羽身高上的悬殊,使得苏大龙紧紧的顶在秀儿的小腹上,不由得让苏羽有些热血澎湃心猿意马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