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53.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0章 咱俩去领证儿
    仔细的叮嘱了秀儿一些重要的事情,在确定了秀儿不会走漏风声并且完全记住了时间地点之后,苏羽宽心的笑了笑,轻抚着秀儿的头发说道。

    “好了,你赶紧回家吧。出来这么久了,二柱子铁定又开始到处找你了。”

    低头颔首,热泪盈眶了好久,秀儿缓缓地抬起头,眼神感激中带着些许迷离的在苏羽脸颊上深深一吻之后,转身离开,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只留下苏大龙坚挺的苏羽,独自望着夜色感叹,“终于算是做了件好事儿。呵呵,这,应该算是好事儿吧?”

    虽然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但与秀儿独处的时候,苏羽脑袋里却没有丝毫的那方面的想法。毕竟,这个女人已经够可怜了,自己不能总趁人之危。

    所以即便是身体反应很强烈,很想探讨一下人生,苏羽也没有这么去想,而是再次给了这个女人希望,生的希望。

    送走了秀儿之后,苏羽便盘膝而坐,开始了调息养气。有了这两天对那简单的把式的改良研究,在调息运气方面,苏羽也有了不小的收获。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夜就过去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村落里,一切显得是那么的祥和与安静。

    因为之前和赵二黑专门讨教过小溪村的优势劣势,所以吃过早饭,苏羽便开始在田间地头,山林野地中来回穿梭着,细细地把从赵二黑那儿问来的东西,反复的验证了一遍。

    经过一番仔细的考证之后,苏羽用自己的眼睛看遍了小溪村的每一处,也确定了自己接下来将要做什么了。

    这天下午,赵雯给苏羽打来电话,让苏羽去村卫生所一趟。

    起初苏羽那叫一个心潮澎湃,以为赵雯的大姨妈终于走了呢。但等他一路小跑的来到小溪村卫生所之后,却是失望之极。

    因为赵雯是临时接到县卫生局的电话,上级从她们这些驻扎在乡村的医生里面挑选出一批先进的,组织到县里做一个集体培训,下午就走,晚上报到。

    按照往常的惯例,但凡接受过这种培训的乡村医生,不出一年就会被调入县里,或者是掉到其他县的医院去工作,从而升职离开乡村。

    这个机会对于家里没什么关系的赵雯来说,十分难得,她是必须要去的。

    但去了之后,小溪村的卫生所就没有大夫了。万一村民们有什么身体不适或者是需要看病的,还真没个人看。

    所以赵雯这才叫来了苏羽,让他代替自己坐诊几天。反正苏羽自小熟读医术,加上医术是真的很神奇,应付这些来看病的村民,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对于赵雯的请求,苏羽自然是一口答应了下来,反正他也没什么事情做,权当帮几天忙呗。

    虽然好不容易等到赵雯的大姨妈走了,终于能吃着馒头深入浅出的探讨人生了却又搁浅了让苏羽很是不爽。不过苏羽很快就想通了,这倒是个好机会,和赵雯培养感情的好机会。

    毕竟拿下一个女人的身体很容易,但想要拿下一颗心,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的!虽说赵雯帮他用嘴解决了一次,但一次哪儿够啊!怎么也得是个长期的啊!

    泡妞嘛,不都说是献殷勤表现表现,以此赢得女孩的芳心,然后女孩就死心塌地的跟着,各种配合!

    所以这一次对苏羽来说,虽然没有吃着馒头,但却不失为一个培养感情的好机会!

    送走了赵雯之后,苏羽心血来潮的穿上了卫生所的白大褂,像模像样的坐在了诊室的办公桌前,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看起了报纸。

    整个小溪村的人口并不多,每天来看病的人也没几个,所以苏羽这一坐,就坐到了下午四五点了。

    “赵大夫,你在吗?”正当苏羽无聊的准备收摊走人的时候,一道清脆而熟悉的声音,悠扬的飘荡了进来。

    “咦?这不是小颖老师么?怎么今儿个到诊所来了?莫不是生病了?”

    心里嘀咕着,苏羽起身快步地走到了前厅。

    “咦?苏羽?你怎么在这儿,还穿着白大褂呀?难道你也在村卫生所上班了么?”

    突然见到一身白大褂,脖子挂着听诊器的苏羽,周颖惊讶地问道。

    一看到周颖,苏羽心中的无聊顿时消散一空, 口花花的调戏了起来,“嗯,是啊,从今儿开始,我就在咱村卫生所兼职坐诊了。赚点吃饭的钱嘛!”

    “切!你忽悠别人可以,忽悠我可没门!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么?卡里存着几百万,完全就是个土豪,就你还需要来诊所赚那点小钱啊?”苏羽的话,周颖根本不相信。

    嬉笑着摇了摇头,苏羽故作成熟地说道:“财不外露,财不外露嘛!虽然卡里的确是有几个小钱儿,但总不能坐吃山空嘛,还是得靠自己的双手来赚点钱吃饭啊!”

    “那笔钱可是我留着当老婆本的,这万一挥霍空了,以后谁嫁给我啊!”

    看着周颖脸颊稍微一红,苏羽坏笑着,“不过要是有个女孩愿意嫁给我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把这些钱全给她!嘿嘿,小颖,要不这钱就给你吧?”

    “好啊,那你把卡给我……”周颖不假思索的说道。

    但话刚出口,周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一张秀美的脸红的跟苹果似的,低着头跺着脚嗔怒道。

    “坏蛋!你占我便宜……”

    “嘿嘿,没有啊,我可没欺负你哦!是你的潜意识出卖了你。”看着温婉可人的周颖那娇羞的模样,苏羽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你看你既然都答应了,那咱啥时候去把证儿领了呢?”这货顺杆爬的继续调戏道。

    “谁跟你领证啊!臭美!坏蛋,不理你了……”兴许是大姑娘家的受不了这种赤果果的调戏,周颖羞愤地一跺脚,转身逃似的跑了出去。

    嘿嘿一笑,苏羽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一盒药,快步追了出去。

    “嘿嘿,小颖,我错了还不行么?”

    “别啊,别跑啊,你这药还没拿呢!”看着周颖头也不回的羞愤的跑掉,苏羽赶紧追了过去,将药塞在周颖手里。

    “呃?你怎么知道我……”一看手中的药,周颖的脸颊唰的一下更红了。

    双手抱着膀子,苏羽一副医术高超的神医气度说道:“我是神医啊,当然一眼就看出来了呗!没事儿,你就是拉肚子了,一盒‘泻停封’管保没事儿!”

    这货没遮没拦的直接就说人姑娘拉肚子,把个周颖顿时搞的更加害羞了,拿了药转身就跑。

    不过这也难怪,女孩子生病,你说得个头疼脑热感冒了啥的,当然没啥事儿,可像月经不调,拉肚子这种事儿,怎么着也算是**了。

    要是从正经的大夫嘴里说出来,倒也没事儿,但关键苏羽这货虽然有一身医术,但压根儿就不是大夫,连个行医资格证都没有。

    一个大男人说人家姑娘拉稀,能不让人羞臊么?

    “小颖,别忘了你刚刚答应我的事儿啊!我等你一起去领证儿!”看着一路小跑进了学校的周颖,苏羽又得瑟了一下。

    这远远的一声,听的周颖一紧张差点崴了脚,心中不断地咒骂着这个该死的坏蛋,居然敢调戏自己。

    但不知怎的,虽然心里一直在咒骂着苏羽太坏了,但好像又有另一道思绪悄然的生根发芽了。

    “领证儿……难道他是喜欢我么……虽然是个农民,但好像还是有些优点的……”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但周颖却是不知道,有些事情,你越是不去想,就越会忍不住的想,越是忍不住的想,就越容易陷入其中。

    此时此刻在她心里,已经有一个种子生根发芽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发茁壮的……

    “不知道老头子教的这些个招儿,管不管用啊,万一要出个差错咋办啊?”回到办公室,苏羽忐忑的自言自语着。

    爷爷教的……爷爷教的泡妞的招儿!这爷孙俩,可真算是奇葩了!

    不过要是有人知道苏老头苏正南当年的风流韵事和行事风格,那绝对会对苏羽竖起大拇指说,“比你爷爷好太多啦!”

    周颖走后,苏羽再也没有心思待在诊所里了。于是直接锁上了诊所的大门,回家去了。

    呃,怎么说呢,其实这货也不全是无聊,更主要是他压根儿就不是那种能稳稳当当坐上一天的人。再加上这会儿樱桃早已经做完农活回家做饭了,苏羽能待住才怪!

    哼着小曲儿向着自家方向走去,苏羽特意的看了看村前头的小广场,和这条新修的水泥路,面上泛起一阵嘲笑之意。

    “呵呵,果然不出所料,狗养的王大贵还真听话,真没来扫地。”

    的确,这完全没有出乎苏羽的意料,或者说,这根本就是苏羽依照王大贵那嚣张的性格设的一个局。

    他知道像王大贵这样自以为在外面混的十分牛逼的人是绝对拉不下面子的,而且被自己修理了已经是憋屈的要死,根本不可能再低三下四的去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任何一件事儿。

    所以苏羽把他打伤之后,故意的用激将法,让王大贵憋上一肚子气。而这样,就不可避免的上了苏羽的套儿。

    如果他按着苏羽说的去做了,那他多年来耀武扬威,牛逼哄哄的霸气,就彻底消失了,从此以后根本别想在小溪村抬起头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