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55.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2章 美女没穿内裤
    一听这声音,秀儿不由得浑身一哆嗦,赶紧蹲在了船上,一脸焦急。

    而林雅也从秀儿的脸上看出了端倪,“小混蛋,那我先走了!安排好之后我会给你回电话的!”

    说着,林雅转身就往驾驶座上走去。

    “好的,多谢!”话不多说,苏羽直接摆手示意林雅快走。

    微微一笑,林雅发动游艇,缓缓地打着掉头,驶离岸边。

    眼看着自己的这几年来的梦想就要实现,秀儿心中却是激动不起来,看着岸边上的那个男人,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可此情此景,千言万语都不足以表达,只有一句含泪的再见。

    “再见……”

    看着秀儿的模样,聪明绝顶的林雅自然立刻明白了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过此时此刻的她,顶多是对苏羽有一些小小的好感,根本还没有到那种喜欢爱慕的地步,所以吃醋是不可能。

    坏坏一笑,林雅故意讥讽道:“哟,不错嘛,小混蛋!居然拐起别人的老婆来了啊!还真对得起小混蛋这三个字儿!”

    被林雅这么一说,原本还有些小伤感的苏羽,心中的伤感顿时一扫而空,无奈地说道:“赶紧开你的船吧,就你话多!”

    反击得逞,林雅咯咯咯的笑着,开动游艇就往湖中心慢慢的驶去。使出了几十米远,忽然又转过头来笑着说道:“小混蛋,你的药不错,挺管用的!”

    这丫头一天三变脸,还真让苏羽有些无语了。不过听这话的意思,这丫头似乎对自己的那种敌意少了不少。

    只是把人家姑娘的全身看了个遍,单凭几副中药就让人家感恩戴德,那明显是不现实的。

    哎,敌意就敌意吧,反正不管怎么着,秀儿的事儿算是基本解决了。至于林雅这丫头,苏羽想要将她治的服服帖帖,那办法多了去了。

    “小丫头,让你先得瑟着,等老子把你推倒,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看你还能得瑟出来不?”看着游艇飞速的向着小溪村与外界连通的那道山涧飞奔而去,林焱邪邪的笑着。

    也就是游艇刚刚消失在苏羽视线里的时候,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了。王二柱那尖酸刻薄的老娘,也来到了苏羽钓鱼的地方。

    苏羽是真的想不通,为啥王二柱这一家子人,每一次找媳妇,非要到自己这儿来看看呢?难道是老子长的太帅,看着像少妇杀手么?

    虽说苏羽也的确是把人家的媳妇给那啥了,但当时秀儿连跳湖的念头都有了,他要是不给这苦命丫头个活的希望,那万一出了啥事儿,等于他间接杀人了。

    法律不会制裁,但至少他的心里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释怀的。

    而王二柱的老娘,在看到坐在岸边钓鱼的苏羽的时候,眼角嘴角不由得一抽抽,低低的冷哼一声,然后才勉为其难的将一脸的愤恨换成了寻常。

    “苏秀才,钓鱼呐?你见俺家秀儿了没?”

    这个老太婆,和她那老实巴交就是爱吹个牛的老头子那可是完全不一样,平时为人尖酸刻薄,还经常撒泼耍横的蛮横不讲理。

    整个小溪村谁不知道,村里有两大悍妇,一个是王二柱他娘,一个就是村长媳妇李桂花。

    这老太婆,年轻的时候对自己的婆婆就是尖酸刻薄百般###,好不容易媳妇熬成婆了,这又开始对自己的媳妇尖酸刻薄了。

    秀儿那悲惨的遭遇,基本上都是在她的撺掇下发生的。所以苏羽对她,是一丝的好感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极度的厌恶。

    “声音小点,鱼都吓跑了!”头也没回,苏羽没好气地说道。

    被苏羽这么一句,老太婆顿时堵得慌,但一想到昨儿个俩儿子打电话回来,说平阳市好几家医院都没办法治王大贵的胳膊,这尖酸刻薄的老太婆立马又怂了下来。

    “你!算了算了,我老人家不和小毛孩子一般见识。就问你一句话,你见我家秀儿了没?”

    她怂了可不代表苏羽就要和她和和气气的,只见苏羽把鱼竿往边上一放,直接站起身来,满脸怒色地冲着老太婆就是一顿吼。

    “秀儿秀儿!王二柱是吃屎长大的么!连个媳妇都看不住!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娘的有四百天在找媳妇!

    我说你们老王家是不是吃的都和人不一样?这公公找媳妇,婆婆也找媳妇,儿子还找媳妇!你们一天除了找媳妇,就不能干点别的事儿?!

    老子***天天在这儿坐着钓鱼,你们他妈天天来我这儿找媳妇!合着你家媳妇是跟我跑了还是咋地?***烦不烦人!老子最后告诉你,你家媳妇老子没见过,也从来没来过老子这儿!”

    这一顿劈头盖脸的吼,整的王老太婆的脸是青一阵紫一阵,别提有多难看了。但不管被苏羽数落的有多憋屈,多想冲上去抽两巴掌,他还是得忍着!

    因为他那宝贝儿子的胳膊大医院都治不好,大夫都说的是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让王老太婆只能是硬憋着,愤愤地一跺脚,转身就走。

    看着这老东西吃了瘪走了,苏羽心里就是一阵幸灾乐祸,乐不呵儿的收起鱼竿,往村卫生所走去,继续当他的兼职大夫。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又到了周末,这一天早上,周颖又来到了苏羽的家门外,叫上苏羽一道儿进城。

    虽然前几天刚刚被苏羽调戏的有些脸红不好意思,但一听好姐妹林雅说苏羽给开的药管用了,周颖立马就把不好意思给抛到脑后了。

    毕竟林雅是她的发小儿,一直以来看着她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周颖心里着实是难受的很。现在好不容易苏羽能治林雅的病了,周颖当然是十分高兴了。

    但关键问题就在于,这两人之间好像很不感冒,见面就差打起来了。所以,周颖必须要当个中间人,调剂一下。

    当然,这是在她不知道林雅出面帮助秀儿的事儿的情况下。

    一路上有说有笑,苏羽少不了的用神识把周颖看了个通透。比如葡萄的颜色,森林的健康状况,馒头的大小等等……

    有事儿干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平阳市。

    “土豪,今儿个要不要再去买几张彩票碰碰运气?”走在大街上,周颖笑着调侃道。

    “还是算了吧,人的好运气是有限的,我可不想一口气用完了。再说,买彩票这种事儿只是玩一玩,如果当真了,那就要输光裤子了。”苏羽笑着说道。

    其实要是让他来买彩票,那种买号码后来开奖的他苏羽还不一定能行,但像这种即开型彩票,那绝对是十拿九稳的。

    只是这种事儿,玩一次也就够了。如果真成了中奖专业户的话,那眼红的滴血的人可就多了去了。

    被人盯着,被人算计的感觉,苏羽是极度厌恶的。况且在他看来,男人就是要靠自己的本事来赚钱,买彩票这种事儿,玩玩就行。

    “难得你能看的这么开。玩彩票的人大多数都很痴迷了,等到想通了的时候,很多人已经投入了太多太多。”

    的确如周颖所说,彩票这种东西,颇有种不劳而获的感觉,经常会听说有谁谁谁中了几百万,上千万。这样的消息,通常都会刺激更多的人去参与其中,更有甚者每一次都投入大量的金钱,到头来却一无所获。

    而苏羽本人对这种东西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上一次也只不过为了验证自己的神识的透视效果而已。

    两个人像小情侣压马路一样,一边说笑,一边走着。走着走着,苏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是小苏吗?”

    “我是苏羽。是罗书记吧?”

    “对。今天下午,你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见一面。”

    “没问题,今天刚好我在平阳市,您说时间和地点,我到时候准时过去就好。”

    “不了,我派人过去接你。你只要告诉我你的住处就行。”

    由于苏羽刚刚到平阳市,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所以告诉罗峰等找到住的地方之后再告诉他,之后便挂了电话。

    “罗书记?是市委书记罗峰么?”周颖笑着问道。

    显然,罗书记这个称呼,在平阳市是特指市委书记罗峰的。就连周颖这个来自东川省的人也都知道。

    只是苏羽却根本没顾得上回答周颖的问题,因为此时此刻,他的目光完全被前方的一个身材曼妙,青春活力的身影所吸引了。

    而且这货一个没忍住猥琐了一下,连透视功能都展开了!这透视不开还好,这一开之下,苏羽的鼻血差一点没节操的喷了出来。

    因为身前三五米处的这个身姿曼妙,穿着碎花长裙,散发着淡淡体香的女孩,居然没有穿内裤!

    在这阳光明媚的上午,光线和视线那都是特别的好!所以苏羽这一个神识扫了过去,直接就将女孩的胯下看了个通透。

    甚至于兴奋之下,这货直接忽略了自己的神识透视观测距离似乎有所增加,目光直接扫向了前方那道靓丽身影身下的毛茸茸……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