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61.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8章 赌青皮
    人进我一尺,我进人一丈,得我一寸,我虐你三尺!从张铎的眼神和语气里,苏羽就看出了这货是对林雅抱着一种势在必得,非我勿动的变态态度。所以语气冰冷鄙视意味浓烈地回击。

    不过这话在林雅听来,虽然心里是很乐呵,但一想到那最后一句,身上有几颗痣,林雅的脸颊忍不住地羞红了。伸出###的玉手在苏羽的后背狠狠的一捏。

    “哼!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么?”身为一个大集团的大少爷,张铎虽然浮夸嚣张,但自小被家族培养出来的那种逢场作戏的演技还是在的。

    所以虽然心里恨不得把这个该死的女人和小白脸从楼上扔下去,但表面上张铎却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愤怒的感觉。

    只是这种表演,在苏羽看来,也就那样,或者说在苏羽的神识透视之下,一切的伪装都显得十分的低劣。

    “你信不信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么?麻烦让开,好狗不挡道,挡道无好狗!”冷笑一声,苏羽直接牵着林雅的手,推开张铎直接向着会所里走去。

    “你!”

    骂人不带脏字儿,横竖正反都是骂人,这让张铎顿时气急败坏了。想他堂堂天德集团的大少爷,走哪儿不是前呼后拥众人巴结的爷?可这会儿居然被人直接说成是狗!

    “妈的!小混球,老子有你好看!”心中怒骂着,张铎忽的一下想到了个绝佳的羞辱眼前这个林雅的‘男朋友’的方法,于是嘴角带着邪笑地冲着苏羽激将道。

    “既然是小雅的朋友,那想必你对中药和文玩核桃也有所了解,敢不敢来场爷们之间的玩法?”

    不屑地笑了笑,苏羽眉宇轻挑地说道:“中药么,我倒是略懂一些。不过,我凭什么陪你玩呢?”瞟了瞟张铎,“爷们?看着不像啊!”

    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张铎神情鄙夷地看着林雅,阴阳怪调地说道:“呵呵,小雅,原来你这个男朋友,是个软骨头,懦夫啊!如果这么输不起的话,干脆就别带他来一品会所!丢人!”

    “张铎!我劝你注意你的言辞!别以为你天德集团在西川一手遮天了!充其量不过是个二流集团而已!再者,一品会所似乎不是你们家开的吧?我爱带什么人来,那是我的自由!”

    苏羽是今晚她的冒牌男友,虽然是冒牌,但如果他受到了侮辱,那就等同于是在侮辱她林雅!所以林雅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想玩文玩核桃么?把钱准备好,本姑娘今天一定让你连裤子都输光!”

    微微一笑,苏羽轻轻的搂了搂林雅的香肩,笑着说道:“这种跳梁小丑,还用不着你出马。我来陪他玩玩吧!”

    激将法得逞,张铎嘴角的邪笑更浓了,“好!希望你能像个爷们,愿赌服输!不用担心,我会给你留条裤子回家的!”

    “呵呵,说那么多废话干吗,我是不会给你留裤子的!”冷冷一笑,苏羽大步向前走去。

    林雅挽着其胳膊走在身侧,而张铎则是兴高采烈地向着赌核桃的大厅走去。

    文玩核桃是对核桃进行特型、特色的选择和加工后形成的有收藏价值的核桃。算是古玩鉴赏收藏里的一个小品种,最初是在京津唐一代盛行。后来演变到了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收藏热潮。

    由于核桃从树上摘下来的时候,都是裹着青皮,看不到里面核桃的外形外观,所以在收藏文玩核桃的玩家之间,又有一种和玉器行当里的赌石赌坯料很相似的玩法,叫做赌核桃!

    和赌石类似,赌核桃又叫赌青皮,是指隔着青皮猜测其内核桃的形状,纹路,品种。由于上等的文玩核桃价格都很高,极品的更是价值连城,所以赌青皮所带来的刺激也是十分独特的。

    通常情况下,一个青皮的价格大概从五百到一万不等,有些经过名家鉴定的青皮,更是可以卖到十万左右!

    当然,由于文玩核桃最初起源于宫廷里的健身手疗,成双成对的在手里揉,能够在活动双手的同时增强大脑反应,并具有延缓机体衰老,活血化瘀等功效。

    所以这文玩核桃,只有在成双成对,也就是两只核桃的外形大小纹理都极为相似的情况下,价值才能达到最高。

    所谓的鉴定,也只是猜测的一种。并不是说鉴定专家说是什么,切开青皮后它就是什么!有可能眼拙了,也有可能出更好的宝贝,这都是说不准的事儿。

    所以张铎想出来的羞辱和捉弄苏羽的方法,就是这赌核桃,赌青皮!

    苏羽虽然没有真实接触过文玩核桃,但也有所耳闻,听过这种赌青皮的玩法。再加上有神识透视的本事在,小小的赌核桃,自然是不在话下。

    核桃品相什么的他是不懂,什么核桃名贵,他也不知道。不过这些,完全不是个事儿,找林雅临阵磨枪一下就行了。

    “苏羽,还是让我来和他赌吧。这赌青皮的门道多了去了,我怕你会中了他的套儿。”林雅有些担忧的小声说道。

    不过苏羽脸上却依旧带着自信和无所谓的笑容,神秘的说道:“你放心好了。他在我这里,一毛钱也赢不到。等会儿你给我科普一下,好核桃都分哪几种。挑最贵最牛的说!”

    看着苏羽自信满满的表情,林雅着实不知道苏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既然对方貌似很自信,那她也就没必要担心太多了。

    “今儿个是一年一度的平阳赌青皮节,又到了各位行家里手展示身手斩获宝贝的时候了!不过,今儿个允许我介绍个行家给大家认识认识!这位哥们赌青皮的技术那叫一个高啊!”

    “但凡好货,在他手里那是绝对漏不掉的!当然,这只是据说,我是没见过。所以,今儿个借洪爷贵地,兄弟我陪着这位哥们玩两把,乐呵乐呵!请大家做个见证!”

    走到赌核桃的大厅里,张铎故意站在了显眼的位置,提高嗓子喊着,引得众人一阵围观,直接将苏羽给哄抬了起来。

    俗话说抬得越高,摔得越惨,将苏羽的关注度抬的越高,等会儿让他输的屁滚尿流的时候,张铎才会更加有快感!

    “哟,张少,今儿个准备怎么个玩法呀?既然有行家来,咱大家伙就先当个观众,看看行家的手段!”有围观的人笑着说道。

    “还是按照老规矩来,青皮是青皮,彩头是彩头!”

    若单说是文玩核桃,赌青皮,最高的不过是价值几十万。但经年累月的,有钱的主儿们,把这种刺激的玩法,发展的更为刺激了。

    那就是在赌青皮的时候,额外再加一些彩头,而且赌法也升级了。具体的就是,两人各选中两只或者多只青皮,然后同时额外下注。

    等到专门剥青皮的师傅把核桃毫发无损的拾掇出来之后,品阶品相价值的大概范围,直接就能估算出来,胜负也就能决断出来了。

    赌输的一方,不仅要将自己刚刚切出来的核桃无条件的给对方,就连刚刚额外下注的彩头,也尽数归对方所有,不得抵赖。

    所以,在这帮有钱的主儿之间,赌青皮要比什么二十一点,德克萨斯扑克之类的刺激多了。

    关于这种赌法,林雅已经告诉了苏羽,并且临阵磨枪的将几种最贵的核桃的特征记在了脑子里。所以看着一直在得瑟,明显是在给自己下套的张铎,苏羽淡淡的笑着,并没有说话或者阻止。

    “怎么样,哥们,咱走着?”自信满满地看着苏羽,张铎眉宇轻挑的邪笑着。

    “别叫哥,我和你不熟。”淡然地看了张铎一眼,苏羽直入主题的道,“不知道这第一局的彩头,是多少呢?”

    见苏羽上套儿了,张铎心里顿时想到了一会儿苏羽输的连裤子都没有的时候,那种大快人心的场景,不由得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第一局,算是热身,每人选两只青皮,彩头十万,怎么样?”

    “没问题,那开始吧。”将存有二百多万的卡交给现场的工作人员兑换了三十万的筹码之后,苏羽笑着说道。

    说完,苏羽缓缓地向着那按照专家估价后整理堆放的青皮核桃走去。

    一眼扫过,这些青皮的价格一目了然,有几十块钱的,有几百块的,有几千多的,有几万多的,甚至还有十几万,几十万的。

    而这些标价,只是青皮的价格,并不代表其内核桃的真正价值。至于买到手的东西到底值不值这个价,那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看自己的眼光本事了。

    这往年的赌青皮节上,也不乏那种从几十块钱一个的青皮堆了剥出了价值十几万的名品,从价值几十万的青皮里剥出个卖价一百来块钱的核桃的。

    但这种几率并不大,毕竟在定价的时候,这些青皮已经被轮番的看了不下四五十遍了。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苏羽缓缓地走向了那堆价值一百多块钱的青皮,缓缓地凝神之下,展开透视,仔细的观察着。

    这个过程,持续的很久很久,待苏羽将百十来块钱到几十万标价的青皮全部看完之后,方才再次折返到一百块钱的那一堆里,挑出了两只青皮。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