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62.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9章 洪爷
    看着苏羽拿起了最便宜的两只青皮,众人不由得一怔,然后便在心里偷笑了起来。不过垃圾里面出宝贝这种事儿不是没出过,再加上方才张铎还特意的说苏羽是个行家,所以众人还真有些不确定了!

    倒是张铎,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兄弟,我说你是真不懂,还是特意来搞笑呢?就你手里那俩垃圾玩意儿,还挑了半天!笑死我了!”

    而苏羽倒是依旧面带笑容,淡淡地说道:“既然是赌青皮,我赌我的,你赌你的,我如何挑选,和你有关系么?”

    听着这话,众人倒是也挺赞同,同时心里不由得迟疑了起来。那两只青皮,看起来品相实在不咋地,就算是开出东西来,价值也不会过千。但看着苏羽这么沉着,说不定还真是个宝贝?

    这其中,最紧张的莫过于林雅了,看着苏羽选了这么两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青皮,林雅不由得为苏羽捏了把汗。显然,在她看来,苏羽是必输无疑的。

    “要不你再换两个吧……”林雅善意地提醒道。

    “呵呵,不用,就这两个就可以了。我有信心!”而苏羽则是微笑以对。

    “好!既然都选定了,那就让师傅来剥青皮!我也十分期待,今天能不能看到垃圾堆里出宝贝!”眼里全是幸灾乐祸,张铎盛气凌人地说道。

    轻轻地用刀子开一道口,手法娴熟的一点一点的剥除核桃外面包裹的青皮,不一会儿,两个剥青皮的师傅便将两人所选的核桃全部的剥离了出来。

    最先剥离出来的是张铎的两个青皮,只见那开出来的核桃个儿不是很大,但品相还是很不错的,属于麻核桃里的公子帽。

    从古到今,核桃玩家们把核桃分了若干品种,其中最著名同时也是价格相对最高的,就要数狮子头,公子帽,官帽,鸡心这四大名种了。

    张铎开出来的这两个核桃,就属于这个范畴。不过品相的话,也只能说是还凑合,看得过去,并不是那种惊世骇俗的物件儿。

    待到苏羽选的核桃被开出来的时候,场中顿时发出一阵唏嘘嘲笑的声音。因为,苏羽所选的青皮开出来的,竟然是两个和市面上卖来吃的核桃没两样的核桃!

    “切!我当是多么牛的行家呢,原来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呀!”周围的人群中,不断地传出这种鄙视的声音。

    就连林雅,这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她虽然对玩核桃并不感兴趣,但有些个家族需要供养恭维的人物都好这一口,她也就勉为其难的学了。

    俗话说,礼不在贵,顺心最重要。对于这类人物,好的核桃自然是首选了。

    只是苏羽接下来的反应,就更让林雅摸不着头脑了,或者说,有种要后悔,抓狂的感觉了。

    “呵呵,看走眼了,让诸位见笑了。张铎是吧,要不这样,下一局,咱们玩大一点?”苏羽微笑这说道。

    自取其辱,那感情好啊!听着苏羽的话,张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当然有这种反应的不止是他一个人,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差不多都是这个反应。因为从刚刚苏羽选择核桃的一系列动作众人就能看出,他哪儿是行家啊,完全就是个雏儿!

    当然,众人也看出来了,这是张铎故意设的局,整这小子呢。不过众人都没见过苏羽,在平阳市也没听过这么一号人物,所以倒也没觉得张铎的做法有什么不好的。

    “好啊!你想要多大?本少爷陪你!”

    微微一笑,苏羽眼角闪过一丝睿智的光芒,淡淡地说道:“我的这张卡里,约莫还有二百多万,就算个整数吧,二百万,赌下一局!你看如何?”

    张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二百万对他来说并不多,但也绝对不少!只不过,自己中意的女人居然被这个小子占了先机,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

    他要反击,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让这个小子丢尽颜面,成为众人耻笑的货色。同时也要让林雅看清,他,张铎,才是她的真命天子,才是她的男人!

    所以,张铎冷冷一笑,接下来了这个赌局,“好!二百万就二百万!就怕你输不起!”

    “哦?看这样子,张少底气很足嘛,不如这样吧,咱们再加一些筹码,凑个五百万,怎么样?”

    转过头去,苏羽冲着林雅自信而有深意的笑了笑。

    虽然不明觉厉,但林雅还是能感觉到苏羽的那种自信,和一种谋略的味道,瞬间明白了,这有可能是苏羽设下的局。所以微微一笑,冲着大家伙说道。

    “如果诸位还有想要一起赌的,也可以参与进来,彩头大小不论,若是苏羽输了,这一比一的赔率,这钱我林雅来出了!”

    众人着实不明白,这一男一女,到底是哪儿来的自信。想他们可都是玩了不少年头的核桃了,对于从质、形、色、个,嗅觉、听觉、视觉、触觉上挑核桃,都算是行家里手。

    可刚刚苏羽挑青皮的时候,甚至拿都不拿,站在那里就那么一看,这明显就是外行啊!而且外行的可以!

    能够进入一品会所的人,每一个的身份都不简单。再者说来,文玩核桃属于古董收藏里的一个小门类比较小众,颇有点装大尾巴狼和败家的感觉。能玩的起核桃下的起彩头的,个个都不差钱儿。

    况且大多数玩核桃的人都有种气性,都觉得自己的眼光才是最厉害的!

    所以林雅这么一说,众人自然是群起响应了,于是纷纷下注,从十万到一百万,甚至是二百万,都有人下注!

    短短的一会儿时间里,下注的数额,就已经达到了一千万!这,还不算张铎的呢!

    看着众人下注结束,苏羽微笑着看着迟迟没有做出决定的张铎,“怎么样,张少?五百万,就赌一局,接还是不接?”

    五百万,对于自己这个家族大少来说,绝对是一年的生活费了!这让张铎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可是一想到这小子说的那句,小雅的身上有几颗痣,占有欲超强的张铎越发火大!况且玩核桃这么久了,他一眼就看出,苏羽根本就是个门外汉,屁都不懂!

    所以狠狠地一咬牙,直接答应了下来:“好!五百万,一局定输赢!”

    就在张铎答应下了赌局的时候,一个威严而又犹如洪钟般的声音爽朗地自人群后方传了过来,“哈哈哈,好大的彩头啊!听的我老头子都心动了,也来掺和一下,当个见证,诸位没有意见吧!”

    “洪爷好!”

    “洪爷!”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众人直接转过身去,恭敬地问候到。

    就连站在苏羽身旁的林雅,也是面带恭敬地欠身问候道:“洪爷好!”

    此时场中,就只有苏羽一个人泰然自若的站在那里,面带和善的微笑,望着那徐徐走来的老人。

    只见老人身体富态,身穿对襟黑衫,手里捏着两个褐色的大核桃,方面大耳,眼若铜铃,一头花白的长发随性的向后梳理着,颇有中不怒自威的神色!

    见到众人皆客气问好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只是冲着自己和善的笑了笑,洪爷洪正龙微微一笑,走了过来。

    “年轻人,第一次来一品会所吧?”洪正龙满脸威严地笑着说道。

    “想必老先生您就是这一品会所的老板洪爷吧?晚辈苏羽,见过洪爷。初来乍到,若有不周之处,还望洪爷海涵!”

    因为林雅在刚刚进会所的时候,就向苏羽介绍了这里的情况和一些注意事项,并且格外介绍了老板洪正龙,所以苏羽虽然没有如其他人那般顿时矮三分,但也是客气的以晚辈见长辈的礼节打了招呼。

    “哈哈,年轻人,很有礼数嘛!”洪正龙大笑着,“不要拘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嘛!”

    “赌青皮能赌到上千万的彩头,虽然不是罕见,但也绝对不常见!所以老头子我,也难免有些心动了,想要来掺和上一下,看看能出个什么好宝贝了!”

    说罢,洪正龙便是下了两百万的彩头,不过他的彩头,赌的是苏羽赢!而且洪正龙有言在先,不管谁输谁赢,他的彩头都归赢家,自己分文不取,只为图个乐呵。

    这让众人顿时心中忐忑,有种想反悔的意思了。但洪正龙可是叱咤西川地下世界的风云人物,就算是省长大官,有的时候也得卖他几分薄面,谁能惹得起?

    但不管场内气氛如何压抑,如何复杂,这五百万一局的赌青皮,都已经在洪正龙的授意下,正式开始了。

    出乎意料,这一次苏羽选择青皮的时候,居然是直接就走向了一处标价一万的青皮堆,从中取出一个硕大的青皮后,又接着走向了标价二十万的青皮堆中,再次挑出了一个稍微小一些的青皮。

    从出手到回到原地,整个过程苏羽只用了不到一分钟!这份随性,更是让场内的气氛变得诡异而复杂了。

    有些人赞叹苏羽的大气干脆,也有些人在说他是个败家子,二百五!虽然只是心里说说,但无论是什么观点,前提都是对认为苏羽必输无疑。

    反观张铎,由于一场赌注就是五百万,这货还真的有些输不起了。若不是心中那股因占有欲而熊熊燃烧的嫉妒之火在的话,恐怕这会儿就已经认怂了。

    所以他小心翼翼的在这满场的青皮里挑来挑去,挑来挑去,一直选了很久很久,才终于选中了那个最贵的,在专家鉴定里品相最好的一对青皮!

    “好!既然两位已经选定了青皮,那现在,就开始剥青皮!这一千七百万的彩头花落谁家,马上见分晓!”洪正龙声若洪钟地说道。

    话音落下,两名负责剥青皮的师傅便从苏羽和张铎手中,各自接过两人选中的青皮,开始一刀一刀,一层一层的剥了起来。

    每一刀下去,张铎的心都猛地跳一下,心中祈祷一遍,而众人也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两边的刀子和越来越少的青色的皮。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