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75.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2章 还我媳妇
    “你们错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字,孝!父母生你养你,你们这些年干了些什么,又是怎么对待他们的?有没有给他们洗过哪怕一次脚,挑过哪怕一担水?

    小溪村同样是生你养你的地方,但你们什么时候对它有过爱?爱自己的家乡,爱过这生你养你的小村子?除了在村里横行霸道,欺男霸女,你们还干了些什么?

    如果这些你们想不通的话,我想冯五会给我一个交代的!”

    被苏羽这一番义愤填膺的责骂,俩人真的是羞的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了!这些年来,他们光想着怎么牛逼,怎么威风了,哪儿想过自己的爹妈,和这块穷的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但被苏羽这最后一句话一吓,两人不由得开始思考和反省了!毕竟最后这句话他们听得明白,也知道如果让冯五动手的话,他们会是个什么下场。尤其是陈二牛的胳膊被苏羽拆了,到现在还没装回去呢!

    所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两人就差哭爹喊娘了,“大哥,我们错了!我们知道错哪儿了!一定改!我们一定改!求您给我们个机会,给我们个改错的机会!”

    虽然这俩人七八年前就被苏羽一顿暴打赶出了小溪村,但这十几二十年来,苏羽和他们的父母,相处的都还是很不错的。乡里乡亲的,也着实不愿意看着他们的父母落泪。

    所以,没有说话,苏羽直接走到陈二牛身边,拿起他的胳膊咔咔就是几下,给接好了。

    “那老子等着看你们的表现!”

    “多谢大哥!多谢大哥!”一听苏羽肯给他们机会,俩人是千恩万谢的,赶紧站起身来,如蒙大赦一样。

    “好了,赶紧滚,大老爷们的烦求死了!老子告诉你,要是敢糊弄老子的话,有你们好看!”苏羽没好气地一挥手,转身就走。

    陈二牛和李二狗哪儿还敢再待着呀,撒腿就是个跑!呵呵,不过跑的方向,当然也不是他们的家,而是苏羽和樱桃的家。

    咳咳咳……这表现的第一步,肯定是帮大哥干活儿了!只是两人这刚走出没几步,就被一道破锣嗓子给吼上火了!

    “苏羽!你***把我媳妇藏哪儿了!还我媳妇来!老子灭了你!”

    这声音,还能是谁呢?指定是全村最能瞎咋呼的王二柱了!

    这会儿,王二柱刚刚扶着王大贵从船上下来,两脚刚踏上了码头,冲着苏羽就吼道。

    从秀儿被苏羽送走,到现在,起码过了四五天了。这四五天来,王二柱他爹他娘,每天挨家挨户,漫山遍野的找媳妇,从早找到黑,可就是没找到!

    原本发现秀儿不在的当天,王二柱他娘就准备给儿子打电话呢,可是他爹觉着这事儿以前也发生过好几次,而且王二柱也的确不是个东西,隔三差五的就美美的把秀儿打上一顿。

    兴许这闺女是躲出去待上几天,自己就回来了呢。所以硬是拦着王二柱他娘没给王二柱打电话,同时求爷爷告***求着村里不少的人挨个山头山沟的找。但一连找了好几天,别说人了,连个毛都没找到!

    老两口才意识到秀儿可能是跑了,这才真的着了急,赶紧就给进城带着王大贵去看病的王二柱打电话。

    这不,一接到电话,王二柱直接就从医院的椅子上跳了起来,大骂一声‘臭娘们,竟然赶跑!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之后出门打车,直接就往车站跑。

    至于跑遍了平阳市所有大医院的王大贵,本来就对医院绝望了,彻底的认怂了,准备回家找苏羽认错呢。这王二柱一跑,王大贵自然也就跟着回来了。

    这平时找媳妇找惯了,再加上苏羽一来是小溪村学历最高的,二来又是全村最帅的,王二柱第一个怀疑的自然就是苏羽了!

    所以这才有了前脚下船看到苏羽,后脚就直接吼着过来了,看那气势,这是恨不得要把苏羽大卸八块啊!

    先别说苏羽生气没生气,陈二牛和李二狗可是真的生气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在大哥的大哥的大哥面前表个决心,两人还能不抓住机会么?当下就转过身来,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艹!你他妈说谁呢!有种给老子再说一遍!艹!敢对羽哥不敬,找死!”

    说着,两人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拽起王二柱的领子,反手就要一巴掌呢,却是被苏羽叫住了。

    冷冷地看着王二柱,苏羽冷声呵斥道:“王二柱,你他妈脑子进屎了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他妈有三百六十六天在找媳妇!自己的媳妇自己看不好,老他妈来烦老子!

    艹!我他妈是不是长得像个偷别人媳妇的么!别他妈说你媳妇怎么怎么样,就他妈长的再漂亮,送给老子老子都不要!***好像这世上就你有个媳妇是不!老子***要找女人,黄花闺女一大群,谁稀罕她!”

    虽然这话说的完全是言不由衷,但苏羽必须这么说!最初他不想掺和上这档子事儿,就是怕麻烦。现在既然秀儿已经被送走了,那么苏羽就更不可能再去惹上一身骚了。

    被苏羽损的是一分人气都没有了,王二柱恼羞成怒地吼道:“你!就……就是你!你他娘的偷走了老子的媳妇!你个没爹娘的野种,还老子媳妇来!”

    这没头脑的一吼,原本不想和他计较的苏羽,瞬间火了!

    他苏羽为人是大气,是随性,别人怎么骂都没多大点事儿,大多数时候笑一笑就过去了。但惟独是提到亲属和身世,苏羽绝对无法淡定!

    这或许就是硬伤吧!从小到大,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有爹有妈有人疼,而自己却是只有一个爷爷相依为命,这种感觉,这种对父母的渴望,一直都萦绕在苏羽的心头。

    虽然他爹死的早,虽然他妈没多久也跑了,但即便是这样,他也绝对不能容忍别人辱骂自己的爹妈,更不能容忍说他是没爹没娘的孩子!

    “艹!我###!今天老子要不收拾你,老子就不姓苏!”怒目圆睁下,苏羽二话不说,抬起手就是一顿耳光子甩了过去!

    这每一巴掌,都打的王二柱是满嘴的血水往出飞!更是有几巴掌,直接把个王二柱的牙打飞了好几颗!

    这一顿巴掌打了很久,打到苏羽都不知道自己甩出了多少个耳光子,直到气儿消了,才算是停手。

    “妈了个比的!管好你那张臭嘴!要是再让老子听到一句你说我爹妈,老子拔了你的舌头!”

    说着,苏羽直接接过陈二牛的手,一把拽着王二柱的领子,狠狠的往外一扔,直接把个脸肿成猪头的王二柱,远远地扔了出去!

    “等他醒了,告诉他!管好他那张臭嘴!”冷冷地看了眼那想说不敢说,想救不敢救的王大贵,苏羽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就往村部方向走去。

    而陈二牛和李二狗,自然也是屁颠屁颠儿的往苏羽家的方向跑去,修房子啊修房子,捞表现啊捞表现!

    至于王大贵,若是以前的话,那绝对是牛逼的冲上去就一顿锤,但现在,他还真的是敢怒不敢言了,跟孙子似的!

    看着苏羽和陈二牛三人走远了,王大贵赶紧跑了过去,一只手艰难的把王二柱放在背上,背起来就往卫生所跑去。

    当然,这村里不止苏羽一个大夫。人家赵雯好歹也是小溪村卫生所正式的大夫不是,跌打损伤之类的小病,诊所那是必须能治的!只是不知道,若是赵雯知道这王二柱是让苏羽给打成猪头的,脸上会是个啥表情?

    当然,这就不是苏羽能管得着的了。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五天就过去了。经过两天仔细的考察和采样之后,方薇带着他的三名助手离开了小溪村,三天之后,就给苏羽来了电话。

    北湖的水质很适合小银鱼养殖,而小溪村的土质,也十分适合中药材种植。而且,公司的老板很看好这个项目,专门把方薇四个人抽调过来,投入到了这个合作项目当中。

    并且,还提供了几台专用的增氧机作为设备支持。虽然东西不多,但起码,这合作的诚意是有的。所以苏羽很乐意的就和方薇签订了合作协议,并且付了鱼苗采购的预付款。

    当然,在完成这些事儿之前,苏羽早就和赵二黑把租赁合同签了。而且这合同里,签的是整片北湖。

    因为那天中午和苏羽谈过之后,赵二黑第二天早上就赶到了县政府,倒是也没怎么软磨硬泡,就把小溪村的山外面的北湖水域租了下来。

    不过这事儿倒也不是说赵二黑有多大本事,关键是小溪村原本就是个贫困村,县里一直都很头疼。这会儿小溪村自谋生路,想要承包水域搞养殖,县里头自然是举双手赞成了。所以没费什么事儿,北湖的外围就被租给小溪村了。

    当然,租给小溪村,那就是租给苏羽了。

    这北湖租下来之后,苏羽就在方薇的指导下,大张旗鼓的开始了物资采购,并且展开了对北湖现有的鱼进行全面捕捞。

    但就在这一切都进行的如火如荼,有条不紊的时候,麻烦事儿又来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