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76.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3章 安抚民心
    因为担心苏羽财力的问题,再加上考虑到农村的群众对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的问题,所以方薇和苏羽签订的合同里,这第一年并没有中药材种植这个项目。

    毕竟,大面积种植中药材的话,需要将村民手里的土地全都承包过来,进行连片种植,集中管理,这样所产生的经济效益才会高。但问题就在于,承包土地这件事,实在是太难办了。

    整个小溪村的村民们,就靠着那一亩三分地过日子呢,家里的所有口粮, 全部都是从这地里产出的。

    突然一下子让他们把地让出来,只拿稳定的租金,虽然这租金并不低,但对于习惯了种田的人来说,这猛地不种田了,还是无法习惯。当然,更多人考虑的是,这田租出去了之后,肯定要进行改造,但是谁也不知道苏羽能租几年。

    这万一要是就搞上个一年,别说下一年的租金是个问题,就算是把地收回来自己再种,这将地再改成一家一户的,也是个难事儿。

    所以在赵二黑和方薇的建议下,苏羽暂缓了中药材种植这个项目,先专心的做小银鱼养殖了。

    合同都签好,项目确定了之后,苏羽这边是大张旗鼓的开始采购物资了,说服村民们的事情,自然是交给一村之长的赵二黑来完成了。

    虽然苏羽并没有高估赵二黑的说服能力,但确确实实的是低估了小溪村村民们的守旧和顽固。这不,正当苏羽拉着满满的物资回到村里的时候,村民们早已经自发的聚集在了码头,等着他回来。

    不过这等待,显然不是为了欢迎,因为从绝大多数人的脸上,就能看出那种压制不住的怒气。

    “苏羽,你可算是回来了!二黑叔无能啊,你交代的事儿,我没办成……不管我咋解释,这村民们就是不听,非要说你断了他们的财路,扎了他们的口粮!”苏羽刚一下船,赵二黑就满脸愁容和愧疚的走了过来。

    “嗯?怎么个情况,这事儿咱不是说好的么,我负责拿钱做项目出工资,你负责说服村民们么?咱又不是不给工资,他们咋着就不能接受呢?”苏羽有些想不通了。

    “哎,这事儿,看来只能是你和他们说了。我是尽力了,但这帮老顽固,我实在是搞不定啊!”赵二黑愁眉苦脸地说道。

    “好你个小败家子儿,终于回来了啊!你可是让乡亲们等了好一阵子!”一见苏羽下船,村民们立刻就围了过来,出言不善地说道。

    微微一笑,苏羽笑着回答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今天买东西着实是费了点时间。怎么,大家伙儿都聚在码头,有什么事儿么?”

    “你他妈还敢问我们大家伙有啥事!你他娘的自己不知道么!”王二柱起哄的喊道。

    放在平时,他王二柱虽然恨苏羽,但绝对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苏羽对着干。可是现在,差不多全村的乡亲们都在这里,王二柱立马换了个脸,成了公众代言人,底气十足地质问起苏羽来了。

    冷冷地看了王二柱一眼,苏羽冷哼一声道:“哦?什么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这一声冷哼,和那冰冷的眼神,让王二柱浑身就是一哆嗦,背后一阵一阵的冷气冒上来,好不容易仗着乡亲们才提起来的底气儿,一下就没了。

    强自提起那所剩无几的底气,王二柱努力的挺直了腰板,有些哆嗦的怒吼道:“少……少他妈装蒜!你……你他娘的弄的啥狗屁项目,养鱼?就你丫能养鱼,笑死老子了!

    还……还有,你他娘的养鱼俺们不反对,可你他娘要霸占整片北湖,这不是明摆着让全村人去死么!全村的老少爷们们,哪个不是靠着在北湖上打点鱼,然后换点钱来养家呢!

    你这倒好,太他妈霸道!直接把个北湖都占了!还他娘的搞几个娘们来,弄啥项目!我呸!笑死老子了!就你个穷鬼,***要是能搞个项目,母猪都能上树!”

    如果放在平时,苏羽哪儿会跟他废话,直接一巴掌扇飞就是了。不过这会儿,乡亲们都在呢,而且一个个的都不开口,就听王二柱这货在这儿得瑟呢。看这样子,这货还真成了个代表。

    呵呵一笑,苏羽对着王二柱笑着说道:“呵呵,这么说,你是对我深恶痛绝了。如果我说我出钱雇你给我打工,每个月给你稳定的工资,然后这次北湖的鱼都清理出来,分你点儿拿去卖钱,你干不干?”

    “你当老子是驴养的傻帽啊!就你,还掏钱雇老子给你打工!老子告诉你,就算你给老子座金山,老子也不稀罕!你他娘的以为你是地主老财啊,哪儿孩子多哪儿玩泥巴去吧!”王二柱越说这腰杆子越直溜!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大家伙儿可都听见了!”冷冷一笑,苏羽话锋一转,不再理会王二柱这条疯狗,直接对这村民们说道:“各位乡亲们!

    各位,我苏羽从小没爹没娘,从小挨个家的蹭饭吃,在场的叔叔婶子也好,大爷大妈也好,哪个不是看着我苏羽长大的!我啥时候做过对不起你们的哪怕一件事儿?没有吧!

    要说对村子的感情,我苏羽一点也不比你们少!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每次我看着孩子们连件新衣服都穿不了,身上一个补丁加一个补丁,村里的小学破烂的快要塌了,每次下雨都要漏雨!

    可是不管风雨再大,孩子们都是坚持着去学校上课!看着他们眼睛里对知识的渴望,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我很痛心!

    为什么?因为我们穷!因为他们的爹妈穷,交不起学费,买不起衣服!甚至吃不起肉!你们羞吗?反正我羞!羞的不敢见这些孩子!

    你们有手,有脚,但为什么还是这么穷!你们想过没有?!靠着那一亩三分地,除了刚刚能混饱肚子,还能干点啥!你们当这个父母,羞吗!”

    苏羽这饱含感情而又义愤填膺的质问,顿时让围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一个个的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不再言语。

    看着乡亲们自责的样子,苏羽激动的表情,终于变得缓和了,声音不高,但却发自肺腑地说道:“你们以为我是想把你们逼上绝路么?可如果我告诉你们,从北湖里拉上来的鱼,我一条也不要,卖掉之后的钱,全部分给乡亲们!

    这是绝路么?我让二黑叔给你们说过,咱小溪村总共一百五十户人,每家我至少雇你们一个人,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工资,给我工作!该种田的,家里剩下的人照样种田,你么自己算算,一年多了三万六的收入,干啥不够?

    是!你们可能是在担心,我苏羽付不出工钱来,坑了你们!但我今儿个把话撂在这儿了!晚上每家每户选好壮劳力,让你们当家的带着来村长家,提前先付你们两个月的工钱!”

    这话一出,原本因羞愧而沉默的乡亲们,顿时沸腾了!一个个的都眼神极度不信的盯着苏羽!

    预付两个月的工钱,可就是六千块啊!要知道这六千块钱,可是好多家庭一年的收入!苏羽这一下就提前给出了六千块,震撼可想而知!

    “苏秀才,你说的是真的么!真的给我们每家每户六千块钱?不是开玩笑的吧!”大多数村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骗你们作甚,我需要骗你们么?总之信和不信,今天晚上见分晓!二黑叔,赵雷,麻烦你们帮忙统计下村里的户数,顺带挑选一下人,不勤快的不要。二牛二狗,你们帮忙!”

    说完,苏羽 压根儿就没理会惊呆了的村民们,直接带着几个人就开始卸货了。

    赵二黑是一村之长,虽说之前劝说村民不太能成,但这会儿还是能派上用场的,这不,震惊了的村民们,直接就被赵二黑带村部里去统计户数和谁家要出谁当劳力的事儿去了!

    苏羽这边倒是落得清静,把个货物卸掉之后,也就没啥事儿干了。正准备和方薇唠唠嗑,联络联络感情呢,就看着王大贵脖子吊着个纱布,很是不好意思地站在远去,偷偷的向这边瞄着呢。

    “王大贵,你个***,过来!”呵呵一笑,苏羽向着远处就喊道。

    从那天回到村里王二柱因为嘴臭被苏羽一顿爆打之后,王大贵每天早上就拿着扫帚把村里的每一条路,仔仔细细地打扫了个干净,甚至连村里的厕所也都帮着掏了!

    而且,这货还真的是照着苏羽说过的,挨家挨户的给那些他曾经欺负过的,打过的人赔礼道歉,老一辈的,甚至是磕头认错。

    这种举动,开始的时候,村民们根本不信,但到后来耐不住王大贵一遍又一遍的道歉送礼,再加上之前苏羽说过的话大家伙儿都记着呢,所以也就原谅了王大贵。

    这不,每天早上一出门,遇到了之后还都亲切的打着招呼,就跟那些不愉快从没有发生过一样。这倒是让王大贵真的感受到了,这村子里的人是多么的纯朴,多么的善良了。

    这不,这会儿一听苏羽叫他,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只不过心里还是犯着嘀咕,不知道苏羽叫他来是为了啥事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