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81.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8章 敢不敢再赌一局
    做作的大笑着,围着周颖的三人中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轻蔑地说道:“呦呵哟呵!还男朋友啊,好吓人哦!你男朋友算个什么东西,和我们大少爷能比么!我告诉你吧小妞,在平阳市,我们大少爷绝对是这个!”

    说着,直接竖起了大拇指,得意洋洋地接着说道:“在平阳市,我们大少爷那就是吐口吐沫是个钉,跺跺脚平阳市抖三抖的人物!你男朋友,算个屁啊!你想叫,那就叫呗,赶紧把你男朋友叫出来吧,说不定一见到我们大少爷,就立马跪舔了!”

    尖嘴猴腮显然是个家丁,看着说话时的得意劲,颇有种狗凭主贵的气势!

    “哦?我倒是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鸟人,跺跺脚能让平阳市抖三抖啊!”那尖嘴猴腮和身后的几人正得意呢,苏羽的声音忽的从其身侧传来。

    没等尖嘴猴腮有所反应,他的脑袋就已经不听使唤的带着身子,嗖的一声飞了出去,哐嘡一下撞在了一旁的垃圾桶上!不偏不倚,刚好一头栽在了垃圾桶里!

    一听这声音,张铎那看着就肾虚的身子不由得一哆嗦,双眼冒出怨毒的光芒,冷冷盯着苏羽。

    “是你!”

    “呵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输掉裤子的张少啊!好久不见!哟,买新裤子了啊!”苏羽冷哼一声,一把扇飞了另一个出言调戏周颖的狗,鄙夷地说道。

    “哼!牙尖嘴利!我劝你最好不要管闲事,否则就算你认识林雅,本少爷也照样会让你屁滚尿流的!”被苏羽这么一揭短,张铎顿时优雅全失,恢复了他纨绔少爷的本性,嚣张地说道。

    “呵呵,是么?屁滚尿流是什么感觉,不如张少来教教我?”冷冷一笑,又是一巴掌扇飞剩下的那个家丁,苏羽玩味儿地说道。

    眼中闪过一抹紧张,张铎强自镇定道:“别以为认识林雅和洪正龙,你就有了和本少爷叫板的资格了!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本少爷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是个破烂村子的小农民,乡巴佬一个,本少爷一根指头就能碾死你!识相的赶紧给我滚!”

    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张铎心里清楚,他上次找人在路上抢劫暗算苏羽的事儿,当时就败露了,两人之间已经结下了仇怨。

    虽然他自恃身家显赫,权势极大,但就算他真的有那种跺跺脚就让平阳市抖三抖的本事,现在与苏羽单对单的在这儿,也没有丝毫的用处。

    但这会儿就他和苏羽俩人,啥势力都不管用,就拳头管用!苏羽这说打他,那还真就敢打!

    “哼!乡巴佬,你少在这里充好汉!对了,刚刚我听这妞说什么来着,她男朋友是吧?不会说的就是你吧?”张铎微眯着双眼,鄙夷地冷笑着。

    “不得不说,你小子艳福还真不小,脚踏两条船,还都卖相不错。只是,你觉得这件事儿林雅如果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甭管你是不是林雅的正派男友,但那天好像平阳市不少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知道这消息了。

    这种好事儿,传的那是非常的快。我怎么听说,现在好像整个平阳都知道了。乖乖,林家可是最注重名声的了。再加上,洪正龙那个老家伙好像对那丫头很关心,我是真替你担心,如果洪正龙和林家同时知道了,你该怎么办呢?”

    张铎冷笑着, 点了根烟,坐在引擎盖上,眼神冰冷,举止优雅地看着苏羽。

    其实打从被林雅当成冒牌男友挡箭牌的那天,苏羽就知道今后自己的麻烦事儿绝对少不了的。别的不说,单就凭着林雅那绝美的容貌和显赫的身世,就足够让平阳市不少公子哥争个头破血流了。

    当然那只是以前,这当了一回挡箭牌之后,虽说他自己知道这是假的,但别人可不这么想。这么漂亮的个女人,那么大的个家业就便宜他个小子了,那些公子哥能不恼火么?

    所以,其实从那一刻起,苏羽就知道自己这是彻底的成了活靶子了,足够吸引那些公子哥的火力了。

    不过他倒是从来没有担心过。毕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了,这事儿是林雅折腾出来的,她肯定有办法解决,苏羽管那么多干嘛?

    反正苏老头的家训说过,妞从门前过,不泡是罪过。林雅这么漂亮的姑娘从苏羽眼皮子底下过了好多遍,你说他要是不泡,那鬼都不信!反正迟早林雅都得被自己收编,这种活靶子也只是早晚的事儿,何必计较呢?

    轻蔑地一笑,苏羽正要说话,忽听得身后一道颇有些泼辣的声音传来。

    “哟,这是哪儿的疯狗,在这儿乱咬人呢?”

    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富家千金小辣椒,林雅。只见林雅从自己那辆香槟色的保时捷卡宴上走下来,面带怒色地呵斥道。

    早几天前林雅就和周颖约好了,这说啥都要请苏羽吃顿饭。毕竟按照苏羽开的药方,连续两周的药吃下去,林雅的身体已然恢复了大半,这不说彻底好吧,也都差不多了。

    再者说来,自己厚着脸皮拉着苏羽给自己当了回挡箭牌,而且苏羽分文未取,仗义的答应了自己那个过分的请求,帮助洪正龙治病。

    无论是从自己的角度还是说家族利益的角度,林雅都知道,她欠下这个小男人的太多了!所以,只要力所能及,就一定会做出报答的!

    “小雅,你怎么来了?哈,来的正好!看看你这个所谓的男朋友,都做了些什么!他背着你勾搭别的女人,脚踩两只船!”

    虽然张铎心里对林雅已经有了不少的怨毒和愤恨,但那种想要将林雅据为己有的心思,不仅没有随着苏羽的出现而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多,多到近乎病态了!

    从家世上来说,张家虽然也是富庶之家,但总体实力比起林家来说,还是差上了很多。过分的占有欲和家族地位的关系,使得张铎每次见到林雅的时候,都是十分的客气,近乎讨好的状态!

    而在张铎的意识中,他所认识的那个林雅,一直是恩怨分明,敢作敢为,眼里绝对不揉沙子的!所以这一次,无论他苏羽是真男友也好,冒牌货也好,相信被林雅撞见之后,都会被林雅从眼睛里抹去。

    但事实,却是十分令他意外。

    “脚踩两条船?张铎,你这是喝多了吧?苏羽是我男朋友,旁边的这位美女,是我今天邀请的客人,哪儿来的第二条船呢?不会是你吧,我男朋友可是取向正常,对你这种弱受没一点兴趣的!”

    说着,林雅转过身来,爽朗地笑着说道:“走吧,亲爱的,咱们换个地方吃饭!”

    本想着挑拨离间让苏羽成为众矢之的,但没成想,林雅居然完全的出乎了自己的预料,居然劈头盖脸就骂了他一顿!

    这让占有欲极强的纨绔公子张铎,哪儿能受得了?顿时就气急败坏了!

    “哼!原来是个靠女人保护的软蛋!娘炮!小雅的眼光还真特别!”看着三人转身离去的背影,张铎冷冷地嘲笑着。

    淡淡一笑,苏羽脚下猛地一动,如鬼魅般突然出现在了张铎面前,抬手就是一拳向着面门轰去!

    那拳势之刚猛,竟是带起了一阵凌厉的拳风,随着拳头停留在张铎鼻梁前三公分,这风差点没把张铎的鼻涕给吹了出来!

    “呵呵,娘炮说谁呢?”冷笑一声,苏羽淡淡地说道。

    “娘炮说……说你呢!你以为你很厉害么,不就是有小雅护着你么!上次是你使诈,肯定早就知道那青皮里有什么!是爷们的话,就跟老子再来赌一局!”

    冷冷地嘲笑着,苏羽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呵呵,你有钱赌么?上一回连裤子都输掉了,我怕你新买的裤子也不够输的。”

    张铎面上筋肉抽出着,恶狠狠地说道:“哼!钱,老子多的是!就怕你个穷鬼不敢接!”

    厌恶地看了眼张铎,林雅拉起苏羽的手,直接说道:“苏羽,我们走吧,别搭理他!”

    “呵呵,果然是个娘炮!只能活在女人脚底下的小白脸!滚吧你就!”

    “娘炮,说吧,你想怎么个输法,小爷今儿个兴致好,陪你玩玩。”拉着林雅的手,苏羽面带冰冷瘆人的微笑,淡淡地说道。

    不知怎的,每次在看到苏羽这个笑容的时候,张铎全身就是一阵恶寒,鸡皮疙瘩蹭蹭蹭的往出冒。

    不过钱壮怂人胆,虽然没来由的有这种恶寒的感觉,但他张铎是谁,堂堂天德集团的大少爷,家里有钱有势的,难道会怕这个乡巴佬么?

    “哼!那你准备好输的一无所有吧!三天之后,平阳市会举行百年一遇的赌药田,到时候一局定输赢!详细的规则,我想小雅十分清楚,不用我多说!彩头就是对方手里买下的药田!输掉的人,要永远离开小雅!”

    “赌药田?嗯,倒是很新鲜嘛。胜负,应该是由药田里产出的药材的总价值来决定的吧?”苏羽微微一笑,一副完全没有任何压力的样子。

    倒是一旁的林雅,实在难以忍受张铎这种恃强凌弱的丑恶嘴脸,顿时美目圆睁地呵斥道:“张铎!你不要以为自己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欺负人没有你这么欺负的!

    而且,我林雅也不是你们的货物,我劝你好自为之,不要给你家老爷子招惹不必要 事端!苏羽,我们走!不要理这条疯狗!”

    冲着林雅温柔一笑,苏羽并没有丝毫怯懦的感觉,而是胸有成竹的笑了笑,对着林雅说道:“小雅,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么?他想输,那咱们就成全他吧!”

    没等林雅反应过来,苏羽便冷笑着看向了张铎:“既然你想输,那我成全你!三天后,我会准时赴约!希望你到时候多穿几条裤子,免得输光了要光屁股回家!”

    说罢,苏羽便领着两女上了林雅的保时捷卡宴,潇洒的离去。只留下张铎一人,嘴角抽搐着,忍不住地狂笑着。

    “白痴!老子一定要让你输的一无所有!还有林家,虽然赌药田对你们来说伤不了元气,但足够你们在中药行当里颜面尽失了!”

    看张铎脸上闪烁的那强烈的自信和阴谋十足的笑容,似乎这个赌局,并不是意气用事,而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