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82.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9章 人脉的雏形
    “你没长脑子啊!张铎那个混蛋明显就是算计你呢!你怎么就这么容易动怒啊,人家一个激将法你就上套儿了!”卡宴上,林雅一边开车,一边怒其不争地斥责着苏羽。

    就连周颖也是十分的不赞成苏羽这么草率地就接下了张铎的挑衅。不过周颖属于温婉型的女孩子,即使不赞同也不会如林雅那般直率火爆,而是语带娇嗔地温柔地叹息着:“小雅说的没错,你的确是冲动了……那个人,明显就是在算计你的。”

    但苏羽却是没有丝毫的不悦,依旧是带着温暖地笑容,冲着林雅说道:“小雅,和我说说呗,那个娘炮说的赌药田,具体是怎么个赌法?”

    “啊?你还真的想跟他赌啊!放弃吧,那根本就是没胜算的!”林雅苦口婆心地劝到。

    摊了摊手,苏羽一副无赖的样子,给两女宽心道:“嘿嘿,赌不赌另说,反正我一个无名小卒,就是不赴约,他又能把我咋地?要名声我没名声,什么名声扫地和我还真没啥关系。不过作为一名中医,我还是挺感兴趣的,说说呗,具体是个怎么样?”

    还别说,好像还真是这样的,林雅认识的苏羽,可不就是个流氓么,这不赴约的事儿,他也的确是能做得出来的。

    看了苏羽一眼,林雅没好气地说道:“好吧,就告诉你吧!”

    正如张铎所说,这赌药田的确是百年难得一遇的。

    西川省是全国有名的中药材种植基地,也是最适宜中药材种植的地方。这里有崇山峻岭,也有山沟深壑,还有不少年代久远的专出好药材的山林。

    也不知是从哪朝哪代开始,中药行当里,就有了这么个不成文的规定。专门留出一大片林子,像是保护又像是专门培育药王一样,反正就是,五六十年内不准任何人进林子采药,让药材自然生长。

    然后等约定年限一到,就召开这集体采集的大会。最初的举办方是官府,为了让这个大会更加正规,也更加具有威信,由官方把这些林子划分为大小不等的若干块儿,不准任何人提前进去。

    然后对这些药林子明码标价,古代叫买扑,现代大概是叫拍卖吧。但因为没有人能提前进去,所以这每一块药田里都产出些啥,也就没人知道。

    但这些地方,可都是曾经出过好药材的地方,而且十分适合药材的生长,再加上被保护的年限很长,通常药龄都是很不错的,有的时候还会出一些药王。这要是一出药王,那价值连城的,绝对就赚回来了。

    所以,财力雄厚的通常都会参加这种拍卖,按照各家调查的线索和地形地貌综合起来,去赌里面的药材。

    嗯,这个感觉,其实和文玩核桃界的赌核桃,还有玉石行当里的赌石十分的相似。一来玩的是个刺激,而来,这还能从另一个侧面显示出参与者的财力和家族实力。

    历史上每一届之间的建个,的确是五十年左右。但近代,因为战争的关系,这项传统被暂时搁置了。再加上计划经济那段时间,也没有人有什么余钱,所以这一次,足足是相隔了一百年!

    可想而知,这一次盛会对于中药行当的人意味着什么了。一百年,出百年药王的几率十分的大啊!

    当然,这项活动能延续下去,主要还是因为那个古老的规矩。那就是五年以下药龄的药材,绝对不能采,为了能够继续出好药。

    至于张铎所说的谁输了谁就要把自己买中的那块药田里的所有药材都交给对方这件事儿,纯属这小子自己加进去的规矩。

    但既然这小子能这么说出来,肯定是征得了家里的同意。否则的话,就他个纨绔,压根儿没那么多的钱参加这个事儿的。

    不过,这会儿咱苏羽苏秀才,那可是胸有成竹,乐呵的不得了!那啥,虽然说那划分好的药林子不许人进去,可谁也没说不准鸟儿进去啊!

    “小雅,这些个药林子,大概都多少钱啊?”乐呵呵地笑着,苏羽问道。

    “毕竟只是卖里面的药材,不是卖地,根据面积的不同,从上百万到几千万,都是有的。怎么,你问这个干吗?”

    坏坏的一笑,苏羽没安好心地说道:“想不想再看一次那个娘炮输光裤子?咱跟他赌一把?”

    “你以为你的钱都是弹弓打来的啊!成百上千万,你知不知道,万一那药林子里的要本来寿命就断,都死光了呢?陪个血本无归也都不是什么意外!”林雅没好气的说道。

    温婉的周颖也是语重心长地劝道:“苏羽啊,你不能意气用事。整个小溪村现在就都指望着你了,万一你要是输个血本无归,你是光棍一条,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但全村的老老少少呢?

    这刚刚燃起的一点对生活的信心,为了努力过上更好的日子的那点冲劲儿,可能都会彻底的消失了。没了你的这个项目,小溪村可能还是之前的小溪村,但乡亲们却是绝对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也绝对不敢再接受新的事物了。所以,还是别和那个张铎赌了。”

    苏羽长这么大,唯一一件能让他头大的事儿,就是说教。这下还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的说教,这听吧不是,不听吧也不是。所以干脆敷衍道:“成!我听你们的,不和那孙子赌了!

    不过,你们能理解一个中医对于上等药材的那种感情么?那里可是有可能出药王的啊,我是真想看看,药王到底长什么样儿!”

    无奈地摇了摇头,林雅只好答应道:“真拿你没办法了!好吧,到时候你扮成保镖,随在本姑娘身边。放心,绝对能让你大开眼界的。不过你要保证啊,绝对要听我的话,不要惹事儿!”

    嘿嘿一笑,苏羽‘诚恳的’点着头,拍着胸脯打着包票,“放心吧!我绝对不给你惹事儿,绝对是只看不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再说了,我哪儿敢跟那孙子赌啊,人家地主老财土豪劣绅的钱多的能砸死我,###才和他赌呢!”

    一番嬉闹忽悠,这事儿终于告一段落,两女也算是相信了,苏羽就是个无赖,把张铎耍了一回。

    “小苏先生,你的医术真的是太神奇了,这两天我感觉自己的情况好转了很多,说不得过不了多久,老头子我就可以重回巅峰了!”一品会所的禅室内,洪正龙对着苏羽抱拳一拜,面上兴奋难掩。

    而且,这一次他对苏羽的称呼也彻底的变了,变的恭敬无比,称其为小苏先生。这不仅仅是一种称呼上的变化,而是在洪正龙的心中,苏羽的地位彻底的变了。

    江湖上一直有一种说法,医者是最能积累功德的人,掌握神奇医术,救人于生死之间,往往能够积累下很多的人脉。

    医者掌人生死,能起死回生也能顷刻毙命,所以,越是医术神奇的人,就越能够赢得众人的尊重。在其施救的时候,无论收诊费与否,救命的事实是存在的,患者欠下医者的人情也是事实。

    而此刻的苏羽,之与洪正龙来说,就是这样的状态。虽然苏羽的医术比起苏老头来说差的很远很远,但他的出手,使得洪正龙的身体逐渐恢复这是事实,洪正龙对他的感激也是事实。

    黑道人物尤其重义气,所以洪正龙这份感激,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那晚辈真的要恭喜洪爷了!不过您的身体,还需要进一步的治疗,这样才能去根。”苏羽微微一笑,回礼道。

    “有劳小苏先生了!洪爷那都是道上的人叫的,小苏先生是我洪某的恩人,叫我洪老头,或者其他什么的都成,只要别在叫洪爷就行,那听起来生分。”

    “呵呵,那小子就不客气了,以后就叫您洪老了。那洪老,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尽快开始治疗吧,今天我还有其他的安排,比较忙。”苏羽坦然自若道。

    “是这样啊,本以为小苏先生今天会有空,老头子想请你吃顿便饭,顺带有件事情想和小苏先生商量一下。”

    “嗯,什么事儿,洪老但说无妨。”品了口香茗,苏羽淡淡地说道。

    “那好,那老头子我就说了。其实是这样的,老头子我有个朋友,身体抱恙多年,不知小苏先生可否出手一二?”没有那种黑道风云人物的姿态,洪正龙就像是个普通老者寻医问药一样诚恳。

    微微一笑,放下茶杯,苏羽淡淡地说道:“小子虽然医术不精,但毕竟是行医之人,治病救人自然是我的本分。不过,洪爷您是小雅的长辈,小子才会出手相助。若是其他人的话……”

    苏羽的话很明白,也没有什么矫揉造作,很明确地告诉了洪正龙,因为林雅的关系,自己才没有收取诊费,除此之外的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待遇的。

    这话洪正龙自然能够明白,当即笑着说道:“这是自然!小苏先生的对洪某的恩情,洪某感激不尽!您放心,江湖规矩,老头子我懂,诊费自然是不会少的!还望小苏先生能够出手相助,这对你绝对不是一件坏事儿。”

    洪正龙的话,苏羽也能够听得明白。无论诊费多与少,被救治的人都是会欠下他的情,今后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自然是会有所表示的。这等同于是他苏羽在治病救人的同时,在为自己积累人脉!

    “洪老客气了,这样吧,明天早上,还是在你这一品会所,你把你的朋友带过来,我会尽力帮忙的。不过小子医术有限,还要先看过病人才能决定是否有能力救治。”

    苏羽的话,说的很有分寸,并没有一口答应一定会为对方治疗,一定能治好,而是要先看过病人再决定。毕竟自己不是神医,有些回天乏术的病症,他断然是无法医治的。

    “多谢!那明儿个一早,咱们见过我那位朋友了再做决定。”洪正龙以茶代酒,大笑着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