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84.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1章 一双高跟鞋
    抹了把眼泪,罗峰继续说道:“我有个女儿,今年只有十六岁,但三年前的一天,和同学一起出去玩,但回来之后,却和疯掉了一样,谁也不认识,在家里又砸又摔的!严重的时候,甚至是拿着刀子自己扎自己……

    平阳市的所有大医院都去过了,甚至京城的大医院我也带着小琪去了,但没有一点效果,甚至是一点毛病都查不出来!大夫说有可能是精神分裂症,让我把小琪送进精神病院。但小琪一直是个健康活泼的孩子啊,怎么可能精神分裂……”

    罗峰和老婆之间本来一年做那事儿也不超过三次,可想而知,这个女儿是多么的难得!所以平日里罗峰对这个女儿特别的宠爱,什么都给她最好的!

    而罗峰的女儿罗小琪,也是十分的优秀,从来没有让罗峰失望过!在学校品学兼优,在家里乖巧可爱,真像是爸爸的小棉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女孩,却在一日之间疯了,彻底的疯了,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识!

    说着女儿的事情,罗峰忍不住老泪纵横,心中如千万把刀子在扎一样!

    罗峰有没有吃过黑钱,苏羽自然是不知道的。但至少,从苏羽到桃园县一中上学之后,就不断地听老百姓们说起,罗峰是个难得一见的为民办实事的好官。

    无论刮风下雨,只要老百姓有需要,他绝对会出现在第一线,而且从来不许媒体跟着自己,不许他们对自己进行任何的包装和吹捧!至于这些事,全都是平阳市的老百姓们亲眼所见,口口相传的。

    这样的一个好官,在不断地听着关于他的事迹时,苏羽渐渐地,对这个素未相识的干部肃然起敬。

    而看着罗峰那老泪纵横的样子,苏羽也是一阵心酸!这是一个多么好的父亲啊!身为省会首府的一把手,居然忍不住地落泪了。足见他对女儿是多么的爱!

    一手扶着罗峰的肩膀,苏羽郑重地说道:“罗叔,虽然我不保证能够有办法治小妹的病,但我需要现场诊断一番,但凡有一丝的希望,我绝对会全力以赴!”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强忍着心中的痛,罗峰紧紧地抓着苏羽的胳膊说道。

    “那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说着,苏羽直接扶起了罗峰,向着公园外走去。

    公园门外,宋瑶已经开车在那里等候了,见到罗峰出来,宋瑶迅速下车,打开了车门。

    “小宋,回家。”

    “好的,罗书记。”

    虽然心里对从不会带任何人去自己家的罗书记为何会带苏羽去家里,不过身为秘书,宋瑶还是保持着她的职业素养,不该问的事不问。

    将车门关好,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苏羽一眼,宋瑶直接开车去了市委大院。

    “来,小苏,请进。”市委大院一座普通的单元楼里,罗峰打开房门将苏羽让了进去。然后对着里屋喊道。

    “老太婆,沏一壶铁观音,我要招待个朋友。”

    “罗叔,不用麻烦的。我们还是直接忙正事儿吧!”苏羽道。

    进了罗峰的家,苏羽终于确定,罗峰绝对是个货真价实的好官!因为他的家里,根本没有任何高档的摆设,无论是从装潢还是家具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老罗,这位是?”苏羽正准备换拖鞋呢,一位典型的家庭主妇型的中年妇女从里屋走了出来,看了看苏羽,淡声问道。

    “老太婆,这位是苏羽医生,医术十分的厉害,我请他过来给小琪瞧瞧病。”

    虽然罗峰和老婆一年没个几次,但抛开这个,两人的关系还是十分的融洽的,并没有如苏羽预料的那种尿不到一个壶里,横眉冷对的样子。

    只是一听罗峰的话,再次看了眼苏羽之后,罗峰的老婆登时没好脸色了,极度厌烦地冲着罗峰吼道:“老罗!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小琪治不好了,治不好了!连京城的大夫都说,小琪根本没办法治啊,你怎么就不死心呢!”

    或许是这几年来,为了女儿的事情操碎了心,越说越激动,罗峰的老婆的状态竟然是有些歇斯底里了,“你能不能不再折腾了?能不能不要再折腾小琪了啊!让她就这么安安心心地再活几年不行吗!

    这几年来,你请了多少大夫,你心里面没数吗?你说说!哪一个管用了!哪一个管用了啊!”

    看着老婆的样子,罗峰的心里也是一酸。是啊,这几年来,他不但是带着女儿去了各种医院,甚至回到家里,都从未放弃,只要听到哪儿有医术神奇的人,就千方百计的去请人家,甚至是连游方术士都请到了,可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叹了口气,罗峰心有不甘地说道:“就让小苏看一看吧,如果再没有用的话,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打扰小琪了!”

    “保证?你保证过多少次了?你自己记得起来么?每一次你都是这样说的,然后让那些医生弄的小琪痛不欲生!那哭声你没听到吗?撕心裂肺啊,撕我的心啊!”

    女儿是自己心中永远的伤,平时还能自己骗自己,女儿就是在梦游而已,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但一次又一次的刺激,已经让这个可怜的母亲心力交瘁了。听到罗书记的再次保证后,忍不住地抽泣着。

    双眼微眯地观察着罗峰家里的每一处角落,寻找着那一进门便感觉到的一股特别怪异的气息,苏羽稍有眉目了,“伯母,就让我试一试吧,也许会有转机也说不定。”

    “转机……呵呵,你们每个大夫都是这么说的,到头来还不是为了钱么?算了,看就看吧,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管了……”抹了把眼泪,罗书记的爱人转身拿起了女儿的抱枕,温柔地抚摸着,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小苏,别见怪啊,你伯母也是快被这件事逼疯了,她太心疼小琪了。”罗峰面带苦涩的解释到。

    微微一笑,苏羽说道:“没事儿,我能理解伯母的心情。小琪的房间在哪儿,让我看看。”

    “嗯,这一间。”说着罗峰便引着苏羽,走向了那件房门是淡粉色的房间。

    打开门的第一眼,苏羽心中就是一阵的酸楚。

    整个房间,全都是女孩最喜欢的颜色。粉色的强,粉色的地面,粉色的天花板,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床单粉色的拖鞋。

    但屋里除了一张床和几个被撕的支离破碎的毛绒玩具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摆设了。

    而且,整个屋子里全都用塑胶包着,就连床边,也都用塑胶包着,以防小琪发病的时候,自残自杀!

    床沿边,一个容貌清丽但却眼神呆滞的女孩,披头散发地坐在那里,呆呆地撕着手里的毛绒玩具,嘴里,不住地叨叨着。

    “小兔子乖乖,不要怕,不要怕,抱抱,抱抱。”

    “啊!杀光!杀光!全部都杀光!哈哈哈!”

    “不不,不要杀小兔子,不要杀小兔子……”

    ……

    看着女儿这个模样,罗峰忍不住地抹着眼泪道:“从三年前开始就这样,不发病的时候,偶尔能安静一会儿,然后就是这样来回的叨叨着,每天嘴里说的都差不多。这会儿还算好的,但估摸着一个小时之后,就要犯病了,哎……”

    环顾房间的四周,苏羽忽然看到,在罗小琪的双脚上,穿着一双很特别的鞋子。

    之所以说特别,是因为这是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而且款式十分的旧,很像是三十年代上海滩流行的款式。而且,出事的时候罗小琪只有十三岁,就算是现在也才是十六岁而已,根本就不是穿高跟鞋的年龄!

    “罗叔,这双高跟鞋,是您和伯母给小琪买的吗?”眉头微皱,苏羽对着身旁的罗峰问道。

    “不是,这双鞋也不知道是小琪从哪儿弄来的,出事的那天等我们见到她的时候,脚上穿的就是这双鞋子了。当时我和你伯母想着她根本不是穿高跟鞋的年纪,就想着给脱掉。

    可谁曾想,刚一动这高跟鞋,小琪就跟疯了一样,抓着她妈又打又咬的,还满口胡话。一看这么个情况,我们也就不敢给动了。”

    看了看那双带着诡异的高跟鞋,苏羽冷冷一笑,转身对着罗峰说道:“罗叔,麻烦您先出去,把门从外面锁住,不管里面发出什么声音,我没出来之前,绝对不要进来!”

    看到苏羽脸上的坚决和凝重,罗峰心里明白,没有多说什么,便退出了房间,直接将门上了锁,钥匙装进了裤兜里。

    双手掐诀,全身纯阳正气鼓荡而起,苏羽眼神凌厉地看着那双粉红的高跟鞋,口中念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与此同时,双手更是飞快地取出针囊里的另一幅用纯桃木制成的针,如飞针般脱手而出,迅速的封住了这卧室的八方!

    “妖孽!给老子滚出来!”

    双眼凝神,苏羽将所有神识全部凝注在罗小琪身上,冷声大喝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