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85.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2章 驱鬼除魔
    神识之下,一切都无所遁形!自从苏羽走进罗小琪的房间之后,一眼便看到了那双粉红色高跟鞋上缠绕的那一团黑气!

    从那黑气之中,苏羽清晰的感知到了一股十分浓烈阴森的煞气,而且这黑气已经蔓延至了罗小琪的全身,就像是一层外套一样,将罗小琪包裹的严严实实!

    但这种气息,正常人是看不到的,只有苏羽这样具备了神识,可以看清事物本质的人才能够看的到。

    苏老头是个很神秘的人,所学甚杂,但样样精通,阴阳风水医术占卜就没他不会的。而苏羽作为他唯一的传人,自然也学会了不少。

    一声大喝之后,整个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变得阴冷而诡异,一阵咯咯咯的阴森笑声,从坐在床沿边的罗小琪口中发出。

    “哟,小哥,长的还挺帅的嘛!要不,来陪妾身睡上一会儿?”

    缓缓地站起身来,十六岁的罗小琪步态妖娆,左扭右扭的,嘴里的语调,竟然是像个风尘女子一样!放荡,沧桑!

    甚至连脸上那浮现出来的笑容,都是那么的妖异,那么的具有吸引力。

    “呔!妖孽,收起你那套把戏,还不快点给老子滚出来!否则格杀勿论!”

    虽然走过来的是罗小琪,但在苏羽的眼里,却是一个身着粉红旗袍,全身惨白但却透明,脖间有一道深深的勒痕的妙龄女子!

    有人曾问过,这世间是否有鬼,很多人的答案都是没有。苏羽也问过爷爷,但爷爷给他的答案却是,信则有不信则无!鬼魂这种东西,苏老头的解释是,这是一种磁场,借由死者残留的执念和意识形成的能量场。

    看着这个名媛模样的妙龄女子所化的厉鬼怨念,苏羽冷冷地说道:“我劝你立刻从她身上出来,那样我还可以饶你一命,帮你超度。但倘若不识抬举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哟,小哥,你好凶哦!说的人家好怕怕……”以罗小琪为身躯的女鬼妖娆地笑着,笑容如桃花一般诱人,如果抛开人鬼殊途的话,绝对会让每一个看到的男人都为之倾倒!

    然而下一刻,那张秀美妖娆的脸却是突然变得狰狞无比,一张血盆大口猛地张开,如蟒蛇吞活物般的向着苏羽急速扑来!

    “找死!”

    看着那女鬼扑了过来,苏羽冷哼一声,双手快速掐诀,与此同时全身纯阳正气猛地激荡而起,瞬间凝聚于并指如剑的指尖,身形一闪,直接一指点在了女鬼的眉心!

    随着那一指点下,原本极度狰狞的女鬼面上竟是恐惧无比,一声凄厉的惨叫,而后迅速化作一团黑气,嗖的一声顺着罗小琪的口鼻迅速钻入!

    “啊!佛陀荡魔功!你居然会佛陀荡魔功!该死!老娘跟你没完!”

    钻进了罗小琪的身体里,女鬼瞬间侵袭了罗小琪的识海,掌控了其身体,向着苏羽继续向着苏羽撕咬而去!

    不得不说,这个女鬼确实是十分狡猾,这三年来,在脑海中不断地折磨着罗小琪的灵魂和意识时,早已经对罗小琪的家人家世了解的一清二楚,知道罗小琪的父母和外公外婆都是位高权重的人。所以她断定,苏羽绝对不会去伤害这个女孩的身体!

    驱鬼除魔的事情,苏羽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但真正的用双眼看见了鬼物,这倒还真的是平生第一次。以前看不到,照样能灭掉,更别说现在能看的清清楚楚了!

    冷冷一笑,苏羽双脚微开,一个简单的马步冲拳,向着罗小琪的眉心轰去……

    忽的眼前一闪,苏羽忽然感觉,自己出现在了一处阴云密布的暴风狂卷的海洋中,不过却并不是落入水中,而是漂浮在那海面的上空,任凭巨浪翻涌,也无法浸湿衣衫。

    而在苏羽前方茫茫暴风之海中,一艘残破的孤舟上坐着一个衣衫褴褛,几近昏迷的女孩,随着这暴风雨飘摇着。

    面上罕见的带着愤怒之色,苏羽冷哼道:“妖孽!出来受死!”

    因为这里,是罗小琪的识海,那艘孤舟上的小女孩,明显就是罗小琪那被蚕食地所剩无几的意识!

    果然,一声冷哼之后,那原本暴风狂卷的黑色海面上,瞬间激起了惊涛骇浪!那浪头如交椅一般,将那妖娆的女鬼烘抬而出,就像是女王一般!

    面上带着花枝招展但却冰冷恶毒的笑容,妖娆女鬼如女王般呵斥道:“哼!不知死活的东西,老娘看你小模样长得还有几分惹人怜,这才想要放过你。可没想到,你居然能够追到这里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这里是老娘的地盘,你觉得你还能活下来么!受死吧!”

    说罢,随手一挥,识海里那黑色的海水竟是瞬间凝聚成一只巨大的骷髅,向着苏羽直接咬了过来!

    而愤怒地苏羽,此刻全身散发着无尽的金光,就像是黑暗中拨开云雾见青天的太阳一般耀眼,瞬间将这漆黑的世界照亮!

    只是一个马步,然后冲拳。一个金光闪烁但却宝相庄严地拳影,从其拳面上轰然而出,瞬间穿透了那迎面而来的骷髅,在那妖娆女鬼惊惧地嘶喊中,轰在了其眉心处!

    随着拳影穿过,那女鬼面带不甘的留下了最后一句话,然后轰的一声全身支离破碎,被那金光燃成了一片灰烬!

    “啊!我不甘!你不得好死!主人不会放过你的!”

    与此同时,在西川省的某一个角落里,一个鹤发童颜但眉宇间却透着浓浓的阴枭之气的老头,正盘膝打坐间猛地睁开了双眼,怒目圆睁地自言自语道:“什么?第五鬼仆居然死了?小子,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胆敢伤斩杀老夫的鬼仆,你死定了!”

    说着,阴枭老头双手快速掐诀,并指如剑地指向自己眉心。一道黑光闪过,其眉心就像是生出了只眼睛一样,迅速地捕捉着方才被苏羽灭掉的这女鬼生前所见到的画面。

    但可惜的是,他的反应太慢,并没有能够提前预知到自己的鬼仆被灭掉,所捕捉到的画面,只有苏羽的全身被一阵金光所淹没,宝相庄严地挥出一拳。

    “该死!佛陀荡魔功!居然是佛陀荡魔功!这世间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功法存在!该死!老夫辛辛苦苦以童男童女喂养成的鬼仆,居然被人打死了!该死!”

    不过,任凭这阴枭老头如何咆哮,苏羽是听不见的。此时此刻,在罗小琪的识海里,随着苏羽一拳将女鬼灭杀,阴沉黑暗的识海终于重见天日,恢复了从前那风和日丽的景象。

    而那风雨中飘摇的孤舟,也变成了一座快乐的城堡,城堡里,罗小琪意识化作的少女,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苏醒一样,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看到了身前的苏羽。

    “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少女面带纯洁地微笑,冲着苏羽道谢。

    “没事儿,只要你好过来就好!”

    看着这纯洁的女孩,在遭受了三年迫害之后,却依旧是面带笑容,充满阳光,苏羽的心里暖暖。

    伸出了右手,轻轻地在女孩的小脑袋上摸了摸,那环绕自己身上的金光,随着这抚摸,迅速地温养着这个虚弱但却乐观的意识。

    许久之后,苏羽缓缓收回手,带着温暖地笑容说道:“走吧,我们回家。”

    罗小琪的房间里,意识恍惚一闪,苏羽那轻轻地触碰在罗小琪额头上的拳面,缓缓地收了回来。

    看着那一双由呆滞变得清灵纯洁的大眼睛,苏羽微笑着说道:“欢迎回来。”

    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十六岁的罗小琪,缓缓地将头靠在了苏羽的胸口,紧紧地抱着苏羽,真诚地说道:“谢谢你,大哥哥!”

    这一声感谢,是那么的真诚,那么的真挚!这一个拥抱,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无杂念。

    出事的时候,罗小琪十三岁,现在,她十六岁。这三年里,罗小琪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直被那女鬼压制着,她能感知到外面的事情并不太多。

    不过却是知道,这三年来,父母为了她操碎了心,也看到了父母那一双无助地眼睛。每当想到这里的时候,年幼的她,眼泪都忍不住地滴落了下来。

    “小琪,你相信哥哥吗?”轻抚着罗小琪的头发,苏羽像哥哥和妹妹说话一般,对着怀里的罗小琪说道。

    “嗯!哥哥是好人。”

    “如果你相信哥哥的话,就坐在床上,哥哥帮你治疗,让你能健健康康地站在爸爸妈妈面前。”

    或许是那女鬼贪心不足,想要真的占据罗小琪的身体的缘故,这三年来,她并未对罗小琪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单纯从身体上来说,罗小琪只是太过虚弱,但却并没有生理上的病变。

    灵魂和意识的虚弱,苏羽方才在其识海内,留下了一道金光在其体内,会持续的温养着她的灵魂和意识。

    虽然这的确是很玄乎,玄乎到苏羽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那道金光,的确是有用的。

    至于身体上的虚弱,在罗小琪听话的坐在床沿上的时候,苏羽以银针为引,将自己体内的纯阳正气,输入了一部分给罗小琪,以此来补充她那被鬼物侵袭三年所导致的阳气严重缺失。

    带着些做完之后,苏羽微微一笑,牵起罗小琪地手,走向了房门口。

    “罗叔,开门吧,没事儿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