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92.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79章 装逼遭群殴
    一看这阵势,苏蓉顿时面色一凝,厉声呵斥道:“李大刚,你们这是想干什么!难道你们忘记了自己也是国家公职人员吗?”

    冷哼一声,一张脸肿成了个猪头的李大刚冷笑着说道:“艹!叫你一声乡长是看得起你!你个臭娘们还真当自己是跟葱了!告诉你,今儿个不给老子个说法,我看你怎么走出这一亩三分地!”

    李大刚一不做二不休的一表态,大王村的村长也跟着表态道:“就是!一个毛都没长全乎的丫头片子,还真把自己当号人物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给说法, 就别怪我们不把你当乡长!”

    这俩都是黄天林许诺了把事情办成之后会给予奖励并且让他们入股一起赚钱的,自然是无论如何也要完成黄天林交代的任务了!

    而且,村长这个职位,虽然说也算是公职人员,但说实在的,这完全就是个游离于国家公职人员体制之外的,除非是有机会进入乡镇单位,否则的话根本享受不到国家公职人员的待遇。

    所以对于二人来说,比起黄天林许诺的未来,这村长当和不当,真心没多大的关系!

    至于赵庄的村长,虽然也是黄天林派来的,但毕竟赵庄和北湖连着,事情要是处理的好的话,其实他是最有可能分到利益的人,所以这会儿并没有义愤填膺的豁出去了。但对于李大刚和大王村村长的做法,他却是也没有出言阻止。

    唯有赵二黑一人,脸色一黑,大声厉喝道:“艹!你们***白吃公家的皇粮了么!***明明是你们无理取闹,还有理了?你们这是想干啥,还想围攻乡长,想学古时候的逼宫么?赶紧滚蛋!”

    说着,赵二黑大步迈向前,挡在了苏蓉的身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紧张的悬着一颗心的时候,有一个人却是十分乐呵地笑了,然后动了。

    这个人,自然是苏羽了。只听苏羽十分乐呵地笑着,身形猛地一动,啪啪啪的几个大耳光子上去,二话不说,直接把李大刚, 李大成,大王村的村长一人一个巴掌直接扇在脸上,扇飞了出去!

    然后抬起大脚一顿猛踹,把这几人带来的那些个流氓,一人一脚,嗖嗖嗖的全都踹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我艹他娘的,笑死老子了!你们几条狗,还他妈想学人逼宫?老子的脚趾头都笑了!想要钱你倒是找老子呀,老子才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瞧你们***那点出息,一群大老爷们的想要围攻人家一个姑娘?丢你老先人了!”

    乐乐呵呵地踹飞了一群混混地痞,苏羽笑呵呵的转过身去,面上阳光灿烂的向着赵庄的村长问道:“赵大傻子,你想要个啥说法,说来听听。没事,说嘛说嘛,这个项目是我苏羽投资的,想要个啥说法你直说嘛!哎,你跑啥啊,回来啊,回来我给你个说法嘛,别跑嘛!”

    看着苏羽谈笑风生的就把大王村和小李庄的人都给解决了,赵庄的村长哪儿还敢在这儿得瑟啊!苏羽那阳光灿烂的微笑,在他的眼里那要比黄天林发怒的时候还要恐怖,看的他是背后一阵一阵的恶寒。

    再说了,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这会儿要是再敢说啥的话,保不准下一个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就是自己了!所以没等苏羽说完,赶紧带着身后的十几个村民,哗啦一声全跑了!

    “嗨,我说你跑啥啊!你不是想要个说法嘛,我给你个说法!快回来啊!哎,你这不回来,就是说不想要啥说法了啊!”脸上继续阳光灿烂地笑着,苏羽乐呵地说道。

    这三下五除二的收拾掉了这三个来闹事儿的村子的人,乍一看感觉是太玄乎了。毕竟他苏羽再牛逼,也不能够一个人一瞬间就打四五十个人么!

    但仔细想想,其实也没啥玄乎的。一来,这三个村子虽然说来了不少人,但分开三个村子的话,一个村里顶多也就来了十来个人而已。而且先不说是三个村子的人根本不可能齐心,就是这些个同村的流氓混混,自己内部也没多少是齐心的,大多都是跟着来凑热闹的!

    再者说来,苏羽的身后可是还有着小溪村五六十号大老爷们呢!这些人家里,全部接受了苏羽提前预付的两个月的工资,不管从啥角度来说,他们都是最不希望这个项目出事儿的人!所以,只要对方敢咋呼,这群大老爷们绝对是一顿炮锤招呼过去了!

    收拾完这帮子闹事的人,没等苏蓉发怒呢,苏羽就冲着不远处路边停着的那几辆车上大声的吼道:“黄天林,你他娘的还想躲到啥时候,要出来就他妈出来,不出来就他妈夹着尾巴赶紧滚蛋吧你就!”

    在刚刚来到这儿的时候,苏羽就看到了坐在警车里的黄天林,当然,还看到了他手下的十几二十打手坐在不远处的面包车上随时待命。这些人,绝对不是来这儿看热闹的,是来保证之前这三条狗办的事儿万无一失的。

    而显然的,不论苏羽答应这三条狗什么样的条件,这些人都不会满足和同意的,那都只不过是逼着小溪村的人,逼着苏羽就范而已,只要这口子一开,黄天林自然就能堂而皇之的介入进来,以自己在十里铺乡的影响力为借口,摆平这件事儿,从而强行的分走利益。

    这样,一不会有啥闪失,二来还能取得绝对的控制权,牢牢的把这个项目握在自己的手里,只要苏羽稍有不同意,手下的这几条狗就会到处捣乱,逼迫苏羽就范。

    嗯,这算盘打的的确是好!如果是遇到别人的话,那绝对是要被他当成软柿子捏了。但可惜的是,他遇到的人根本不是个软柿子,而是一块铁板。黄天林这一次,算是踢到铁板了。

    眼看这几条狗不管用了,黄天林自然是坐不住了。乡长什么的,他根本没看在眼里,直接招呼着手下的弟兄们提着砍刀就走了过来。

    而王涛和他手底下的那群小警察,则是一个个的全都躲进了警车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把车往远处开了去。

    “呵呵呵,没想到,你还是块硬骨头,看来老子是有些低估了你了!不过,你觉得,今天你有选择的余地么?”身上散发着一股恶气,身形壮硕面相凶残的黄天林,嘴里叼着根雪茄,迈着悠然的步子走了过来。

    近距离看到身为乡长的苏蓉之后,黄天林满脸淫邪地冷哼道:“哼!小娘们,敢坏老子的事!乡长又咋地,等老子忙完了,一定让你好好尝尝老子的床上功夫!”

    “哦?大黄狗,看这样子,你今天是势在必得了?”冷冷一笑,不理会眉头紧皱愤怒无比的苏蓉,将其轻轻的往身后的赵二黑跟前一推,苏羽大步向前走去。

    大黄狗,是十里铺乡的乡民们在私下里对黄天林的称呼,说的就是这货就跟恶狗一样,逮谁咬谁,翻脸不认人,而且凶恶无比。

    被苏羽这么一称呼,黄天林顿时面带愤怒,狞笑着说道:“###崽子,嘴倒是挺臭的!今儿个你黄爷爷就让你知道知道,这十里铺乡到底是谁说了算!来啊,兄弟们,把这杂种的车给老子砸了!陆虎,你开尼玛逼的陆虎,装尼玛的逼!”

    一听黄天林招呼,身后那几十个提着砍刀的混子,立马狂笑着,兴奋地向着苏羽开来的那辆陆虎冲了过去。

    即便是如此,苏羽也没有丝毫的愤怒,依然是满脸笑容,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黄天林,笑着说道:“呵呵,大黄狗,砸车我是不反对,反正老子买得起!不过砸之前你最好看看车牌。”

    看着苏羽满脸笑容,丝毫没有紧张心疼或者说是愤怒的表情,黄天林心里顿感不妙,冷笑一声,对着身后的一群混子吼道:“车牌?你当你是公车还是军车,还他妈给老子得瑟车牌?!亮子,给老子把那***车牌摘下来,老子让他吹牛逼,先砍了他的车牌!”

    “好嘞!大哥您等着,马上拿来!”

    那叫做亮子的混子,答应了一声之后,立马就奔着苏羽的陆虎过去了,上来就是一大脚,直接把个车牌给踹了下来,然后屁颠屁颠的拿着车牌跑了过来。

    “大哥,这是这孙子的车牌!给您刀,咱先砍他个稀巴烂!”

    狞笑着接过亮子递过来的砍刀,望着那拿在亮子手里的车牌,黄天林正要一刀砍下去的时候,突然看清了那个特别的车牌号,脸色刷的一下就绿了,赶紧刹住了手中的刀!

    “洪……洪……洪爷!洪爷的车?你……你跟洪爷是什么关系,怎么会开着洪爷的车?”赶紧扔掉了手中的刀,心惊胆战暗叫不妙的看着那有些卷了的车牌,黄天林哆哆嗦嗦地看着苏羽。

    淡淡一笑,看着黄天林那张连血色都快没了的脸,苏羽笑着说道:“洪爷啊,你是说洪正龙吧?也没啥关系,就是去他的一品会所喝喝茶,听听禅而已。”

    苏羽此话一出,黄天林不由得后退了好几步,哆嗦的更厉害了!喝茶,听听禅!这可是一品会所的最高待遇,只有洪正龙十分看重的人,才会有资格在一品会所的禅室里听禅!

    洪正龙是谁?那可是整个西川省三大黑道王者之一啊!跺跺脚西川都要抖一抖的狠角色!

    “大哥,你咋不砍啊?这个敢自称洪爷的是哪个老不死的,不就是个车牌么!这十里铺乡还能有不怕咱黄爷的人!”白痴有白痴的好处,混子亮子一看黄天林把刀扔了,不解地问道。

    啪的一个耳光子扇了过去,黄天林怒吼道:“艹!你他妈是猪脑子啊!洪爷你不知道么!西川道上的三王之一啊,跺跺脚西川都要抖三抖的!我艹你大爷的,赶紧给老子把车牌装回去!”

    一个耳光子再加上这震撼的话语,亮子虽然不太明白,但也知道这个叫做洪爷的老不死的好像是很牛逼的样子,竟然连十里铺最牛逼的黄爷都怕!赶紧拿着车牌就往后面跑了去。

    冷冷一笑,苏羽眉宇轻挑,用眼角余光看着黄天林,淡淡地说道:“你觉得,装回去就行了么?整个西川省,敢动洪爷的车的人我还真没听说过,你是头一份啊!牛逼!”

    一听苏羽这话,黄天林哪儿还有一点十里铺一霸的样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裤子都湿了,就差磕头的求苏羽了。

    “我错了!是我黄天林有眼不识泰山,惹了苏爷您!求您千万别告诉洪爷,我还不想死啊!我这就带兄弟们走,这就带兄弟们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看的身后的赵二黑和小溪村的一众村民们着实是不解,一个个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啥事儿。不过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苏羽竟然两句话就把连乡长都不放在眼里的十里铺一霸黄天林给吓的尿裤子了!真他娘大快人心啊!

    至于苏蓉,自然是不像这群乡里人一样,虽然人在官场,但西川洪爷的名号,她是听过的!所以在听到苏羽说和洪爷喝过茶,就连苏蓉都有些吃惊了,似乎更看不清眼前这个帅气阳光的男人了!

    “走?往哪儿走?你觉得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么?让你的那帮小弟把刀扔了,都滚过来。”苏羽冷哼道。

    “都他妈把刀扔了,赶紧滚过来!”虽然不知道苏羽想要干什么,但人家背后是洪爷,他一个小小的乡镇里的一霸,哪儿敢惹?所以赶紧向着身后的兄弟们吼道。

    看着那群混子心中忐忑的扔掉了刀走了过来,苏羽冷冷一笑,抬起一脚直接踹在黄天林的脸上,对着身后招呼了一声。

    “给我打!往死里打!”

    此话一出,小溪村的几十个汉子,一个个的摩拳擦掌的大笑着冲了过来,直接把黄天林和他的小弟们淹没了!

    接下来,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