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495.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82章 幽怨的缠绵
    看着樱桃那满是幽怨的眼睛,苏羽心里一阵阵的愧疚,这些天自己的确是忽略了樱桃了。而且不止是忽略,他还把个方薇放在自己家里住,大半晚上的还手把手的教人家姑娘练咏春拳。虽说苏羽自己知道其实也没发生啥事儿,但关键是隔着一道墙呢,樱桃哪儿知道都发生了啥事儿?只听见方薇一会儿一会儿的喊痒,喊痛的……

    紧紧地抱住樱桃,根本不给她挣脱的可能,苏羽温柔而又愧疚地说道:“姐,这几天太忙了,忽略你了,是我的不对!无论你打我骂我还是罚我,我都无怨无悔,但你不能不理我!”

    挣脱了半天,也没挣脱了苏羽的怀抱,樱桃索性也不去挣脱了,双手不断地锤着苏羽的胸口,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着,心口不一地骂道:“放开我,你放开我!你忽略不忽略我又没啥关系,反正你有那个城里来的姑娘呢!哪儿还看的上我这乡下黄脸婆呢!”

    “姐,你误会了,我和方薇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我请来的技术员,专门负责这个项目的,就这么说吧,有她在,这个项目就绝对能成,而且能赚大钱!但如果她走了,我一不懂技术,二不懂销路的,这有多少钱也不够赔的啊!

    这不方薇喜欢功夫么,我就想着,用教功夫来和这丫头套套近乎,拉拉关系,好让她以后能在这个项目上多费点心嘛!”

    “真的?你真的是这么想的?”轻轻地在苏羽的胸口锤着,樱桃眼神幽怨的问道。

    “真的!千真万确!姐,我苏羽是啥人,你还不知道么?我啥时候骗过你!”将怀里的樱桃往紧搂了搂,苏羽温柔地说道。

    说着,苏羽直接抱起了樱桃,大步向着屋子里走去,然后将房门反锁,只留下院子里当啷一声掉落的洗衣盆在原地欢乐的打着转儿。

    有的时候,男人不需要解释太多,而女人也不需要男人解释太多。一个行动上的肯定,永远比语言上的要来的真切,要来的强烈!

    将樱桃放在了炕上,不理会樱桃眼里因误会而有的愧疚,苏羽重重地一吻,直接封住了樱桃那双甜蜜的红唇。

    眼角的泪水继续低落着,樱桃深情的,激烈的迎合着苏羽那霸道的吻,任由那放肆的舌头,带着甘甜的###,撬开了那贝齿银牙,向着自己的舌头霸道的席卷而去。

    只是这泪水,却不是方才那幽怨的泪水,而是一抹愧疚,一抹感激,还有一阵温暖。所以,樱桃不仅没有拒绝苏羽那放肆而霸道的舌头,更是迎着这霸道的舌头,将自己那香嫩柔软的小舌,同样放肆的缠绵了上去。

    一边激吻,苏羽与樱桃的双手,几乎是同时的伸向了对方的衣衫,有些粗鲁,有些霸道的解开这对方的衣扣,将双手放在了对方的胸膛之上。然后,肆意而疯狂的###着。

    感受着掌中传来的那硬朗而结实的触感,樱桃的吻,更加疯狂了。脱离了苏羽刚毅的双唇,吻向了他那饱满的耳垂,舌尖舔舐着,###着那耳朵的轮廓。然后,顺着耳朵,渐渐地下滑,亲吻着苏羽脖间每一寸的肌肤,像是要将它们全部融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顺着脖间,那香滑的舌头越来越疯狂,越来越狂野的滑向了苏羽胸前那两块结实而健壮的胸肌,停留在那两粒小小的豆粒上,肆意的舔舐着,###着。同时,双手不住地抚摸着……

    而苏羽的双手则是大力的,霸道的###着樱桃胸前的那两团柔软。将那两粒饱满的,越来越硬的葡萄置于掌心,双手或成掌,或成爪,在樱桃细微的###之中,将这两团略带生硬地柔软###成了各种形状。

    单掌继续抚摸###甚至是把玩着樱桃胸前的两团柔软与两粒越来越硬的葡萄,苏羽的另一只手,已然攀上了樱桃的美背,霸道的###着,抚摸着,然后顺着这平滑细腻的美背,一寸一寸的下滑,最终来到了那秀美###的臀部。

    甚至是没有解开樱桃的裤腰带,苏羽直接就把手伸进了樱桃的裤腰里,一把捏住那丰满肥硕的臀,肆意的###,左右上下的打着转儿。

    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从后方,一点一点的探入樱桃那泥泞不堪的谷地之中,手指沐浴着清泉,轻轻地搅动着。

    与此同时,樱桃的舌尖继续在苏羽的胸膛上游走,但双手,却是直接抓向了苏羽那昂首挺胸的苏大龙,隔着一层束缚,疯狂的怜爱着。

    也不知何时,也不知哪刻,两人身上的衣衫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直至最后,终于消失不见。

    “亲爱的,我要,我要……给我,给我……”语带###地双手抓着苏大龙,樱桃浑身炙热的扭动着身体,晃动着胯,渴望地向着苏大龙靠来,然后,那清泉谷地,瞬间将苏大龙吞没。

    不管苏大龙多少次的抽出半个身子,露出个脑袋,却始终抵挡不住那片谷地的吸扯之力,只能是在其中,来回游动着,跳跃着,三浅一深又或者是九浅一深……

    在连续翻滚了七次之后,樱桃终于带着满足的笑容,缓缓地平躺在了床上,身体轻轻地抽搐着,一边将苏大龙脑袋上的残留,用那春葱般的指尖轻轻挑起,放在了自己那香滑的舌头上。

    “苏羽,你明儿个要去平阳市吗?”赤条条的躺在苏羽的怀里,手中把玩着苏大龙,樱桃眼神迷离地说道。

    一手抓着樱桃胸前的柔软,苏羽微笑着说道:“明儿个要去乡里,后天会去平阳。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要我帮你带的吗?”

    轻轻地摇着头,樱桃笑着说道:“不是的,俺没啥东西可带的。是杏儿,如果你要去平阳,帮杏儿送几件换洗的衣裳,带些干粮什么的吧。”

    “嗯!好的,你放心,后天我一准儿把东西送到!杏儿是我妹子,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看她的。”

    第二天一大早,方薇风尘仆仆的从平阳赶了回来,并且身后还带着一大帮测量施工人员。而小溪村的村民们也一样,在赵二黑的带领下,天刚刚亮,就开始在打捞剩下的鱼。按照正常的估计,到今儿个晚上,整个北湖的鱼就能全部清理的差不多了,这隔断啥的就要开始装了。

    也就是说,再有个三五天,苏羽订购的那批鱼苗,便能正式投放到北湖里,养殖场就算是正式成立了!

    当然这些,苏羽并没有怎么去管,依旧是该干嘛干嘛。因为各项工作都是责任到人,所以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至于他这个老板,那就是个甩手掌柜的。

    早起和樱桃又缠绵了几次,苏羽这才在樱桃满足的目光中,穿好衣服,乘船离开了小溪村。车上就放着给杏儿带的干粮,至于衣服啥的,苏羽也没懒得给带,说是进城之后给买。然后直接开着车就往十里铺乡的方向去了。

    车的上空,小海高高的飞翔着,和苏羽一同往乡里走去。这只猥琐的鸟王,昨儿个后晌天快黑的时候,就自己回到了苏羽的家里。虽说这段时间苏羽一直不在家,不过由于苏羽吞食了药王的原因,即便是小海再不想承认,苏羽也是成为了它的主人,接下来的日子里,小海将会时时刻刻的在苏羽的附近。

    有句老话说的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得不说,小海原本是只挺好的鹰,高贵的玉爪海东青。可自从跟了苏羽之后,在苏羽没日没夜的熏陶之下,堂堂鹰王,竟然变得猥琐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猥琐。

    这不,昨个后晌,小海刚刚一回到苏羽的家中,就听见屋里传来的那嗯嗯啊啊的人类特有的欢愉之声。虽然这货是只鸟,但常年在药王的药香熏陶下,早已经开启了灵智,那智力怎么着也和人类十来岁的小海差不多了。所以一听这声音,小海就知道屋里都发生了些啥。

    于是乎,这在苏羽的影响下,变得猥琐了的鸟,这会儿就静悄悄的蹲在窗口的烟筒上,目光极其猥琐的,看着屋内的两个身无片缕的人,正在互相撞击着,互相舔舐着。

    “愚蠢的人类!繁殖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居然做的这么频繁!这是准备生多少个孩子吗?”脑中的声音虽然是这样,但小海的脸上,却是留露出一副极度猥琐的,就像是男孩偷偷的看岛国爱情动作片时那种特有的兴奋!

    哎,可怜了一个纯洁而高贵的鹰王,就这么堕落了……

    当然苏羽还是一大早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猥琐的鸟王,于是一顿巴掌之后,便简单的交代了一些将小海就这么带在了自己的身边。

    乡政府和县政府不一样,只是建在一处比较繁华的村子之中,两边都是乡间那种贴着白瓷砖的二层砖瓦营业房。而且乡政府里也没有什么保安或者是门卫之类的,开着大陆虎,苏羽直接就进了乡镇府的院子。

    这会儿也就是上午九点四十左右,乡里的干部们一般来说,都还没有出去,所以下了车之后,苏羽便直接循着苏蓉的办公室去了。

    走至门口,见苏蓉的办公室房门是虚掩着的,苏羽推开门便走了进去。这一进门,就看见苏蓉捂着肚子,疼的全身直冒冷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