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503.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90章 昔日女友
    就在苏羽有些出神的时候,杏儿的声音悠悠地传了过来。

    “苏羽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被杏儿这一叫,苏羽自嘲的一笑,从回忆的状态中退了出来,微笑着转过身去,“没想什么。杏儿,你穿这件衣服真的太漂亮了!”

    可杏儿却是嘟着嘴,有些小小的不爽地说道:“你才知道啊!人家都这么站你面前一分钟了,叫了你好几声也没见你看人家一眼呢!”

    “额?有吗?”这,苏羽还真不知道,有些尴尬的不由自主地说道。

    “切!什么叫,额,有吗。也不知道你在想哪个美女呢,想的这么出神!”

    被杏儿这么一说,苏羽心里的那些个回忆中的忧郁顿时一扫而空,笑着摸了摸杏儿的脑袋,笑着说道:“好了,你个丫头,赶紧换衣服去吧你!这么多衣服,可都要挨个换着试试呢!”

    “呃,别别别!够了,我已经试够了!哥,咱还是走吧。”一听苏羽还要让自己换着试衣服,杏儿赶紧推脱道。

    “呵呵,那成!咱去其他地方再逛逛。服务员,把剩下的这些衣服选我妹妹能穿的尺码,全部包起来吧!”

    “啥?苏羽哥哥,你脑袋没出问题吧?这些衣服加起来得是多贵啊!就算你现在有点钱了,可也不能这么花啊!留着生意上用,就算不添斤也能添个两呢!犯不着给我买这些的,我有衣服穿的!再说了上学天天要求穿校服呢,这些衣服真的没用。”

    但苏羽却是根本不管杏儿的意愿,微微一笑,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刷卡小票和自己的卡,看也没看那小票上的金额,龙飞凤舞的签了名字之后拉着杏儿就出了这家专卖店。

    架不住杏儿一个劲儿的歉意和不好意思,苏羽霸道地说道:“丫头,我说这一个学把你上傻了还是咋的。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子,给你买点东西怎么了?人不都说了么,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就这么点小钱,你都嘚啵了半个小时了。”

    不过苏羽也知道杏儿是那种轻易绝不接受别人恩惠的人,所以像忽悠樱桃一样地说道:“你是学工商管理的,投资和产出比会算的吧?嘿嘿,告诉你吧,哥这叫投资!现在支持你的学业,好好的供你把专业学好,等你大学毕业了,你说你能好意思不给哥打工?就这点钱,你以后学好了,给我当管理,帮我赚的钱指定要比这多的多呢!”

    被苏羽这么一说,杏儿倒是能够接受了。在这之前,她的职业规划,或者说是人生规划,那就是好好学习,毕业之后找一份好的工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人生。

    而现在,在听说了苏羽自己开始做项目之后,杏儿的人生规划已经变了,变成了要好好学习,毕业之后能够尽自己最大的力去帮助苏羽更加成功!

    所以,即便是苏羽不这么说,杏儿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她也是无父无母,只有樱桃一个又像姐姐又像妈的亲人。虽说感情一样,但毕竟事实情况是,他的亲生父母双亡,和苏羽的情况没多大区别。从小,两人都是将彼此当成了亲人。

    “这事儿还用你说呀,过了夏天我就大三了,课程会少一些,相对空闲的时间就会多一些,已经可以能帮到哥哥的忙啦!”杏儿笑着说道。

    整整一个下午,苏羽带着杏儿到处逛,什么衣服裤子鞋子帽子,护肤品化妆品,书,手机,反正是能想到的,不管杏儿同意不同意,苏羽直接买了个齐备!

    至于钱嘛,虽说是也花出去了四五万块,不过为了自己妹子花的,值当!

    傍晚一起吃过饭之后,由于杏儿晚上还有课,所以苏羽也就没再多留,直接开着车离开了西川大学。

    当然,在离开之前,苏羽特意给冯五打了个电话,让他远远的保护着杏儿,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他。

    毕竟这白天刚刚修理过那个宝马男,也就是西川四少中极为护短的宋子航的表弟。苏羽担心这宋子航会对杏儿进行报复,所以才让冯五来保护。

    虽说冯五身手不及苏羽,但一般的地痞流氓,也完全不是冯五的对手。

    离开学校之后,苏羽第一时间便去了洪正龙的一品会所。当然,这次来,并不是治病的,而是来还车的!

    有句老话说的好,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嘛!这开着人家的车已经用了两天了,也该是时候给人还回去了。

    但结果却是让苏羽有些没想到了。只见洪正龙大笑着说道:“小苏先生这也太瞧不起老头子我了!一辆车而已,开着就行了呗!这车我原本就打算送给小苏先生呢!”

    “这多不好意思啊,那天有急事儿把洪老的车开出去,这么久了才还回来。”苏羽推辞道。

    可是洪正龙却比他还要坚决,干脆而豪爽地说道:“这车虽然值不了多少钱,但也算我老头子一点心意,就送给你了!小苏先生一定要收下,否则就是看不起我老头子了!”

    洪正龙可是叱咤西川的风云人物,他说出的话自然是一诺千金的。而且苏羽也知道,洪正龙把这辆车送给他的目的所在。毕竟,只要是有点见识,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车牌代表的是什么。

    所以,苏羽也就不跟他推辞了,抱拳施礼道:“那就多谢洪老,苏羽恭敬不如从命!”

    “只不过,我虽然会开车,但驾照还没考呢。看来还得雇个司机了。”

    “哈哈,这多大点事儿!老头子早就办妥了。”说着,洪正龙随手就掏出一本驾照,交给了苏羽。

    对,就是苏羽的驾照。姓名,身份证号,什么的全都一致,只是照片是用了苏羽身份证上的。而对于洪正龙能够拿到自己的这些信息,其实苏羽一点都不意外,毕竟,在西川这一亩三分地,洪正龙可以哈所是手眼通天的。

    之后,一夜相安无事,在酒店内以闭目调息代替睡觉,这一夜之间,苏羽自觉收获良多。所以这不经意间,竟是从晚上**点钟,直接打坐到了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

    吃过饭后,苏羽便直接开车去了凯达大酒店。

    虽说,这所谓的同学聚会上,苏羽不想见的人比想见的多。但一听说自己在高中时的两个死党也都来了,苏羽倒也想去和哥们坐坐聊聊了。

    “苏羽?哈哈,你小子真的来了啊!看来孙颖那丫头真的没骗我们,居然真的通知到你这个消失了好几年的家伙了!”

    凯达大酒店二楼大厅,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但却生的浓眉大眼膀大腰圆的青年,面带激动快步向着苏羽走来。而跟着其一同走过来的,还有一个身高不高,但看面相就挺靠谱的青年。

    “是啊,昨儿个晚上那丫头还打电话来跟哥们吹嘘,说是她见到了当年的学霸兼校草呢!当时我以为这丫头又满嘴跑火车呢,结果你还真来了呀!”

    “艹,宝强,张冲,不带你们这样的,一见面就黑我?”笑骂着一锤锤在矮个儿的张冲胸口,顺手搂过两人的脖子,苏羽笑着说道。

    在苏羽的肚子上玩笑的轻轻一锤,张冲也笑着说道:“艹!谁黑你了,你丫当年每天操场上睡觉打篮球,结果每次考试还都他娘的考全校第一,可不就是学霸么!再说了,我记得某人当年可是被全校女生公认的第一校草呢!”

    “艹,别黑了,求不黑!说说你们吧,听说你俩当年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如今混的怎么样?推倒校花了没?我记得那可是你俩当年共同的志向呀!”

    张冲和马宝强两人,从高一的时候就和苏羽一个宿舍,每天朝夕相处的,加上兴趣相投,很快的就成为了死党。

    而且这俩人也是相当够哥们,记得有好几次,苏羽因为这第一校草的身份,被县里的好几拨混混围攻。这哥俩,二话不说,提起桌子腿就冲了出去,照着对面的混混头子就是一顿打!

    虽说后来被人给挂彩了,躺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但无论怎么的,这哥俩都没有半句不乐意或是后悔的。也就是从那会儿开始,张冲和马宝强,才算是真的走进了苏羽的心里,成为了真的兄弟!

    “艹,他娘的别提了!老子长的虽说没你丫帅,但好歹也是男人味儿十足的吧!刚进大学的时候,我们班有个女孩,长的那叫一个水灵啊,绝对是校花级别的!这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老子怎么可能放过?所以就上了!这尼玛进展的也挺顺利,可他妈突然半路杀出个富二代!

    这货直接用一个爱马仕的包,就他妈把老子努力了三个月,差一点就成功了的那女的给搞到手了!***还当晚就睡了!从那之后,老子下定决心,大学这四年,绝对不找对象了,好好的努力,争取***把这帮富二代干翻!麻痹的,抢老子的妞,老子总有一天爆了他!”五大三粗的马宝强愤愤地说道。

    看他这气愤难当的样子,估计是伤的不轻啊!要不,到现在怎么还满腔怒火呢?不过作为死党的苏羽,最会干的可就是揭短,伤口上撒盐的事儿了。

    呵呵一笑,苏羽坏笑着说道:“少他娘的装,你小子怕是担心再攻一个校花,再让富二代给抢了,然后让你当万年备胎吧?”

    “艹!别他妈埋汰老子了!你丫不说话会死啊!”马宝强正要继续说呢,突然目光瞟向了二楼大厅口,不由得说道:“那……那不是张倩么?”

    一提到这个名字,苏羽下意识的目光转了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了这个曾经桃园中学的校花,曾经,被称作是金童玉女的,他的女友!

    “呃……算了算了,今天咱哥几个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别让某些人坏了气氛!走,咱们上别处聊去!”看了看苏羽,张冲拉着苏羽和马宝强就往其他地方走。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极不和谐,让人极度气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不是同学聚会么?怎么什么人都往来叫!连个农民都叫来了,谁这么恶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