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521.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7章 四少齐聚
    或许这才是宋瑶真正的性格,平时的工作之中,她大多数时候都是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展露在外的,永远都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

    但在这会儿,或许也是最近的心情郁结所致,不知不觉地喝了些小酒之后,面对着这个并不陌生的但也谈不上熟悉的男人,宋瑶却莫名其妙的感到了一份安全感,一份久违的踏实的感觉。

    所以,不知不觉间,宋瑶竟是将苏羽当做了倾诉对象,倾诉起了心中的不快和郁结。当然,并不是什么都说,只是有限度的,聊一些无关工作,无关于私人生活的事情。

    也正是在这小酒的作用下,苏羽发现,其实宋瑶这个人,还蛮可爱的,或者说,酒后现原形,眼带秋波媚相横生才是属于她的本色。

    或许在越来越熟悉,交往越来越深,越来越贴心的时候,在苏羽面前,宋瑶的这种精明之外的妩媚,会越来越强烈。那种感觉,就像是天生媚骨一样!

    一顿简易的晚饭,一顿惬意的小酒,让原本有些误会的两人之间,不仅误会全消,而且关系还更进一步,有点那种蓝颜与红颜的感觉了。

    “瑶瑶,改天一定请你吃顿好的!今天这简易的晚餐,也就只能吃到这儿了。来吧,我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帮你做个针灸。”

    瑶瑶这个称呼,是宋瑶小酒微醺的时候,嫌苏羽一口一个宋秘书,一口一个宋瑶太生分了,自己让苏羽叫她小名的。

    “嗯,好的。你要怎么检查呢?”步态微颤,宋瑶多少有些上头地媚笑着说道。

    唉呀妈呀,这要是苏羽也多喝点,上个头的话,这种酥到骨头里的媚笑,哪儿能挡得住啊!绝对是要发生一些少儿不宜但大人很喜欢的事儿的。

    不过今儿个苏羽并没有喝多,她也看出来宋瑶的生活其实挺压抑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想要趁机占便宜的想法,“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仔细的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然后给你针灸一下,先缓解一下你的亚健康症状,然后再配合中药,这样好的快一些。

    哦对了,我可没那个透视的本事,这检查身体和针灸,可能得你脱掉衣服。”

    “什么?还得脱衣服啊!我看错你了,还真是个小流氓呢!嗝~”打了个酒嗝,宋瑶美目微皱地嗔怒道。

    “切,我在你眼中就是这么个形象啊?不脱也行,不过就是药方可能不会特别的对症,起效时间要长一些,大概,半年左右才能痊愈吧。”苏羽有些无奈地说道。

    这些话倒不是什么假话,苏老头教给苏羽的医术,如果严格的说,应该算是杂糅了中医,针灸,阴阳五行,风水之术的一种综合的东西,和人体穴位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有些时候治病,苏羽的确是要通过检查身体和针灸的方式,以自身的医仙劲配合纯阳正气,再以五行风水的手法,将病人体内乱掉的风水一一归位,进而使得汤药的效果更佳神奇。

    当然,检查身体这一项,多数出现在给女性治病的时候,至于男人,就直接把脉吧。这,也是苏老头从小教苏羽的时候言传身教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似乎就是这样吧……

    “什么?要半年多的时间啊,那么长!嗝~那我岂不是还要失眠半年啊,不好不好……嗝~那如果针灸的话,大概多久能治愈呢?”双眼迷离地坐在床边,宋瑶微醺地说道。

    “如果在检查身体配合针灸的情况下,大约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恢复了。”微微一笑,苏羽认真地说道。

    “嗯,一个月呀!比半年少很多呢!那我选一个月的吧!反正你是好人,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是不是?”

    宋瑶这喝酒前和喝酒后的两种状态,苏羽一时间还真的是有点适应不过来,主要是这反差也太大了。

    就在苏羽有些无奈的笑着的时候,只见宋瑶眼神迷离的缓缓解开上衣的暗扣,一点一点的将外套退去,只留下里面一个抹胸的白色小吊带,诱惑的包裹着那既饱满又弹性十足的酥胸。

    由于宋瑶有些微醉,所以在那迷离的眼神下,那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撩人,那么的妩媚而诱惑!

    看的苏羽都不由得咽了口口水。

    “这样可以了吗?”将外套随手往床上以扔,宋瑶迷离地说道。

    吞了口口水,苏羽下意识地说道:“不行,还得脱。”

    “噢……那好吧,便宜你个小流氓了。”酒能乱人性,也能分人心,这会儿宋瑶的状态,就属于那种完全放开了的样子。

    虽说是如此的妩媚,但苏羽知道,这只是这一个瞬间的表露而已,等到宋瑶酒醒之后,恐怕再也见不到这样的状态了。而苏羽,也没有因这妩媚而去觉得宋瑶荡漾。

    毕竟,宋瑶还是个完好无损的姑娘,而且平日里生活太过压抑了,所以在酒醉后,才会如此的释放。这使得苏羽,不由得更加怜惜了。

    在苏羽如此想的期间,宋瑶已然将那原本就很薄很清凉的小吊带脱了下来,用一根手指轻轻的勾着,放在了床边,另一只手,还下意识的捂着那四分之三###所包裹的完美酥胸。

    看着那呼之欲出的两只完美的酥胸,饶是见过不少傲人之峰的苏羽,也不由得为之一激动。这激动,不是因为这胸是那么的完美,是那么的吹弹可破,而是因为在这妩媚的和姿态和迷离的眼神,使得这酥胸平添了非常多的暧昧气氛,展现出了一股致命的诱惑。

    一边看着,苏羽尽量的让自己的气息保持平稳,让自己的心态保持平稳,去以一个医者的姿态,为宋瑶仔细的检查身体。从而在神识透视的辅助之下能够更清晰的掌握到宋瑶体内风水的变化。

    只是,宋瑶的诱惑实在是有点太强了,以至于在这检查之中,苏羽的手很多次的十分意外的碰触到了那对柔软的双峰之上,如同被磁铁吸住一样,竟是没有被那柔软弹开。

    在无数次的意外下,苏羽好不容易把宋瑶的身体状况检查清楚了,但正要施针呢,耳边突然刮来了一阵香艳而温柔之息,吹的苏羽心头猛地一荡漾。

    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可眼前猛地就是一双迷离的眼,两片火热的红唇,向着苏羽的双唇就封了过来。然后,宋瑶双眼微闭着,双手如蛇一般的攀住了苏羽,两片红唇火热而疯狂地开始了狂吻。

    突然被这两片红唇封住,苏羽一下还真没反应过来!但是转瞬间,身体所传来的那阵原始的躁动,和背后被攀住的感觉,就让苏羽更加激烈的迎合而上了,渐渐地,从被动变成了主动。

    双手肆意的爬过那俏丽高耸的山峰,游过那平摊的小腹,划过那丰润饱满的###,滑入那湿润的清泉谷地。

    也不知是怎么的,渐渐的,两人身上的衣服竟然是越来越少,身形好像也越来越不稳,竟是相拥着,倒在了床上。一时间,屋里满满的弥漫起了桃粉色的暧昧气息……

    “子航,听说你的远房表弟,被那个乡巴佬给打成重伤住院了,你手下的几个练家子,好像也被人快打残了是不?”一家顶级会所里,张铎倚靠在那奢华的沙发上,一手伸进怀里一位年轻女子的衣衫里,在那稀软的高耸上解恨似的###着,对着身旁不远处一身贵气的宋子航笑着说道。

    只是这说话间,激将的成分十分明显。

    “呵呵,想说什么你就说吧,用不着用激将法。那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小畜生的确是让人给打了。至于我家里的那几条狗,技不如人,挨打了也活该。”喝着高脚杯里的洋酒,拍了拍那跪在地上给他揉腿的穿着暴露的女子,宋子航冷冷地说道。

    耸了耸肩,张铎笑着说道:“我可没说什么,就是关心一下而已。毕竟咱们宋少,可是非常在意自己身边的人的。这表弟虽然是绕的有些远了,不过,怎么着也是亲戚嘛,被打了感觉就像是打了宋少的脸一样。”

    “张铎,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拐弯抹角个屁!”在其对面坐着的一个青年,笑着说道。

    这个青年,虽然不在西川四少的排名里,但其能量和地位,绝对不比这四个人里的任何一个低。因为他的父亲,正是那和洪正龙其名的两大势力之一的###堂的当家老大白雄!

    至于他的名字,叫做白浩,但通常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称呼他的本名,全部都叫他小白龙。这个雅号有两个含义,一个代表着他在白家的地位乃是白家之龙。另一个则是,他在外界的影响力。整个西川,但凡在道上走动的,有谁没听过###堂小白龙的称号?

    “小白龙,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反正我感觉,就像咱宋少的脸被人打了一样。还是咱宋少的修养好,要是我,早就急了。”张铎依旧是煽风点火地激将道。

    坐在一旁的郑霄,西川郑家的大少爷,也看不下去张铎这番做派了,出言道:“张铎,你大概就是想让子航动手,给那个乡巴佬点教训而已,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

    呵呵一笑,张铎饶有兴趣地看向郑霄,目光中十分同情地说道:“哎,霄哥,我听说和你订婚的那个东川周家的丫头,好像是人间蒸发了,逃婚了啊。怎么样,不知道你找到了没?哎,要是没找到的话,你说你这在巴黎读书的人大老远的跑了回来,不是白费感情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