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525.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1章 事不过三
    “刘书记!哪个刘书记!给我说名字!”电话那头,罗峰厉喝道。

    大背头只不过是一个县政府里私自成立的没有合法身份也不被上级机关认可的所谓执法队的头子,在市委书记面前哪儿还敢有所保留,裤裆里不断的嘀嗒着,哆哆嗦嗦地说道:“刘……刘富川……”

    “刘富川?好,很好,非常好!市里几次三番的要处理他,都被他糊弄过去了。我看他今天还有什么借口了!简直是无法无天!”说着,罗峰直接让苏羽接了电话。

    “苏羽啊,这件事情你不要往心里去。他的那些话你不用管,你是合理合法经营,这个是市政府研究过的!放心吧,市委这边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人员损伤,经济损失,你做个详细的统计。到时候跟他一起算!”

    罗峰的话,让苏羽心内的火气消了不少,看了看眼前这些被自己放倒的所谓执法人员,苏羽淡然地说道:“对了,罗叔,刚刚火气比较大,这群人拿着棒子斧子要砍我,我一个没忍住,正当防卫了一下。”

    苏羽说的很是平淡,而罗峰的回答也非常的平淡,“打了就打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对了,现场应该有人证物证吧,把证据保留好,我这就给桃园县警察局打电话,让他们派人过去调查。这些蛀虫,该严惩了!”

    “嗯,人证物证都有。十里铺乡的干部有几个在场的,他们都看到了全过程,还有我这边的工作人员也都看到了。另外,装鱼苗的车被砸了,也都在现场。还有一些工作人员被打伤。”苏羽看了看那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上的大背头,还有那明显是震惊加满心期待的乡委书记。

    “哦?乡政府有人过去了?立场如何?”

    方才乡委书记倒是没有点头哈腰的向着大背头示好,苏羽索性也就做个顺水人情,微笑着对罗峰说道:“乡里还是很支持我这个项目的。”

    “嗯,那行,我这边有点事儿要忙,你就在原地等警察过去调查取证就好。对了,这周末有空的话,到家里来坐坐,小琪那孩子天天嚷着要见你呢。”苏羽的话罗峰自然是听得明白,当然也记下了。

    这边苏羽刚刚挂断电话,那边罗峰立刻就给桃园县公安局打了个电话。接到电话后,桃园县公安局的孙局长那可真是惊的奶都快出来了。市委书记来电话让他去取证,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和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了!

    办好了,在市委能留个好印象,办砸了,估计他这官,也该挪挪窝了。至于原先还忌惮的县委书记,现在根本就是个狗屁!

    所以接了电话之后,孙局长立刻召集了局里的各种优秀警力,马不停蹄地就奔向了事发地点。

    而另一边的罗峰,在给桃园县公安局打完电话之后,也立刻让宋瑶召集了市委的几位在干部任免上有决策权的干部,走进了会议室。

    方才苏羽打电话的时候,乡委书记那就叫一个激动外加忐忑啊!即希望苏羽能捎带着说点好话,又生怕苏羽怪他们来的太晚了!

    毕竟电话那头的,可是罗书记啊!整个平阳市,最有权利决定他这种基层干部的提拔和任免的人!

    “苏总,实在不好意思啊!今天让您受惊了!今天这县里执法直接就没通知咱乡里,我这一接到消息,马不停蹄的就往这里赶!好在,没出现太严重的损失!要不那可真的是咱十里铺乡的大损失了!”乡委书记那叫一个热情和惭愧啊!

    不过这表现,在苏羽这边也就是一笑而过而已,毕竟大家心知肚明。

    倒是今天苏蓉的出现,让苏羽既有意外,又能预料的到。预料到的是,苏蓉的确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而意外的是,从始至终,苏蓉都没有说一句话,全部留给乡委书记表现了。

    想了想,苏羽倒是也明白了。这或许是苏蓉的另一种表态吧。毕竟,她刚刚到十里铺乡还不到一个月,各级关系都十分的生疏,虽然职位在那里摆着,但由于年龄太小,生的也太美,导致她一时间还难以服众。

    这第一个表态表立场的机会,还是让乡委书记来吧。毕竟人家是一把手,而且全乡的干部全都听他的。若是她苏蓉这么不懂眼色的话,接下来的工作,怕是要处处被穿小鞋了。

    在苏羽打电话的时候,苏蓉自然知道电话是打给谁的了。她一直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十分的自信,所以这种巴结领导的事儿,她是十分不屑的。

    微微一笑,苏羽淡淡地说道:“苏乡长好,书记好。”

    只是这说话的时候,明显是看着苏蓉的。

    如果是胡秘书看到苏羽此刻的眼神的话,肯定又要用那愤恨的眼光杀死苏羽一百遍了。不过可惜的是,今天的这个事,只有苏蓉,乡委书记,以及另一位副乡长来了。胡秘书并没有在这规格里。

    当然,因为事情是发生在小溪村,而且赵二黑又和苏羽的关系十分的近,所以他这个新近的乡办公室主任,也被要求过来了。

    不过由于前面站着的都是他的领导,所以赵二黑心里虽然火急火燎的,但自始至终还是没有开口。反正一听苏羽认识市委书记,赵二黑也就不担心了,晚上回家有的是时间问。而且看那大背头吓得都尿裤子了,赵二黑悬着的一颗心也就彻底的放下了。

    赵二黑不言语,可不代表苏羽能对他视而不见,微微一笑,苏羽笑着说道:“二黑叔,你也来了!今天就麻烦你一下吧,帮我看着投放鱼苗,等会儿我估计还要到县里一趟。”

    苏羽适时地点了下和赵二黑的关系,乡委书记自然是明白的不能再明白了。这没登赵二黑开口,就已经替他同意了:“赵二黑同志,你是小溪村的人,这可是你家乡的一件大事,就听苏总的吧,鱼苗投放的工作,你全权负责了。等忙完之后再继续回乡里上班!”

    “多谢书记乡长体谅!赵二黑保证完成任务!”态度诚恳的对着乡委书记和苏蓉道谢后,赵二黑直接就去找方薇具体询问鱼苗投放的相关事宜了。

    “苏乡长,乡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和王副乡长就先回去了。等会儿县局的领导来了,就麻烦你帮忙接待一下吧。”

    至于乡委书记,今天来的目的已经全部达到了,自然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于是对一旁的苏蓉说了句之后,就带着副乡长离开了。

    该走的人一走,现场就剩下苏蓉和苏羽两人了,微微一笑,苏羽说道:“苏乡长,今天多谢你带人过来解围!”

    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苏蓉歉意地说道:“别这么说,我又没做什么。这个感谢,我受之有愧。”

    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自然是心照不宣的了。所以苏羽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纠结这个事情,而是关切地问道:“这两天身体应该好一些了,没那么疼了吧?”

    “嗯,谢谢你……不疼了……”尽管苏羽关心的是她的病情,但突然被一个男人问到自己还痛经不,苏蓉还是脸颊微红,抹不开了。

    至于苏羽,则是全然没有什么。

    “那就好,记得按时吃药,只要按我开的药方准时的吃,很快就会痊愈了。”微微一笑,看着这个值得去保护的女孩,苏羽话锋一转道:“我们现在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嗯,在我心里,从你为我扎针治病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是朋友了!所以,今后别再一口一个苏乡长的叫了,怪别扭的!叫我苏蓉就行。”话题一转,苏蓉自然也没那么羞涩了,微微一笑道。

    “好的,今后就叫你蓉蓉了。叫蓉儿有点不对味儿,那是郭靖叫黄蓉的,太煽情了。”有的时候,拉近彼此关系其实十分的简单,就是从这一个称呼,就可以做到。

    一听苏羽对自己的称呼,苏蓉不由得浑身一麻,起了鸡皮疙瘩,“怎么听着这么肉麻……算了,你还是叫我苏蓉吧,要不小苏也成。”

    可苏羽却是非常自然且认真地为她分析道:“这不行。这叫名字,都是不认识的人,关系十分生疏的人才会叫名字的。咱俩这关系,指定不能你叫苏蓉,我叫苏羽了,多见外啊。至于小蓉,好像也不大好,有点不顺口……”

    党政工作时,苏蓉的嘴皮子还算是不错,可要是一般的聊天,以无心对有心的话,苏蓉就彻底不行了。所以被苏羽这么一绕呼,一解释,苏蓉也觉得好像说听有些道理,也就没有反对。

    “好吧,我说不过你,随你怎么叫吧!”

    说话间,县公安局的车呼呼啦啦的就开了过来,一下车,孙局长就带着人赶紧往这边赶过来。各种技术人员,各种刑侦设备,我的个娘啊,这真是要多专业有多专业!

    一眼扫过,看到苏羽的身影后,孙局心里咯噔一声,而后又不由得暗自庆幸了起来。

    “果然是这尊小菩萨,还好我老孙上回立场坚定,否则的话,大领导和罗书记两尊大神要是发怒了的话,我老孙的乌纱帽可就保不住了!”

    心里庆幸着,孙局长脚下的步子可是够快,几个大步就走了过来,一把抓起苏羽的手,激动而又关切地说道:“苏总,没受伤吧?出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给我们县公安局打个电话呢?”

    “呵呵,多谢孙局关心!事出突然,这根本没顾上给您打电话。这大老远的让您亲自跑一趟,我都有些过意不去了。”苏羽客套的笑着说道。

    “嗨,这多大点事儿嘛,再说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责任嘛。我们干警察的,就是要为人民服务嘛!怎么样,苏总,没受伤吧?”

    “嗯,我倒是没多大事儿,主要是我的那些工作人员,还有乡亲们,一个个的受伤不轻,还有我的鱼苗,也损失了不少。还望孙局能够主持公道,还咱小老百姓一个公平!”

    话虽客套,但里面的意思,苏蓉和孙局长自然都是听得懂的。所以拍着胸脯打着包票,孙局长转身就向着正在忙乎着鉴定事发现场的警员们交代去了。

    苏羽正要说话呢,方才事发的时候直接冲了过去,为村民做简单的止血止疼的赵雯也算忙完了,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这位是,苏乡长是吧?这次还真是要多谢你了!要不然,让这群恶人一顿打下去,估计咱小溪村的乡亲们,一个个的都得断胳膊断腿了。”

    赵雯蕙质兰心的,一早就觉得这俩人之间有些微妙了。不过她不说,苏羽也就装作不知道,微笑着对苏蓉说道:“苏乡长,再次向您表示感谢。改天有空的话,能否赏光,让我请你吃顿饭,然后咱们再探讨一下这个项目的发展问题。”

    交情是两个人的事儿,苏蓉虽未看出赵雯和苏羽是什么关系,但也不想在过多的人跟前表明他和苏羽是朋友之类的。所以也就客套的答应了。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没过多久,孙局长这边的现场侦查就结束了,专门为苏羽拿来了鉴定结果和定损报告。当然,这份报告里损伤的程度,大家心知肚明。

    反正有罗书记撑腰,还有大领导这边在,孙局长是完全不用怕那个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县委书记刘富川了!

    “好的,多谢孙局长。那麻烦您继续收集证言证词,我这边就先去县里讨个说法了!回头这事儿处理完了,我一定好好的答谢您!”拿到这份报告,苏羽微笑着对孙局说道。

    先有刘云带人来小溪村闹事,而后又带着乡派出所的人过来逞凶,现如今这刘富川又仗着自己官居县委书记,倚强凌弱,想用强权来报复苏羽。所谓事不过三,除了苏蓉之外的两人,都知道苏羽和刘富川刘云这爷俩之间的矛盾,是再也没有丝毫的调和余地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