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548.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4章 路遇调戏
    这自然是句假话了,就算苏羽再笨也能听得出来,林雅这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也给他一个台阶下。

    所以有些歉意地拍着胸脯,苏羽保证道:“你就放心吧!药方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就坐等数钱吧!”

    “嗯,那就好……那……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羞红着脸,林雅起身说道。

    如果说从自己的本心来讲的话,林雅当然愿意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可另一方面她也着实是害怕。她真的无法确定,万一再有什么意外的话,自己能否把持的住自己,能否扛得住对方的索取和霸道,能否抵抗住那两具身体的融合。

    虽然从内心里她没有做好准备,但如果事情发生了,她觉得自己也应该不会太排斥,没有经历的她,怎么想也是白搭。

    可她心里最害怕的就是,万一真的发生了这样的意外,那今后她和他该如何相处,憧憬的恋人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暴露的,因为那只有害了自己所爱的人。而且,如果被家人知道有了这种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实后,她真的不敢去想,家里的叔叔婶婶姑姑姑父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

    虽说说起来有些悲哀和凄凉,但在这些亲戚的眼中,她只是一个女孩,只是一个随时准备着为了家族为了这些亲戚的锦衣玉食和奢华,被嫁给一个政治联姻的对象,去为别人换取巨大的财富。

    她绝对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发生后,破碎了亲戚的美梦,打乱了他们的如意算盘,后果会是多么的严重。

    所以这会儿,她不敢多待,即便是身体在吸引,心灵在呼唤,她也不敢……

    “还有些专业的问题想要向你讨教一下,等会儿忙完,我送你吧。”这一次苏羽来的目的很明确,所以有些问题尽可能的一次了解清楚,也好早作打算。

    “嗯,什么问题,你说吧,只要不涉及林氏的商业机密,有问必答。”专业问题这种东西,倒是能够顺利的转移话题,让两人之间的尴尬暂时消失不见。

    “东川周氏集团,我想了解一下他们具体的生意构成,盈利模式,渠道等等。”微微一笑,苏羽十分淡然地问道。

    可这个问题,还是让林雅十分的担忧,“等一下,你不会是想要和东川周氏斗吧?我可告诉你,东川周氏的实力不亚于我们林氏集团,不是你可以抗衡的。还是不要这样冒险的好!”

    目中闪烁着锋利的光芒,苏羽表情淡然地说道:“万丈高楼起于平地,他周氏集团能有今天,也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结果。你放心,我脑子没有病,不会去做那种螳臂挡车的事儿的。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小颖的家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家族?”

    对于周氏集团,苏羽以前只是听说而已,并没有详细的了解。但今天从林雅这里,苏羽却是详详细细的了解了这个家族,这个集团。

    从林雅的话语里,苏羽得知,周氏集团主要是从事珠宝行业,其中又以翡翠玉石为主打,房地产虽有涉猎,但目前为止因为国家宏观调控和经济危机的双重原因,并没有从房地产上赚到钱,反而是赔了不少。

    所以,针对翡翠玉石这一块,苏羽又做了详细的询问和了解。这是一个近乎于暴利的行业,打个比方,如果一块原石价值一块钱,那么经过细致的加工和包装,可以卖到五块到十块不等。

    低端市场还好,尤以高端市场的利润最大!譬如,一块原石用一千万购得,但经过大师级的加工雕刻之后,达到原价的五倍到十倍都是有可能的!而周氏集团的利润,就来自于此。因为他们经营的翡翠玉石,主要就是以高端市场为主。

    而且苏羽还从林雅这里了解到,玉石行当里,有一种惊险刺激的玩法,叫做赌石,赌粗坯原石。

    因为翡翠玉石也是属于石化矿石一类,全部都是从地下或者矿山之中开采出来。这开采的过程之中,必然会包裹有石皮,或者有些石料是外部包裹着粗糙低等的材质,其内却是另有乾坤。

    而这赌石,正是赌的这种包裹石皮的粗坯,因为没人知道里面会是什么东西。所以有的时候,买家以低价买入,却能够开出价值连城的名贵翡翠。

    当然,在赌石之前,这些原石都是经过专家层层鉴定过的,至少有一半的把握,确定粗坯里面东西的价值。这也为赌石提供了一些鉴定上的保障。

    还有另一点就是,但凡玩玉石的,敢参与赌石的基本都是玉器行当的人,所以赌出好的石材对他们来说,不仅可以收获名气,同时还可以降低获得高品质石材的成本。故此,很多人对赌石是乐此不疲。

    在全国范围内,有不少的赌石场存在。普通的赌石场里的原石,大多都是从国内的玉矿开采出来的,品质只能说是一般,很少出那种极品的东西。

    翡翠尤以缅甸翡翠的品质最好,所以稍大一些的赌石场里的原石,就会有部分缅甸产。至于顶级的赌石场里,所有的原石就都是缅甸产的了。

    而这些赌石场,早就已经形成了利益链条,也都成就了规模和惯例,所以基本每年都会有赌石会开。相对较小一些的赌石场,一年会开好几次的赌石会,大一些的呢,一年开一次。

    至于那些顶级的赌石场,由于所需原石的品质极高,所以每三年才开一次赌石会。

    因为东川也有几座玉矿,外加周氏集团是全国知名的玉器珠宝生产加工销售集团,所以全国仅有的两处顶级赌石场,在东川便有一个。

    而今年,恰好又是这三年之期,几乎全国所有的翡翠玉石行当里的大家,都会齐聚东川,展开一场赌石上的较量!究竟谁赢谁输,那就全看个人眼光了。

    “东川的这场赌石大会,大概是什么时候会开?”听着林雅娓娓道来,苏羽若有所思地问道。

    “嗯,东川的赌石场,是全国仅有的两处最顶级的赌石场之一,而通常两家都是错开时间开启的,去年是粤东的开启,今年该轮到了东川了。而根据惯例,这开启的时间,大概是在八月十号左右。距离现在的话,大概还有一个半月吧。”

    看着苏羽那若有所思的脸,林雅就知道他贼心不死,“怎么,你也想去参加?我可告诉你,绝大多数人可都是血本无归的。”

    微微一笑,苏羽胸有成竹地说道:“呵呵,知我者林雅也。不过你放心,我现在手头也没什么钱,能挪出来的不过就是五六百万而已,我也不可能全部拿着去赌的。不知道二百万,能买个什么样的石头?”

    “像那种顶级的赌石场,二百万,也就够买一两块最便宜的石头。一般这种石头,根本开不出什么东西的。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去了也是扔钱。”

    可苏羽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所以最后,林雅只好无奈地答应了苏羽,如果有时间的话,带着他去见见世面。

    至于其他的赚钱的方式,苏羽也就没有再问了。毕竟赚钱的前提是,手里得有钱,让钱来赚钱,可现在自己的所有财产都投到了化妆品项目和养殖场项目上,手里剩下的钱,也就几百万的备用资金而已。这些事情,想了也是白搭。

    “走吧,请你吃夜宵,都忙到这会儿了。”微微一笑,苏羽起身说道。

    “好啊!帅哥请我吃饭,荣幸之至!”说着,林雅优雅地起身,跟着苏羽走出了房间。

    “我说你啊,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也没打算在平阳买个房子呢?就算是随便置办一个,也好过你这每次住酒店嘛,多不方便。”一边走,林雅一边好奇地问道。

    “哎,买房啊,那都是土豪地主们干的事儿,平阳市的房价快一万了,咱这种贫下中农,哪儿有钱买房啊!”苏羽笑着说道。

    “切!你还不是土豪啊?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你这从一无所有到几千万的家产,这还叫贫下中农?你让不让人活啊!说实话,我真没见过你这么抠门的人,一套房子最多不过一百万,以你现在的实力,随便买一套,你还就舍不得!”林雅笑着损道。

    “嗯……照你这么说,好像一套房子也不贵……不过我比较喜欢带院子的,在院子里种花种草,多惬意。”

    有说有笑的,两人三步两步就来到了停车场。看着自己的卡宴和苏羽的路虎,林雅直接将钥匙往包里一装,笑着说道:“这么好的车,不打算带美女去兜兜风吗?”

    “好啊!荣幸之至!有林大小姐这样的绝世美女肯赏光,实在是小农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走吧,听说平阳西边有小灵山,风光不错!”

    说着,两人便坐上了苏羽的路虎,脚下油门一踩,就向着那风景名胜小灵山而去!

    “哇!哇哦!好美哦!”

    穿行在小灵山的山路上,站在天窗口,双臂舒展,吹着和煦的山风,长发随风舞动,林雅欢快地呼喊着,享受着。

    “喂,美女,这大半晚上的,你不怕把开车的人吓到山沟里去啊!”看着林雅开心的模样,苏羽打趣儿地说道。

    人们都说,自然美景是最好的疗伤药,能够让人心情舒畅忘却烦恼。此时此刻的苏羽,深切的体会到了,虽然是夜间,看不到太多的葱郁树木,但从这山道上,却是能够将整个平阳市区一览无遗,看着那万家灯火通明,在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之下,脑中的那些烦恼,彷佛都显得不那么的重了。

    “切!你有没有情趣啊!”不爽地低头冲着苏羽说着,刚一抬头,林雅的腰便被闪了一下!

    因为此时,从身后猛地窜出来三五辆车,速度飞快,引擎呼啸着,嗖的一声贴着苏羽的车身飞驰而过!使得苏羽不由得避让了一下。

    “啊!疼疼疼!喂!你怎么开车的啊!”

    不爽地揉着腰,林雅冲着前方骂道。

    吱的几声尖锐地刹车声,方才呼啸而过的那几辆车忽然一个急刹车,就停在了苏羽前方不远处,把个山道堵的严严实实。从其上走出几个扫把头机车夹克的青年,嬉笑着冲着一脚刹车停下车来的苏羽这边调戏道。

    “哟!小妞不错嘛!长的挺水灵!陪哥哥喝几杯去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