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550.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36章 发现虎将
    对于林雅的尖叫,苏羽虽然万分无奈,不过也能够理解。毕竟,他具有神识透视这件事情,林雅是不知道的。这大半夜的,黑咕隆咚的,猛地把车灯关了,放在谁来看,这都是不要命的!

    不过从见到林雅的时候,从林雅的眼神中,苏羽就看到了一种压抑,极度压抑的感觉。估计在自己失踪的这段时间里,林雅这边发生了不少事情吧。

    所以用这种类似于惊吓的方式,可以完完全全的将林雅的这种压抑释放出来!

    当然对于苏羽来说,关灯和开灯是一样的,闭眼和睁眼也是一样的。随着引灵入体,苏羽现在的神识透视已然达到了能见度五十米开外了。有神识透视在,苏羽这货就算是闭着眼,也照样能够把车顺利的开到山脚下。

    关掉车灯,完完全全是针对身后的白头巾的一种心理战术。虽然白头巾对于这山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但这猛地关灯,对方势必心神一乱,就在他乱的时候,苏羽便可争取到一瞬间的领先。

    而且还有一个好处是,如果能够缓慢的将距离拉开的话,对方必然会方寸大乱。从一般的两车追击的角度来说,后方的车一定是紧追着前方的车,将前方的车当成目标的。这目标突然消失,不乱才怪!

    赛车这种东西,最怕的就是心乱,心一乱,马上就会出错!

    果不其然,在苏羽的车灯突然关闭并且冲进了第一个弯道,瞬间消失在白头巾的视线中的时候,他整个人一下就慌了!

    “该死!怎么不见了!”心中猛地一惊,白头巾不由得脚下油门猛踩,想要快速的追上苏羽。

    可开过车的人都知道,在转弯的时候是一定要减速的,满速过弯,那强大的惯性,也不是人力可以应付的!

    这不,刚一冲进弯道,白头巾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车速太快,产生的惯性实在太大了!饶是他以近乎最佳的内线过弯,但在出弯道的时候,车身还是哐的一声撞在了路旁的护栏上!

    如果不是他反应速度快,瞬间降低了油门,在出弯道的时候又瞬间加速的话,恐怕这一下,他就得翻到山沟里去了!

    这一个失误,使得白头巾顿时被苏羽拉开了不少!

    而另一方面,在林雅的尖叫声中,苏羽神识大开,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的道路,以最佳线路,最佳速度,快速地冲向了下一个弯道!

    眼看着苏羽将自己甩开,白头巾心中极度气愤,脚下油门踩到底,全速追了上去!可苏羽的车灯是关闭着的,在这拉开了近百米的距离下,只有他的车灯照射,根本看不清苏羽的行车线路。

    这刚刚追近了一些,苏羽的车又是一个呼啸,精准无误的冲过了下一个弯道,又消失在了白头巾的眼前!

    一次乱,两次乱,这严重的心里干扰,使得白头巾即便是刻意的想要集中精力,但还是难免出错。再加上刚才速度过快撞上护栏,这一次过弯的时候,他刻意的减慢了速度。

    但结果却是,两车之间的距离,拉开了差不多大半个弯道!

    回看苏羽这边,当完美的通过了第二个弯道的时候,林雅的尖叫声不由得减弱了不少。当苏羽通过第三个弯道的时候,林雅的尖叫声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到第四个弯道的时候,那种激动万分,惊喜万分,刺激万分的欢呼。

    经历了前三个弯道被苏羽从心理上击败,白头巾也学乖了,也终于是冷静了下来,每一步的操作都十分到位,过弯越来越完美,速度也越来越快。

    可现如今他已经被苏羽甩掉了整整一个弯道的距离,视线里根本看不到苏羽的影子了。至此,他已经知道,自己败了。

    但人总是侥幸的,总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出现奇迹。

    只是对手是苏羽,是不但车技出众,记忆力惊人,而且还有神识透视在身的变态!虽然只跑了一次这条山路,但是在神识透视的帮助下,苏羽早就已经将整个山道全部记在了脑海里,丝毫不比他白头巾差!

    “哇塞!你也太厉害了吧!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怎么做到的!这太神奇了,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人晚上在小灵山上开车,居然不开车灯的!”感觉着苏羽通过一个又一个弯道,林雅兴奋地问道。

    微微一笑,看了看后视镜里早已不见踪影的白头巾,苏羽这才将车灯再次打开。不过脚下的速度确实丝毫不减,飞快地向着山下冲去。

    “呵呵,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你没有听说过而已。不过,这个方法非超级高手绝对不能模仿,稍有差池,小命玩完儿!”苏羽笑着说道。

    一路疾驰,很快九个弯道就全部通过,最后一段的笔直线路,苏羽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全速到达了终点。

    其实今晚选择不开灯镖车,苏羽也是想给自己一个刺激,给自己一个惊险,想要证明自己能做到,自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停下车之后,苏羽畅快的一声长啸!胸中的那股愤怒的火焰,有不少已经转变成了奋斗的动力!

    等了好几分钟之后,白头巾的车这才全速冲了下来。看着坐在引擎盖上悠哉悠哉看着他的苏羽,白头巾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呆呆地坐在车里,摸着方向盘,摸着那车钥匙,一想到这车马上就不是自己的了,白头巾那叫一个后悔啊!而且,不但是这台车不是自己的了,身后的那几个兄弟的车,也都被自己输掉了!

    又是十来分钟之后,那剩下的一群扫把头才缓缓地开着车从小灵山下来。当看到自己大哥的车停在苏羽的车后方时,众人都知道结果是什么了。

    而这个时候,接到苏羽电话的冯五,也开着个狮跑赶到了这里,后面还跟着个面包车。

    打开车门,哗啦一下出来十几个人,着实把那群刚刚被苏羽修理过不久的扫把头吓了一哆嗦。

    “大哥,发生什么事儿了?是不是这群小瘪三惹大哥不高兴了?来啊,兄弟们,给我好好的伺候一下!”快步走了过来,冯五关切地问道。

    说着,一看对面那群扫把头,直接招呼手下的兄弟们抄家伙动手。

    要不是苏羽叫住的话,那群已经输了车,又被吓破胆了的扫把头恐怕是悲催的不能再悲催了!

    “五子,回来!丫的谁告诉你他们惹我不高兴了?咱得感谢人家啊,人家慷慨解囊,把车都送给我了!我是一个人没办法开六辆车回去,叫你来开车的!”苏羽笑骂着说道。

    一听苏羽这么说,众人立马停手了。不用苏羽说,直接就过去收车了。什么车钥匙,行车本啥的,一个不差的全收了过来!

    毕竟冯五的这群小弟在平阳市混了不是一年两年了,关于这帮飞车党的规矩,他们还是都懂的。

    白头巾那帮人被收了车,十分的丢人,再加上有冯五的那帮小弟在,所以他们哪儿还敢逗留片刻,迅速的离开了。

    只不过在走的时候,白头巾还恶毒地看了一眼苏羽的车牌,想要记住这辆车,以便日后报复的时候用。可当他真的仔细地去看那车牌的时候,却是裤裆再次忍不住地湿了!双腿哆嗦着,飞也似的逃了!

    因为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他看上的这辆车,竟然是洪正龙的!虽然不知道苏羽是什么身份,但仅仅是能开着那辆车牌号十分独特的车,就已经不是他能够惹的!

    报复什么的,他那儿还敢想!现在才算是真正的心服口服了!

    不过在冯五带来的这一群人里,有一个有些手脚无措的年轻人,还是引起了苏羽的注意。

    “五子,这位兄弟,有点面生啊。”微微一笑,指了指那个面相清秀身形修长的年轻人,苏羽饶有兴趣地问道。

    之所以要问,是因为他从这个年轻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息,一种潜龙在渊的气息。

    一提到这个年轻人,冯五顿时来了兴致,热情地介绍到:“大哥,我正要给你汇报呢。这个年轻人叫林焱,是我按照您的指示收购花圈店的时候认识的一个经营祖传花园店的大学生。如果有合适的机会的话,这小子绝对能干出一番大事儿来!因为在我和他聊的过程中,他对于殡葬这一块的想法,和大哥您几乎是一模一样!”

    “哦?有这么巧合?倒也是个人才!你觉得人品如何?”

    冯五的介绍,让苏羽着实有些意外,不由得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兴趣。

    “嗯,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还有让兄弟们私下查他的个人经历,发现这小子不但人品不错,还是西川大学的学生,这文化水平也相当的高!重要的是,这小子从小到大,一直挺讲义气的!”冯五就像是发现了宝贝一样,唾沫星子乱飞的介绍着。

    微微一笑,苏羽不由得侧目,看了看有些冷又有些困,在车里快睡着了的林雅,然后对着冯五说道:“去把他叫过来吧,我看看你看上的人到底怎么样。如果真如你所说,我不介意给他这么一个机会。”

    一听苏羽发话,冯五满脸兴奋地跑了过去,把那叫做林焱的年轻人叫了过来。

    “林焱,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的大哥,苏羽!”

    看到这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哥,竟然和他年纪差不多大,叫做林焱的青年眼里满满都是意外,不过还是十分客气地问候道:“大哥好,我叫林焱。”

    由于早就听冯五神乎其神的谈起过苏羽这个大哥,并且还特意的说了这个大哥和自己的想法一样,这使得林焱对于苏羽有了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或者说是小崇拜了。

    不过这小子的性格,倒是也比较直爽,在苏羽面前,虽然十分客气,但却没有那种卑躬屈膝的感觉。这倒是让苏羽十分的满意。

    “听说你对殡葬行业也有一些特别的想法?说说看,是怎么样的呢?”微微一笑,苏羽笑着问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