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570.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6章 鬼罗刹
    所以在苏羽很轻松的解开了她的**,并且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开始肆意**的时候,女孩依旧是装出一副酩酊大醉的模样,有气无力的

    半推半就着,不一会儿便**连连。

    虽然她鬼罗刹是个完好如碧的女人,从未体验过这种男人的碰触,虽然她也极力的去克制着,去引诱着对方放松警惕,但这**,有一半

    是装的,有一半却是真的。

    那种来自于男人的碰触,激发出了她身体里所潜藏的本能,即便是再怎么克制,也依旧是发出了那欢愉的喘息声,不一会儿便是成了眼带

    桃花面颊红的迷离之意。

    虽然十分的羞涩和愤怒,但为了完成任务,鬼罗刹只能继续装下去!因为她鬼罗刹的存在,本就是为了杀戮而生,本就没有任何的自由可

    言,她的一切,都属于那个帮会,属于那个将她从瘟疫之村遍地尸体中救了出来,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男人!

    所以,即便是这会儿再怎么羞涩,她也没有反抗,没有离开!相反,更是欲拒还迎的诱惑着,不断地去腐蚀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警惕性,去

    让他爆发出原始的本能,冲破他的理智,从而为她的一击必杀争取到一个合适的机会。

    身为杀手,鬼罗刹执行过很多的杀戮任务,每一次她都是在对方连她的面都没有见到就结果了对方的性命。唯有这一次,她只身犯险,选

    择了这种近距离的厮杀!

    因为据可靠情报,这个男人的身手和警惕性都非常的高,一般的杀戮手段对他基本无用。而温柔乡是英雄冢,她和他的老板都相信,眼前

    的这个男人,绝对逃脱不了摘掉面具的鬼罗刹那份致命的吸引!

    而事实也是如此,鬼罗刹发现,自从这个男人见到她之后,虽然一直是一副淡然和无所谓的态度,但在她不断地诱惑和刺激下,他那原本

    的伪装已然消失不见,眼里全是**裸的欲念,就像是一头发情的猛兽一样!

    接近成功的鬼罗刹,即便是此时苏羽已经将她那条素花长裙撕扯成了碎片,只剩下了那黑色的内裤,她也依旧没有动手,更是激烈的迎合

    着,就像个普通女孩一样拥吻着!

    因为她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谨慎,等到对方真的露出了破绽之时,自己才有机会!更是因为,即便是此刻两具身体都是那么的火

    热,那么的亢奋,但苏羽的手,却是一直在她的脉门上握着,还没有放开!

    而苏羽这边自从这女孩进入晨星大厦,进入这个夜场开始,她就已经注意到了对方。因为对方身上的那种杀气,虽然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

    但却十分的强烈!

    可以这么说,从鬼罗刹进入晨星大厦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了根本无法完成任务!因为她的对手,不是普通人,不是阿猫阿狗的三教九流

    更不是她杀过的那些承包商,流氓大哥,还有所谓的企业家,而是一个高手,一个医生,一个身具绝世医术和神识透视的高手!

    一切的伪装,在苏羽的面前都无所遁形!而现在苏羽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惩罚,是在收取利息。

    因为她对他动了杀气,想要杀他,那就必须要给敌人一点颜色,狠狠地让他知道,她苏羽,不是那么好惹的!

    微微一笑,一只手捏着鬼罗刹的脉门,苏羽的另一只手,不断地游走在那原本被绷带绑住,放开之后却是大的吓人的**,肆意地采摘着

    那香甜的葡萄,全身的气劲,微微震荡着,轻松的将自己的腰带,衣服扣子震开,露出了那优美而强壮的能够吸引所有女人为之尖叫,为之躺

    倒的完美曲线!

    由于位置的不同,鬼罗刹的双眼一眼就看到了苏羽那坚挺无比而又大的出奇的雄壮!脸颊唰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根!

    是的,她被这雄壮吓到了!或者说,是震惊到了!虽然是个完璧的女人,但自幼在帮会长大,执行过很多杀戮任务的她,不可避免的见过

    那些被她所杀的对象正在颠鸾倒凤时的姿态。而那时,她一点都不会羞涩,完全是直接无视。

    但现在,他是真的被吓到了!妈呀,这也太大了!这万一要是任务失败,那岂不是……

    一想到任务万一失败的后果,鬼罗刹全身直打冷颤,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唇,提醒自己要保持冷静,一定要成功。

    只不过在此情此景,这个咬着下唇脖颈挺直仰面朝天的动作,在苏羽眼里,或者说是在男人眼里,怎么看都是一种诱惑!

    嘴角扬起个势在必得的微笑,苏羽捏着脉门的那只手故意松了一些,而****采摘葡萄的那只手如章鱼般的游走着,抚摸着鬼罗刹那如

    玉般的肌肤,指尖微不可查的探出一道医仙劲化作的气针,十分隐秘地刺在了鬼罗刹周身的几处大穴上。

    等到鬼罗刹反应过来想要挣扎的时候,苏羽那蕴含医仙劲的最后一指,已然点在了鬼罗刹的丹田之处。

    微微一笑,苏羽放开了鬼罗刹的脉门,双手并用,开始了疯狂的取舍与豪夺,攻城略地,抢占山头,闯荡平原,几乎不放过鬼罗刹身上的

    任何一寸皮肤!

    羞愤难当的鬼罗刹抬起手掌便是向着苏羽的脖颈以手刀砍去,可下手的时候,她却悲催的发现,自己全身的气劲,竟是被苏羽全部封死!

    使得她这原本是杀招的手刀,变成了彻底的绵软无力,还不如平常女人!

    “放开我!混蛋!你放开我!”顿觉事情不妙,鬼罗刹立刻不再装醉,使劲地推着苏羽,想要将其从自己身上推开。可全身力道被封的她

    现在连正常人一半的力量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推开身高一米八七,全身肌肉壮硕的苏羽呢?

    绝望之下,鬼罗刹紧咬着双唇,双眼紧闭着,心中用着那平生从来没有说过的恶毒的语言,诅咒着眼前这个男人。

    然而,苏羽是个医道高手,对于穴道的控制和了解根本不是一般武者所能比拟的!他所点过的那些穴道,真的就只是为了封住鬼罗刹的气

    劲么?

    这一点,鬼罗刹的感觉是最为强烈的\她紧咬着双唇,用尽全力夹紧腿,护住胸,可仅仅是十秒钟不到,她的理智就彻底的被身体所

    传来的欲念之火所淹没!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此起彼伏**之声,不住地回荡在了这个本就密闭的空间之中!

    蛟龙入渊,龙归大海,在除去了鬼罗刹最后一件亵裤之后,一阵阵的元阴之气不断地被苏羽吸扯而来,融入进自己的身体,疯狂的提升着

    自己体内的灵力和气劲。

    整整一个晚上,两人谁也不知道,这一个晚上两人到底有多少次的共赴巫山,**共度了!直到鬼罗刹浑身疼痛瘫软地倒在床上之后,苏

    羽方才停止了攻伐。

    因为鬼罗刹毕竟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甚至是根本没有被男人碰触过的完好如碧的女人,所以那一层被撕裂的痛楚再加上她全身气劲都被苏

    羽封住,还有苏羽那大的出奇,连续好多次的征伐,让鬼罗刹实在是无法承受了。

    半晌之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恢复了一些气劲,鬼罗刹这才从疲惫中醒了过来。然而刚刚一睁眼,便看见苏羽那张微笑的脸庞正在看

    着自己。

    一看到这张脸,想到先前她是如何夺走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鬼罗刹不顾全身还光溜溜的,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向着苏羽一掌打了过去

    然而这一掌在苏羽的眼里,就和一根羽毛差不多,轻轻一抬手,鬼罗刹就被苏羽一个擒拿给捏住了手腕。

    虽然是穿着裤子,不过苏羽故意向后把鬼罗刹向后一拉,不偏不倚的那光溜溜的臀一下就贴在了苏羽的腰带以下,吓得鬼罗刹连忙扭着身

    子往开躲。

    可苏羽是谁,就算她鬼罗刹没被封住气劲都不是苏羽的对手,更不用说现在只是恢复了六分之一的气劲而已了。故意向前一个挺身,苏羽

    笑着说道:“怎么,美女还没够是吗?要不老子再赏你一发?”

    羞愤地咬着牙,鬼罗刹恨不得把苏羽生吞活剥了!可现在她根本就是受制于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逞口舌之利了!

    “流氓!你个天杀的!放开我!你放开我!”

    呵呵一笑,苏羽轻轻一把将鬼罗刹甩在了床上,冷声说道:“你来杀我,我收点利息,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对的。没杀你已经够可以了,你

    知足吧就!”

    “混蛋!总有天,我要扒你的皮,吃你的肉,喝你的血!”鬼罗刹愤恨地吼道。

    “呵呵,等你有那个本事的时候再说吧!不过吃肉,你已经吃过了,好像还喝了口热汤啊!怎么样,好吃不?”苏羽邪笑着说道。

    “混蛋!禽兽!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一听苏羽这露骨的话,鬼罗刹不由得就想起了刚才自己那屈辱的经历,顿时又从床上跳了下来,

    拼尽全力的打了过来!

    可原来的实力就不是苏羽的身手,更别说这六分之一了,所以毫无例外的,她再一次被苏羽甩到了床上!

    冷冷地看着这个不识抬举的女人,苏羽冷哼一声到:“好了!别他妈不识抬举!再不老实听话,老子废了你的功夫,让外面几百号兄弟每

    天跟你来一遍!”

    虽然苏羽这话说的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也纯属是为了吓唬鬼罗刹的,但没成想,这还真管用了!

    只见原本还在继续发怒的鬼罗刹,娇躯猛地一震,双眼中立刻弥漫着浓浓的绝望,低声说道:“你杀了我吧。”

    “呵呵,杀你,这事儿我做不出来。不过如果你老实交代,是谁派你来杀我的,我倒是可以考虑不把你交给外面的兄弟们。”

    微微一笑,翘着二郎腿,苏羽继续说道:“好了,说吧,你的老大是谁,他是看重了我晨星帮哪儿的产业,在你的帮会里你是什么地位,

    以你这身手,绝对不是普通人。”

    “哼!就你还配知道我老大,做梦吧你!今天你若是不杀了我,总有一天我会将你碎尸万段!”鬼罗刹怒吼道。

    若是抛开对方是来杀自己的杀手这个身份的话,还别说,苏羽还真有点小心动了。因为鬼罗刹这一生气,激动的全身抖动,连带着胸前的

    那硕大的**都跟着跳动不止,着实是诱人啊!

    但毕竟,两者身份不同,所以苏羽并没有再次来个辣手摧花,而是冷哼一声道:“鬼罗刹!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青帮老大朱强的女人

    么!让你自己说是给你个台阶下,别不识抬举!”

    听着苏羽将自己的身份道破,鬼罗刹不由得娇躯一震,显然之前她并没有预料到,对方居然能够识破自己的身份!要知道,她的身份本就

    是一名杀手,在青帮,除非是高层核心,其余人基本上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而眼前的这个从来没有在平阳出现过,或者说在平阳根本就是个无名小卒的男人,居然知道她的身份!这让鬼罗刹着实的意外!不过她毕

    竟是个杀手,是一个接近冷血的人。所以那份意外和震惊也只是一闪而过,冷冷一笑,鬼罗刹慷慨就义般地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

    份,那还啰嗦什么!给我个痛快的死法!”

    呵呵一笑,苏羽站起身来,虎躯一震道:“给你个痛快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不过想死,恐怕你还做不到。”

    说着,苏羽便是故意面带邪笑,一步一步地向着床边走去。在鬼罗刹愤恨和惊恐的捂着胸口破口大骂的时候,苏羽却是抬起手来,在其身

    上几处穴道上轻轻拍过,而后大笑着说道:“回去给朱强带个话,如果想要我晨星帮的产业,就亲自来,别他妈净干些不是爷们干的事!派个

    女人来杀老子,丢他家老先人了!好了,穿上衣服赶紧滚吧!”

    说罢,苏羽便打开了房门,不理会满脸错愕的鬼罗刹,直接大步走了出去。

    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夺走自己最宝贵东西的男人,鬼罗刹心里除了极度的愤恨之外,好像还存在了一些其他的思绪。也正是这些异样的小

    思绪,在不久的将来不仅救了她一命,更是令她收获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