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591.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7章 君子之战
    “那就好……如果让这种肮脏的事情继续发生和存在的话,真的不知道会有多少百姓每天生活在恐惧和不安当!”苏蓉正声道。

    苏羽真想对着苏蓉说,“你是不是很崇拜这股力量啊,那你崇拜我啊!崇拜我吧!我就是这种力量,这种力量就是我哦!”

    好吧,苏羽才没那么恶心,这是曾小贤的台词。其实苏羽想说的是,这事儿不用你操心,相信过不了几年,你就会看到一片朗朗乾坤的。

    呃,其实苏羽嘴上说的却是,“走吧,上车吧,好不容易见个面,我请你吃饭吧。”

    “好啊,反正我也是没事瞎逛,有帅哥请吃饭,当然好咯!”苏蓉莞尔一笑道。

    和苏羽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再加上一个黄花大闺女最重要的秘密都被苏羽看到了,这可以说是肌肤之亲,全世界都没有这么亲密的了。自从懂事儿以后,老妈都没见过自己那儿,却是让苏羽给看到了。

    虽然苏羽是以治病的名义看的,而且的确是给丫头治病了。但不管怎么说,人家一个女孩最重要的就是那儿,被你第一个看过之后,心里如果没有你的影子闪烁的话,那绝对不正常。

    所以,从心底里,苏蓉对苏羽就有着一些好感和亲近感的。至于具体到底是哪一种好感,哪一种亲近感,咳咳咳,要看接下来的发展了。

    坐在车上,苏羽还不忘问道:“小蓉,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这次镀金完成之后,你会负责什么样的工作呢?”

    虽然苏蓉一直不想说,但在平阳她基本上没什么朋友,能够聊得来不设防的,也就只有苏羽一个人了,所以还是和苏羽分享了这个他在私下里得到的通知。

    “大概会被调进市委吧,具体应该还是负责你的项目。不过你现在成立了农技推广公司,可能合作的范围会广一些,不仅仅限于小溪村的养殖场了。”

    接着,苏蓉又笑着提醒道:“这可是绝密消息,现在还没人知道呢。你别告诉别人啊!”

    微笑着摊了摊手,苏羽道:“我会告诉谁呢?咱们共同认识的人好像也没有啊。放心吧,这事儿我只会替你高兴高兴,不会到处说的。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下,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和平台,你一定要抓住啊!”

    “嗯,我会的。”苏蓉笑着说道。

    一路闲聊着,两人便到了一家不错的餐厅,随意的吃了一些东西之后,由于苏蓉要到党校去报道,所以将苏蓉送到党校之后,苏羽便回到了晨星大厦。

    只是刚刚到晨星大厦门口,停车下车,便有几个一看就有些来者不善的壮汉走了过来,冷声嘲笑道:“小子,听说你很能打!”

    看这样子,明显是来挑衅的。

    冷冷一笑,苏羽根本没有正眼瞧对方,只是淡淡一句,“你们配不上我动手,还是去让你老大来吧。”

    “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看不起老子!别他妈以为你成立了个什么晨星帮,就真的是老大了,牛逼了!今儿个老子就让你这个给条子跪舔的货知道知道,什么叫实力!”说着,为首的一个壮汉甩开膀子就冲了过来。

    而从始至终,苏羽都没有正眼瞧他一下,哪怕是对方那太极把式向着自己攻来,苏羽依旧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去。

    只是脚下轻轻一个腾挪,那个壮汉就一招落空了。

    一看苏羽轻易地避过了壮汉的招式,其余两个壮汉也迅的甩开膀子攻了过来。但苏羽依旧是没有理会,只是继续向前走着,对着刚刚从晨星大厦里出来的陈虎和张魁两人笑着说道:“虎子,张魁,送上门的靶子,过来练手!”

    本来一出门看见这几个人对苏羽出手,陈虎和张魁两人就大步冲了过来,这会儿苏羽一发话,自然是大笑一声,摆开招式就冲向了这三人。

    至于接下来的事儿,就不是苏羽操心的了。好不容易有几个送上门的活靶子,陈虎和张魁自然不会放过了。起先就是拿这仨货练招,没使出全力,等练的实在无聊了的时候,两人便甩开了膀子,放开手脚大打出手。

    没几分钟,几个前来挑衅的壮汉就被陈虎和张魁给收拾的一个个鼻青脸肿浑身是伤了!要不是知道大哥打算放着几个人回去送话的话,恐怕这会儿这几个人就没有能站着的了!

    毕竟,这几个货才刚刚进入柔劲时间不长,而陈虎和张魁他们,最近已经隐隐的摸到了内劲的感觉了。

    半个小时后,平阳市南城区一家高档的会所里,几个鼻青脸肿的壮汉满脸羞愧地低着头,满怀歉意地说道:“宋少……那个小子的身手很诡异……我们几个一起出招也没能近身……”

    “什么?你们三个柔劲高手,去对付一个乡野小子,居然连近身都没做到?还被人打了个鼻青脸肿!”被叫做宋少的青年愤怒地转过身来,呵斥道。

    没错,此人正是宋子航,西川四少之一,那个极其护短,表弟被苏羽打了之后派人去修理苏羽无果,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作的宋子航!

    被宋子航这么一骂,几人脸上的羞愧更甚了,其有一个超级老实的家伙一个没忍住,开口说道:“不……不是那小子打的……是他的小弟……”

    “我艹!居然还是被人家的小弟给打成这样的!人才!真他妈是人才!”一听这货开口,宋子航差点没把昨天喝的酒给喷了出来。

    被宋子航骂的狗血淋头,几个人更是羞愧的不知所措了。要不是宋子航的一句滚蛋,几个人怕是还要站在这里谢罪了。

    “果然,郑霄的情报是准确的,那小子的确是有点实力的!”对着旁边的跟班,宋子航笑着说道。

    “那,少爷,既然那小子实力不错,咱们何必招惹呢,据我所知,您那位表弟,串的有点远……”

    说是跟班可能也不对,站在宋子航身边的,正是他主导的七星帮的帮主刘宏,同时也是他从小的良师益友。因为年轻时宋家对他有恩,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走,帮宋家震住七星帮,同时也教宋家这个武痴小少爷功夫。

    而现在七星帮是归属于宋子航的实力,所以准确地说,刘宏是宋子航的师父兼保镖。

    “那个狗屁的表弟,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什么二姨夫的大表哥的小舅子的小姨子的表弟的堂哥的把兄弟的儿子,和老子有个屁的关系!如果不是看着他老子是宋家的长工的话,老子才不愿意管这破事呢!”宋子航厌恶地说道。

    “如果不是触动了老子的原则的话,就算那孙子被人打死,和我也没一毛钱的关系!”

    顿了顿,宋子航十分认真地说道:“师父,你去帮我给那小子下个战书!”

    眉头稍皱,刘宏道:“我觉得这样有些太冒险了,万一对方的实力强过你,你会吃亏的!”

    “习武之人当自强自信,如果连这么点自信都没有,我这内劲修为岂不是白练了!我就是要让让他们看看,我宋子航不是纨绔,我是个爷们!”宋子航掷地有声地说道。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刘宏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对于这个徒弟,让他自己去尝试一下败北的感觉也好,好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些年,宋子航是越来越霸气,越来越嚣张了。虽然这是一种自信的表现,但也得是在一定的程度上,过头了,就会遭人唾弃的。

    一直以来在自己的保护下,宋子航可以说从来没有败北过一次,每一次都是完胜!但他并不知道,这些对手都是刘宏给他找来练手的,实力根本就不如他这个经过师父传功,拔苗助长的人的。

    但当真正遇到劲敌的时候,就他这种自以为是的嚣张劲头,恐怕是要吃大亏的!所以这一次,让他吃点亏也好,也能让他清醒一下。至于其他的,刘宏会保证的。

    “哦?想不到堂堂七星帮帮主,居然光临我晨星大厦!如果不是闹事儿的话,我苏羽举双手欢迎!”会客厅内,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七星帮帮主刘宏,苏羽微笑着说道。

    “呵呵,道上也有道上的规矩,不是什么时候都要打打杀杀的。你我两家并无怨隙,哪儿来的闹事一说,井水不犯河水的。”

    四十多岁的刘宏的气度,绝对不是那些年轻气盛地武者可以比拟的。经历过太多的沉淀,现如今的刘宏,不再是当初那个矛头小伙子,为了一个馒头可以与人大打出手,冲动不计后果,已然变得非常内敛和沉稳了。所以虽然苏羽言语很直接,刘宏也并没有生气。

    对于刘宏的气度,苏羽非常欣赏,微微一笑道:“这自然最好!虽然我晨星帮是取青狼帮而代之,但想必刘帮主也看到了晨星和青狼帮之间的不同。我们也不想闹事,想和大家和平相处。但有些帮会,以为我们晨星刚刚建立,还很孱弱,大有瓜分之意。”

    “这也是人之常情,地下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从来如此,这里没有太多的道义可讲,一切都看你的实力,有实力,就拥有一切,没实力就被淘汰!”微微一笑,刘宏品着手的香茗道。

    “不知刘帮主今天到晨星来,所为何事呢?”苏羽开门见山的笑着说道。

    缓缓放下茶杯,刘宏淡然地说道:“是为了一个君子之战而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