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641.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27章 和疯子讲理
    被称作是癫狂双雄,坐在洪正龙对面的一对夫妇,实在是太对得起这个称号了!两人皆是四十来岁,男的容貌俊伟,犹如狂神一样狂傲,女的单看相貌绝对是花容月貌,但给人的感觉却如同疯子一样,一看就有一种疯癫的感觉。

    正如洪正龙所称呼的那样,癫狂双雄,就是江湖上送给他们夫妇的称号。其实原本应该是叫做癫狂双煞的,不过主要是这癫散人,虽然是一介女流,可疯狂起来却是比男人还要疯狂!十足的江湖女汉子啊!

    此刻,只见疯散人带着一股狂怒和一种想要杀人的疯癫,冷吼道:“洪正龙!别跟我整这些没用的!今天你要是不把那个叫苏羽的畜生交出来,休怪我夫妇二人砸了你的场子!”

    “疯婆子!我洪正龙敬重你二人是江湖豪杰,为人虽然癫狂却也正直!可不要以为我洪正龙是软柿子,你想捏就捏!奉劝你们一句,说话最好经过脑子!”癫散人如此狂妄的一句,直接把洪正龙的火气激起来了!

    这可是他洪正龙的地盘,他的场子!他洪正龙可是西川帮会的霸主,威严岂能被人如此亵渎?!不发火都不行了!

    不过和这以癫狂著称的夫妻二人比霸气,还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比如眼前这个狂散人,就着实是气场够足!

    “哼!洪正龙,别说那些废话!今天就一句话,苏羽你交还是不交!”只见容貌俊伟狂傲十足地狂散人冷哼一声说道。

    此话一出,洪正龙身边的洪二洪三和洪四三兄弟立刻剑拔弩张地站了出来,目光凌厉地看向癫狂双雄夫妇,一副再说一句就打的架势。

    而被这么一刺激,癫狂夫妇也火冒三丈了起来,当即摆出架势,就要开打!

    “诸位且慢!不就是找我苏羽么,我在这里!”就在此时,一脸淡定颇有种气宇轩昂感的苏羽出现在了会客厅门口。

    虽然从未见过苏羽,但一看到自称苏羽的人出现,癫狂双雄夫妇立刻眼冒怒火,祭出杀招就向着苏羽招呼了过去!

    见状,洪正龙和三位兄弟连忙出手阻拦,可苏羽却是满面微笑,面无惧色地笑着说道:“两位何必这么着急呢?反正我就在这里,又跑不掉!不过,我十分好奇,我与二位应该从未见过,甚至连名号都未曾听过,怎么就有了这非杀不可的大仇了呢?”

    “小畜生!少在这里拖延时间!别以为洪正龙罩着你,我夫妻二人就怕了他!敢害我女儿,纳命来!”看着伤害自己女儿的仇人就在眼前,想到女儿躺在床上没有丝毫意识都已经六七年了,癫散人心滴血,仇恨的火焰燃烧到了极点,对着苏羽吼道。

    “二位,我苏羽虽然年纪不大,但向来行的端做得正,从不接受这种无端的污蔑!你们说我害了你们的女儿,那请拿出证据来!如果真有证据证明是我苏羽做的,那这颗脑袋你们拿去又有何妨!”看着这对一个先天期一个先天后期的夫妇,苏羽丝毫不惧,横眉冷对,霸气毕露地说道。

    癫散人正要破口大骂,身为丈夫的狂散人却是开口道:“哼!倒是个身具傲骨的小子!好!你要证据,今天我夫妇便把证据摆在你们面前!”

    说着,便拿出一粒扣子,和半截断指!而且那断指,显然是在冰柜里冰冻了很久的,肌肉组织健在,但已然被冻的发青了!

    对了,证据还有,一条染血的内裤!

    “这断指,是当年你在害我女儿的时候被我女儿咬下的,你可认识!这扣子,你也休想抵赖!在你的晨星大厦,我已经发现了这件衣服,扣子一模一样!还有这条亵裤,上面是你的血迹!你如何否认!”狂散人厉声呵斥道。

    一看那所谓的证据,苏羽就笑了,笑的很是灿烂,一边笑,一边伸出了双手十指,“两位,你觉得,那断指,应该是我哪只手上的呢?”

    “至于血迹,这个好说,做个医学鉴定就可以!还有那扣子和衣服,你觉得这能说明什么呢?款式倒是件复古的款式,可我十分想问的是,二位的女儿,是在什么时候遇害的?距离现在有多久了,你们还记得吗?”

    “哼!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找到一根替代的手指的!但铁证在此,你休想抵赖!”癫散人愤怒地说道。

    而狂散人,则是回答了苏羽的问题,“那一天,我们夫妻二人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是六年前的一天傍晚……”

    六年前,癫狂双雄带着自己十六岁的女儿隐居到了一处深山,开始过上了那种男耕女织的简单日子。一家三口过的是其乐融融,简直就像桃花源记的桃花源的人一样。

    可谁知道,有一天,夫妻二人外出到附近的镇子上采买生活所需,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女儿的惨叫。当即冲了过去,只见女儿全身的衣服被撕扯的只剩下一条亵裤,头骨被人打裂,鲜血横流,口还紧紧地咬着半截断指!一个黑影从屋后急掠出。

    见状,癫散人心痛万分,而狂散人更是狂性大发,急追了出去!可是整整追了一夜,也没有追到任何踪影。担心妻女出意外的狂散人只好折返回家,但却发现,女儿已经奄奄一息。

    之后的一年里,夫妻二人遍访名医,终于是为女儿治疗好了颅骨的伤痕,但女儿却因为颅内损伤导致内出血,压迫了脑内血脉,成了植物人。更让人绝望的是,那血块压迫的位置实在是太过诡异,不少名医根本无法医治!

    这六年里,夫妻俩一边给女儿治病,一边凭借着这丁点的证据,追寻着仇人!

    听了癫狂双雄夫妻二人的故事,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而苏羽更是为那个女孩觉得惋惜。不过,他的思绪显然没有完全沉浸在替女孩惋惜之。

    只见苏羽面上略带忧伤地说道:“对于令爱的遭遇,我深感同情!但我想二位一定是受人挑拨了。首先那根断指显然是个年人的,而不是我的。因为六年前,我只有十四岁而已。

    也正是因为六年前我十四岁,你们手拿着的那件衣服,就更不可能是我的了。原因很简单,你们谁见过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身高一米八七,到了二十岁却丁点儿没长高呢?”

    其实从一开始见到苏羽的时候,癫狂双雄夫妇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一来两人性格本来就属于情绪化的,二来,满脑子全是女儿的冤屈仇恨,使得他们压根儿就没去想这些不对劲。

    可此刻听着苏羽的话,在去看的话,的确是疑点太多了!首先这年龄就对不上!眼前的这个小子一看修为就是连先天境都还没到,更别说那个连他们都达不到的能够容颜永驻的境界了。

    所以,看上去二十岁,那就绝对是二十岁!再说他们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见的人太多了,绝对不会看错的!

    再者说来,那根断指,他们也的确是因为仇恨冲昏头了。虽然江湖有一种诡异的功夫,可以将别人的肢体抢来装在自己身上,但那也只是传说,谁也没见过。

    而且,的确如这小子所说,他们手的断指,显然是年人的,一看就不是二十多岁人的手。再加上,苏羽的手指显然是要比那根短粗的断指修长的多!

    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可能真的是认错人了。但癫狂双雄之所以被人称作癫狂双雄,就是因为那狂傲和疯癫不讲理。

    “哼!这只是你的片面之言!根本无法信服!”癫散人张口就道。

    “呵呵,其实还有个更简单的方法,让你们的女儿自己来说,不是更好么?”微微一笑,苏羽胸有成竹地说道。

    “放屁!你他妈成心气老娘是不是!我女儿昏迷了六年了!要是能开口说话,老娘还在这听你磨叽,早就一掌拍死你了!”癫散人破口大骂道。

    云淡风轻地一笑,苏羽淡然开口道:“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不瞒二位,其实我的真实身份,只是一名医者而已。或许我可以医治你们的女儿。只要她醒了,一切的事情,不就水落石出了么?”

    “放屁!你他妈说自己是医者就是医者了?老娘还是医仙门的掌门呢!信口雌黄的东西!”癫散人不愧是癫散人,这疯癫起来,就算是他老公狂散人也根本插不上话。

    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洪正龙,却是开口了,“狂贤弟,癫弟妹,这个事情我洪正龙可以作证!小苏先生不但是个医者,而且还是个医术十分高深的医者!我多年的顽疾就是小苏先生帮忙治好的!”

    “放屁!你说证明就证明了?你们***穿一条裤子的,你觉得老娘会信么?”

    又是一句破口大骂,洪正龙满脸怒色的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疯女人拍飞了出去!

    不过就在一方恼怒,一方癫狂的时候,一道谁也没想到的声音传了进来,“我可以证明!”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