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677.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263章 少爷?
    平阳市的地形看似简单,但其实是十分复杂的。整个市区所处的范围是个平原,有着一般平原城市的特征,四平八稳的。但偏偏在东面,有着一条奔流的安河,贯穿了整个西川省,一路北上,负担起了内陆航运的功能。

    而在平阳境内,距离苏羽现在所在的码头向北五公里的地方,恰好有一座不高不矮的小山,被安河一穿而过,分成了两半。

    虽然有峡谷之意,但两边的山石才一百多米高,也并不是多么的宏伟,所以也没有成为什么风景名胜,只是一处水势相对湍急的河道而已。而且在进入这个小山附近时,安河被分成了两道,宽的一面绕山而过,窄一点的一道穿山而过。

    所以作为河道的话,一般的船只都会选择走绕山的那条宽阔一些,水流平缓的河道,只有在货运高峰的时候,才会有船选择穿过这个小峡谷。

    漆黑的夜,冰冷的雨,一种寒冷与罪恶的感觉,弥漫在潮湿的空气之。猫着腰,苏羽静悄悄地躲在码头边缘的一个集装箱后,将神识全部展开,精神高度集的,盯着那艘将发动机的声响隐藏在风雨声,距离码头还很远的货轮。

    河面很宽,尤其是在靠近码头的地方差不多有五六百米宽,所以即便是苏羽全力展开神识,也依旧只能看到那艘船的轮廓和船身侧面的标识。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已经足够了!至少,苏羽已经确定了,这艘来船来自欧洲国家,船只编号什么的,也已经记在了心里。稍后经过仔细的调查,这艘船的来历至少能够调查的非常清楚。

    看着那缓缓而过,连灯都不开的货轮,苏羽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多调查一些线索,掌握更多的信息。虽然他有怀疑,但并不能确定这艘船就是走私船!而且神识的探测范围有限,并不能直接看到其内的东西,所以暂时还不能轻举妄动。

    说实话,如果有可能,苏羽真想潜入这艘船上,去一探究竟,可河面着实是太宽了,对方还是靠着东侧行驶,距离自己实在是太远了。如果是在公路上的汽车什么的,苏羽倒是还能用自己的度优势,有可能追赶上,但这水里的船,苏羽就着实是没有办法了。

    所以,苏羽只能一边再次搜索着码头上有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一边关注着方才经过的那艘船。

    虽然很快的,这艘船就驶离了苏羽的视线,但由于现在是深夜,万籁寂静唯有雨声,所以那船舶发动机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再加上苏羽本就听力超凡,所以即便好似离开视线之外了,那艘船的动静,苏羽还是能凭借着听觉感知到。

    “咦?怎么停了?听这声音,不像是发动机故障,应该是停船……还有细微的抛锚声……码头就这么一个,安河上可没有其他的停泊地点……除非……艹!难道真的停在那儿了?”听着那细微的隐约的声音变化,苏羽恍然大悟。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刚刚还在为没有办法上船,一探究竟而懊恼呢,忽然就峰回路转了,那艘船居然停了!而且停船的地方,苏羽也大概猜到了!

    没错!最有可能的停船地点,就是那处不高不矮的被安河一穿而过的小山包峡谷!只是根据苏羽的印象,小山包被分成两半,是靠近对面河岸的!所以,要想近距离的观察,必须要到河对岸去!

    不过好在,从这里向南七公里的地方,有一座跨河大桥,而且苏羽的车,就停在码头附近不远处,所以,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身形一动,苏羽瞬步全力展开,迅地到达了自己的车附近,毫不犹豫地发动路虎,直接往跨河大桥方向全开了过去!

    十几公里的路,以路虎的强劲马力,几分钟的时间,便到达了距离那处小山包还有五公里的地方!其实苏羽还可以开着车继续往前走的,但为了保险起见,不暴露自己,苏羽还是将车停在了一处偏僻的角落,自己下了车,迅地展开瞬步,往小山包附近全力奔驰而去。

    午夜雨夜,本就是十分宁静的,所以苏羽的动作尽可能的轻,度尽可能的快!好在有神识在身,这漆黑的夜晚对于苏羽来说,和白昼没有什么区别,一路之上,连个树枝儿都没踩到!

    “嗨,我的老朋友,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小山包与安河支流形成的小峡谷,那艘货轮边上,停着一艘游艇,游艇上,一个满身腱子肉,脸上带着刀疤的板寸男子,对着货轮甲板上说道。

    “哈哈,雷,我的老朋友,我很好,再好不过了!好久不见,你最近过的怎么样?”货轮甲板上,站着一个穿着船长服的五十来岁的红胡子绿眼的老外,脸上带着热情的微笑,冲着游艇上挥手道。

    只是看这两个人的面容,都不是善茬儿!那满身腱子肉的刀疤板寸年人,满脸的凶相,一看就是个狠角色,而那个红胡子绿眼的老外,虽说是慈眉善目的,但从其眉宇之间,还是能看出一种凶狠的嗜血。

    当然,这只有非常靠近这两艘船并且有神识在身的苏羽,才能看得出来。毕竟风水堪舆相面之术,苏羽也懂的。

    躲在小山包附近的巨石后,苏羽全力展开神识,仔仔细细地关注着这两艘船。

    没错!这艘货轮,就是苏羽要找的!因为在神识透视下,苏羽赫然发现,这艘船的集装箱里,有不少的豪车!当然也不全都是豪车,还有各式各样的珠宝首饰,奢侈品等等!

    这些东西,如果要通过正规渠道进入华夏国的话,光是征税这一块,就要使得价格至少翻一番,就更别说零售价了!但如果是走私过来的话,这其的利润就可想而知了!而且,这种大型货轮,一次能装的东西可是非常多的!

    既然是细致观察,苏羽自然不会放过船上的人员构成了!也正是通过船上的人员配备,苏羽几乎百分百的肯定,这艘船,绝对不是普通的商船,而是一艘具有私人武装的船只!

    因为在船舱的隔层里,有大量的枪支弹药!而且,清一色的全是米国最先进的军备!至于那些穿着水手服的船员们,苏羽也从他们那精壮的肌肉,结实的身板,以及时刻保持警惕的状态上,一眼就看出,这些人,绝对是退役士兵!

    虽然现在苏羽非常想通知冷若曦和黄长海,将这个走私团伙一举打掉,可苏羽并没有这么做!因为现在,还没有拿到确切的证据证明李纲和这个事情有关,而且也没办法证明刘浩以及郑爱民和这个事情有关系!

    再加上直觉告诉苏羽,这趟货轮到这里来,绝对不仅仅是送货,更是要带一些华夏的东西回去,否则怎么可能利益最大化!可展开神识扫视了一番,苏羽并没有发现那艘游艇上有什么东西!

    而且为了掩护,那艘货轮上,的确是装了很多常规的货物!为了掩盖走私的事实,这艘货轮一定会将这些货物沿着安河运送到上游的某个地方,进行正常的贸易。

    毕竟,他们是以正常的货运船只的名义而来的,太过迅的离开华夏的话,反倒会让海关起疑心的!

    果不其然,事情真的如同苏羽料想的这样,只见游艇上的刀疤男子对着货轮上的老外船长微笑着说道:“老杰克,我的老朋友,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还是赶紧完成我们的交易,好好的找个小妞,乐呵乐呵吧!”

    “雷,你还是那么的着急!好吧,就照你说的,我们先完成这一笔交易吧!”说着,老杰克船长放下了扶梯,将姓雷的刀疤男让上了船。

    而刀疤男随行的几个专门负责验货的人,也跟着上了船!当然,刀疤男的保镖,后天后期的几个精壮男子,也跟着一同上了老杰克的船。

    使了个眼色,那几个专门负责验货的人,立刻跟着老杰克的副手往货轮的集装箱走去,开始打开每一个集装箱,集验货!

    而刀疤男,则是和老杰克继续寒暄了起来,“老杰克,最近生意怎么样?这可能是最近几个月,我们所做的最后一笔交易了!最近华夏的风声比较紧,少爷担心出事。”

    “哦不,我的朋友,你们不能单方面决定!你们华夏的海关,就像瞎子一样,根本发现不了老杰克的把戏!你们不是早就买通了警局的人吗,难道出了什么问题?”面色微微一变,老杰克笑着说道。

    “不,警局那边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最近上面刚刚换了领导,需要继续疏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少爷让我向您转达他的歉意,并且愿意额外赠送你几样华夏国的物作为补偿!下一次的合作时间,相信不会太久的,我们一定会及时通知你的。”姓雷的刀疤脸面不改色地笑着说道。

    “谢特!该死,该死的条子!好吧,为了平安,为了以后的合作,也为了表达对少爷的理解,这次交易之后,生意先暂停吧!说实话,我的老朋友,我真的不愿意和你们终止合作,因为你们华夏的物,在欧洲非常容易出手!”老杰克谩骂着,不过这也是个狡猾的老狐狸,生怕出一点事!

    “我们又何尝不是呢?你的那些汽车,还有那些奢侈品,在华夏也是供不应求,每年为我们带来的利益,也是非常可观的!”姓雷的刀疤脸也是有些肉痛的说道。

    而他们的所有对话,尽管有雨声做掩护,但依旧是被苏羽分毫不差的听到了了!

    “少爷?警局?看来,必须要先查明这个叫做少爷的人,究竟是何许人也,才能将整个走私团伙一打尽了!”苏羽喃喃地说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