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785853.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439章 霸道军花爱吃醋
    但是,苏羽说出来的这些话,杜婉琪却听了进去,而且听得很认真。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心中居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苏羽的强大感,让她很安心,很放心,因为不会有利益争执。或许,是因为两人相处的时间久了,每天都见面,每天都会开玩笑,彼此之间有了一种很纯洁的友谊,一种抛开所有利益关系和美貌之外的纯洁。

    只是,杜婉琪并不知道这些,只是在苏羽的这些话之下,变得豁然开朗了,整颗心,彻底敞亮了起来!萦绕在她心头那些无奈和怨气,竟是瞬间消失!

    这种感觉,就像是苏羽曾经有过的顿悟一样!有的时候,看似千难万险,看似毫无头绪,但当某一刻忽然出现的心念通达,使得这些事情瞬间就不是事情,一下就通了!

    就像武道一途中所说的,打通任督二脉之后无比通畅的感觉一样!

    一股从未有过的轻松感顿时充满心扉,杜婉琪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却知道这是因为苏羽的那句话,脸上带着激动,搂住了苏羽的脖子,将头靠在苏羽的肩膀上,如释重负地说道:“谢谢你……”

    “呃,只是一句话而已啦!只要你能轻松快乐,每天早上起床说一遍,中午说一遍,下午说一遍,晚上睡觉前说一遍,都没有问题啊!”

    虽说嘴上是这么说的,但那对高耸的玉峰带着柔软和十足的弹性紧贴在胸前,由不得苏羽不激动啊!自然而然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抱住了杜婉琪,温柔地安慰着。

    只是这一幕,却被从远处犹犹豫豫慢慢走来的乔诗月,看了个正着!

    不知为何,看到两人相拥在一起,乔诗月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怒火,夹杂着浓浓的山西老陈醋的酸味儿,酝酿发酵了起来。就连那原本 揉捏着衣角的双手,也不由得握成了拳头。

    “流氓……无耻……不要脸……哼!”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很自然的反应,自然到乔诗月根本没注意到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觉得不想看到,所以愤愤地一跺脚,乔诗月转身就走!

    正专注的享受着那峰峦叠嶂抵在胸口的畅快的苏羽,哪儿还有注意力去关心别的事儿呀!所以乔诗月从来到走,苏羽压根儿就没有发现!

    拥抱了好一会儿,当杜婉琪如倾如诉的对着苏羽讲述了好多好多的事情,将心中那些压抑许久的烦恼全部都说了出来后,浑身畅快的杜婉琪这才缓缓地松开了苏羽的脖子,脸上带着轻松而纯美的笑容,一笑众生痴地说道:“来吧,姐姐给你个优待!”

    说着,杜婉琪指了指自己的大腿面儿,对着苏羽说道:“来,姐姐的开心果,为了感谢你战场上的保护和方才的开导,姐姐给你展示个独门绝技!躺好!”

    “不是说了叫亲爱的吗?”苏羽笑着说道。

    无奈地看着这个家伙,杜婉琪甜甜的笑着说道:“好,亲爱的,快躺好,姐姐给你展示我的独门绝技,掏耳朵!”

    “呃?掏耳朵?”

    显然,关于这个优待和独门绝技,苏羽想歪了,邪恶了一点。这难免,会有些心里落差了。不过苏羽向来不是个会纠结的人,所以立马就乐呵呵的一个侧身,躺在了杜婉琪那柔软的大腿面儿上!

    我的个亲娘哎!这叫一个柔软啊!虽然隔着迷彩军装,但苏羽依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来自于杜婉琪大腿上的柔软和那暖暖的体温。不由得,小苏苏又精神抖擞了起来!

    这会儿,苏羽还是面向着杜婉琪的肚子躺着,那波涛汹涌的壮观,眼角稍微一斜就能够看个清清楚楚!而且,从这种近距离的仰视角度来看,那对峰峦叠嶂简直是雄伟无比,太太太壮观了!

    这……看的人真想……咬一口啊……

    “躺好,别乱动,碰疼了我可不管啊!”或许是心中对苏羽不仅不排斥,反倒有种靠近他很安全的感觉,所以明知道苏羽这会儿从那个角度在偷看自己呢,杜婉琪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笑着嗔怪道。

    躺在美女的大腿上让美女给掏耳朵,这可是极其享受的事情啊!在某个弹丸小国,只有土豪们才懂得如此享受的!一般人还没这个机会呢!

    接下来,苏羽便着实的享受了一把美女给掏耳朵的土豪服务!居然,比想象中的还要舒服!尤其是嗅着美女身上淡淡的香味,看着那波涛汹涌的峰峦叠嶂,感受着那带着体温的柔软,真的是,根本停不下来啊!

    为了能一点儿也不错过的看那美景,换另一只耳朵的时候,苏羽并没有转过脸去,而是身体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换了个方向继续面朝着杜婉琪躺着。

    不知不觉间,苏羽竟是躺在杜婉琪的腿上,睡了过去。疲惫了这么久的他,终于是睡了个安稳觉。梦里,苏羽依稀见到了自己的母亲,看到了那慈祥的微笑,也看到了小的时候,自己躺在母亲的怀抱里的那种感觉……

    只是,妈妈的脸,无论他怎么去想,都无法看清楚!

    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熟睡了过去的苏羽,杜婉琪温柔的笑着,玉手轻抚着苏羽那和性格一样倔强的头发,静静地看着那张俊美而刚毅的脸庞。虽然,她的腿已经被压得发麻,但却没有动弹丝毫,生怕惊扰了苏羽的睡梦。

    看着看着,杜婉琪发现,苏羽那熟睡的表情由喜悦温暖,慢慢的变成了哀伤,变成了苦涩。嘴里,还嘀咕着梦话,“妈妈……你不要走……不要……不要扔下我一个人……妈妈……”

    “哎……可怜的孩子……看来,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轻轻地拍着苏羽的背,像哄婴儿入睡般的安抚着,杜婉琪喃喃地说道。

    这一觉,苏羽睡的很安稳,睡的很香。等醒来的时候,居然发现,日已西沉了。

    “呃……对不起啊,我给睡着了……压的你腿疼了吧?”看着杜婉琪那张秀美温馨的脸,苏羽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儿,累了这么久了,也该好好的睡一觉了。”微笑着摇了摇头,杜婉琪笑着说道。

    “我睡了这么久,肯定压的你腿疼了!没事儿,我给你揉揉吧,我是个大夫!”说着,苏羽也没多想,伸手就上去给杜婉琪揉腿。

    而杜婉琪倒是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等到苏羽用医仙劲给揉完了,浑身特别舒服的时候,才妩媚地笑着说道:“喂,美女的腿是能随便摸的么?这摸了可是要负责的呀!”

    “负责!必须负责!那个,我也想不出来怎么个负责方法,不如这样吧,等龙牙毕业,咱们造几个孩子吧?”苏羽坏笑着说道。

    “呃……讨厌!不欺负人你能死啊!”此情此景,刚刚被苏羽好好的摸了一会儿大腿,杜婉琪顿时窘迫不已。

    “没有欺负人呀,我说的是真的。”

    看着苏羽那眨巴眨巴的眼睛,那纯洁哟,就像是再说,“我今天没吃药,感觉自己萌萌哒!”一样,看的杜婉琪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好啊!不如现在,我们就开始造孩子呗?”

    比开荤腔,比尺度,她杜婉琪可是从来没输给过苏羽的好不好!区区一个玩笑,能难得住她?说着,杜婉琪妩媚的笑着,向着苏羽就靠了过来!

    可是把苏羽的小心肝儿给吓的颤啊颤的!开玩笑啊!这要是真的在这地方发生个那事儿,美妙是美妙,万一被人发现,再被人给监拍了,那就名声丢到姥姥家了!

    “呃……我的功夫很好的,一发中奖绝对没有问题的!但是孕妇不能进行剧烈运动,也不能上战场,所以……所以这个计划,咱们还是等到毕业之后再说吧!”说着,苏羽赶紧起身。

    等回到营地之后,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所以苏羽和杜婉琪便一同走进了食堂。

    “哟!浓情蜜意小两口,舍得回来了啊!我还正准备派人去找你们呢,生怕这大半晚上什么豺狼虎豹的你俩有什么危险呢!”刚一进食堂的门,便听乔诗月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嘿!诗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说话没头没脑的啊!”杜婉琪一头雾水的看着自己的闺蜜。

    “哪里没头没脑了,我脑瓜好的很,就是担心你们小两口的安危啊!这都到饭点了也不见你们的人嘛!”乔诗月笑着说道。

    只是那笑容,在杜婉琪的眼里,怎么就那么酸,那么有醋劲儿呢?一看这表情,杜婉琪就什么都明白了!

    这妞儿,是吃醋了!可是这醋吃的,还真的是让人有点哭笑不得啊!她和苏羽可是什么都没有,也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爱情火花蹦出的。

    “诗月,你没吃错药吧?我和他可是什么都没有的。再说了,你不是也经常说,他和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么?怎么今儿个这么大火气呢?”

    “没有啊!我哪儿有火气啊,你是我的好闺蜜,好朋友呢,我怎么可能有火气呢?就是担心你的安危而已啦!”乔诗月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笑着说道。

    一旁的孙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到杜婉琪边上,小声地说道:“吃饭吧,今儿个别和这妞说话了,掉醋坛子里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