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20/996897.html"}})();
尊宝娱乐 >乡野诱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524章 剑道藏于天地
    下一章会稍晚一些,正在写

    但也正是如此,使得苏默茹错过了修补丹田的机会,整整错过了十五年!直到十五年之后,苏默茹才在司徒南的帮助下,再次找到了一株这样的药材,才算是把自己的丹田修复了一些,能够进入先天境了。

    不过事实证明,苏默茹的这个决定并没有错。因为她所救下的这个人,是名满天下的剑侠司徒南!此人为人正派,对朋友更是忠心无比,仁义无比!从那之后,两人便成了生死之交,一辈子的朋友!

    其实,最初的十年里,司徒南一直是在追求苏默茹,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女子。但苏默茹被爱情伤害过一次,被最爱的人毁灭了所有,根本无法再相信所谓爱情,也绝对不会再接受任何一份爱!况且,她身上背负着血海深仇,根本不配谈爱!

    所以在后来,虽然司徒南还是深爱着苏默茹,但却只字不提了。只是默默的关注着,关心着,以自己日益强大的名号,一直保护着苏默茹,并且跋山涉水,为其寻找疗伤的灵药!

    而在救下司徒南之后的十几年,苏默茹艰难的一边要防着丹田被撑爆,一边继续寻找着灵药治疗丹田,更是一直不断地行走在江湖之中,积聚着自己的人脉与势力。

    直到得到了一些哥哥苏正南的细枝末节的线索,找寻到了苏羽这个医仙门唯一的后人之后,苏默茹才看到了恢复丹田的希望!

    因为苏羽不仅有着最为纯净的苏氏血脉,是天生的纯阳之体,更是出现了异变,直接变成了绝无仅有的绝阳之体!而好的是,苏正南也教授过苏羽医仙劲,虽然只是简化版,但这小子却是得到了天大的机缘,拥有了传说中的神识!

    果然,在悉心培养,配合着神识之下,苏默茹终于如愿以偿的修复了自己的丹田,再也不用顾忌过多的灵力会撑破丹田了!

    所以,看着那御剑飞走的两个身影,苏默茹心中感慨万千。一个是深爱自己的人,一个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后辈,都是最让自己牵肠挂肚的。

    然而惆怅感慨对苏默茹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待到两人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苏默茹便转身走向了后院,进入了苏羽专门为她准备的超重力室,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闭关!

    而整个西川,现在可以说是风平浪静了,即便是有人想要掀起浪来,一听苏羽拜入了东方医仙门下,成为医仙唯一的亲传弟子,更是和金刚门有了师徒之谊,任凭是谁,都得掂量掂量了!

    惹怒了东方医仙和金刚慧能这两大医圣级别的存在,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至于苏羽,自从跟随司徒南御剑飞行之后,这两个月的收获,可以说是比他这些年来的所有还要大!因为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种澎湃凌厉的剑意,感受到了司徒南的修行之道!

    “苏羽,仔细看前面的石林,你有什么体会?”站在天下著名的石林外,遥指着那怪石崚峋的石林,司徒南对着苏羽说道。

    司徒南的性格以及他的说法方式,就像他手中的剑一样,凌厉而霸道!即便是十分和善的时候,在旁人听来还是有着一种凌厉的感觉,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虽然苏羽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痞子,但在面对司徒南的时候,不免还是有些紧张的。就这,还是在接下了皇天剑中的剑意,对剑与剑意有了一种直接的接触之后!

    毫不夸张的说,若是放在以前的话,就司徒南身上的这股气息,绝对把苏羽身上的那种痞子气息和王八之气荡涤的一干二净的!

    “是!司徒前辈!”恭敬地回答着,沉稳心神,苏羽便仔细地向着那片石林看了过去。

    然而看了四五个小时,苏羽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同之处!就算是用神识观察,也依旧没有任何的收获!

    而司徒南也不着急着问,就那么负手而立站在苏羽的身后,同样看着那片嶙峋的石林。

    司徒南让自己观察这处石林,肯定有他的用意在!所以苏羽的目光一直紧紧锁定着那片石林,丝毫不敢怠慢或者放松!

    可直到看了三天三夜,苏羽依然没有从其中看出任何东西。眼睛传来的生疼,让苏羽不得不尴尬地对着司徒南小声说道:“司徒前辈……恕晚辈鲁钝……还是没有看出什么不同的地方……那些山峰的每一处特征,晚辈都记在了脑子里……可是……”

    “普通人看,本来就看不出什么东西的。”出乎意料的是,司徒南竟然没有一丝的生气或者失望,只是淡然说道。

    这话一出,苏羽险些吐血三升!心说,前辈,您不是在玩儿我吧?

    但接下来司徒南的举动,却是让苏羽的心灵瞬间被震撼了!

    只见司徒南随意的抬起手来,对着眼前遥远的石林遥遥一挥!那瞬间,就像天地都被改变了一样,苏羽的眼前竟然出现了一种眼前空间被划破的错觉,视线中那嶙峋的石林竟是开始抖动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抖动,让苏羽发现了不同!仿若眼前的石林里根本不是石头,而是一柄又一柄的剑,直指苍天!

    “看出些什么了么?”看着苏羽那震惊而又专注的神情,司徒南笑着说道。

    “嗯!在前辈一剑之下,晚辈忽然觉得眼前的石林并不是石林,而是一柄又一柄直指苍天的剑!那剑上蕴含着无穷无尽的霸道和凌厉,彷佛要划破苍天一样!”苏羽着自己的感受。

    点头笑了笑,司徒南说道:“看山似剑,只是最浅显的。不过只是在这一瞬间,你就能感悟到这么多东西,的确是资质不错。看好,我再出两剑,能够收获多少,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说着,司徒南再次以手为剑,在眼前虚划一道,半晌之后,又是一剑划出!

    而这两剑,却是让苏羽心中的顿悟更加强烈,以至于当最后一剑划下之后,苏羽下意识的手执皇天剑,目光一直注视着那嶙峋的石林,不住地挥舞起了皇天剑。

    这舞剑,打从一开始,就是根本停不下来了!一直过了整整半个月,苏羽方才停下了舞剑!

    当然,这么说有些不对,其实苏羽在这半个月里,还是停下了很多次。但每一次都是在思考,或是在骄阳之下,或是在明月与黑夜之间!

    这半个月之后的停止,则是因为苏羽暂时再也无法从这石林中获得其他的感悟,才不得不停下来的!

    看着苏羽那面容消瘦,但双目却更加凌厉的样子,司徒南满意地笑了笑,“不错,能够从这石林这种感悟到剑道精髓,果然是天资聪颖,十分难得!不过小子,你可别得意,剑道一途,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需要你用尽毕生去思考,去体会,去感悟的!相信十年之后,你再来这石林,感受会完全不同的!”

    “多谢前辈传授晚辈剑道真意,苏羽感激不尽!”

    这半个多月的时间,苏羽从那石林之中,一点一点的感受着存在于其中的剑意,并且完全出于本能的,用自己手中的剑去模仿,去学习,去钻研!渐渐的感觉到了司徒南想要告诉他的东西,感受到那虚无缥缈的剑道真意。

    所以对于司徒南,苏羽是十分的感激,真心的感激!

    “呵呵,那是你自己的收获,我可没有传授你任何东西。剑修一途,与其他任何功法都不同,这是一种不断体悟出来的东西,因为每个人思想不同的缘故,即便是看着同一个事物,感悟出来的东西也完全不同,招式也绝不雷同!所以,你的招式,只属于你,你的感悟,也只属于你!老夫只是帮助你打开感悟之门而已。”司徒南笑着说道。

    的确如司徒南所说,剑道真意这种东西,本就是纯粹的感悟,从感悟中去寻找一种与自己相通的意境,进而不断地钻研。而看待同一个事物,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收获,此刻苏羽的感悟,就与司徒南当年的感悟完全不同!

    所以司徒南说自己没有教苏羽,也是对的。

    “好了,咱们去下一处地方吧!”双手掐诀一挥,司徒南再次站上了那柄巨剑。

    而这一次的目的地,是一处人间仙境,天池!面对着那平静的水面和林立的青松,在司徒南再次划出三剑帮助下,苏羽再次耗去了半个月的时间。

    因为从天池和青松之间,苏羽分明感觉到了两股和石林完全不同的剑意的存在!也同样是凭着自己的感悟,不断地挥舞着皇天剑,将那感悟化成招式,化成自己的思想。

    第三次的目的地,是广袤的黄土高原,沟沟壑壑,一望无际!时值冬日,更是狂风凌冽,沙暴飞扬!

    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苏羽再次耗去了十天的时间,在狂风中练了十天的剑!

    最后一处目的地,是遥远的科尔沁草原深处。而这一次,司徒南并没有直接让苏羽去感悟,而是语重心长地说道:“山有山之道,水有水之道,木有木之道,草有草之道,就连生灵,也有着他们的道!所谓剑道,其实不是什么武功典籍,更不是什么绝世招式,只是一种感悟,来自于天地间的感悟!

    因为,真正的剑意,存在于天地之间,存在于世间所有的事物之上!只看你是否拥有一双慧眼,去发现他们的存在!如若你发现了,那剑道就存在,如果你发现不了,那它就不存在!一切,只看你自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