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380/13543531.html"}})();
尊宝娱乐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十一章 触角
    义成地区修建铁路的动议其实很早之前就有了。[www.abc169。com ABC小说]

    那是在十余年前,彼时邱海洋才在义成地区工作没多久,义成县也刚刚设立,人口尚不满万,成皋县更是还没有影子,痛感义成地区交通极端不便的邱某人,下了大决心要建起连接义成港和成皋乡的道路交通体系,彻底改变义成地区的面貌。

    只可惜,那时候义成地区可谓百废待兴,繁重的开荒工作压得百姓喘不过气来,就连很多干部都有精疲力竭之感;关系逐步恶化的原住民带来了更大的安全保卫方面的威胁,虽然隔壁的新华夏岛派了部分岛屿八旗土兵过来助战,可谁都知道这些士气不佳的客兵的战斗力有多可怜,万事还是得自己来;再加上比一般地区高得多的疟疾发病率所带来的恶劣影响,彼时真的是义成地区创建历史上较为艰苦黑暗的岁月,人民随时面临着劳役、死亡和疾病的折磨,试问又怎么可能有精力、有能力、有心气修建起一条长达152公里的铁路呢?

    更何况,当时他们还在使出吃奶的劲修建一条在地图上被标注为“义成二等国道”的公路呢!而且,这条公路的修建也非常不容易,完全是在新华夏开拓队接上级指令的情况下,捐了几万元现金和一批建筑材料,同时选派了数千名马来人战俘前往义成地区后,才艰难地破土动工的。因此,当时哪来的资金、哪来的人手、哪来的材料修建铁路?

    义成二等国道的修建断断续续的,一直持续到三年前的春天(即1674年11月),才在自身的努力及各方协助下堪堪完工。这条长约150公里的二等国道前后修建了差不多十年时间,耗费了大量资金、材料和人力,甚至为了修建这条道路,数千名马来战俘因为各种因素死亡、逃亡了三分之一,上工地平整地基的当地百姓也前后因为劳役、疾病及野蛮人的突袭而死亡了数百人,可谓是一条浸泡了尸骨的道路。

    但这些付出也不是没有收获的!义成二等国道全线完工后,义成、成皋两县境内的土著斯威士人、通加人、祖鲁人也清理得差不多了(至少已经把他们驱赶到了远离公路和东岸人聚居区的野地里),人口、经济都有所发展,商品流通开始缓缓提速。再加上成皋县北部大煤矿的发现,这一切都使得义成二等国道的利用率得到了很大提升,重要性也与日俱增——尤其是对处于偏西方内陆地区的成皋县来说,这条公路就是名副其实的生命线。

    当时间走到1677年12月上旬的今天时,义成、成皋已经拥有了九个定居点,超过二万五千名居民,大量农田、水库、果园、牧场、林场被开辟出来,黑人劳务工的大量使用(来自历次“剿匪”行动的收获),也使得诸如东岸建筑材料公司设立的两家砖瓦轮窑、一家石灰窑、一家水泥窑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慢慢运转了起来,有力支持了本地区的各项建设。

    因此,素来有好大喜功的评价的前义成地区行署专员邱海洋(似乎好大喜功是许多东岸地方主官的标签,几乎成了时代的烙印),又在今年年初动起了已经搁置差不多十一二年之久的义成铁路的念头,并想要将其从纸面上落实到现实之中。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即便是他多年的亲密战友、地区行署副专员、义成县县长肖敬宗也不例外,觉得实在太不靠谱了!因为他觉得,现在义成二等国道已经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了,在本土的南方车辆厂捐献了整整一百辆重型货运马车之后,两地间的各类战备物资的运输已经不再是一个大问题,甚至就连一些民间商品,都能借助这些隶属于国营义成陆地运输公司的车队来回转运。因此,肖敬宗就觉得,真的没必要在刚刚获得了短暂的三年喘息之机后,就又把自己陷入一个新的项目建设之中,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小负担,保守估计也要150-200万元才能全线修通。

    不过邱海洋当初只用一句话就让肖敬宗改变了主意,转而积极支持起了这条铁路的修建。邱大专员的原话肖敬宗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意思还是相当明白的,就是他邱某人不知道走了哪位大佬的门路,竟然得到了在义成地区新设一家小规模的冶铁厂的许可,并且已经由政务院批准、工商部正式具文、联合工业信贷银行发放贷款。

    这种堪称“奇迹”的项目的出现,让肖敬宗目瞪口呆之时,也是同样兴奋到了极点。要知道,义成地区的成皋煤矿储量大、埋藏浅、质量高,能够稳定地为基础工业提供至关重要的能源乃至原料,如果真的设立一家炼铁厂并稳定运营的话,那本地经济简直就要起飞了,因为市场都是现成的!河中、新华夏、义成几十万国民,以及数量更多的非国民劳务工,如果再算上斯瓦西里海岸、奥斯曼帝国、波斯乃至印度,这样的市场如何还不够称之为大的话,那么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当然了,义成地区设立了炼铁厂,那么新华夏岛梦寐以求的康化钢铁厂基本上也就没戏了(事实上该项目已经被枪毙了),因为执委会显然不可能在相邻如此之近的这两处分别设立两家炼铁厂,那不经济,更不符合国家的部署。在以后,康化铁矿——准确地说,那是有一个铁金伴生矿,位于后世苏阿拉拉附近,同时有少量白银产出——大概率是为义成地区即将设立的炼铁厂提供原材料了。因此,这家已经初步决定设在义成港海边的炼铁厂,同时有了铁矿石和煤炭的供应,且距离都不甚远,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日后前景被很多人看好。

    当然对这家炼铁厂的设立感到最不满的无疑是新华夏开拓队方面了,他们派了一支规模不小的代表团回本土进行争取,结果却只争来了加速开发康化港硫铁矿、黄金、白银资源的投资,令他们大为沮丧。究其原因,除了时任义成地区行署专员的邱海洋路子野之外,或许新华夏岛是殖民地地位而义成地区是正式国土地位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即本土的大佬们不想讲钢铁冶炼之类的敏感企业建在殖民地,从而与本土企业抢生意——甚至于,如果不是邱海洋极力争取以及义成地区确实条件不错的话,这家规模不大的小型炼铁厂大概都建不起来,毕竟河中、义成地区虽然名义上是本土没错,可在实际操作中,其实就是个二等公民。

    不过被新华夏岛二十万民众同声咒骂的邱海洋邱专员也已经受到了“惩罚”,因为在一手引进了义成炼铁厂之后,他被宣布调任新华夏开拓队队长之职。世事之讽刺,大概莫过于此了吧,不过也许他邱某人并没有太过在意。

    而在有了义成炼铁厂这个项目之后,义成铁路的修建就不再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成了一件必须且迫在眉睫的事情。这不,新近代理地区行署专员职务的肖敬宗已经开始了积极筹划,从本就不甚宽裕的地区财政中咬牙挤出了五万元资金,同时组织队伍不断进山清剿,大肆抓捕包括通加人、祖鲁人和斯威士人在内的原住民俘虏,充当修建铁路的主力军。

    不然的话,整整152公里的规划里程,可以将整个地区的财政给拖垮,要知道中央财政部、国家铁道总局和中央铁路公司每年加起来也只有不到三十万元的铁路建设资金投入。以这个速度计算的话,义成铁路全线通车,怕不是要花费至少五年的时间,这如何教人等得起!因此,肖敬宗最近又求起了老上级、已经调任新华夏开拓队队长的邱海洋,请求他帮忙想想办法,给点支援,也是没谁了。

    不过说起来这邱大队长对老部下确实也是仗义!如今已经贵为省部级高官的他,不但答应每年援助义成地区价值五万元的粮食、工具、药品、帐篷、建材等物资,同时也会额外提供大量的黑人劳动力,充作修建义成铁路的“消耗品”。

    这些许诺的“消耗品”新华夏方面暂时还没有。不过考虑到他们的陆海军不日就将逆风北上,前往层拔岛附近海域活动,在斯瓦西里海岸某处登陆并大肆劫掠是难免的事情,故大量奴隶的到来就根本不用担心了。义成地区行署只需准备好食品、劳动工具以及足够的监工,就可以坐等这些免费劳动力的到来了,这必将极大压缩整条铁路的建设成本。

    肖敬宗今天还乘坐重型马车专门去了一次内陆的成皋县。这条二等国道如今已经稳定运行三年,道路状况看起来还算不错,虽然有些坑坑洼洼、凹凸不平,但对于二等国道的标准来说,却也大差不离了,每年只需拿出一两万元专项资金进行维护修缮,差不多就可以一直维持下去了。

    路上有一批正往成皋县运输火药、弹丸、枪炮零部件、军靴、被服、帐篷等战备物资的车队。他知道,这是给正在成皋县剿匪的警备大队官兵们输送物资的队伍,最近抓捕土人甚急,战斗变得频繁起来,故对各类物资的消耗也急剧增加,需要义成县方面紧急运输一批补给品过来支援。

    这样看来,义成二等国道在军事战备方面发挥的作用也相当巨大,可以看成是东岸人伸向内陆斯威士人聚居区的触角和输血管,源源不断地将士兵和军事物资输送进去,然后不断扫荡土人聚居区,为国家开疆拓土的同时,也抢掠回来了大批劳动力和物资,有力支援了地方的建设,总体看来还是一笔较为划算的生意的。

    当然了,随着东岸人对内陆地区的不断推进及拓荒人口的与日俱增,义成二等国道这条触角和输血管目前看来已经有些不够了,成皋县需要一条更粗的血管与外界进行连接,特别是在内地的煤炭资源和粮食这些年开始逐步外运的情况下就更是如此了。

    所以,义成铁路的修建已经势在必行!别的不提,光成皋煤矿那储量丰富、开采极易的大量优质燃煤,就是国内各大船舶运输企业及海军非常眼馋的东西,需求量极大,靠货运马车运输终究不靠谱,还是得上马铁路。

    “这条铁路的修建在未来几年内,将成为地区行署的头等大事。与这种深入内陆的重要触角相比,其他的一切似乎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包括毛君、汤墨羽那帮人在南边义阳湾一带的殖民活动。唉,也是他们运气不好,不是我老肖不帮他们啊!那块破地,竞争对手几乎没有,什么时候占不是占呢,与成皋煤矿、义成炼铁厂的正式投产、义成铁路的全线贯通相比,这些都算个屁啊!”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车厢内,肖敬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毕竟,铁路、工厂才是一个地区的未来,而不是其他什么。你们若是警醒的话,多在那边捕获一些土人回来修路,才是对地区发展最好的帮助啊。”

    其实,正如肖敬宗刚才所说的,在义成炼铁厂的项目被批下来后,整个地区行署几乎都疯狂了,目前所有一切的工作都是围绕着义成铁厂、义成铁路、成皋煤矿的建设来铺开的,甚至就连每年新增的移民都被认为安排在了煤矿及国道的周边,大举垦荒,以便为将来就近提供必需的食品。

    这样一来,正带着一部分人马在南边进行殖民活动的毛君、汤墨羽二人,确实就比较尴尬了。他们原本比较“奔放”的行动不得不有所收敛,因为兵员和物资的补充将变得极其缓慢,原本计划中的与杨亮的部队东西并进、打穿南非的计划也几乎成了一个泡影,不知道得知这个情况的杨大司令,又会作何感想。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