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0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死去活来

第一章 死去活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章节名:第一章 死去活来

    宿舍里空荡荡的,四个床位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不大的一个旅行箱便是她的全部。

    躺在吱嘎作响的床铺上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还在盘算着明天到底要去哪家单位报到。

    在这密闭的空调房里呆久了有种说不出的胸闷感,索性爬了起来,她决定出去透透气。

    十分钟后,从宿舍区侧门溜达到马路上的她正兴致勃勃地给两只打架的流浪狗作揖:“好好打!正好一只狗代表一个公司,哪只赢了姐姐就去哪家了,听天由命……”

    只是她的话还未说完,声音就一下戛然而止,甚至在都没有感觉到疼痛的情况下就被一辆逆行而来的汽车撞了出去,年轻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一个不大的弧度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在所有的意识涣散前,她脑子里居然还在想着一个问题:“到底是哪只狗赢了……”

    使劲蜷了蜷身子,她习惯性的伸手拽着可能被踢到床角去的被子。心中纳闷:不是正在八月流火季节么,怎么会这么冷呢?难不成是宿舍的冷气开的温度太低了?

    伸手在身边胡乱摸着,试图摸到被子或是空调的遥控器,可入手的一团扎在自己怀中的柔软的带着温度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顷刻间睡意全无,她‘噌’地坐起身子,那个一直蜷在她怀里的‘东西’也随即映入了视线,不过是个穿着古代衣服的小孩子而已……

    嗯?为什么我的床上会有一个这样奇怪的孩子?她混乱的伸手挠着有些发麻的头皮,“妈呀!”用陌生的瘦得鸡爪子一样的手抓起一把长长的杂草似的头发送到眼前,那一刻几乎立马认定自己还是在梦中。那手分明就不是自己的,那头发更不可能是自己的,为了打理方便,大大咧咧的她就从未让头发长过肩……

    对,一定是在做梦!松了一口气,缓缓地躺下身子,将手里的长发往身后一抛,她口中得瑟道:“姐姐我长发已及腰,哪个不开眼的帅哥来娶我可好……”

    “好吵。”被她丢在一边的小东西,显然对吵醒自己的人很不满意,他又自动爬回她的怀中,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睡好,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再多睡一会儿……那样肚肚才不会饿的难受……”

    “!”不对劲啊!这不是在做梦。

    她翻身而起,怀中的小东西再次滚了出去,费力地爬起坐在床边揉眼睛。

    用手支着身子,她速度扫了一眼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的陈设,脑袋‘嗡’地大了几分!昏暗的光线下她分辨不出当前的时间,只影影焯焯的看见摆在墙边的桌椅略显破旧,只有窗棂没有窗纸的窗户四面漏风,一眼就可以望见外面的那棵光秃秃的杨树。明白就是在告诉她:现在是冬季,哪里是什么夏季的八月……

    还有这露出棉絮的棉被,以及自己穿在身上的这身破破烂烂罗里吧嗦的装扮,让她完全锈住的脑袋似乎看到了一点答案:自己这是到了古代了?

    把头转向呆坐在床边,此刻正瞪着一双大得吓人的眼睛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小不点儿,她不禁悲从中来,一把抱住他就干嚎起来:“儿啊……”

    太悲催了!自己这是典型的出门没看黄历,专挑狗屎踩的节奏啊!

    怎么看看狗打架都能遭遇车祸挂了啊?而后又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不知道什么朝代的古时候,还成了个带着拖油瓶的已婚妇女!越想越悲催,她一个暗恋都没暗过几次的纯洁少女咋一转眼功夫就升级成孩儿她娘了?而且孩子他爹明显不是土豪啊。看她们娘俩这堪比丐帮九袋长老的破烂装扮,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的容貌,但看着小不点那一副‘面黄肌瘦放屁蔫臭’的样子,自己能好到哪里去啊……

    “呜呜……我们娘俩好命苦啊……”悲从中来,她抱着‘儿子’哭的真伤心了,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被她搂得紧紧的小东西不满地挣扎着瘦小的身体,几乎没有肉的小身子不停地在她怀里扭动,竟有些硌人,“阿姊,你的疯病又犯了?我是阿温,不是你儿子!”

    “嗯?”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眼泪,她止了痛哭。双手扶着小东西的肩,眼睛对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是阿温,那我是谁?”

    “痛痛啦!”阿温伸手扒着她捏着自己肩膀的双手,大声抗议道:“阿姊又忘了自己是谁了,每次都是这样。那,阿温再告诉你一次,这回你可要记住了,你是姜暖,是我的姐姐,才不是我娘亲呢!”

    “阿弥陀佛!不是你妈就好,不是你妈就好!”姜暖拍拍自己的小胸脯,‘通’的一下原本乱跳的心脏立时归了位,总算还不是太坏……

    “阿姊说什么?”阿温拧着眉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只是他那太过瘦小的身子显得头格外的大,坐在那里小小的一堆儿就像个破旧的布偶,看得姜暖心里莫名的一酸。

    “可怜的娃儿。”伸手想要捞起这个小东西抱在怀里,诧异地是自己居然手软到连一个看着屁轻的孩子都抱不动呢!

    徒劳地垂下两只面条一样无力的手臂,姜暖费力地挪动了一下身子,还是将阿温揽在了怀里。眼见着这个因为寒冷而在瑟瑟发抖的孩子在自己面前哆嗦,再神经大条,她也是看不下去的。

    “阿姊?”似是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的举动,阿温一愣。这个家姊年幼时受过惊吓,平日要么痴痴呆呆一个字也不说,要么就是疯疯癫癫地蹲在屋角自说自话,从不与自己亲近。如今骤然将他抱起,倒是让他委实吃惊。

    “怎么了?”不晓得现在到底气温有几度,反正这四面透风的屋里是没有一点暖和气的。姜暖拉过那床破棉被,将两个人都裹在里面,然后轻拍着阿温的后背问道:“还困不困?不如再睡会儿吧。”

    “阿姊。”怀里的阿温又很小声的叫了一声。

    “嗯。”脑子完全混乱的姜暖随意应了,眼睛扔在打量着这屋里的陈设。猜测着这个朝代的大概时间。

    “你是好了吧?”阿温伸出冰凉的小手抚上她的额头,学着大人的样子试了试温度,然后仰着脸轻轻说道:“婶婶还说你熬不过几日了呢。我好怕啊!好怕你也和娘亲一样扔下阿温不要了……那样阿温就没有家了。”

    “……”姜暖心里又是一紧,只把那说个不停的孩子抱得更紧了:“阿温别怕,有阿姊在我们就一定还有家。”

    一个异世的灵魂,在一个陌生的躯体里用另一个人的身份活着,这是穿越小说中桥段,如今上一世的她已经死了,而这一世的姜暖却醒了,这里面的因果有谁能说的清呢。

    姜暖甚至没事过多的时间去惊叹感慨,如今她要面对的是最最实际的问题:家徒四壁,今后两个人要如何生存?

    “再睡会儿吧,好像还早。”她看着阿温一笑,这不大的孩子眼里有着让人心疼的不安和惶恐。那是从小就没在父母身边生活的她所熟悉的感觉。

    ‘咕咕噜噜……’一阵肠鸣自阿温的腹中传来,让那孩子小脸一红,不好意思地低头说道:“肚肚好饿,睡不着。”

    摸摸他的头,“那我们就不睡了。”

    姜暖把被子打开放在一边,然后起身下床,一边在地上找鞋子一边说道:“家里可还有粮食?阿姊去给你煮饭吃。”

    “家里早就没有粮食了。”阿温也爬到床边,眼巴巴地看着她,仿佛多看几眼她就能变出吃食一般。

    “没粮食……”提上鞋,姜暖皱着眉又在屋里扫了一遍,除了床角堆着的几件看不出颜色和样子的衣服,这空旷的房间里竟连个衣柜都没有。

    “都被婶婶拿走了。”阿温咬着唇低声说道,唯恐别人听见似的。

    “嗯?”拿起地上的一双裂开了口的小鞋子,好歹给阿温穿上,拉着他的手朝屋外走去。

    此时天已亮了很多,空气打在脸上湿湿凉凉的,正是初冬早晨特有的那种感觉。灰蒙蒙的晨曦里,地上挂着一层白霜,空气中飘着皑皑地烟雾。

    出人意料大的院落让站在门口的四处张望的姜暖有些吃惊,她拉着阿温一边走一边问道:“这都是咱们家么?”

    “不止这里,”阿温停了脚,指着旁边晾着一墙的苞米的院落说道:“那个院子也是我们家的,可惜被叔叔婶婶占去了。”

    “嘿嘿!”姜暖眼前一亮,冲着那黄橙橙的苞米就冲了过去:“呦西!粮食地,大大地!皇军专门地抢粮食地!”

    “使不得啊!”阿温吓得赶紧追了过去,跑的东倒西歪:“阿姊不要动啊,会被婶婶打的!”

    “她还打过你?”姜暖回头盯着阿温问道。抢了我家的田地,偷了我家的东西,老子还没和你们算账呢,还敢打老子家的正太!

    “连阿姊一起都打过啊。”阿温惊恐的点着头。

    “噗!”姜暖一时竟没了话。

    想了想,转身又朝那一墙苞米气势汹汹地冲了过去,并咬牙切齿的说道:“嘿!我这暴脾气嘿!忍不了了!”

    你妹的!抢了老子家的田地,打了老子家的正太,竟然将老子也打了?看老子不张开大嘴吃穷你的!姜暖一边挑着个大的苞米往下拽,一边恶狠狠的想着。

    “阿姊。”站在一边有些看傻了的阿温弱弱地叫了一声。

    “别怕,我没疯。”姜暖头也不回地说道:“有阿姊在,绝对不会再让阿温饿肚子的。”

    捡起丢了一地的苞米,姜暖很没形象地提了裙角兜了抱着往回走,“先凑合凑合吃点苞米吧,填饱了肚子才有战斗力。阿温自己走,阿姊的手腾不下来。”

    “哦。”阿温应了,屁颠屁颠地紧紧跟在她的身后,步履蹒跚。

    “阿温几岁了?”毕竟是没当过娘的,姜暖是没有经验判断孩子的年岁的。不过看他走路的样子应该也会太大。

    “五岁。”阿温很快地答道,“阿姊大我十岁。”

    “啥?”走在前面的姜暖心里竟是一喜:“老子还返老还童了好几年,变成十五岁的小萝莉了!”

    不对……怎么这姐弟俩的年龄差了这么多?难道不是一个娘生的?这古代后宅里比较闹腾,什么妻妾的一大堆。保不齐这姐弟俩还真就不是一个娘呢。

    “我们是一个爹娘生的么?”心里想着,姜暖随口就问了出去。

    几次扑文,我有些底气不足~

    休整了一段时间,整理了这篇文字,我依旧选择写下去……

    点进来的妞儿们,收藏吧~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