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10.html"}})();
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晚上就吃肉
    章节名:第二章 晚上就吃肉

    跟在后面的小屁孩儿忽然没了声音,姜暖唤了几声都未听见他回应,只好抱着一大堆苞米费劲的转身,一回头正好就对上了他的眼神,那神色分明就是写着:你是白痴么!

    “好好,阿姊知道了,我和阿温是一个娘亲生的了。”看着瘦小的他拧着眉头一副气鼓鼓地样子姜暖赶紧哄道:“我们快些回去煮饭,等下带阿温出去转转好不好?”

    “真的?”小家伙眼睛一亮,迈着小短腿就追了上来。瞬间就把方才生气的事丢在了一边。

    后院宽敞高大的厨房证明着姜府的过去也是人丁兴旺过的。如今冷锅冷灶愈显凄凉。米缸的盖子被扔在地上,碗架上空空如也,四处都落着厚厚的灰尘与蛛网。一只丢在墙角的破旧木盆因为好久不曾使用边缘上已经裂开了不少口子,能不能用都是个问题。

    站在门口,看着厨房如此的景象姜暖倒并不吃惊。只看两人这一人一身的破破烂烂的标准‘丐帮制服’,她就知道厨房里必定是一穷二白。

    “不错,不错。”将怀里抱着的苞米都放在灶台上,姜暖甩着酸痛的手臂笑了:“咱家这厨房真是‘干净’,连只耗子都没有!”

    “家里的粮也被婶婶拿走了,娘亲去世的时候这里还存下不少呢。”因离着刚才的那个院落远了,阿温再提起自己的这个婶婶时声音也大了起来。

    环视了一下屋里屋外破败的景象,姜暖决定还是先草草的收拾一下,毕竟是做饭的地方,这么脏可不行。要知道,在缺医少药的古代,任何一场病患都是可能会要命的。这点常识对于来自现代的她来说还是懂的。

    一边挽着衣袖,她一边随口问道:“爹娘都是什么时候过世的?”既然自己占用了姜暖这个身体,那关于她的情况还是要知道一些的。

    “阿温不记得爹爹,娘亲身体一直不好,我总见她吃药,病了好久,是去年腊月没的。就快一年了。”阿温断断续续地说着眼睛就红了起来,不过才五岁的孩子,竟如小大人一般的记得这么多让人心酸的事。

    “阿温!”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姜暖吸了吸发酸的鼻子。她理解阿温的感受,毕竟她也是从小就没了父母的,一直跟着奶奶长大,到后来老人家去世她也不过才十八岁,靠着年年的奖学金以及假期打工挣的一点钱好歹熬到了大学毕业,如今啥都没干呢就给一下子被车到了这两眼一抹黑的古代……摇了摇头,姜暖赶紧止了这些让人心情不好的回忆。发昏当不了死,有时间想着这些还不如赶紧把两个人的肚子填饱呢。

    长期独立无依无靠的生活,让她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虽然实际年龄也不过才二十出头,但她的想法一向务实,极少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阿姊收拾一下,阿温去院子里些干草回来,我们煮苞米吃。”赶紧换了那个沉重的话题,姜暖说道。

    “嗯。”阿温痛快的应了,回头朝院子里跑去。

    方才走马观花般地在前后院看了一番,除了感叹这姜家的房子不少空空荡荡之外,给姜暖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这房前屋后的满世界的荒草了。

    心里粗粗地一算,从这家的男主人过世,再到去年小姐俩的娘亲也早早地去了,前后应该也就三四年的光景,一个偌大的家竟是破败如此!而作为曾经殷实的富贵人家的子女,她与阿温已沦落到了三餐不继的地步,这是多么的悲催!

    不过,这就是生活……

    找了把不剩几根毛的笤帚先把厨房里的浮土都扫了,又到外面的水井里费了半天劲才摇了半桶水上来,细心的把灶台和空着米缸擦了,姜暖把那堆玉米大多扔进了缸里,并用厚重的木头盖盖严实了,不管有没有老鼠,预防工作还是要做好的。再说,隔壁的那个恶婶婶要是发现苞米丢了必定会采取措施,以后她再能偷到吃的的概率微乎其微。还是把不多的粮食先保管好吧。

    将灶台上剩下的三只苞米搓了苞米粒下来,姜暖端着笸箩开始琢磨着怎么把它弄熟,整粒的干苞米可是不好煮熟的,而且嚼起来也费劲……

    “阿姊,家里的石磨就在屋后面。”阿温抱着一小把干草站在门口看着她说道,一只小手上的血迹未干。

    “手破了?”姜温将笸箩丢在一边,快步走到小东西的面前,拉起他攥紧的小拳头,轻轻的掰开,右手上竟被拉了两道口子!看着他痛得一抽气,姜暖反手就狠狠地拍了自己脑袋一下,骂道:“我这个猪头真是该死!都忘了干草会伤手的!猪!”

    然后接过他手里的干草放在灶台边上,领着他将小手洗净了,到自己的房间撕了一块看着干净的白布先把他的伤口包扎好,又用手帮他把伤口轻轻了按了一会儿才松开。看着白布上没有再印出血迹来才稍稍放下点心来,“很痛吧?”她内疚地说道。

    一抬头,阿温脏兮兮的小脸上竟是带着傻乎乎的笑容,他拉着姜暖的衣角说道:“阿姊的样子好像娘亲……”

    “……”鼻子又是一酸,姜暖赶紧别过头去,让这个小家伙看见自己流泪会很丢脸的,端起放在灶台上的笸箩,她大声说道:“我们去磨苞米……”

    ==名门闺秀田家女==

    折腾到别人家都要吃中饭的时辰,又几乎拔光了偌大的院子里的所有的枯草,拉磨转的头昏眼花的姜暖和站在一边的只出工不出力的技术指导阿温终于吃上了早饭苞米粥!

    看着小家伙狼吞虎咽几乎把铁锅都要吃了的架势,姜暖一个劲的提醒着:“慢些吃,又没人和你抢……”

    “阿姊煮的粥真好吃!”满嘴都被粥糊上的阿温两眼放光的望向姜暖,满眼都是崇拜!

    从来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的姜暖思想立马膨胀起来,伸手拍了拍他喝得鼓鼓的肚子说了一句让她恨不得立时把自己嘴巴缝起来的话:“苞米粥算什么,晚上阿姊要让你吃上肉!”

    每一章我都从新修改了,喜欢的妞儿们,收藏吧~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