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13.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机会天上掉下来

第五章 机会天上掉下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章节名:第五章 机会天上掉下来

    “风度,风度啊……堂堂大梁的逍遥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这风花雪月的好地方说话竟是这般的粗鲁不堪……”先出声的男子调笑道。

    “噌”的一声龙吟之响,似是什么利器出了鞘!

    “王爷好狠的心!你可要拿稳了噬魂,舌头予了你倒也无妨,只是你把我这根本也割了去,日后让我如何侍候你……”看着那人生气,这个男子到觉愈发有趣。明明自己的胯上正被一柄唤作噬魂的短剑抵着,他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依旧对那人抛着媚眼,笑的风骚。

    “好好……本王也懒得与你嗦,你便留在这里好好风流快活吧!”接着一阵‘乒乒乓乓’地响动,似是塌几都被撞翻了一般,不大一会儿一个红色的窈窕身影已是从楼里冲了出来,一头钻进候在门口的马车冷冷吩咐道:“回府!”

    “哈哈!”一闪之间,一道白色的身形也闪进了马车,口中犹自笑的开心,“那女子说的没错,唯女子与小人是不要风度的……”

    马车如疾风一般冲上了街道,也不减速,惊得路上行人纷纷避让,待看清那车上的标志之后,众人也只摇摇头,竟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埋怨。可见这车内的主人是何等的嚣张跋扈!

    唯一的客人离去后,簪花楼里也渐渐的安静下来,这里美人虽多,却不像寻常勾栏一般有人临街招呼过往的恩客,簪花楼是帝都独一无二的倌楼,所以美人儿们都是公的!

    姜暖领着阿温走的是相反的方向,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这辆在帝都如此繁华的街道上都敢肆意狂奔的奢华马车。

    东游西逛的,两个人走走停停,天色已是暗了。周围的店铺有的已燃起了烛火挂起了灯笼,只是是街道上的人并不见少,依旧的穿梭如织。

    这一趟出来姜暖就是要看看的。她要仔细的观察一下自己目前生存的环境,尽快的调整好自己,适应以后的生活。而且她也在寻找机会,寻找可行的挣钱的机会。她信誓旦旦的许了阿温一个未来,可这美好的未来是需要钱的。所以,这条街上的店铺营生几乎每一个她都观察的认真,也在心里反复地琢磨着……

    阿温走不动了。明明刚才那条巷子里就有肉铺的,可是姐姐拉着他直接走了过去。这让他很失望。肚子又开始‘咕噜咕噜’地叫了,眼瞅着天越来越黑,那铺子也要关门了,今天的肉怕是吃不上了。

    “阿姊。”垂头丧气的阿温小声的叫道。

    “累了?”说话间姜暖抬头看了看天色,心下也是一惊,因为一心都在观察自己所处的新的生存环境,寻找着可以讨生活的法子,竟忘了时辰,不知不觉间都这么晚了。

    阿温垂着头,轻摇了两下没有说话。

    姜暖心里一紧,很是别扭。怎会不明白小家伙现在的失望心情呢。

    哪个孩子小时候没有经历过这种心情,高高兴兴地跟着大人出去,小心思里都是有着希翼的。就盼着大人能够给自己买一个玩具,或是一只大盒的冰淇淋,亦或是别的小朋友戴在头上看着就让人眼馋的蝴蝶结……那些看着就眼热的东西,如果真被大人们买了送到手中,这种愿望满足时的欢快感觉能记很久呢。

    可如今,自己让他失望了,明明出门时才许了他希望的……

    姜暖很内疚!因为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找到可以养活自己和阿温的营生,更别提晚饭能给他肉吃了。

    她蹲下身子,背对着他,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道:“阿温上来,阿姊背着你,我们玩骑马!”

    骑马,这是姜温在上一世儿时的记忆里最羡慕别的小朋友的事情!看着他们趴在自己父母的背上那副幸福的样子她就眼馋的不行。从小与父母分离,早早地被送进了寄宿学校,能趴在爸爸妈妈的背上撒娇就是她永远也实现不了的奢望。

    停了片刻,身后那具小小的身子还是贴了过来,趴在她的单薄的背上,小手也自然地搂住了姜暖的脖子。“阿姊若是累了就放我下来。”阿温轻声说道。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姜暖的耳朵上,痒痒的……

    “我们回家喽!”赶紧忽视掉心里酸痛的感觉,姜暖站了起来,双手绞在身后往上托了托他,屁轻屁轻的孩子像个破旧的布娃娃挂在她的身上,几乎没什么重量。

    口中胡乱的与阿温说着话,姜暖不许自己陷入那种总想流泪的沮丧心情。路才开始,以后面临的困境也许更多。她要逼着自己坚强!

    一道闪电在眼前劈过,豆大的雨点已是落了下来。抬头张望了一下,看着好像离自己的家还有一段距离,姜暖背着阿温躲到了一处宽宽的屋檐下。

    初冬的雨大多不会下太多时候,还是先避一避再说。两个人都不太强健的身子若是淋了雨患了病才是最糟糕的。

    眼前不断有行人快步的跑过,方才还人来人往的街道顷刻间竟空旷了起来。

    “先坐坐吧。”也觉得有些疲惫的姜暖蹲下身子将背上的阿温放到地上,顺势拉着他坐在了檐下的石阶上。把他揽到自己的身侧问道:“冷不冷?等雨小些我们再走。”

    “嗯。”阿温懂事的点点头。

    “叮……叮……”几声脆响,几枚铜钱从身后的窗子掷出,被丢在他们的面前,其中的一枚还滚出了屋檐,躺在外面才被雨淋湿的地面上,“要饭的,别堵在这儿碍着爷作诗,看见你们哪里还有心情。”

    “你!我们才不是……唔唔……”一手快速地捂住了阿温嘴,将他还未说完的话堵在了口中,姜暖满脸带笑地说道:“行行,马上我们就走!”说罢赶紧跑过去将落在地上的几枚铜钱都捡了起来,然后转身来拉阿温。

    不曾想这个孩子竟是一扭身子避开了她的手臂,气哼哼地站在窗前对着里面刚才扔钱出来的年轻男子叫道:“我和姐姐才不是要饭的乞丐呢!”

    临窗而坐的那人倒是被阿温吼得愣了一下,随后看到他姐俩这一副破破烂烂的装束也懒得多说,只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的示意他们赶紧走开。

    “你凭什么看不起人,还说是在这里作诗,哪有在酒楼作诗的?”

    姜暖是满脑袋的黑线啊,看来这个小家伙的‘一根筋’又发作了。

    唯恐窗内那衣着华丽的年轻人伤了他,姜暖挡在阿温的身前陪着笑脸说道:“舍弟年幼,说话童言无忌,公子莫怪!”

    “走吧走吧,本公子不会与一个孩子计较的。”那人倒也并不纠缠,随口应了便转了身子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姜暖不禁松了口气,抬眼望向他,暗道,此人穿着华贵,应是富贵中人,心地倒是不坏。

    感觉到被人注视,那青年转过头来对上姜暖带着笑意的一双眼睛,不禁蹙起了眉头,颇为不悦的问道:“怎么还不走?”语气竟带了几分厌恶。

    姜暖微微一笑,知道他是把自己当做了见钱眼开的轻浮女子了,心中微动,开口说道:“公子独坐此处心绪烦闷,想必是您的诗作还未想出。不如小女子与您做个交易如何?”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