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20.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镜中的自己是美人

第十二章 镜中的自己是美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章节名:第十二章 镜中的自己是美人

    “哈哈!哈哈!”马车缓缓地走了起来,留下窦公子一串清爽的笑声。

    “姜姑娘真是有趣,行事总是出人意料。”直到笑够了,他才不好意思地坐正了身子,一边自袖笼中取出一方精致的帕子擦着眼角的泪水,一边对坐在马车另一侧的姜暖说道。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窦公子也笑痛快了,我和阿温的这顿饭就不算吃白食了。”姜暖眼睛朝车顶棚望着,懒得理他。这厮分明就是笑自己没志气喜欢占人便宜么。自己既然娱乐了大众,那就不再承他这份人情了……也算两清,再怎么说姐也是有节操的人……

    “姑娘严重了,是窦崖唐突!”看出她有些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他连忙整了脸色,收了嬉笑的神情,暗道自己失仪。毕竟对方是一个出身高贵的女子,自己这样放肆地笑个没完确实是没注意人家的颜面问题。

    “噗!豆芽儿?哈哈!你居然叫这么个名字啊……哈哈!”虽然知道他姓窦,实在没有想到他的名字竟然这么‘水灵鲜嫩’,姜暖早忘了自己的碎碎念,拍着大腿笑得那叫一个解气。

    望着对面张着大嘴,让他连对方的满口好牙都看了个清楚的笑容,窦崖止不住唇角抽了几下,瞬间就觉得自己刚才的反思是想太多了。瞧她‘哈哈’笑个没完的气势和音量,即便是他这样的男子也是自叹弗如啊……

    此时正是晚膳时间,品香楼里座无虚席。一进门就闻到了那种多钟味道混合在一起的饭菜香气,让姜暖立时觉得自己胃口大开,现下就能吃得下一头猪。

    她偷偷揉了揉瘪瘪的肚子,回想着遥远的过去的那个自己,虽说平时有点贪吃,也没像如今这样如饿死鬼托生一般啊。思来想去还是把所有的仇恨都堆到了刚才的那个恶婆娘身上,若不是她霸占了姜家的财产,让我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我至于饿得成这德行么!

    窦崖一出现在品香楼的门口,就与迎出来的赵掌柜低声吩咐着什么,姜暖见了自动停了脚步没有靠近,听人家说话是很没礼貌的行为,这是她一个现代灵魂依旧保留的良好习惯,倒是符合她如今大家闺秀的身份。

    领着阿温百无聊赖的向内四处打量着,姜暖的视线被门口墙上挂着的一面体型颇大的铜镜吸引了目光。

    她觉得自己的脚是不受控制的一步一步地朝着镜子走去的。心跳的不行。触手可及的谜底竟让她有些恐惧。非常害怕见到一个陌生的自己。甚至在方才沐浴的时候她都故意不去低头看那平静的水面。心里终究对这个古代的身体还是有些排斥的。偶尔还会有做梦的感觉,奢望着一梦醒来,自己仍是睡在学校宿舍的铁架子床上……

    如今这两条腿却着了魔一般地走到了镜子前。她慢慢地扬起了头,仔仔细细地看着镜中那个不甚清晰的自己。

    这是一副完全陌生的面孔,与过去的自己没有半点相似。

    即便是那铜镜照的影像稍嫌模糊,她仍能看清镜中的自己容貌清秀淡雅。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美丽的眼睛含着盈盈秋水,因为吃惊而微微张开的粉唇被整齐的贝齿轻咬着,小巧的鼻子挺直端正,竟是一个见之忘俗的佳人!只是因为身体过于纤弱和年龄的原因,镜中的她还如一支才出芽的兰花,透着青涩……

    “太瘦了……”抬手抚向自己的脸颊,只有皮包骨的感觉。她盯着镜中自己的动作,一点一点地让自己适应着……

    “姜姑娘?”看着她对着镜子痴痴站了很久依旧没有走开的意思,窦崖走过来轻唤道:“饭菜已是备下,不如先去用膳吧。”

    “啊!”先是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姜暖赶紧回神,“我病了几年,已是很久没有看过镜中的自己。有些失神了。”她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窦崖点头。坊间早就传了这姜府的大小姐身体不好,似是因为惊吓而失了魂魄而有些呆痴。如今她这么一说,倒也不奇怪了。

    “阿温呢?”手里一直领着的小家伙竟没了踪影,姜暖不禁一急,四处寻找着。

    “姜姑娘莫急,才让伙计带着进去坐着。与你打过招呼,见你应了才走的。”

    原来是在一时发呆,竟连旁人与自己说话都未听清了。姜暖不好意思的笑笑,随在窦崖身后进了一处雅间。

    偌大的桌面四周只摆了三张椅子,桌上的饭菜却堆得十个人也吃不完。阿温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子后面,只露出头来。他看见姜暖进来,赶紧拍拍身边的椅子欢快的说道:“阿姊快来,坐在这里。”

    “你倒是跑得快。”看见他好好的坐在这里,姜暖的心才放了下来,说话的语气也轻松了许多。

    “看着还有什么想用的就与伙计说,让后面做就是。”窦崖也落了座,与姐弟两个客气道。

    “已是太多了!”姜暖道谢道:“与公子算是萍水相逢,也只打过一次交道,毕竟世态炎凉,如今您这般待我姐弟,已是让我意外了。”这话她说的倒是发自肺腑,所以听到窦崖耳中也透着真诚。

    “姜姑娘莫要客气!昨日那诗文实是帮了我的大忙!区区几桌饭酬谢还是应该的。况且姑娘大才性格又是个豁达的,窦某也确实有意结交。”

    夹了几道摆得远些的菜肴放入阿温面前的碗中,姜暖的脑子里却在盘算着别的事情。刚才在自家的门前扫了那恶婆娘的脸,想必她不会罢休,定会来寻自己的麻烦。她正头疼回去要如何应对,如今听窦崖这么一说心里到有了计较。

    放下筷子,端起冒着热气的茶盏,姜暖抬头望了一下,见伙计只在门口候着,才开口说道:“如今我正有难处,不知公子能不能帮衬一把。”

    “哦?”窦崖挑了一下眉,亦停了动作,将手中的筷子也放了下来,正色说道:“姜姑娘请讲。”

    “是这样的,外人都知道我姜府曾经风光。所以自从父母过世后没少招了内鬼外贼!我与阿温这一年来已是被欺负得狠了也被他们欺负得怕了。每晚都担惊受怕不得安睡。今日想求公子挑几个会功夫的稳妥人安排到我家,只等抓到了窃贼,大大张扬一番,也好能起个震慑的作用,图个日后家宅安宁。”

    “这是小事情,哪里用得着一个求字。姜姑娘尽管放心。今晚我便会派几个人过去听姑娘安排的。”窦崖听完竟是一口应承没有半分犹豫。

    答应的这么痛快?这让姜暖不禁心中一喜,随即长长吐了一口气,直到此时她才完全放松下来,看着坐在对面俊美多金的窦崖愈发顺眼,得意忘形的一拍桌子痛快地说道:“好哥们儿,够仗义!以后再忽悠妹纸写个情诗什么的,尽管说,姐姐全包了!”

    ‘啪嗒’!窦崖手一僵,才拿起筷子夹起的菜便直接喂了自己的袍子……

    收到这本书的第一张评价票!激动中~

    感谢文文!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