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28.html"}})();
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遭遇基情
    章节名:第二十章 遭遇基情

    方才还挤在一起哭泣的三个女子已经被大武带着去了品香楼。临走前对着姜暖又要下跪,直说真是遇到了贵人相助才捡了条命去!姜暖连忙闪到了一边指着因为她刚才的一句话已经哈哈大笑了半天的窦崖说道:“这个才是你们几个救星恩人呢,品香楼可是人家的,以后你们可得抱住了他的大腿……”

    于是那几个女子都面红耳赤的匆匆对着窦崖施了一礼,然后逃也似的走开了。

    而窦崖笑的更开心了,仿佛没个把时辰是止不住的……

    姜暖无奈的看着没了热闹看的围观的众人纷纷散去,而后更无奈的绞着两只手等着犹自傻笑个不停的窦崖停止。她是真不明白啊,这窦公子是笑点是有多低啊?随便一两句话就能戳中,然后笑个没完没了,她看着都觉得胸口震的疼。

    窦崖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这么痛快的笑过。

    他家祖上本是商户出身,虽说身份并不高贵,但因为几代经营现在也是巨富之家,生意做得自然不小,接触的人里三教九流都有。他家祖辈早把窦氏子弟按照世家子的言行举止要求教育了。也是希望族中出几个读书人能够走向仕途的,好光耀门楣!所以在这样的期待中,窦崖从小便家教甚严,行住坐卧都有人跟在身后指手画脚的,哪里能像今天这般的笑个没完呢……

    这姜小姐说话真是太有趣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想出来的,窦崖终于慢慢止了笑声,在袖笼中掏出一方精致的素色锦帕细细地将自己眼角溢出的泪水擦去,动作优雅得体,任谁也看不出半点刚才那失态的样子了。

    原本有些无语地盯着他看的姜暖忽然的升起一股悲哀,心道:这窦公子看着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平日定是被约束得没有一点自由的,要不何至于自己几句话就能逗得他那个样子呢?唉,真是各有各的难处,谁活的都不易啊……

    窦崖只是觉得如姜暖这般行事说话的大家闺秀是绝无仅有的!他一时也说不清这个清秀的女子到底有多么的出众,但她的气质绝对与平常的女子大不同。

    “我又失礼了!”窦崖收了帕子面上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着安静地站在一边候着自己的姜暖说道。

    “窦公子一大早就来我家砸门,不知遇到了什么喜事?”姜暖岔开了话题,也省得他尴尬。眼睛却扫向地上,才发现自己给那妇人垫在石板路上的布帕子已没了踪影,不知是被哪个人捡去了。

    “哦!”说到这个窦崖不禁眼中一亮,赶紧自怀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金灿灿的东西伸到姜暖面前,献宝似的开心说道:“就是这个了,逍遥王府迎春诗会的请柬!”

    “逍遥王府迎春诗会?请柬?”姜暖亦是小心地接过那枚请柬好奇地打量起来,如女子手掌般大小的精巧物事入手感觉不轻,放在眼前一看才惊觉整体竟是金箔打造,封面上通体一幅兰草的团纹图案是镌刻上去的,精美绝伦,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于低调中透着无边的富贵,真是太奢华了!

    姜暖已是不自觉地抿紧了唇角,难怪刚才他笑的有些兴奋。任谁拿了这样的东西都会觉得有压力,想轻视都难啊……

    摒了呼吸轻轻地将那请柬打开,里面堪堪只写了六个字:元夜邀君小聚。

    这没头没尾的六个字起笔落笔行云流水,俊秀间是扑面而来的肆意张狂的自在……

    “嘶!”姜暖吸了一口气,赶紧将这有些压手的东西送回给窦崖,仿佛拿着都烫手一般,“这写的也忒简单了,连个具体的时辰都没有,难不成让人一大早就去那个什么王府候着么?”反正与自己也没啥关系,随便吐吐槽应该没事吧。

    “逍遥王府的诗会如今办了已有十三年,早就成了规矩。上元夜戊时开始,受邀的宾客自会依照时辰前往。”知道姜暖往年一直病着可能对外面的事情不甚了解,窦崖耐心的解释道。

    “这样啊……”姜暖随意地点了点头。只觉得这种风花雪月的事情离自己太过遥远,那是‘高大上们’吃饱撑的以后才会做的无聊事,她才懒得多用心思呢。

    “这逍遥老王爷也是个有雅兴的人呢。”她口中言不由衷的赞叹道。心里已是开始惦记起大武清晨交给自己的那个木盒子了,也不知道里面的里面的东西能值多少银子,应该够自己和阿温吃几年的了吧?

    “逍遥老王爷是谁?”窦崖又小心的将那金柬如同宝贝般的贴身收好,有些迷茫地望向姜暖,开口问道。

    “啊?给你写请柬的不是逍遥老王爷么?不是说他这诗会已是办了十三年?我算了算这王爷的年纪也是老大不小的了呢……”姜暖理所当然地说道。

    “……”窦崖无语地侧头向四周看了几眼,才慢慢地开了口:“诗会虽然办了已有十三年,却是在王爷六岁那年开始的。如今的他也不过是个十九岁的青年,与我一般的年纪。”他越说语调越是轻柔,连眼神都变得如水一般。

    而姜暖却听得有些发冷,她稳了稳自己突突乱跳的小心脏,试探着问道:“难不成……窦公子前几日让小女子写的诗作就是送给这位王爷的?”

    姜暖那个汗啊,要是自己猜想的是真的,那可是**裸滴基情啊……啊……她一直在心里嗷嗷叫着,感觉有点‘hold’不住的节奏,自己虽然偶尔也看看**小说,可现实版的基爱她可是从未遇见过呢。

    “正是。”窦崖沉声应了,脸色也跟着红了起来。

    “噗!”姜暖又开始抓头皮了……

    俺不是腐女~俺不是腐女~此处重复一万次……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