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38.html"}})();
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尚武庄
    章节名:第二十九章 尚武庄

    破家值万贯。饶是整个西院被马氏夫妇倒腾的几乎就是徒有其表的一处空宅子,姜暖依旧着着实实地收拾了两天。

    借着冬日晌午不长的日照时间,愣是把这边的被子褥子都晒了,而被他们占了住了的屋子更是窗门大开的吹了两日凉风,用姜暖的话说就是散散房里的怪味。其实这多半也是出于她心里对这一家人的厌恶罢了,总觉得被他们用过碰过的东西好脏!

    两处院子里的东西都清点了,姜暖算是对姜家目前的全部家底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除了这些搬不走的房屋以及一些家具被褥以及不多的生活用品外,他们的银子还是存在银庄的那九十五两加上姜暖身上余下的一两多。

    顶着太傅府土豪的名声,实际上才能吃上饱饭的‘土鳖’姜暖此刻正抓着乱蓬蓬的一头墨发咬牙切齿的写着什么。

    “我就不信了!写个毛笔字比生孩子还难!”

    将西院归置利落后,她把暂时用不着的东西比如那些被褥啥的都集中收进了一间屋子。为了怕时间久了自己记不清楚,所以她要把这些东西一样一样地都记录在册,也好方便日后查找。

    然,当她堪堪写了两页纸后,她的手也抽筋成了鸡爪子!所以她发出了以上那句十分不雅的哀嚎,完全不顾自己名门闺秀的体面。也忘了人家女人生孩子虽然痛苦,但是人家肚子里有货啊!你呢?此时姜暖绝望的发现,自己非但驾驭不来古人用了千百年的毛笔,也别提那比划繁多的繁体字,在上一世敲惯了键盘的她竟连简体字也不会写了!比如被‘褥’的‘褥’字就把她难住了,用手指在桌子上比划了半天都觉得不太对头,于是只好写了个拼音ru代替……不伦不类地夹杂在一堆东倒西歪的汉字中倒并不显眼。

    好在是给自己看,先凑合着能懂就行了。

    双腿跪在对面的椅子上,而上身趴在桌子边一直看姜暖的写字的阿温,见姐姐换了几种握笔的姿势,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又坐下,最后竟因为手指僵直用力执笔的时间过长而抽了筋,他不禁在心里嘀咕开来:“怎地阿姊写几个字看着倒像是做力气活儿?”

    伸手将她丢在桌上的纸张拿了起来,满眼的如同庙里的道士画的捉鬼的神符一般东西让阿温也挠起了头,他不确定的问道:“这……这是字么?”

    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正在活动着手腕的姜暖抬头白了一眼这个总说‘真话’的孩子,终于有点难为情的说道:“阿姊这字是稍稍难看了些,改日有了时间,练个一两日也就是了……”

    阿温听了她的话低头又看了手中的东西一眼,才小声说道:“一两日只怕是不够……”

    ==名门闺秀田家女。第一卷==

    毕竟是入冬的第一场雪,两三日的功夫就化得干净了。只是外面的温度愈发的低了。穿着棉袍子站在屋外半个时辰,就能冻的手脚冰凉。

    想着自家尚武庄三十亩土地的事儿还没有搞清楚,姜暖一早就给阿温穿戴严实领着出了门。

    出了姜府门前的那条街巷上了官道。路边就有停着的马车或是驴车。而赶车的把式大多蹲在一边等着客人上门。

    说了要去的地方,问了几个驭夫,人家报出的价格也差不太多。姜暖不想耽搁太多的时间在这里,于是便选了一辆车厢严实的看着也还干净的马车,谈好了包租来回的价钱,姐儿俩个坐了上去。

    官道上的人并不多,所以马车走得不慢,赶车的驭夫不时的甩一下鞭子,随口与车内的姐弟俩扯句闲话,路上倒也不闷。

    一上车,阿温便挑了车帘趴在车厢边上朝外看着。极少出门的他,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指着窗外的景致给坐在他对面的阿姊看。

    姜暖透过不大的车窗望向窗外,大片大片肥沃的农田不时地跃入眼帘,零零星星地农户的房子坐落在其间,不同于城内的房子一处挨着一处的拥挤,郊外的空间显得空旷了起来。

    “请问,尚武庄还有多远?这外面的田地看着不错,都是谁家的?”外面这么多田地,那她家的也应该就在附近吧?姜暖想当然地猜测到。

    “还早哩。”赶车的中年男子开声回道:“靠近皇城边上的土地大多是皇庄或是官老爷们家的,这么好的地界土地又肥又平整,哪里轮得到我们小老百姓哦。不过姑娘家的地怎地置办到尚武庄去了?”因为方才聊过几句,所以那驭夫知道她们是要去那里看看自己的田地的,

    “嗯?有何不妥么?”听着他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半,姜暖扭了头去看着盖得严实的门帘处,等着他说话。

    “尚武庄早些年是驻着兵的。那兵营撤到山外边去也是没几年的事,那边住的人家也大多是随军的家眷,吃的是皇粮,没听说过咱们皇城里的人到那里去置地的。莫不是那里地价便宜?”驭夫好奇的问道。

    姜暖没有说话。她把视线又移向了车窗外,定定的望着不时的闪过的高大的树木发起呆来。她在细细地分析着刚才驭夫这番话的意思。

    姜家的三十亩地是皇帝赏赐下来的,所以能在兵营附近倒是还说的过去。可一出城不远处就有大片的皇庄良田,不知道这皇帝老子为何没赏赐一处离着姜府近些的地方呢?难不成这里面还藏着什么深意?

    姜暖的祖父太傅姜承为一代大儒,尽管故去多年,人们说起他的才识依旧用的是仰慕的姿态,这点从那次品香楼的赵掌柜送她们回家后的恭谨态度姜暖就能感觉的到。

    而给这样的一个文人赏赐的土地偏偏在什么尚武庄?这不是很讽刺的事么?难道这是皇帝老子故意在和姜家开玩笑?

    在马车有规律的摇了一个多时辰后,终于慢慢地停了下来,而此时的阿温正趴在姜暖的怀中昏昏欲睡,早就没了当初的兴致。

    “姑娘,这就是尚武庄了。只是要进庄子得走小路,马车行着不便,我只能在此候着您二位了。”赶车的驭夫在马车外说道。

    叫醒怀中的阿温,姜暖先掀了车帘跳下了马车,然后转身把阿温也抱了下来,回头看着那不宽的小道儿点了点头。

    因包的是来回的车程,所以姜暖与驭夫说定了回来的大约时间,就带着阿温朝着那条进庄的小路走去。

    故事才刚开始,精彩还在后头,请大家不要抛弃俺哦~俺在努力的写一篇不太一样的种田文。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