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40.html"}})();
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刹帝利?沙地里!
    章节名:第三十一章 刹帝利?沙地里!

    “啪”的一声脆响,青山娘一掌拍在桌子上,直震得放在上面的茶碗都跳了起来,幸亏里面的水只有八分满,要不也要溅出来。

    只见她霍然起身几步走到门口对着屋外的汉子说道:“他爹,听到没有?咱大小姐说她赶走了那一对儿狗夫妻呢,这消息可是让人心里真痛快!那两个遭雷劈的下做东西也有今日!”

    相对于妻子的激动情绪青山爹还是比较含蓄的,他只是点了点就背了身子继续手里的活计,清瘦的面容在不经意间也挂上了一抹笑意。

    “……”青山娘的反应有点出乎姜暖的意料,旋即明白,前几年自己家的事务里里外外早就被马氏夫妇把持了过去,而青山爹娘租种的又是姜府的田地,这一年到头的少不了要和他们打交道,所以结了梁子也是正常。

    “让大小姐笑话了!”回头对上姜暖姐弟俩一起投向自己的目光,青山娘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讪讪笑着又坐回到了地上摆着的矮凳上,“我这个人就是藏不住事儿的性子,什么都挂在脸上。才听您一说这心里就突突直跳,比夏天吃了冰溜子还痛快!”

    “这样挺好,有啥说啥人活着还能轻松些。”姜暖这话说的实在,她也不喜和那些肚子里有着太多花花肠子的人打交道,一个字,累!

    “可不是么。”青山娘一直看着姜暖的表情,听她说话这口气也不像是个作伪的,于是她人也越发的轻松起来。

    “那马婆子和那姓姜的畜生可真不是个人!欺负得你娘,哦,是少夫人,在府里任事做不得主!小姜大人从漠北大营回来养病,少夫人嘱咐我捎几只鸡过去,没看见马氏那骂骂咧咧的样子呢,倒像是要把她煮了吃一般的心疼!”一说到马氏夫妇昔日的恶行,青山娘就咬牙切齿的,口中也不禁的带了些零碎。

    姜暖捂着茶杯的手慢慢攥紧,来到这古代的时间不长,她占了姜暖的身子顶了她的名头与阿温相依为命,随遇而安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在那个世界她也无甚牵挂,不知不觉间,她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曾经的现代人,觉得自己就是姜暖,所以说起父母被欺负自然心里也堵着一口闷气!

    她就不明白了,要说母亲谢氏是个性子懦弱胆小的女子被马氏夫妇拿捏这也就罢了,怎么她父亲回了家,在正牌的主子面前,那两个恶人如何还敢那么嚣张呢?

    “难道那马氏夫妇连我父亲在家也敢如此毫无顾忌?”姜暖冷声说出自己的疑问。

    “唉……”青山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眼神已是望向阿温,“早年他们自是不敢的,只是少夫人的性子太好说话,所以养出两只恶狼来。”

    毛病都是惯出来的,青山娘话里的意思姜暖懂。

    “小公子如今这相貌一看就让人想起小姜大人……唉!”话才说了两句,她已是叹了几次气。“那年小姜大人才回府养病的时候还是能走动的。我和孩子他爹去府上送菜,还见他在院子里给花儿浇水,后来,一入秋,就听说小姜大人咳了血,人也昏迷了。这一倒下就在没起来,断断续续的也就半年光景人就没了。可怜那时少夫人还怀着小少爷呢……”

    原来如此。也难怪那两口子如此胆大妄为了。一个病到灯枯油尽的男人,连最后的时间都是在昏迷中度过的,他哪里还有能力去保护自己的妻儿呢?

    姜暖慢慢地点了点头,伸手将阿温小小的身子揽到自己怀里。仿佛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安心些。阿温仰起头来有些疑惑地望着阿姊,他还不能明白姜暖心中的悲哀。

    “青山娘,在屋里呢啊?听说东家大小姐过来啊?”正当几个人相对无言的时候,院子外面传来一个女人不大的叫门声。

    “是如意他娘。咱府上的地就是我们两家佃了的。”青山娘连忙站了起来朝院门走去,边走边应道:“在呢,在呢。”

    “刚我就想你得过来呢。”青山娘开了院门,让进一个抱着孩子的黑瘦妇人,“大小姐和小少爷都在屋里坐着,咱屋里说话。”说着还用手揉了揉那孩子的脑袋,“如意,你都这般大了还叫你娘抱着,羞不羞啊?”

    那孩子看着都有他娘半截多高,被青山娘说笑了也不在意,仍旧把两只手搂住了自己娘亲的脖子,扭了头枕在他娘的肩上,而那妇人也是用力往上托了托孩子的身子,抱得更紧了。

    这情景只看得青山娘摇头。

    在院子里和青山爹打了招呼,那新来的妇人走到屋子的门口才将孩子放到地上,眼也不敢抬,只推着孩子往前嗫嚅着说道:“快进去给东家小姐公子磕头!”

    东家小姐公子还磕头?这话让姜暖立时就觉得自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主婆儿了!心里想着:要不下次出来也拿个大长杆子的烟袋,腮帮子上点个大黑痦子啥的配合一下身份?

    脑袋里胡思乱想着,口中她可是没有胡乱说话,看着直奔自己冲过来的小胖墩客气道:“磕什么头啊,我初次来,别那么外道……”

    那小胖墩几步就到了姜暖跟前,不过这熊孩子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而是直接拿了桌上的半碗枣子又迅速地跑到那妇人的身边,眉开眼笑地说道:“娘吃,是甜枣。”

    “呃……”站起身子本想扶住那孩子的姜暖有些尴尬的望了一下天,才夸道:“这孩子真实诚,还孝顺!”

    “快放回去,别不懂规矩,那是你婶子招呼客人的。”那妇人黑瘦的脸上看不出脸色,仍旧低着头小声的呵斥着自己的孩子。

    “大小姐人随和,让孩子吃吧。”青山娘又搬了一张小凳子进了屋,放在门口扯着那妇人坐。

    许是屋里有了熟络的人,那妇人终于不那么紧张了,依旧站在门口对着姜暖和阿温福了福身子,低声说道:“葛姚氏给东家小姐少爷见礼。”

    “葛婶子客气了。”本就站在桌边的姜暖福了一福算是回礼。而那妇人连忙闪到一边,没敢受了。

    “都坐吧。”姜暖重又坐了下来招呼众人道。她知道自己若是不坐,那两个女人是不敢坐的。

    拉着葛姚氏一起坐了,青山娘指着坐在门槛上抱着枣碗的小胖墩道:“这是她家的老疙瘩。上面的三个姐姐有两个都嫁了人的,她娘三十岁上才生了他这个男娃,可算是让葛老实如了意,这不,给孩子起名也叫了如意。”

    葛姚氏没有搭话,只把眼神也瞟在自己孩子身上,里面是傻子都看得出的满足。

    姜暖止不住想摇头了,古代的女人活的可真累!别的不说,光是传宗接代生儿子这一项就能压死人了。有多少女人为这个拼了性命去?

    “那三十亩地就是陈家和葛家给佃了?”姜暖言归正传。

    “是啊。”坐在矮凳上的两个女人一起点头,“东家的地是太傅大人租给我们的,那契还在。一直就是我们两家佃着,这最后一次的约期眼瞅着就到了。”说到这里两个女人互相望了望,都有些局促起来,开始琢磨起姜暖此次的来意。

    “走,我们去地里看看。”姜暖站了起来,领着阿温朝外走去。在没有看到土地以前,她不想冒然的做一些决定。

    姜家的田地离庄子不远,好长的一条!

    对!不是一大片土地,而是一大条土地……

    姜暖看着眼前的这与自己想象的相去甚远的农田,有点头大。为什么自己一路看来的土地都是一块一块的,而她家的却是这么奇怪的形状呢?

    蹲下身子伸手抓起了一把泥土,用手指轻捻着,不一刻那冰冷松散的泥土便都从她的指尖滑落了下去,姜暖笑了,她抬头对着阿温一挑眉:“哈哈!阿温,我终于明白娘亲要和我说什么了,刹帝利就是沙地里!原来咱家的地里都是沙子啊……”

    暖暖家的土地有点不咋地啊~

    这田她要怎么种呢~大家不要急哈~

    咱家暖暖不是超人,更不是无敌女金刚,她有的只是百折不挠的小强精神,所以,嘿嘿,大家接着看就知道了~

    谁都不许抛弃俺哈~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