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4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同道中人

第四十章 同道中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章节名:第四十章 同道中人

    马车已经走出去很远了,姜暖还能模糊地看见那三个人一直望向自己的身影,心里暖暖的。人啊,就是这样,原本是不熟悉的几个人,这才相处了几天啊,就如家人一般的亲近了!贵在交心……

    “走吧,我们去趟品香楼。”把阿温斗篷的帽子往前拽了拽,姜暖唇角扬了起来。小家伙这段日子在自己精心的照顾下正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如今早没了初见时头大身子轻的模样,粉团似的面容,配上那双浓密的睫毛下紫葡萄一样水灵的大眼睛,真比那画上的娃娃还要漂亮几分!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多瞅上几眼的。

    品香楼是外城最大的酒楼,远不是那些一般的馆子可以比的。生意一直火爆,所以并不做早点的小生意,因此姜暖带着阿温过去的时候,它还未开门迎客。

    敲了门,报了名字,不一刻赵掌柜就满脸带笑地从后面迎了出来,口中连声说道:“姜姑娘来的正好,我家少主人今日也要来巡店呢,您不妨多坐片刻。”说到此处,他四下望了望,看着身边没有外人才低声说道:“从那日得了逍遥王爷的请柬,我家少主张口闭口都是诗词歌赋,小人实在是怕了!”

    自从知道了姜暖姐弟的身份后,赵掌柜说话便极为客气。倒让姜暖有些不适应了,毕竟人家也年纪一把了,现在在自己这个小毛丫头面前自称什么‘小人’她听着着实别扭。

    “赵叔。”她开口说道:“我听见窦公子是如此称呼您的,以后我也这么称呼您可好?我与你家公子也算得是朋友了,自己人说话,咱随意些就是。”

    随即不等他回话亦是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我看您这罪还得忍着,您家少主那神神叨叨的毛病还得持续一阵子,非得等过了十五赴了那什么王爷的约会才能痊愈!您每天光忙活这品香楼的生意还不算现在还要应付这个魔怔,唉,真是辛苦啊!”

    赵掌柜绷着脸摇摇头,想笑又不能笑,只把姜暖姐弟让进了品香楼才问道:“姜姑娘这么早过来是有事吧?”

    “是啊,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呢。”姜暖应得痛快,她把自己带来的一个油纸包放到赵掌柜面前,接着说道:“这个是我自己做出来的新菜‘富贵什锦’,您是行家,给品品。”

    ‘罗汉肚’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菜的成品在才一出锅时形状圆鼓鼓的很像那个布袋和尚的大肚子,因此而得名的。

    但这也是它后世的名称而已。

    姜暖这几日每晚都会翻看几页《大梁要术》才会睡下,对大梁的民俗已经有了一些粗粗地了解,这个国家的人大多信佛,尊佛教为国教,所以‘罗汉肚’这个名字若是用了恐怕是不合时宜的,因此她便把这个名字改为了‘富贵什锦’这等讨好应景的。

    赵掌柜抬眼望了一眼姜暖,神色严肃了许多。虽然还挂着他招牌式的笑意,但那商人圆滑世故的表情还是带了几分出来:“姑娘的意思是?”

    “您先看看这东西有没有销路,我在家里做了不少,就是想寻个买家。”她对赵掌柜的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倒是不以为意的。这就是生意人。上一秒还笑的花一般的与你套交情,下一秒谈到利益便是刀光剑影了。

    赵掌柜把油纸包拿到手里掂了掂,倒是颇有些分量。随手才揭开一层油纸那醇厚的诱人的肉香便飘了出来,他仔细地闻了闻,马上便分辨出了几种香料的味道……可是,凭直觉他就知道,这道菜绝对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甚至制作方法也是很少见的。

    在大的原料里填充的小的食材烧烤蒸煮并不少见,那样做出的菜肴的味道与这个有很大不同。

    将手中油亮红润的那被填的结实饱满的猪肚放在桌上,赵掌柜又望向了姜暖,眼睛都带着光。

    “借贵处的厨房一用。”姜暖从容的站了起来。都是吃货,谁也瞒不住谁,一看对方那聚光的眼神,她就明白赵掌柜对这个很感兴趣,她只要把这道菜尽善尽美的展示出来就好。

    跟在赵掌柜身后进了品香楼的厨房,大厨们已经在里面忙碌着做着一天的准备工作。眼前的这一切都让姜暖感觉到亲切,毕竟自己没有穿越前是一直在一家饭店的后厨做帮工的。

    挽了袖口,姜暖把面前的菜墩和刀具都放在盆里舀了两瓢开水烫过,然后才摆在桌子上用抹布擦干了水,把罗汉肚放在上面顶刀切起了薄片。

    这一套动作她做的自然流畅,只看得旁边围拢过来瞧热闹的厨子们与赵掌柜一起都暗暗地点起头来。

    正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光是看见姜暖先把菜墩烫过再切熟食,大家便知道这女子是个内行人了。

    精致的骨瓷盘上,刀口整齐均匀的摆着切好的成品。一圈红润的猪肚里面圈着的是色彩斑斓的食材,黑的冬菇,黄的蛋黄糕,白的蛋白高,还有几颗绿色的豌豆点缀在粉色的肘子肉中间,看颜色就已经是非常漂亮养眼,更别说那盘子在众人眼前穿过去的时候那股诱人的酱香了。

    “还没完全做好呢。”姜暖说着在一只小碗中放了两勺醋又点了几滴香油,拍了两瓣大蒜斩成细细的蓉加了进去,用筷子搅拌均匀后放到肚子旁边,才抬头对赵掌柜说道:“蘸汁吃,您尝尝吧。若是想要的话,到我家里去取就是,一两银子两只。这个样品就留给您和窦公子试吃了。”

    自己要的价钱不低,赵掌柜必定要盘横一番才会做决定,所以姜暖并没有多浪费时间。而是直接出了品香楼,带着阿温在街上开始闲逛起来。还是东看西看的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阿姊,咱家那些罗汉肚品香楼会要么?”直到拐了弯看不见品香楼那几个字了,阿温才开口问道。

    “等会儿就知道了。”姜暖说着走进了一家卖文房四宝的铺子对着阿温说道:“去挑挑吧,看看什么样子的笔拿着顺手,阿姊买给你。”

    这几日姜暖只小小的算计经营了一下,收入还是颇丰的。尤其是‘谢夫人’那大头给凑上的二两银子更是没有想到的一笔横财!

    刨去给二位婶子的工钱以及买的礼物,还剩了不到三两!这让姜暖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些底气。

    前几天当看到家里堆起的手套成品越来越多时她虽然面上一直保持着淡定,但心里其实也是和如意娘一般的忐忑的。

    确实没底儿啊!自己穿越过来,这小身子骨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透着柔弱,又是个女子的身份,自然不能如男子般的随便。即便是做生意也只能动动小心思,毕竟自己没权没势没太多的本钱,一步一步地只能摸着黑走了。

    如今这成果确确实实已经是最好,所以姜暖很满足。虽说年过了还不知道要找什么营生去接着挣钱,但她已经下了决心,过了节就送阿温进学堂念书,他五岁了,是开蒙的时候了,这个不能误。

    手里拿着几只做工极好的各色毛笔跑在前面,阿温很开心。阿姊给他买了笔墨纸砚,说要送他去学堂呢。

    不久前自己要饭的时候还曾经偷偷的进过那里听夫子讲过文的,虽然听不懂他到底说的是什么,但阿温就是莫名的喜欢那里!自己进了学堂,就会长成一个和父亲祖父一般有学识的人了吧?

    “阿姊,是窦公子的马车!”才拐进自己家的那条街巷红孩儿一样穿戴的阿温就停了步,回头冲着姜暖喊道。

    “嘿嘿,银子来了!”姜暖心花怒放起来。

    “不知道窦公子会过来,久等了。”她淡笑着与从马车上下来的窦崖打着招呼。

    “我只说我这样的才算是奸商了,直到今日方知姜姑娘也是同道中人啊!”负手立在马车前的窦崖笑眯眯地望向迎面走来的姜暖,眼神温柔,倒像是一个哥哥看着自家的妹子一般。

    “嘿嘿,好说好说……”姜暖咧嘴一笑,眉眼间是毫不掩饰的得意之色。

    “哪里好说啊?姜姑娘行事老道,一点没给在下留后路啊。你送去的那吃食甚好,赵掌柜给两桌的客人上了这道菜,这菜的味道和名字都讨好,客人很是满意。只是如今进了年关,屠户都封刀了,我品香楼就是想学着做做都不成,没地方去买那平时都没人要的猪肚子……也只能来买你家的了,好算计啊!”

    “一般一般,窦公子您过奖了……”姜暖听着窦崖抱怨的话很有成就感,“这道菜做起来虽然繁复,但工艺并不难,也就是调料我用的有些特殊罢了。而且是只有冬天才能做的时令菜,小女子也只是动点小心思挣点辛苦钱罢了,说到奸商,我实在不敢自居,还是你们更‘奸’些。”

    就知道赵掌柜会先去试着自己做做看的,实在没有办法又不想白白错过了挣钱的机会才会花钱来进货的,这才是真‘奸’的商人本色呢!

    收到15025474973的花花,感谢!O(∩_∩)O

    俺的收藏长得有点慢,看来俺要嗷嗷几声了:走过路过的各位美妞儿们,赶紧收藏钱财的文文啊,马年行好运马上有钱财!

    另外:这一章的标题应该是大奸商与小奸商。但奸字是和谐字眼,俺只好换了标题……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