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52.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妖精美人家的灯谜

第四十三章 妖精美人家的灯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章节名:第四十三章  妖精美人家的灯谜

    “小鬼?!”这讨厌的称呼同时让姐弟两个变了脸。

    阿温如同所有的孩子一样最不爱听的就是别人用这种轻蔑的口吻说自己小了!

    而姜暖对阿温这个贴心的小东西是爱极了的,她对于他的保护是拼上了自己全部的力气。那是她作为姐姐的最直接的宠溺。

    也许是因为她自己从小失去了双亲,几乎没有享受过父母的宠爱,所以当穿越而来遇到他这个与自己身世十分相似的弟弟,她的心是没有一丝排斥便接受了。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潜意识了已经把这个越长越漂亮的男孩儿当做了自己,只想对他更好,如同一只老母鸡保护小鸡仔一般把他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容不得别人欺负他半分!

    “小鬼?”姜暖冷哼一声,她倒要看看这个说自己弟弟是小鬼的人是何许模样,竟敢这么叫她家的天使小正太!到底是谁给他的自信啊?

    与阿温一起转过了身子才看了一眼,然后很默契地姐俩个便一起呆住了……连张着嘴巴傻乎乎的表情都那么的相似。

    突然看见刚才还挂在门楼上的那盏垂着璎珞穗子的走马灯就在自己的面前,阿温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灯光透过外面画着图案的细纱晕了出来,照的他粉嫩的小脸忽明忽暗。真是越看越喜欢,好想提在自己手里啊……阿温这么想着,小手已经毫不犹豫地伸了出去。

    可那盏灯笼却一下平移了几寸,让他的小手落了空!“哪有这般容易?你旁边的那个傻女人还没有答出题目呢。”好听的声音说着非常讨厌的话,这一下就惹怒了平时很温顺的阿温,他狠狠地瞪了那灯笼一眼,决绝地转过头去对着姜暖说道:“阿姊,我不要他家的臭东西,我们回家!”

    最恨有人说自己的姐姐傻了!谁说也不行,哪怕是面对今天灯会唯一的一盏走马灯也不行!阿温是有脾气的呢……可阿姊……

    在阿温愤怒的时候,姜暖还在发呆,她的目光亦是黏在那盏灯笼上,不过她看的是那只持灯的手。

    那是一只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柔荑,素白纤细,看不到上面有任何的瑕疵。如玉般圆润的青葱手指上扣着珍珠粉色的指甲,修剪的形状刚好。颗颗都是那么的饱满。尤其是手背上的肤色竟似透明一般柔若无骨,只那么随意的捻着那挂着灯笼的杆子已是风情无限……这是艺术品,是造物的恩宠!

    好美啊,姜暖的脑子里在无限循环地重复着这个词语。

    “阿姊?”看着表情越来越‘傻’的姐姐已经愣了半天仍没有恢复正常的意思,阿温只好用力摇了摇她的手臂,再次说道:“我们回吧。”

    “嗯?”终于回神的姜暖机械地扭过头来看着阿温问道:“你不要这个灯笼了?这么快就不喜欢了?”

    “喜欢,喜欢这个灯笼。可我不喜欢听他说话!”阿温偎在姜暖身边小声回道,依旧是气呼呼地样子。

    “呵呵,小鬼的脾气不小。喜欢就要让那个傻女人来答题啊,她口气很大呢。”好听的声音继续说着让人讨厌的话。

    姜暖挑了一下眉,雪,越下越密,伸手拉过阿温背上斗篷帽子给他戴好,然后抿唇一笑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姜暖知道阿温为何一副气哼哼的模样了,原来,那厮竟敢说自己‘傻’!这可是她家小东西的逆鳞呢,任谁都碰不得的。

    慢慢抬头望了过去,虽然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姜暖有那么一瞬仍是被眼前这手的主人的倾城容颜所迷惑,怎么可以有人长得美成这样?那是一种突破了性别的美丽,雌雄莫辩绝世独立!

    但这种迷惑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姜暖便恢复了她一贯的常态。让人看不出她的半点心思。

    在上一世便是如此,她从未像同学室友那样花痴般的迷恋过什么明星偶像。她的全部生活就是学习,睡觉,打工。当她被上铺的死党笑话为挣钱机器的时候,她也在笑话着她们的幼稚的追星行为,用她的话说就是:“人家是不是明星帅不帅关我屁事!”

    如今这话用在这里也是一样,对面的妖精长得这么美关我屁事……

    所以她的目光只在那妖精的脸上一扫,便开始认真地看起灯笼上题着的字来。

    大致把那些古文换成姜暖读着熟悉的现代语言就是:有一个水池,水面是一个边长为十尺的正方形,在水池中央有一根新生的芦苇,它高出水面一尺。如果把这根芦苇垂直拉到岸边,它的顶端恰好到达岸边的水面。请问这个水池的深度和这根芦苇的长度各是多少?

    原来竟是一道数学题。姜暖低头对着有些紧张的阿温解释道:“这是一道算术题,和别家铺子前猜的灯谜完全不同呢。”

    “这是我出的题目,不知姑娘可有解?”一直站在门楼下面的青衣文士几步就走到了他们身边,无比紧张的问道。

    “有题自有解,容我算一下。”姜暖侧头看了一眼那表情紧张的文士,心中嘀咕道:好奇怪啊,我做题你紧张什么?

    四下看了看并未发现能写字的东西,姜暖心中一动,蹲下身子在地上捡起一根小木棍,借着那妖精手中灯笼的光线在积了薄雪的地上划拉着。

    堂堂的逍遥王爷,身份转眼间已经成了提灯的小厮,‘妖精’的脸色立时沉了下来。

    不等他发作,姜暖已是仰了头对着那书生说道:“水池深十二尺,芦苇长十三尺。”

    随着那青衣文士的脸色一起变黑的还有那妖精的脸色!

    他先是一愣,然后重重地哼了一声,把手中的灯笼杵到阿温手中扭头便走。一身红袍迎着夜风飞舞开来,如飞花滑过。

    “等一下。”姜暖好死不死的声音很不给面子的在他身后响了起来:“还有酒呢。”

    压了一口气,逍遥王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姑娘不是看不上本王府里的桃花酿么?”

    本王?这个称呼让姜暖一阵心惊,这个就是窦崖心心念念忘不掉的男神?早知道,就给他留几分面子了。谁让他刚才招了我家阿温不高兴呢……

    “内个,反正就是一坛酒,我也不会喝,那就算了吧。”为了自己财神爷的幸福,我忍了。

    “一坛?逍遥王府的彩头什么时候这般小气了?”这听着冷飕飕的话,是对着那青衣文士说的。

    “这个……那个……老夫实在惭愧啊!”这个那个了半天,面红耳赤的青衣学士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哈哈!”姜暖却是很不厚道的笑了,“先生不必难堪,我倒觉得这是雅事一桩。”

    她瞟了一眼那风骚的背影,咽了一下口水,人比人得死啊!这货的背影都这么勾人!

    随即她继续说道:“我若如先生一般痴迷好酒,必定一坛也舍不得送出去!您这已经是仗义了……”

    “惭愧,惭愧!”听见姜暖肯为自己解围,那文士的脸色稍有缓和,他先是对着姜暖深深一揖后正色说道:“王爷给出的彩头确实是三坛,这坛姑娘拿好,剩下的两坛老夫马上就送到府上。”

    手中的酒坛不大,已经被那文士捂得有些发热,姜暖一只手抱住,另一只手拉着阿温说道:“红粉佳人,宝剑英雄。这才是绝配。先生为了两坛美酒竟然候在这里多时,已然是痴!酒,我只收这一坛。”随后她扬了声对着那抹妖娆的背影说道:“另两坛就转赠给先生了!”

    说着她拉起阿温准备回去:“先生做的是灯笼可真是好看,阿温很是喜欢。”

    “不敢居功,不敢居功……”那文士摇着双手忙不迭的解释着:“这走马灯老夫可是做不得的,这是从宫里……”

    姜暖与阿温都走出去老远了,那不雅的‘哈哈’声还未停止,大有上气不接下气之势。

    一旁看热闹的众人俱都感到莫名其妙,走马灯是从宫里请了师傅做的,这句话有啥可笑的?

    哎呀,暖暖和王爷美人这初次相遇貌似不太愉快啊~

    嘿嘿,别急哈~美人都是傲娇滴~

    捉虫什么的,还是等晚上吧~看见错别字大家自行捂脸,别不好意思!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