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64.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疑心生暗鬼

第五十五章 疑心生暗鬼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章节名:第五十五章 疑心生暗鬼

    人的命运经常是被一个很小的决定而改变的。如同姜暖的命运是从蹲在马路边看狗打架开始,她的命运便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错位。

    这回亦是如此,从青山娘的一句话到决定搬去尚武庄也不过是一刻的功夫,姜暖便拍了板。离开皇城到尚武庄,这回改变的可不是她一个人的命运。

    她向来不是一个墨迹的人,做事也很少想太多。这世上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所以她在考虑一件具体的事情能不能去做的时候更多的是去分析利弊。只要结果利大于弊那就行了。

    “青水,用了饭你就快点赶回去,让你爹看看庄子里的那几处宅子哪处好些,帮着大小姐去问问价钱。给你爹说,可别露了咱急着用的心思!省的那些人胡乱要价。”青山娘边吃边嘱咐着青水。

    “其实……”青水把嘴里的面咽了下去,抬头看了他娘一眼才说道:“娇娇娘家不是空着一处院子?还都是青砖的房子,比兵营建的那些破石头房子强多了。她不是早就说过要寻个买主么……”

    “你给我闭嘴!”不等他说完青山娘就直接翻了脸,‘砰’地一声把手里端着的面碗蹲在桌上气哼哼地说道:“娇娇娘?还不是那个吕寡妇么!一天到晚耷拉着脸看见她就觉得丧气!还有,你看看她那几步走,又是扭腰又是扭屁股的,哪儿像个好女人?”

    青山娘越说越气,她扭头对着姜暖说道:“那吕寡妇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比您大小姐还像大小姐。就她家的宅子和她一样命硬,谁住谁倒霉,您和小公子可千万别租她家的房!”

    “娘,看您说的这个……一口一个寡妇的……”青水小声地嘀咕道。

    “咋了?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叫她,庄子上谁不这么说她?”青山娘直接冲自己的儿子瞪起了眼,唬地青水赶紧低了头闷头吃面,不敢再多说话。

    姜暖看看青水再看看她娘的态度,就知道这娘俩儿为这事矛盾不小。不只是古代,便是千百年后的现代对于丧偶或是离婚的女子,社会上依旧有着很浓的偏见意识,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扭转的。所以她虽然不赞同青山娘对那个女人的态度,但心里还是能理解的。毕竟出于一个母亲的私心,是很难接受自己的儿子为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说话的。

    “砖瓦房子是好,住着舒服谁不喜欢啊。”看着他娘儿两个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姜暖赶紧出来救火,“不过这里没有外人,我也不瞒你们,居家过日子要花钱的地方太多,我又没什么本事,手里的钱自然要紧着用。所以,这宅子住着舒服不舒服都不打紧,便宜些最好。”

    一番话说得平和让娘两个都住了口,火气也消了些。毕竟姜暖说的在理,过日子不算计还真不行。

    “还有啊,青水这趟回去也别空着车,受累把我收拾出来的东西都给带上吧,就先堆在你家,等我明日过去定了宅子再去搬。”

    “这么急?大小姐不过去先看看再说么?万一相不中,也好在这皇城里再找啊。”青山娘好心地提醒道。

    “主簿衙门只给了三天,没时间耽搁了,能住就行。”姜暖是务实的。有个地方住,哪怕是石头房子,也比拖拖拉拉地到最后被人家轰到大街上再去找住处强得多。

    一个时辰后,青水赶着车回去了。

    车上不仅拉着他娘,还有姜暖家的绝大部分家当。甚至于连那张板凳床也被拆开了装上了车,中午才煮过面的铁锅也被从灶台上起了出来一道拉走了……剩下几件铺盖堆在了姜暖的房间的地上,明早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姜暖和阿温还要在这里凑合一夜,这也是她们在姜府最后的一夜了……

    躺在只铺了一层褥子的硬邦邦的地上,姜暖迷迷糊糊地坚持到了天亮,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过。

    收拾好了最后的一点东西,早早地带着阿温就出了门。

    在外面用了早饭,姜暖又特意多买了些干粮备着。去车马市租了一辆马车后看着时间还有富余,她决定带着阿温去效贤书院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退回一些学费。

    结果在山长嫌恶的眼神里银子没有退回却意外地遇到了来书院为儿子请假的谢理。

    “阿暖,你别怪舅舅做事不顾亲戚情分。实在是我也没有办法啊!你表哥现在还躺在家里不能动弹,全靠你舅母照顾着……唉!”他弓着身子,叹着气,细声细语地对着姜暖说道。任谁看了也都会觉得他讲的是实话,他也是迫不得已的。

    “要不是在京主簿衙门里见过您用这幅弱不禁风的模样就掳走了姜家的宅子,我几乎都以为您真是有苦衷的了。”姜暖冷冷地开了口,“得,不管您是出于什么目的,这回您都如愿以偿了,我们这就过去做个交接吧,以后再遇到就是路人,我和阿温没有你这样的亲戚……”

    谢理低着头没有说话,只默默地跟在她们身后朝着姜府的方向走去。他心里暗道:一所宅子能卖的银子毕竟是死数,哪里就值得我不要面子的去抢?还不是你们姐弟自己招惹的是非,惹上了那人……

    说是来说宅子做交接,但谢理只是站在姜府的院子里看着姜暖进进出出地往门口停着的马车里搬东西,他并没有到房间里去查看。反正也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他只是应付那人的差使罢了。

    东西剩的不多,没多大会儿功夫就都搬到了马车上。倒是姜暖在挨个房间的查看着,省的有了遗漏。

    原本就有些破败的姜府现在彻底成了一处空宅,看着有些凄凉。

    “阿姊,爹爹的画像还没有摘!”阿温突然记起这个,朝着母亲的房间跑去。

    摘了挂在墙上的卷轴,小心地卷起,阿温从姜暖的手中接了紧紧地抱在怀里。小脸上是超乎他年龄的严肃。

    “走吧。”最后看了一眼这所自己住了不长时间的宅子,姜暖对着空荡荡的院落喊道:“祖父,爹,娘!您们就先留在这里吧,等我和阿温找到安稳的住所再来接你们……”

    姜暖的话使一直站在院中的谢理心中一阵发毛,大白天的竟感到四周阴风习习!他现在半刻都不想留在这个地方,似乎真有些看不见的人影在盯着一般,他逃也似地冲了出去。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