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65.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置业

第五十六章 置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章节名:第五十六章 置业

    谢理逃出姜府后,低着头快步朝东走去。尽管此时的街道上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常,他依旧有些胆寒。总觉得后面有几双眼睛一直盯在背上一般让他只想离那座宅子越远越好。

    急急惶惶中他并未看到身边有一辆从外面看来极为普通的马车缓缓地驶了过去。

    “谢大人。”那绯糜的声音是拖了长音刺进谢理的耳朵中的。他走的很急的身子立时停在了那里,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体会着身体突然掉进冰洞中似的寒冷。在他看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才是更可怕的,是比那些死鬼更可怕的魔鬼。

    谢大人?!自己一个翰林院的小小孔目,连个品级都没有,他却称呼自己为大人,这在谢理听来怎么都带着一股浓浓的讽刺。

    “王……”谢理赶紧转身快步走向已经停在路边的马车,弓着身子行礼,只是他才一开口便被岑相思不耐烦的止住了。

    “行了,你就站在那里好好说话吧。”坐在马车中的岑相思伸着一只纤细的手指在面前放着的一只木盒上轻抚着,透着无聊,“姜府那边你要盯紧了,明日早点过去看着她们搬家。如果……”

    说到这里他似乎来了兴致,连声音都高了些:“如果那个姜暖若是来不及搬走,求你宽限些时日,你就告诉她,这个宅子本王已经买了,你做不得主,让她来求本王!”

    想到那个把自己‘耍’了一把的女子低着头眼泪汪汪地来求自己岑相思就觉得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他甚至有点期待明天这个画面早点出现了。

    “她们已经搬走了,就在刚才。”说这话的时候谢理觉得自己的腿都在哆嗦了。

    别人只知道逍遥王风流嚣张,而他却是知道这个生的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俊美男子是多么的心狠手辣喜怒无常!

    与他一起供职在翰林院的一个典簿在一次酒后说过,当今天下任何一个女子的美貌都不及逍遥王容颜之万一,当今天下任何一个男子的风采都不及逍遥王姿态之万一。我若能与之共饮同眠死而无憾矣……

    后来这位典簿因为醉酒从楼梯上滚落自己把舌头咬断一截,好悬丢了性命,最后辞了官回了原籍不知所踪。

    但谢理却知道这样的说法是假的,因为那日酒后他并未直接离去,而是先到了茅厕小解,他清楚地听到有人一声惊呼后从楼梯滚落的响动,还有这个如今他只要一听到就哆嗦的绯糜声音:“让他自己把舌头吃了……”

    “搬走了?没有哭没有闹没有求你?”车厢里传出‘啪’地一声脆响,似是什东西被扔在了案几之上。

    “……都没有。”谢理只想往墙边再靠靠,离这冒着寒气的车子远些。

    “她也没对你说什么?”停了半晌岑相思才又拿起那只被他扔在几上的木盒继续问道。

    “阿暖就说‘祖父,爹,娘!您们就先留在这里吧,等我和阿温找到安稳的住所再来接你们……’”这句话谢理是捏着嗓子学着姜暖的口气与声音说出的,听在人耳中说不出的怪异,引得街上路过的行人不禁侧目。

    “呵呵……”岑相思笑了,他这是发自内心的笑,“不错不错,果然有意思啊!临走都要装神弄鬼的吓唬人。有趣……”

    马车缓缓地启动,不一刻便裹在人群中失了踪影。而弓着身子靠在墙边的谢理已是冷汗侵湿了棉袍,他心里依旧七上八下地忐忑着,实在是猜不透这位逍遥王的心思。总之有一件事他还是明白的,自己还是躲得远远地最好……

    到达尚武庄的时候才过了午膳的时辰。远远地就看见官道边上站着两个人。“是那个青水哥哥。”阿温说道。

    从马车上才一跳下,青水已经迎了过来:“大小姐小公子,我娘让我和大哥在这等着帮您搬东西。咱入庄的道儿窄,马车走不了。”

    青水的身边站着一个身量比他还要高上一些的青年,只是身材骗瘦些。生的白白净净的一副好相貌,他走近马车冲着姜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也不多话,扫了一眼车上的东西,挑了一个最大的包袱先挎在肩上,又一手拎了一个包袱转身朝小道上走去:“东西不多,剩下的你都拿上。”他与擦身而过的青水说道。

    “你们哥俩长得真像,他是青山吧。”姜暖付了车钱,把阿温怀中的好汉先接了过来放在地上,然后又把阿温抱起放到了地上。

    东西确实不多。加上昨天大多数已经被青水先运了回来,所以车上只有五个包袱。

    “我没我哥生的俊。个子也没他高。庄子上的人都说我哥生的好。”青水提了包袱走在前面,与姜暖搭着话。毕竟昨天见过面,不那么生分了。

    “都不差,陈婶子好福气。”打发了驭夫又道了谢,姜暖拉着阿温跟在他们的后面笑着说道。

    因为是同龄人,所以她说话就随意了些。没有这个时代的女子见了陌生男子的扭捏。倒是走在前面的青山莫名其妙的红了脸。暗道:难道皇城里出来的女子都是这般谈吐?比男子还大方,不知道认生?

    还没进庄子,站在家门口一直张望的青山娘已是迎了过来,她拉着阿温的手说道:“小公子累不累?路上走了这么久,定是饿了。先进来吃饭……”后半句她是对姜暖说的。

    “婶子,我们这一折腾可是辛苦您了!”姜暖心里是由衷的地感谢这一家人。

    “辛苦啥,东家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也帮不上忙,只能做这些了。”青山娘推开院门把众人迎了进去。

    才一进门姜暖就看见他家的正房里青山爹正在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着什么。“有客人啊?”她小声问道。

    “东家小姐公子来了。”不待青山娘回话,青山爹已经站了起来,走到门口说道:“正和把总大人说宅子的事情呢,正好大小姐您自己来说吧。”

    说?说什么?既不知道价格又没有看到房子,这有啥可说的?姜暖脑袋上一团黑线。

    她走到正屋门口,并未进去,只是在门口福了福身子,客客气气地说道:“这些我都不懂,把总大人既然来了,不妨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宅子。行不行的都等下再说。”

    “好。房契我都带过来了,也是怕麻烦。不过这宅子空置已久,小姐您若是租住最少要五年期,至于收拾修补什么的也要您自己去安排。统共没几个房钱……这银子我就不出了。”

    “先看看去。”姜暖不置可否的转了身子朝门口走去。

    “这还没坐下歇歇呢……”青山娘从厨房里端着饭菜走了出来。

    “不歇了,也不能让把总大人等着。这房子的事不办好我也不踏实。阿温,你留在婶子家先用饭吧。”姜暖低头与一直紧跟着自己的阿温说道。

    “……”阿温抿着嘴并不答话,只是伸手牵住姜暖的手握得紧紧的。

    “呵呵,那就一起去看看。还劳烦您二位带个路。”姜暖领着阿温走了出去,候在院门口等着随后走出的青山爹和那个把总大人走过去才快步跟了过去。

    “哎,这都这么急啊……”青山娘把端着的饭菜又都送回了厨房,在布巾上擦了手也追出了院子,“我也去瞧瞧。”

    尚武庄最早是因为在这里驻有兵营而建的,所以庄子的住户大多与兵营里的人有些亲戚关系。后来兵营外迁到了镇子上,这里又陆续搬走搬来的了一些住户才形成了现在的这个模样。住的大多是靠近土地的农户。而这些农户们租种的也大多是兵营里武官手里见不得光的私田。

    这个姓赵的把总是袭了他爹在军营里的官职,早在镇子上置了产业,对于尚武庄上遗留的这处宅子也是几年都未来看上一眼。平时都是托给青山家照看着,他自己也全不放在心上。今天还是青山爹亲自到镇上去请了他才过来的,要不不值几个钱的房租他还真懒得动弹。

    庄子里这样的空房不少。俱都是破破烂烂荒败不堪的样子。只从外面粗粗一看也确实是赵把总家的这处院落还算是最好的。

    首先,这处院落是独自占了庄子的一角,地势也是最高的。最难得的是他家的院子里有一处独立的水井。这让用惯了自来水的姜暖觉得很心动。

    房子是山石建造的,高大结实的三间正房和后院的两处相对小些屋子一共五间。宽敞的院子里当不当正不正的种着一棵一个人都抱不过来的老槐树,房前屋后都长满了枯黄的干草。正房一处的门板因为年久失修倒了一扇……

    看着如此杂乱的景象,连赵把总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他拍着脑袋说道:“就……就这样了……大小姐怕是看不上吧。”

    “这怎么住啊?”青山娘也替姜暖发起愁来,平日里只见这些房子都空着,人家有都锁着院门看不真切,如今这进来一看,她的心立时就揪了起来。开始后悔自己多嘴了。

    “赵把总,这宅子您准备卖么,多少银子?”姜暖用手推开一扇房门,刚想迈步进去,不料那房门没有应声而开,而是直接应声而倒在了地上,‘砰’地一声砸起一屋子的尘土……

    “啊?”在一片烟雾中灰头土脸的赵把总眼睛亮了:“大小姐的意思是您要买这破房子?”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