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74.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乔迁

第六十五章 乔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章节名:第六十五章 乔迁

    剥花生剥成了梦魇,姜暖觉得吃了亏了,而且是大亏!人家是白天干活,而她是白天黑夜都和花生干上了,这是过的啥日子啊?

    于是她决定搬家,说啥也得离花生远点,现在她看见花生就头大,哪怕是光着屁股的花生仁也不行。自己的那个院子也修好了不少日子了,因为刷了漆一直有股子味道,所以一直锁了院门而所有的房间都在门窗大开的散味道,这些日子忙得都把自己还有家这件事给忘了!

    住在姜府大宅子里的时候是听着外面的钟鼓楼里有报时的,而到了尚武庄就落后了,只能听着鸡叫起床。到了古代这么久,姜暖已经慢慢地习惯了这里的计时方法,反正也不赶飞机发射火箭,用不着那么精准。

    侧着身子往外看了半天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也看不出到底是个啥时辰,姜暖撩了被子摸摸索索地走到靠窗的桌子旁点了油灯,“喔喔~”她抬头扯着脖子小声叫了一嗓子,“鸡不叫,我叫!阿温起来吧,我们现在就收拾,天亮就开始搬家,今儿晚上我们就能在自己家里开火做晚饭了!”

    “诶!”听了她的话,阿温也兴奋起来,迅速地钻出被窝,出溜到地上,拿起堆在床脚的棉袍穿了起来,“阿姊,你也别穿着单衣站着,赶紧穿上点衣服,这屋里好凉。”小家伙边穿边细心地提醒着叉腰站在那里瞪着眼睛四处乱看的姐姐。

    “没事儿,就阿姊这体格儿,在冷点也不怕!”因为穿的单薄,所以站在桌前的姜暖显得格外纤细,于是她这番吹牛的话也就显得很是滑稽了。

    说归说,姜暖还是很听话地走了过去,也把自己的衣裙穿好。还没进三月,虽然开了春,但气温并不高,尤其是尚武庄这里地势偏高,西侧还影着一座不高不矮的小山包,入夜以后屋里屋外都是一样的冷,所以她们姐弟都还穿着厚重的棉衣。

    “我们手脚轻些,人家都还睡着呢。”姜暖看见准备开门出去打水的阿温小声的嘱咐道:“先别洗漱了,我们就把这屋子里头的东西先收拾了。”

    “好。”阿温听话的又走了回来。在姐姐的指挥下,两个人开始把这小屋里的东西收拾打包。

    她们的东西很少,搬到尚武庄以后一直吃住在青山家,所以很多从姜府里运来的东西并未打开,如今都堆在外面的院子里,所以屋里的这点物品不大一会儿就收拾好了,只剩了那张一直陪伴她们的板凳床还支在那里,门板上放着几个收拾好的包袱。

    等到青山娘听着鸡叫了三遍起身开了房门开始在院子里忙活起来的时候,屋里那几乎一夜没睡的姐俩正都靠在门板上放的包袱边打瞌睡。静坐了半天,她们开始还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儿,说着说着便都没了声音,终于在人们该起床的时候睡着了……

    “东家小姐小公子出来用早饭了。”在青山娘的大嗓门的招呼声中姜暖立时醒了过了,冲着桌子上还亮着的油灯愣了会神,马上又肉疼起来:忘了灭灯,这灯油浪费的指定不少!

    推醒了阿温开了房门走了出去,“陈婶子您辛苦啦。”姜暖对在厨房里的青山娘道谢道。

    到了青山家,就一直是青山娘忙活饭食,总说姜暖是客人,说啥也不肯让她进厨房。抢着做了几次都是如此,姜暖也只好由着她。毕竟客随主便么。只是每日用饭的时候她都会客客气气地道谢。这让青山娘可是笑过几回了,连说:还是你们大宅子出来的人事情多……客气的人都显得生分外道了。

    “咱家里除了白菜萝卜没啥别的菜了,我看今儿天不错,落花生也都剥完了,要不咱们到镇上溜达一圈,我去买些菜回来。”青山娘端着一盆熬得厚厚的苞米粥走了出来,放在院子里早就摆好的矮桌上,扭头准备招呼那姐俩赶紧过来坐,“呦!你们都这都是咋了?没睡好还是累着了?别是病了吧?”

    小屋门口站着的两只熊猫人,在折腾了半宿之后,一人挂着一副黑眼圈外加泛着青绿色如同中了毒似的面相,成功的惊到了青山娘。

    她几步走到姜暖姐弟身边,先把手在腰上系着的围裙上蹭了几把,然后把手伸向了姜暖的额头,皱着眉感觉着温度后又抚上了阿温的脑门,片刻之后她狐疑地说道:“不烧啊,这都是咋了……”

    “没事儿啊。陈婶,我们就是睡得少了。今儿晚上早些睡就是了。”对于这个一缺觉就脸色犯菜生出黑眼圈的体质姜暖也很无奈。想上辈子的自己多牛啊!经常在打工回来后猫在被窝里用手机玩游戏,而且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游戏,比如:连连看!一玩就是半夜,直到自己的那个山寨手机都没了电才恋恋不舍地睡下,三四个小时后,她依旧能够精神抖擞的趴在教室里躲避着老师的骚扰看小说,从没人知道她熬过夜,这到了古代可好,连身体都退化了,娇娇弱弱地小身子骨小奶猫似的声音真是能愁死她!

    “昨晚咱收了活儿我见您老早就睡下啦,咋还睡的少呢?”昨天剥完了花生壳她和如意娘还在院子里做着说了会子话呢,而那时候姜暖早就猫回屋里吹灯睡下了,这还睡的少?青山娘对此很不理解。

    “少,你是不知道啊,在过去,一天十二个时辰我怎么也要睡上十三个时辰才行呢。”姜暖总不好说:在这里住着我做梦都在剥花生干活儿,只好连夜收拾准备搬家吧?所以她只好开起玩笑来。

    “一天才十二个时辰,大小姐您这十三给时辰是咋睡的?”青山娘被她说得一时没有转过闷,脑子一团浆糊的开始理清这十二和十三的关系来。

    “娘,您也快坐下吃饭吧。大小姐那里说笑呢。就您当个真……”青水从厨房里又端出一笸箩杂粮菜团子来,对着自己那实在的娘说道。

    好歹洗漱了,姜暖与阿温也坐在了小方凳上与这一家子人用了早饭,看着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她才慢悠悠地说道:“陈叔,婶子,我今天就准备搬过去了。那边也晾得差不多了,也没啥东西,几趟就搬完。晚上都到我那边去吃饭,让大伙也尝尝我的手艺。”

    姜暖姐弟自从住进了青山家,一直都是给啥吃啥从不挑剔,事儿很少。身上也没有小姐少爷们常带的娇气劲,眼里也有活儿,没事就帮着打扫一下院子,偶尔出去买菜姜暖也总是不言不语的多添上几斤肉回来从不在花销上计较。所以这一家子人都很喜欢她们。

    虽说人家搬出去那是早晚的事,但姜暖的这话一出还是让围坐在一起吃饭的几个人都没有说话。尤其是青山,心里竟是那股忽然被掏走一块的感觉,一时就觉得没着没落的。那日姜暖提出的今年种地是按人头每月给银子的,在他一再的坚持下,他娘也觉得确实合适才同意他回来一起种地。离了药铺子搬回家住,每日看着那个瘦小的但浑身都充满了活力的美丽女子在自家的院子里进进出出,他觉得这样的日子真好!可如今……人家要搬走了,以后就不能住在一起了,他想再站到窗子后面偷看已经成了不可能的事,青山很失落。

    “搬吧。正好都在,今天咱们都晚些下地,帮着东家把这家安置了。”青山爹开口说道。

    “那咱就开始搬!”姜暖起身朝屋里走去,一转眼就提着两个包袱走了出来,“嘿嘿,这个……昨天夜里我就收拾好了。”她不好意思地对着院子里那几个目瞪口呆的人解释道。

    东西少有东西少的好处。一个时辰后,大家已经七手八脚的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搬进了新的院子,而且基本也都归了位。姜暖抬头看了眼太阳,一看时辰还早,拉着还在帮她收拾的青山娘说道:“婶子,不干了。也没多一会儿的活。我们去镇上买菜去。”

    说着不由分说夺了青山娘手里的笤帚往院子里一扔,往外就走,“阿温,你去不去啊?再晚就没有卖菜的了……”她冲着后院领着好汉四处逛游的小屁孩喊道。

    阿温自然回跟着。他这条忠实的尾巴可是半刻也离开阿姊的。

    锁了院门正看到如意娘一个人急匆匆地往这边走来,看见院门口的几个人她连忙说道:“大小姐您可真是!搬家也不让小公子去喊我们过来帮忙,这还有什么活?洗洗涮涮的都留给我……”

    “已经搬完了,谢谢葛婶子!这不我们才要去镇子上呢,您去不去?”葛老实和如意娘都是实在人,说话办事都不会耍心思,姜暖心里是很喜欢这样的人的。可是,她那个三女儿也确实骄纵的使人厌烦,养了这样的孩子也真是父母欠的债了。想到这里,姜暖不禁偷偷地叹了口气。

    “这么快?都收拾好了?”如意娘连忙向锁着的院门望去,自然是啥也看不见了,“去镇子上啊,我是想去,可我家如意还在家里让秋慧看着呢,那丫头……”如意娘说了一半就住了口。她也记起自己女儿说过人家的话来,很是不好意思。

    “您回家带上如意,我们先头里走,在道上等您。”姜暖注意到了如意娘脸上的变化,连忙开口打了岔去,“不怪陈婶子说您,你们娘俩儿真是一刻也分不开呢。嘿嘿……”

    不过只‘嘿嘿’了两句她就‘嘿嘿’不下去了,阿温的小手早就自觉地伸到了她的手掌中握得死死的,唯恐自己被丢了一般……看着自己身边的这条大尾巴,姜暖住了嘴,因为自己实在没资格去笑话别人黏糊。

    新菜还没有下来,去年储存的菜都贵的吓人,青山娘转了一大圈也没买下啥。倒是姜暖直奔卖肉的摊位捡着肥瘦适中的五花肉买了好大的两块,又挑了四只嫩嫩地笋鸡请摊主杀了拾到好,提在手中分量也是不轻。

    付了银子,直到走得离那卖鸡的摊子老远了,如意娘才对着姜暖说道:“刚才您买的时候我一个劲地给您使眼色,这东西还是买肉厚的母鸡值,小笋鸡没肉啊!”

    “有肉,四只呢,婶子放心吧,晚上来我家吃饭,保管饿不着咱如意。”姜暖提起手中的鸡来在如意娘眼前晃悠了一下,笑眯眯地说道。

    “唉,看您说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一句话倒是让如意娘不知道回啥话好了。好在她知道东家小姐就是那么一个脾气,好开个玩笑,自然也就不会网心里去。

    到镇子上一去一回,用了两个时辰,因为要单独开火过日子了,所以姜暖雇了车,买了不少柴火。再加上她又买了不少杂七杂八的必需品,车上倒也满满当当。

    几个人贴着车架子做到了马车边上,不一会儿就又回到了尚武庄。阿温又是不等人说就朝小道上跑去:“阿姊等着,我去喊人……”

    “小公子哥哥,等等我。”后下车的如意一把挣开他娘的怀抱,也跑着追向前面的阿温。

    “你快点,没看大伙儿都等着么。”阿温说着,还是挺了脚步等着身后的小胖子。

    “唉,这些孩子啊,一会打架一会好的,真是……”如意娘摇着头无可奈何地说道。

    “我说您就是管的太多。”姜暖结了雇车的银子,看着驭夫帮着把那一大堆柴火都卸了下来。她道了谢,手里一手提着肉一手提着鸡走近如意娘:“他们打架就让他们打去,谁也别搀和,别弄得我们也和孩子似的急了眼就行。孩子打了架没多大会功夫就能混一起接着玩儿,大人可是不行哦。所以咱别管孩子的事。”姜暖说着又把手中的四只小笋鸡举到了如意娘眼前:“太沉,您给您家如意拿着吧。”

    “哈哈!大小姐,您可真是,我家如意再能吃也不能一个人把这四只鸡都吃了啊。”如意娘笑着从她手中接过了东西。

    “嗯……这我还觉得少呢,要不您把这猪肉也替上吧?”姜暖又把猪肉举了来,笑眯眯地递了过去,

    “……”如意娘愣了愣,随即把她的手拍了下去,也学着她的语调说道:“这个还是您提着吧,留给您家阿温吃。”

    等着阿温和如意从家里叫来了人帮忙把东西都搬回家以后,早就过了吃午饭的时辰。姜暖看着一院子过来帮忙的人说道:“也别晚上了,赶上啥时辰算啥时辰吧。左不过大伙都还没用饭,都忍忍,我这就下厨。陈婶子葛婶子都来帮忙,咱几个人一块忙活,也快些!”

    “行啊。”青山娘和如意娘痛快的答应了。心里也是痒痒的。大小姐的手艺她们是尝过的,滋味自然是好的没话说,可她们就是学不会,这点也是很无奈。

    姜暖家有两个灶台,正好把原来从姜府东院带过来的那口锅也用上。

    “都烧上,两个火快。”进了厨房姜暖直接吩咐道。

    而跟进来的两个女人则是一句废话没有,立马开始刷锅起火,一个人占了一个灶忙活起来。

    姜暖则是系上围裙,先淘了一大锅米,放好了水,递给如意娘说:“您那个锅就蒸饭吧。”

    “就这么蒸?把这盆子放屉上?”如意娘糊涂了,她端着盆子看着姜暖没有动,他们家吃白米饭的时候极少,一年四季吃杂粮的时候多,而且米饭不是都要先煮个八成熟再捞出来放屉上蒸么?东家小姐让带着盆子直接上屉,这,能熟么?

    “嗯,就这么蒸。放心吧,一样能熟的。”姜暖看着如意娘的样子赶紧解释道。

    烹饪方法是随着时代的进步而不断发展起来的,古时候哪里来的电饭煲?而笼屉又比较矮,直接上锅蒸的米饭那时候还是没有的。都是捞饭。

    姜暖家的盆子是个很大的并不高的铜盆,自然是可以直接上锅蒸的。

    “别掀开盖子,跑了气蒸饭会夹生的。”看着如意娘虽然把米放到了屉上蒸着,仍旧不放心的一会儿一看,姜暖赶紧提醒道。

    “哦。”如意娘应了,赶紧放下了伸到锅盖上的手,再不敢掀开。

    “这个锅干啥?”青山娘看着锅里马上就要滚开的水问道。

    “这个炖汤。”姜暖说着麻利地把四只小笋鸡上的肉都剃了下来,只留下鸡骨,丢进开水中焯了一下就捞了出来,让青山娘把这锅水倒了,再弄一锅清水烧上。

    等第二锅水烧开的时候,姜暖才将那四只焯过去了血水的鸡骨丢在锅里炖了起来,“这个小火就好,急不得。”她说道。

    又把五花肉去了皮,切了片,鸡肉都改刀写成了丁,姜暖把它们分别放在两个盆子里下了芡粉(淀粉)盐又加了鸡蛋浆好放到了一边。

    那个时候的芡粉倒是比现在的也不次,虽说品种少些,质量倒是很好的。应为价格较高,这些绿豆啊豌豆里提出的东西,百姓家里并不常见。所以看着姜暖用上这个,如意娘和青山娘都是很新鲜的感觉。围在一边好奇的看着。

    “婶子,您回去到家里给我装半碗花生过来,仔细别让人看见了。”姜暖说道。

    “诶。”青山娘应了,快步走了出去。

    米饭起锅了,盆子里的饭粒颗颗晶莹饱满引人食欲,只一开锅盖就满室的饭香,那味道别提多诱人了。

    “婶子,别看着饭相面了,快把那锅给腾出来,我要炒菜了。”姜暖对站在灶前研究这米饭的如意娘说道。

    等着刷洗赶紧的锅又热了,姜暖到了不少底油下去,摸着也就是将将有了温度的时候先把浆好的肉片下了锅,稍一过油,看着粉色的肉片都变成了乳白色,就都捞了出来,接着把鸡丁也如法炮制的滑熟捞出,才把青山娘拿来的半碗花生米倒进锅里炸了起来,等花生也变了颜色渐渐成熟后,姜暖又把它捞了出来晾在一边,开始炒菜。

    这做法立时让青山娘和如意娘同时瞪大了眼,有些吃惊。连话都忘了说。

    也难怪她们会有如此反应,因为此前不管是皇宫大内还是寻常百姓家里都是‘煮’饭,一个‘煮’字已经奠定了最基本的烹饪手法,所以看到姜暖这种不放水而把食材放进锅里直接就做的方法,她们也只能吃惊。

    “这能熟么?”如意娘小声地对旁边与自己同样反应的青山娘小声嘀咕道。

    青山娘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回话,因为她也不知道结果。

    姜暖家的正屋很大,所以又从青山家搬来一个桌子,拿了几把椅子,摆了两桌。

    大家分男女围坐好了,姜暖的菜也上了桌,一个白菜木耳溜肉片,一个放了炸花生米的酱爆鸡丁,还有一大盆子的冬菇鸡汤,以及白花花的大米饭。只是众人都是看着,闻着,没人动筷子。

    “吃啊,这些天大家都辛苦了。我也搬了新家,这顿饭一是为了感谢这段日子来大家对我们姐弟的照拂,另一个就算是庆祝我家的乔迁之喜吧。”作为新居主人的姜暖对着众人招呼道。

    在她的招呼声中,大家才端起了饭碗拿起了筷子,小心翼翼地加起了那看不出是啥材料的也看不出是怎么鼓捣熟了的菜放到碗中,先相了会面才放进口中……于是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这菜太好吃了,是大家从没有尝过的味道,肉片滑嫩的入口即化,而炸过的花生裹着酱料又是说不出的酥香,这样的菜就这这样饭简直就是最最完美的搭配了,这是大家在心里一致的想法。

    在青山家吃了好久煮饭的姜暖也觉得自己做的不错,早就想吃这样的米饭炒菜了,唯一遗憾的是这个朝代辣椒还没有引进,老百姓若是想要做些带辣味的菜肴一般放的都是茱萸。而茱萸的味道若是做宫保鸡丁可是有些味道不对的,所以她只好改了做酱爆鸡丁。

    怎么没人说话?姜暖本来对自己的手艺是很有信心的,只是大家目前的反应又让她没了底,“不好吃……还是吃不惯啊?怎么都不说话?”她放下饭碗对着大家说道。

    “没空说话,一说话菜都没了……”如意把脑袋埋在碗里一边往嘴里扒拉着饭菜,一边嘟嚷道。

    俺手里虽说有点稿子,但都是随性所写,和目前的章节连不上,所以俺是裸更!昨天烧了一夜,今天俺实在是有点支持不住了,晚了些,见谅!

    收到不大好月票。这个俺要鞠躬感谢大家!这个文写到现在只是才两张收费章节,那些这些票都是大家订阅了别的文字投到这里的,俺必须给那些投了月票的朋友鞠躬!谢谢您的支持~

    枫叶潇潇ng688老虎1166不吃鱼猫儿胡传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15025474973胡传混沌小豆芽 oyu9126感谢您投出的评价票!

    宠辱不惊gkf感谢您打赏的钻石!

    我不知道有没有落下的朋友,如果有,您在评论区给我留言。

    没有捉虫,等下再看了~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