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84.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收鸡蛋

第七十四章 收鸡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章节名:第七十四章 收鸡蛋

    与窦夫人不咸不淡的聊着天,姜暖心里却在计算这离去的时间,估摸着有了一刻钟后自己走了也不算唐突后,她果断的站了起来,依旧恭谨有度地行了礼:“窦夫人留步,我和舍弟约了人搭车回去,时辰不早,这就告辞了。”说着拉了阿温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她这告辞的态度与窦夫人‘请’人上来会面的口气如出一辙,都是不容商榷的,骨子里带出来的居高临下的气势倒是很让窦夫人吃惊。

    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没了钱没了势更没了志气的人这些年她见多了,这个清瘦的秀丽女子说起自己过去的那些凄苦身世如同说别人的事情一般没有一点唏嘘这让窦夫人又高看了她一等。这人啊,能对别人狠的不新鲜,可对自己的苦难也能狠下心漠视的人并不多,这样的人大多错不了,窦夫人相信自己的眼光。

    耳边楼梯‘蹬蹬’地又响了起来,赵掌柜疾步走到了窦夫人坐着的小屋门外垂首说道:“夫人。”

    “送走那个丫头了?”窦夫人用手在桌子上那杯冒着热气的茶杯上画着圈,看来是并没有打算喝下去:“没说几句话,我不过是试探了一下。那丫头还是个有脾气的。”

    “送走了,说是要搭车回尚武庄所以急着走。”赵掌柜就站在门口与屋内的窦夫人回着话。

    “哎,老赵,我怎么瞅着这丫头有点像我年轻的时候啊?你说像不像?”窦夫人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忽然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推开一条细缝往楼下看着:“我才进窦家的时候还是婆婆主事呢,说的话可比我今天说的难听多了,我也是这么听着忍着……”说了几句她自己也愣住了,自己是窦家的媳妇自然要听着公婆的教训,可人家姜暖又不是窦家的谁,干嘛要听自己刻薄?

    “老赵,等那丫头再有好的菜式送到品香楼来就收下吧,随行就市也别太压价钱。另外我看她还带着个弟弟,不是被人家谋了家产去么?你去打听打听,看看这姜府的老宅是谁买去了,认识的就帮你家少主做个人情买过来。别让他从蜀地一回来就埋怨我这当娘的只认钱不认人。”

    “是。”赵掌柜低头认真听了,把窦夫人吩咐的事都记下了。

    春天午后正是暖洋洋的时候,因与那个拉车的老汉约定的时间还早,姜暖拉着阿温继续在街上乱逛。

    “阿姊,为什么你和窦夫人说自己是个疯子?你明明就不疯么。”从出了品香楼阿温心里就藏了这个问题,现在终于问了出来。这是他非常在乎的一件事,外人要是说了都会惹毛他,今天阿姊自己这么一承认,让他很泄气。

    “唉,傻阿温!窦夫人是看不上阿姊啊,唯恐阿姊是哄骗她儿子钱财的坏女人,所以才和阿姊说那些话的。”姜暖无奈的叹了口气解释道:“她又是窦公子的母亲,窦公子人还是不错的。阿姊不想她面子上太难看,所以干脆就说自己疯过,你说她和个疯子聊天有意思么?阿姊也省的和她多废话了……”

    “原来这样啊,可我还是不愿意听到阿姊说自己是个疯子。”阿温依旧耿耿于怀地抗议道。

    有很多事情和阿温这样大的孩子是很难完全说清楚的,姜暖也懒得多去解释。毕竟等他长大的时候很多现在的问题便不再是问题了。所以明知道这小子还有点想不开,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皇城里比跑马镇上的新鲜玩意多多了,而且住在皇城里的人也比乡下人使银子痛快,搬到尚武庄后这是姜暖第一次觉得离着繁华远了,挣银子有些麻烦。

    一人吃了一张现出锅的猪油葱花饼,姜暖又挑着几处出租的临街的门面房问了问价格,看着时辰也是差不多忙拉着阿温到了与那老汉约定的地方,一看人家已经停了车在那里等了。

    打了招呼,姜暖抱着阿温还是坐在来时的位置上,回头朝车上望了一眼,十几个鸡笼里的大肥母鸡不见了。但那股子的鸡屎味还在……

    让阿温把手里用油纸包着的两张猪油葱花饼递给身边的老汉,姜暖说道:“老伯怕是也没用饭吧,我们姐弟就吃的这个,挺好吃,给您也备下了。”虽然人家好心允许自己姐弟搭了顺风车,但姜暖并不是一个什么便宜都占的人。

    “哎呦!还给老汉我也备下了啊。”赶车的的老汉有些意外的接过阿温手中的油纸包放在鼻前闻了一下,“香!猪油葱花饼……”说着便把那感觉还有些烫手的东西揣在了怀中,他赶着车目视着前方躲避着来往的行人说道:“留着晚上吃。方才在勤王府已经吃过了。今儿正好赶上勤王府里的侧妃娘娘生的儿子出满月,他府上来的人可是不少,我与那些马夫一起还上了后面的席呢!”老汉喜滋滋地说道。

    “难怪您要送那么多的肥母鸡。”姜暖随口答道。

    “这是第六次送了。我可是隔个十天就去送一次呢。”赶车的老汉鞭子一甩,老瘸马已是慢悠悠地跑了起来。

    “嗯?只一个侧妃,孩子不过也才满月,您这都送了六次了?一车鸡也有四五十只吧?”后面半句话姜暖觉得不雅,没有说出来:“难道这位侧妃娘娘生了孩子后用鸡汤洗澡么?”

    “嗨,侧妃娘娘才不吃这老母鸡呢,听底下那些伺候的婆子说,这些鸡煮了汤都是给奶妈子喝的,伺候那个小公子的奶妈子有三个呢,所以老汉这活还要干一阵子呢!”他显摆道。

    姜暖无语了。她每天兢兢业业地算计着过日子,还是会觉得有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的感觉,而有人一出生就三个奶娘伺候着,别看他那么小,但一天的花销可以用惊人来形容!这就是所谓的命……

    低头看着坐在自己怀里一直很安静的阿温,胳膊上挽着一个小包袱,那是姜暖给他买的一些小零嘴,不多,只花了很少的一点钱。但小东西一直攥着不撒手说是回去和阿姊一起吃。姜暖心里一阵知足。羡慕别人干嘛?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就是了。

    “我看您送的都是母鸡,都是自己养的么?”姜暖好奇的问道。

    “收的。跑马镇周围不少村子庄子,谁家不养几只鸡留着下蛋啊,多给几文钱就能收上这些下蛋的鸡来。”老汉倒是有啥说啥。

    “鸡蛋呢?您能收么?什么价?”这个才是姜暖想知道的,因为进了一趟皇城,她的心思又活动了。钱是挣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所以还得琢磨新的生钱的营生才行。

    “那东西好收,就是我不做这个生意。容易坏损,挣不了几个钱。”老汉漫不经心的答道。根本就没想到旁边就坐着主顾呢。

    “什么价?”姜暖追问一句。

    “嗯?”听着姜暖说话语气认真,那老汉侧头想了一下才谨慎地说道:“现在这个时候要八文钱一个,等鸡歇窝的时候贵些要十文钱一个。”

    点了点头,姜暖知道他说的不差,和她在镇子上买的价位差不多。看来这老者没有看着她岁数小就胡乱说个价钱来打发她。

    “给我便宜点,您收上来多少,我要多少。”姜暖咬着牙说道。她又开始冒险了。在不知道这老汉一天能收来多少鸡蛋的情况下,先给人家打了包票!

    “啊?都要!”这回轮到赶车的老汉愣了。

    和王府做生意赊账都不怕,因为知道人家不在乎那几两银子,而和姜暖做生意,老汉却把马车往道边一丢,跟着她回家了。

    知道他是不放心自己的实力,姜暖很大方的带着老汉到家里转了一圈,“您的马车就不怕被人赶走?”

    “我那老伙计除了我谁也不认,生人要是敢动它准会挨踢!”只在姜暖家的院门口转了一圈,老汉放心了,他对姜暖暖伸出两个手指说道:“两个鸡蛋便宜一文钱,我两天来给你送一次,一天能有多少我还不知道。你要自己找人去官道上搬回来,这东西容易碎。一次一结银子。”

    “行。”两个鸡蛋能便宜一文钱,长期算下来也是不少银子呢。所以姜暖也很痛快的的答应了。

    才把这个价格在心里粗粗的估算了一下以后,姜暖刚想说话。一回头,发现拿老汉已是拿着鞭子走出老远了,“还没请教您的姓名呢?”她扯着脖子喊着。心道:哪有这么做生意的,连姓名都没有说就走了。

    “我姓姬,跑马镇上一问姬老头儿,都知道。”姬老汉答道。

    “哎呦,还是个有来历的老头呢!”看着他一颠一颠地走远了,姜暖推开院门进了自家的院子。

    “那老者有啥来历?我怎么没看出来?”看见主人回来,好汉早就从它的窝里窜了出来,围着两个人撒欢。

    “今儿不错,知道见了生人‘汪汪’了!”姜暖弯下腰摸了摸好汉的小狗头,马上就被它用舌头舔了一下手。“不是说那个老伯,阿姊说的是他的姓氏。”

    “姬姓的祖先都是了不得人物呢,很多贵族。”姜暖简单的解释了几句就不肯多说了。因为她也弄不明白这个时空的先人有没有黄帝炎帝,总不能随口就说: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儇、衣是也。

    那样阿温只要再问一句黄帝是谁,她就又得编故事了……给自己的老祖宗编故事,她自问还没这个胆子呢。

    “姬老头怎么到咱们庄子上了?”看见姜暖家的院门虚掩着,如意娘已是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自然跟着她家的小胖墩。“东家是买了鸡啊?”

    如意听见他娘这么一说,直接朝着姜暖家的后院跑去。

    “哈哈!哪儿跑!”姜暖一把拉住那个小黑胖子,推着他上了台阶:“去找哥哥要糖吃去,我买了琥珀饧还有酥。”

    “喔!”小如意听了她的话三两步就跑进了阿温的房间,只一转眼就又被阿温推了出来:“脱鞋!”

    “哦!”小如意听话的坐在门口脱了自己的鞋子,又爬进了屋子,这下没声了……

    “这孩子真是,见到吃的没命,老和吃不饱似的!”如意娘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家儿子那上不得台面的行动,讪讪说道。

    “不管他们,买了吃食就是小孩子吃的。”姜暖拉着如意娘坐在了屋前的平台上,“等下婶子吃了晚饭和老实叔过来一趟。今儿三十,该发月份银子了。”

    “啊!真发啊?”如意娘‘噌’地一下站起,搓了搓手说道:“我给他领了就行了,不用叫他。”

    “哈哈!看把您急的。”姜暖又把如意娘按着做了下去,“这个月份银子啊,还是让老实叔来领。还要他本人签了字才行的。这,是咱的规矩哈。”

    这两章有点平淡~先贴一章~做饭去~

    姜暖又开始开发新的挣钱法子了~

    耿直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ng5qun感谢您打赏的鲜花~鞠躬!

    本书由首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