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87.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七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水听到青山的叫声连忙从地里走了出来,一到那条通往庄子里的小道上他就急急地跑了起来,边跑边喊道:“哥,你先别往里走了,上了夹的兔子野劲大,都是咬人的……”

    “青山哥,你快喊住他啊!他回去这么一吵吵那个狐狸精该知道了!”葛秋慧坐在地上急的直冒汗,看着青山只站在离着两条陇的地方并没有想要过来的意思,她更急了,禁不住喊道:“青山哥,你是傻了还是咋的?没认出我是秋慧来么?刚才要是知道过来的是你,我才不往地上躺着朵呢……”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全都忘了人家青山刚才就叫了她的名字。

    其实当青水叫他的时候,青山是犹豫了一下的,他想是不是应该叫住自己的弟弟。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的心里竟忽然冒出了自己老娘方才说的一番话来:“她八成还看上咱家老大了呢,这一二年没少跟我打听青山的事儿……”

    想到这个他心里就一阵发堵!秋慧对他有意思这件事他心里早就清楚,早两年他肯到镇子上的药铺子当学徒,究其原因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躲避这个女人的骚扰,对于她不顾矜持的死缠烂打围追堵截青山都有些怕了!这事儿又是羞人的事儿,他实在拉不下面皮来与别人说,所以干脆躲了出去,如今好不容易下了决心回家种地,他真不希望自己与这个狗皮膏药一样的女人扯上一定点关系!

    所以在知道地上的那个人是葛秋慧以后,青山就止了脚步,心里纠结着。一方面怕她真被夹子伤到哪里,一方面又怕这黑灯瞎火的时候自己往她跟前一靠再被她讹上。毕竟孤男寡女的在这个时候呆在一起好说不好听啊!

    就在青山心里犹犹豫豫的时候,青水的腿可是没有闲着,他一溜烟跑到了自己的院子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喊道:“爹!快点出来,我哥说山上下来兔子了,他下的夹有动静呢!”

    今天为了早点领到银子,他家是早早就吃了饭的,别看在姜暖家坐了一会儿,但现在的时间并不是太晚。正是家家户户才吃了晚饭,坐着歇息的时候。所以青水这一喊,大半个尚武庄都有了动静,离着他家近的街坊已是举着火把拿着锄头棍子一类的家伙事跑了出来,围着青水问道:“山上真下来兔子了?”

    “这个有啥扯谎的!”看着自己的院子开了门,他娘也点了火把和他爹一起走了出来,青水连忙进院子也拿了一把锄头出来看着众人还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他皱了眉说道:“都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兔子!是我哥到了田里看见新苗被糟践了一片才喊我回来报信的……”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再不犹豫,一边大声吵吵着喊着人赶紧去自家的田里看看,一边急匆匆地都朝自己家的地里赶去,整个尚武庄立时就热闹起来。

    姜暖听到有人嚷嚷地里来了兔子的时候正在和阿温围在一盏油灯前顶着脑袋写毛笔字。待挺清楚外面的人喊的内容以后,姜暖丢了毛笔就往后院跑去,转眼就背了一个荆条的背篓跑了出来,站在院子里招呼着阿温道:“你在家好生看着门,阿姊去田里看看。”

    “阿姊!”看着姐姐就要跑出院子,阿温赶紧追着她喊道:“阿姊,你背个筐干什么?打兔子不是要用棍子的?”

    “切,全庄子的人都跑出去了,我看比兔子都多,哪轮到阿姊去打啊,我这是看看有没有被打死的打昏的兔子,捡回几只来,明天咱就能红烧兔肉了!”姜暖脚步不停一把拉开院门,才跑了出去,转身又跑了回来,抽出院门上的门闩在手上挥舞了几下她满意地说道:“嗯,这个轻重合适,正好敲脑袋!”

    “……”阿温扒在门口看着一路轮着门闩‘杀’将出去的姐姐很是无语,心道,那个小黑胖子叫她东家阿姊可是一点没叫错,这两个人都是把吃放在第一位呢。

    等姜暖冲到庄子前的那条小道上的时候才发现一大堆人举着火把都站在自己家的地头上,这让她有点意外:“难道兔子就喜欢吃我家的花生苗?咋人都堆在我家的地里呢?”她挠着脑袋往那一大堆人跟前走去。

    地上的花生苗倒了一片,葛秋慧坐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青山娘正和庄子里的一个妇人蹲在地上试着把她手上夹着的一个一头连着铁链的兽夹打开。

    为了更好的咬合,夹子的两边都是狼牙齿的形状,所以现在夹子是夹在葛秋慧手掌上的肉里了,因为没有打开夹子,所以现在也没留什么血,但是从她惨白的脸上仍旧可以看出给她疼的够呛!

    “别放开她!”走近人群只扫了一眼,姜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是葛秋慧在自己家里找了气,拿着她地里的花生苗出火呢!

    这些地是姜暖家的,出了这种事,没人比她更有发言权了。所以她才一开口,青山娘就拉着旁边帮忙的妇人站了起来站到旁边看热闹去了。

    在这么多人面前走过,姜暖本想很潇洒的走到葛秋慧身边的。谁知地里被她糟践的花生苗东一块西一块地倒着,让她只能很没形象的提着裙摆迈着大步跟跳舞似的扭到了‘事发现场’。

    借着身边围拢过来的街坊邻居手里的火把,姜暖把这片狼藉的土地又细细地看过一遍,心里一阵抽痛!她还对播种时的那份腰疼记忆犹新呢,有这么一片花生已经先着了别人的毒手,这让她很是心疼!等着老子给你们报仇雪恨哈!她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想到。

    就在众人开始疑惑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背着一个背篓跑到这里的时候,姜暖已是把背篓从背上拿了下来,倒扣在地上,而她自己则是端端正正地坐在了背篓上面。

    “疼吧?”姜暖用脚踢了连在铁夹上的铁链一下,这让葛秋慧疼得咧了一下嘴!她往旁边挪动这身体惊叫道:“姜暖,你到底要干嘛?”

    “奇了怪了,你这个时候趴在我家的田里我还没问你到底要干嘛呢,你倒先问起我来了?”姜暖说着又踢了那铁链子一脚。

    “嘶……”铁链的晃动带着葛秋慧手上的铁夹也一起晃动了一下,她觉得自己的这只手都要掉了似的。她努力往旁边挪着身体,力图离姜暖远一些。

    “跑什么啊?你没看见那铁链子就那么长么?”为了防止夹住的猎物带着夹子在田间乱跑再一次伤了庄稼,铁夹的上面都用一条结实的但不是很长的铁链钉在地上。

    葛秋慧不躲了,她知道也躲不过,只抬了头可怜兮兮的在一堆人中寻找青山的身影。却意外地看到了她爹一张惨白的面容,“爹,你那快来救救我!我的手好疼啊!”葛秋慧哭着喊道。

    “现在是谁也救不了你了。”知道葛老实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姜暖并没有去看,怕自己心软,又这么放过了她。

    “刚才在我家房里对我又是拍桌子又是嗷嗷叫的,我还是放了你走,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拿你就没了办法吧?”

    姜暖把双手十指交叉在一起压在腿上,侧着脑袋对葛秋慧说道:“你不知道我这地里种的都是朝廷新农策略下推广的新鲜东西么?是在农部的衙门备过案的。这样的作物你也敢毁?我要是把你做下的这些事报到官府去,最起码也会扒了你的衣服把你的屁股打开了花!”农部衙门的账册早在姜暖家的炉灶里变成了灰,这是除了那个妖精以外没人知道的事,所以她这么一说大家便‘嗡’地一下炸开了锅!

    葛秋慧毁人庄稼稼苗的事已经犯了庄户人的大忌,这在邢典严厉的时候是能掉脑袋的事。而在尚武庄的人心里怕的不一定是杀头,而更怕的是被人脱了裤子打屁股,尤其葛秋慧又是一个没出阁的大姑娘,她要是被官差那样子打了屁股,哪怕官府不判她死罪她也是没法活了的,光是她露了身子名节不保这件事就是回来再抹脖子上吊也是不能洗刷的耻辱!所以姜暖说的话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尚武庄的人震动都是极大的,大家不禁都往地头上又站了站,唯恐脚下踩了花生苗。

    “东家,秋慧是个姑娘家家的,您要是把她送到官府去挨了板子,这让她以后还咋做人啊?”青山娘是看着姜暖在农部衙门里把几家人的远近亲戚都写在账册上的,所以她对姜暖的话是深信不疑的。而她心里也不喜欢葛秋慧,如今肯站出来为她求情,纯粹是可怜葛老实两口子罢了。谁家养了这样的闺女不丢人啊?

    “所谓再一再二没有再三。我前后已经饶了她两次,她是看准了我姜暖拿她没办法啊,如今蹬鼻子上脸连毁庄稼的事都敢干了,婶子,您说我要是再不追究这件事,她是不是敢把这三十亩地都给我毁了,让咱们几家都饿死么?”姜暖这话是很严肃的话题,因为谁也不但保证葛秋慧能老老实实地在家呆着再不出来惹事生非。

    一直躲在众人身后,羞愧地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的葛老实此时清白着一张脸走了过来。葛秋慧这时看见她爹肯过来不禁惊喜万分,她哆嗦着伸出手去想要扶着葛老实站起来,谁知葛老实并没有想扶起他的意思,而是抬手照着她的脸上就是一个耳光:“我葛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这一巴掌是葛老实恨极了用了几乎全身的力气打出的,所以葛秋慧清秀的小脸半边立时就印上了四个指印,而她的唇角也被抽得裂开,一滴红色的血珠映着火把上的光亮缓缓地滑落到了她的前襟上,马上就阴了进去,现出一点晕红来。“给东家磕头认错!”葛老实暴喝道。

    说完他转身就要朝姜暖下跪:“养不教父之过,我实在没脸再求东家了!”

    姜暖马上站起了起来一把就扶住了葛老实下跪的身子,没有让他跪下去。她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眉,依照她的愿意还是想再吓唬吓唬葛秋慧的,因为既然出了手,姜暖就想一次把这个二百五收拾服帖了,绝了后患。如今葛老实这么一说,她也只能鸣金收兵了。

    “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此事到此为止。葛秋慧,闲的又想找事的时候你就看看自己手上的这几个血窟窿,记得现在的疼!”姜暖说着不管不顾地用力把她手上的兽夹拉开扔在地上,葛秋慧手上的血马上就流了出来,右手的手掌上正是两个对穿的触目惊心的血窟窿!

    葛秋慧被她爹抽傻了,而且这次她也知道自己做的确实过了,正在发呆的时候只觉得手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让她把愣愣的目光移到了手上,然后就直接瘫倒了在了地上……

    ------题外话------

    这章上传的时间肯定是没有人审核了~大家看到的时候要是早晨了。

    紫罗兰1991莫199999蓝蓝的水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g5qun感谢您打赏的鲜花!鞠躬!

    肯定有错字,等我回来再找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