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89.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紧锣密鼓

第七十九章 紧锣密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条路是非修不可的。而且姜暖知道,只要她想留在尚武庄发展,就必须把这条官道和通往尚武庄的那条小道连接起来。真要是开了点心铺子,不说别的光每天把那些点心搬出来就是个大工程,耗时耗力!

    “东家,买这么多鸡蛋啊。姬老头,这回你又从我们东家那里赚了多少银子?”青山爹笑呵呵地与马车旁的姬老汉说笑着。

    “呸!凭什么叫我老头儿啊?你好像还大着我两岁呢吧?咋着,你还不服老啊?”没人爱听别人说自己老了,所以姬老汉翻着白眼瞅着青山爹。

    “甭跟我使那眼神,我看不上你这个老东西。就你这瞎了吧唧的德行和你这匹瘸马顶般配!给你老婆说说,娶了这老马回去当小的吧,好歹也跟了你不少年了,别不给人家名份。”看着姜暖已经搬了一箱鸡蛋走远了,青山爹和姬老汉说笑起来。倒也没了平日里的严肃模样。

    “滚你的吧!我那老伙计是公的,怎么做小?”姬老汉刚挣了一笔,心里正美的开了花儿似的,所以也就没和青山爹计较这混话。

    “呦!那就是你这老不正经的不是东西了,连匹公马你都不放过啊!”青山爹说着搬起一箱鸡蛋就跑,唯恐姬老汉追过来给他几下子,姬老汉原来也是在尚武庄驻过的老兵痞,岁数大了心思也活泛了,最主要的是眼睛有一只几乎失明,再服那兵役就成了一桩苦差。所以后来索性使了银子疏通了关系才脱了兵籍在跑马镇附近做起了小本的买卖。因此他与尚武庄上的人也算是熟络的。

    “你说你两个儿子都生的这般大了,偏你是越老嘴越欠!若不是当着后生们,看我不锤死你的!”姬老汉嘴上吃了亏,有些不甘,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就朝着前面走得慢下来的青山爹砍了过去,只是青山爹如个老顽童似的跑在小道上一会儿左边一会儿又右边去了,他哪里瞄的准……

    一千个鸡蛋满满当当的十筐,如今都整齐地摆在姜暖家的正屋里。姜暖坐在桌子前半天没有说话,只安静的拿着笔写写画画着。

    她在算一笔账,看看这些鸡蛋大概能生产出多少成品来,这一细算下来可是把她的小心脏差点吓爆了!

    蒸鸡蛋糕鸡蛋,糖,面粉的比例几乎就是一比一的。一千个鸡蛋,按照九个一斤计算,也有一百一十斤,而把这些鸡蛋都做成蛋糕成品出来最少也要三百三十斤!

    这个数字一下让姜暖惊得站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这还只是这三天必须要卖掉的,因为三天后还将有这么一批鸡蛋被运来,那又将是七两五的银子啊!

    “东家,您这是咋啦?”搬了椅子围坐在桌子边上的青山娘和如意娘知道姜暖在算一笔细账,但两个人谁也看不懂她鬼画符似的写了那一张纸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只能紧张的盯着姜暖的脸看个不停,想从她脸上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来。

    姜暖算出的这笔账绝对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触目惊心!

    三十天的时间,点心铺子经营起来,不算别的,只是鸡蛋,糖,素油,面粉,还有人工以及木柴,光是这些的成本就是一百两左右。这已经超出了姜暖的承受能力,也就是说万一这个蛋糕的生意没有做起来,那她姜暖就会背上债!这让才过上了几天安生日子的她有些肝儿颤……

    “东家?您在不说话啊?”如意娘终于忍不住也站了起来,前两日秋慧闹得那一出让她觉得很对不起姜暖,同时又因为姜暖扣了葛老实的月份银子,这让她倍感压力!家里基本没有啥富裕的银子,一下少了五钱,那他们一家子下个月是别想见到荤腥了,只剩一两银子,也只够买两石米的。老实下地那么重的活儿,小如意又在长身体,如意娘是咋算计那点银子都不够使,她把全部的希望都压在自己还没挣到手的那一两银子上了。但如果这点心铺子开不起来,那她家下个月可是得苦熬了。所以她脸上的表情倒是比姜暖还紧张。

    姜暖的心里也在算计钱,而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大钱。好在她只是被那数字惊得神情游离了一下便迅速反应过来,此时她的态度可是关系到大家的士气,万万什么都不能露出来的。所以她在把目光转向如意娘的时候,情绪已经调整的很平静了,至少表面上看是的。

    “我是在心里把成本又算了一遍,这么大的事马虎不得。”姜暖缓缓地做下身子,然后直视着如意娘说道:“算了两次都觉得赔不了,咱这个点心铺子有的赚啊。”

    “哎呦,可是吓死我了!”如意娘使劲抚着自己的胸口顺着气说道:“您这么一说我就踏实了。听您的准是没错!”

    “我去看看姬老伯走了没有,要是没走正好用用他的马车。”一百两啊,那可是每天睁开两只眼睛就背着三两三钱的债啊!于是表面装得信心满满的姜暖再也坐不住了,有那免费的马车能用用也是好的,省点是点吧。

    “东家您在叫那个姬老头老伯啊?他比青山爹还小着几岁呢,就是早年当兵风吹日晒的,那脸皮看着比我们种地的还显老。您叫青山爹是叔,叫他倒成了大伯了。”青山娘捂着嘴笑了笑接着道:“那个老东西还在我家和青山他爹耍贫嘴呢,东家要去快去,赶紧打发他干活去,省的我一会儿回家去还得多做一个人的饭……”

    姜暖先在哪有心思理清姬老头和青山爹岁数的大小啊,她现在就惦记着人家的马车呢,走到院门口她又想起了什么,对着正屋的两个婶子说道:“您二位再做一斤鸡蛋的蛋糕吧,明天我进城去要用。”

    从青山家拖出了与青山爹聊得正开心的姬老头,姜暖要赶紧去一趟镇子上,面粉白糖还有柴火都要采买,而她明天还要去皇城里租一处做买卖的地方……总之都是她必须亲自去办的事,所以现在她是片刻时间都不敢耽误了。

    好在她要采买的东西都不是什么难找的品种,只要有银子自然很容易就置办齐了。倒是有一件事又让姜暖哀嚎了一把,那就是目前的这个朝代根本没有制造铁皮的技术,别说是现代社会非常多见的镀了金属的白铁皮,就是极普通的黑铁,也只能打成巴掌大的那么一块铁皮就算是很了不得的事了,那样的东西也只能包包门角或是在衣箱盖子的四个角上包上一块防止磨损,是绝对不能做出姜暖想要的那种铁质烤盘的。没有烤盘,那她以后想推出的烤蛋糕就没法成型,总不能把现在蒸蛋糕用的木头托盘放火上烤吧?

    姜暖不禁庆幸起来,幸亏自己没着急垒个‘烤箱’出来,没有解决能够烘烤用的容器,那东西基本就是个废物!

    想着天天在蒸锅里加热,木头托盘怕是要容易坏掉,姜暖一下又买了十个看着比较结实的木头托盘。

    等把这些东西都搬回家堆在自己的地窖里的时候,姜暖已经累得心平气和了。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去拼出一个大梁人从未见过的点心铺子了。那一晚她躺在‘榻榻米’上,脑子里认真地甄选着合适开铺子的地段,那一刻,她绝没有想到自己匆忙之中做出的这个决定对她自己的将来意味着什么,对帝都古老的一成不变的饮食经营模式又意味着什么。

    这时的姜暖只有一个信念:坚持!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去坚持!至于别的,她已经顾及不了太多了……

    给在家里看家的两位婶子留了话,让她们今天所有的时间都尽可能的多做蛋糕后姜暖带了那块昨天做出的样品进了城。

    这次她没有在路上耽误时间,而是直接上了一辆早就候在官道上的有着车棚的骡车。这是她昨天在镇子上包下的,一天一百文钱,一个月三两银子。

    现在这些地方她已经不去想要怎么省银子了,而是要做到怎么才能尽快的生出银子来。姜暖给蛋糕定出的价位是五十文钱一斤。那可是二斤猪肉的价格。这种价格也只能在帝都这种达官显贵聚集的地方才能有跟多的人消费的起,因此她第一个就决定了这蛋糕必须回城里去卖才会有更多的买主。那么每天来往于尚武庄与帝都之间就得有便利的交通工具。因此姜暖先包了这辆骡车回来。车把式是姬老头给介绍的,正是他的小舅子,人看着挺稳重,也住在跑马镇上,离尚武庄不远,来往极方便。

    这回进了皇城,姜暖直接去了品香楼,昨晚想到半夜再加上家里堆着一千个鸡蛋已容不得她再去寻找新的门面房了,而就地里位置而言,品香楼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现成的选择,因此姜暖决定试试看,看能不能说通赵掌柜让自己在品香楼的门口做几天生意。

    “赵叔。”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姜暖在品香楼的雅间里见到了笑容满面的赵掌柜,也不客套,直接把自己带来的蒸蛋糕样品拿出来放到桌子上,她也是笑容满面地说道:“您看看,我新做的吃食,能上台面么?”

    “哦?是大小姐您做的啊?那我可是要尝尝。”赵掌柜把装着蛋糕的盘子又往自己更前拉了拉,然后俯下身子仔细地观察了起来:“颜色好看,嫩黄配上翠绿显得雅致。凑近了一闻也是蛋香扑鼻引人食欲,方方正正的摆在盘子里瞅着也是规矩。”说完他拿起一块蒸蛋糕小小地咬了一口,然后细细地品了起来。

    姜暖做的蛋糕上是撒了剁碎的青梅一起蒸的,蛋糕本身经过蒸制成熟后在一片淡黄上散落着点点绿色,两种颜色放在一起说不出的素雅不显单调,而赵掌柜的点评正是一个内行人从‘色香味形’上做出的非常专业的褒奖,是肯定。不过这些并没有让姜暖感到意外,几百年后蛋糕都有着极强的生命力,是很多人喜欢的口味,没道理几百年前的人就吃不惯它的味道了。

    “您开个价吧。这东西我们品香楼收了。”赵掌柜把手上剩下的半块蛋糕放到了桌上的小碟子里,并没有吃完。他认真地看着姜暖,完全是一副生意人的架势了。

    ------题外话------

    这一章内容很多,容易变成流水账。等晚上我回来再修改不通的地方。

    g515025474973感谢您送出的钻石,鞠躬!

    浅伏依依感谢您送出的鲜花,鞠躬!

    坚持!还有两天我就能休息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