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90.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 再伸一把手

第八十章 再伸一把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赵掌柜的话是极让人心动的,姜暖几乎都想眼睛一闭就答应了。那样自己这次的投入就会变得安全起来,最起码不用考虑蛋糕的销路和再去租个门脸房了。

    “这回我是想正经的做个长久的营生了。所以不能卖给品香楼。我就想暂时在您这里搭几张桌子让我借借这地界的人气赢个名声。”姜暖拒绝了赵掌柜的提议,而且是逼着自己咬牙拒绝的。她知道靠着品香楼这块招牌自己是可以省不少事,但品香楼是人家窦家的产业,蛋糕以后卖的再多,口碑再好,挣下来的人气也是窦家的,与她姜暖可是没有一文钱关系了。所以,既然已经走到了现在,不管成败,她都准备搏一把。

    “哎呀这样啊。”赵掌柜想起了窦夫人的吩咐,他原本的意思是在价格上让着姜暖一些,让她多挣点银子也就是了,而且凭着他在品香楼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他机会可以断言姜暖的这个点心肯定是会得到宾客们的喜爱的。帝都皇城里人形形色色,张扬的收敛的各种有钱人多的让你就不会愁好东西卖不出去,而是愁没有新鲜的花样来让大家花银子。

    姜暖送来让他品尝的点心从摆到桌子上开始他就觉得颜色养眼,待到吃了一口之后已经分辨出里面的食材是简单的鸡蛋,面粉以及糖。可是看着那点心松软均匀的细小孔洞就让他有些糊涂了,按说使了老肥的面团会发成这个样子,可那东西吃到口中只有醇甜香美,竟没有一点用了老肥后的酸味,这就让赵掌柜完全看不透了,而姜暖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才制出这样的东西来才是他最关心的。但行行都有自己的规矩,所以赵掌柜光看着眼馋还不能问。

    “我们上次不是合作的很好么。姜小姐您做的富贵什锦在品香楼卖的可是很枪手呢,您只管在自己家里安心制作等着拿银子多省心,而我品香楼也能添个新鲜的吃食……”好东西就在眼前而捞不到自己的手里,赵掌柜有些不甘心。所以他还是试图说服姜暖接受自己的建议。

    姜暖是什么也不说,只风轻云淡地望着赵掌柜笑。

    “呵呵。”赵掌柜自己住了口,他摇着头轻笑了几声,知道自己没有说动人家。“姜小姐前途不可限量啊,以后生意做大了别忘了咱们还是合作过的。”买卖不成仁义在,他是越来越看好这个岁数不大的女子了,那日他家主母窦夫人曾经说过姜暖和她自己年轻的时候很像,赵掌柜没有搭茬,其实在他的心中倒是觉得人家姜小姐比自己的主母大气许多。最起码人家是堂堂正正的拿出与男人一般的姿态奋力拼搏着,而他家主母却还是拿了自己的丈夫儿子做门面,自己只隐在男人的身后。所以他认为若说窦夫人是女子中皎皎明月,那姜小姐就是烈烈艳阳!这便她们是区别……

    “别在品香楼的门口做生意了。既然您想做个长久的买卖,那我就把一楼把角处的那个雅间留给您。那里窗子正是临街的,您只要推开窗就是现成的门面铺子,连归置都不用。”赵掌柜端起桌子上的茶壶亲自给姜暖倒了一杯茶水,然后接着说道:“其实我家少主和夫人都吩咐过,说姜小姐有事品香楼一定要帮衬。所以这雅间我也不敢收您的租金。您就每天把这新鲜蛋糕送五斤给我,让客人尝个新鲜如何?”

    果然是老油条,好会做生意!姜暖在脑子飞快地算了一下,每天五斤蛋糕白送,一个月就是一百五十斤,光成本就是四两五纹银,这数目在附近租一个像样的带院子的门脸房都够了!还说不收租金……

    不过品香楼的生意一直火爆,它一个雅间一个月下来能挣到的银子可远远不止四两五了,姜暖知道人家赵掌柜谋算的是以后。

    果然,赵掌柜又开了口:“不过有个条件我要说在头里,不管您以后这铺子开到哪里去,我品香楼这里都算是第一家,您做了新的花样儿出来,也得先送品香楼。”

    这条件让姜暖有些皱眉,委实有些苛刻。但细想一下倒是也没多大亏吃。算是双赢的建议。

    第一家店就委身在品香楼下,多少有些窝囊。在心里衡量了一番后还是利大于弊的,所以姜暖笑着向等着她答复的赵掌柜伸出了手去:“成交。合作愉快!”

    赵掌柜望着姜暖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把自己面前的茶壶放到了她的手中……

    “……”

    谈好了方方面的细节,姜暖马上就与赵掌柜清清楚楚地写了一份合约。把方才大家谈过的话都落实到了纸上,又都签了名字,盖了少主窦崖的印章后,姜暖不在停留,先到赵掌柜说的那间雅间看了看,感到大小还算满意,惟独有些不足的是要走品香楼的正门,让她觉得少许的不方便。不过仓促之间能找到这样的地方姜暖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怀里揣起那份合约,这次姜暖进城的目的已经达成,所以她现在是归心似箭,不知道家里那两位婶子把蛋糕做得怎么样了。有了门脸要是没有东西卖也是白搭的,姜暖只想快点回去,万一那两个人没有做出合格的成品来,她也好有时间补救。

    “走吧,”上了一直候在品香楼门口的骡车,姜暖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想趁着路上的这会儿功夫打个盹儿。昨天思前想后的很多事情,她是熬到了半夜才睡着的。早晨又没敢耽搁时间赖床,老早就进了城。现在她累到喉咙嘶嘶发痒,身体有些僵直。

    “大小姐。”一声弱弱的声音自车外传了进来,似曾相识。姜暖叹了口气,哀悼自己的休息时间又少了些。张开眼朝着车帘下的缝隙里望了出去,只看见一片略显肥大的裙摆在哪里唿哒着,她伸手撩开了薄薄的车帘,只见车下站着一个瘦小的女孩子,身上穿着一件不舍身的很老气的墨绿色衣裙。

    看见姜暖一手撩着车帘一面朝自己打量着,那女子连忙向她福了福身子行礼道:“大小姐,您还记得我么?我是您救了的石榴。”

    “噗!”听到这个名字姜暖马上就不地道的脑补了一下《唐伯虎点秋香》中石榴姐的经典造型,然后很不厚道的笑了。

    她记起来了,这个石榴姑娘就是她从马氏夫妇手里救出来的那三个女子中的一个。那时候因为自己连自己都还不知道能不能喂饱,所以她们三个都被窦崖收留到了品香楼。

    “我记得你。”姜暖淡笑着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们三个如今过的怎样?”看着这个小姑娘似乎是胖了些,就是衣裙穿的有些不合体,人显得很没有精神似的。

    “还……可以……”她低着头用眼睛往品香楼方向瞟了一样才用极小的声音回道。

    “上车来说吧,别站在那里了。”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姜暖知道她有事,于是扶着她的手把她拉上了骡车,两人都靠着车厢坐好,姜暖歪着脑袋等她说话。

    结果这石榴姑娘红着一张脸吭哧了半天,好悬没给急着回家的急死之后终于把她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姜暖连猜带蒙的总算是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原来她们三个来了品香楼后赵掌柜的就把她们都安排到了后院去做杂活。管吃管住就当白养了几个吃闲饭的人,也不给工钱。

    这倒不是赵掌柜和窦崖故意刻薄待人,而是在这个朝代女人生来命贱,尤其是她们这样被卖过的女人,别看被姜暖从马氏夫妇那里抢回了卖身契恢复了她们的自由身,但她们几个人在正常人的眼里都是身份不干净的。

    而品香楼生意一直很好,上上下下的一水儿都是男人,突然见后院来了几个女人,又是个这样身份的,所以便都存了轻慢的心里,渐渐相熟以后动手动脚占占她们便宜倒成了平日里的乐子,便是赵掌柜看见了也会装作没看见。并不会去多管。

    为这个事儿几个女人痛苦非常!她们虽然身份卑贱但没有被卖前也都是要皮要脸的,如今被一堆男人当做玩意似的戏耍了几个月,都有些受不了了。想搬出去住,身无分文连租间最便宜的房子的钱都没有,正愁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在后面帮着洗碗的石榴忽然听见有个端着茶壶来续水的小二说道是给什么太傅府的大小姐送的,她心里一动,闭了大家耳目偷跑出来一直在个不起眼的地方盯着品香楼的正门,果然被她等到了被赵掌柜送出来的姜暖。

    看着明显变了很多的大小姐,她如同溺水的人手中抓到了一棵稻草般的激动不已,好不容易等到立在门口的赵掌柜回了品香楼,她才一狠心追到姜暖坐的骡车前。

    “大小姐,您再拉我们一次吧。我们都不怕吃苦受累,只求别糟践我们就行。不是我们这些人不识好歹,实在是那里的人不把我们几个当人看哪……”石榴低着哑着嗓子哀求着姜暖,反反复复的就这几句话。她不敢跪着去求,因为她记得大小姐好像是不喜欢别人跪她的。

    姜暖没有立即说话,她仰着脑袋盯着车厢顶看了好一阵才利落地跳下了马车,掀着车帘子对里面脑袋垂得都快扎到大腿上的女子说道:“下来吧,去收拾东西,我去和赵掌柜的说说。你们都跟我走吧。”

    ------题外话------

    看了新闻,无比震惊!愿昆明火车站逝去的那些生命安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