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494.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 改变

第八十三章 改变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姜暖不是一个人回家的,青山娘和如意娘也跟了过来。舒悫鹉琻再加上先回来的吕香莲,石榴,秀儿还有阿温和如意,她家里倒是比青山家还热闹几分。

    瞅着姜暖进了正房,秀儿贴在门口往后院喊道:“莲姨,大小姐回来了……”

    “早听见了,一开院门我就听见动静了。”秀儿的话音才落,吕香莲已经端了热好的饭菜迈进门来,后面跟着端了一盆子热水的石榴,“这孩子怕狗,只要一个人连屋都不敢出。”吕香莲对着姜暖说道。

    “好汉才多大点儿,你怕它做什么?赶明儿咱吃肉的时候你给它几筷子,保管跟你就熟了。”姜暖接了石榴手里的热布巾擦了手,点了点头,端起饭碗就吃了起来:“谢谢香莲,这会儿还真是饿了。”

    看着姜暖被人伺候着擦手用饭,青山娘玉如意对望了一眼,心下皆是想着:相处了这么久,早就把东家当成了自己一样的人,忘了人家可是使唤人的真正的大小姐呢,能在尚武庄这么放下身份也是不容易了……

    她们那里明白,其实这是姜暖性格使然,从来心里都是把大家看得是平等的一样的,若真是念着自己的身份,她倒是不能心安理得的接过石榴递给她的布巾了。

    “东家,咱那蛋糕皇城里人看着新鲜吧?”安静了一会儿,青山娘看着姜暖撂下了筷子,赶紧开口问道。她就是想听听姜暖说说今天铺子开张的事儿,担心了一天,唯恐自己做的点心卖不掉,如今总算是有个好的开始,偏东家又不细说,所以她心里猫挠心似的闹腾。

    “就是啊,东家,您给我们说说您是咋做生意的,我和青山娘嘀咕一天了,那么多蛋糕得卖多少人,说多少话啊……”如意娘也凑到桌前,眼神烁烁地盯着姜暖,就等着她开口说话了。

    “把式叔不是说了啊,其实就是那样,真没啥,主要还是咱的蛋糕拿的出手……”看着两个年纪一把的女人忽然返老还童要听故事,而旁边的几个也摆明了很感兴趣,姜暖只好添油加醋的又把今天并不算多么神奇的事情讲的跌宕起伏犹如传奇一般。

    “水。”讲的嗓子冒烟,姜暖对着秀儿说道:“别拿杯子,就用咱吃饭的碗,给我倒一碗热水来。”

    “诶。”听得带劲的秀儿马山就跑了出去,过了半天才贴着墙边溜进了门口:“大小姐,好汉,真没咬我!”

    姜暖听了一笑,心里想到:看吧,忽悠人的力量还真是巨大的,我居然把个小姑娘忽悠得连怕狗都忘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将她这一天都问得清清楚楚的两个婶子,姜暖有去厨房查看了一番,清点了蛋糕的数量后,打发那几个女子先去睡了。而她自己则靠在檐下的柱子坐在了屋前的平台上,手才往地板上一放,她立时就皱起了眉头。低头细细地往地板上望去,竟是密密匝匝被踩踏的脚印!

    在心里长叹一声,姜暖从地上爬了起来,到后面去端了一盆水回来,然后蹲在地板上拿着抹布仔细的擦去,直到换了两次水后她才觉得地板上干净起来。

    不管古代还是现代,她都是一个喜欢把家里或是宿舍整理得很整洁的人。因为懒,所以她就更急的注意平时的保持。这几天点心铺子新开张,她忙的没时间细细的在家里归置,而地板已经被大家踩得脏的没了样子。

    有些话即便是烂在肚子里也是不能说的,说出来就会伤人。比如青山娘和如意娘都是很好的人,对她也是极为尊重,可她们就是一个普通的农妇,对于姜暖的这些小习惯是不会注意的,甚至注意到了也会觉得是无所谓的事,依旧会大大咧咧的穿着鞋在她喜欢赤着脚走来走去的木地板上光明长大的走过去。

    对于这些姜暖虽然无奈甚至有些反感,也是没有说过的,她今天在回来的路上以及细细地算计了一下一天的净收入,剔除所有的成本以后,她大概挣了二两多银子。这让她心里立时就有了底气。一定要再买两座院子,一座建专门制作点心,一座收拾出来给吕香莲,石榴,秀儿以及以后还会被她招进来的人住。

    必须让生活的家里安静下来,她需要自己的空间。休息的时候能够不被任何人打扰。而不是想现在这样,自己出去了一天,回来的时候屋檐下的地板上都有了别人家的鸡爪子印……

    一路上摇摇晃晃,快到尚武庄的时候她才睡着,之前都在描画着‘甜点心’的出路,要想长久必须做大。小作坊是禁不得风雨的,所以只路上这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在她睡着前,已经把‘甜点心’的路规划到了三年以后……

    三年以后,她也快二十岁了,那时候也该琢磨着嫁人了吧,她把手中的抹布丢在盆子里,又靠在了檐下的柱子上胡思乱想起来。

    古代的女子成家一般是很早的,一般人家的女儿十三四岁就会定了亲,再过个一两年,娘家养到十五六岁上给凑一点嫁妆就会把女儿嫁出去。像葛秋慧这样都十七岁还没有定亲的并不多,她之所以到了现在还没着没落,一方面是她心心念念地惦记着青山,另一方面也是她家穷,连着嫁了两个女儿,人家也知道她家必定陪送的嫁妆少,所以来说亲的媒婆子也少了好多。一拖二拖的到了现在,弄得如意娘回家看见她就愁的慌。

    其实今天收工的时辰并不是很晚,而是她在收工后特意去了一趟岑相思的逍遥王府,门房忍得她,很热络地帮着她通禀过后,总管公公挪着硕大的身躯迎了出来,只说是王爷和太子殿下一起出去了,现在还未回府,请她进去坐着等等。

    姜暖没有进去,她就是去送点心的。那次账册的事承了岑相思很重的一个人情,姜暖还不知道如何去还。所以趁着‘甜点心’第一天开张,蛋糕还是极新鲜的吃食,她便特意留出了一些送给岑相思。不多,只是份心意罢了。

    “阿姊,你怎么还不进来睡觉。”房间的门被推开,只穿着单衣的阿温像条虫子一样的爬了出来,脸上笑眯眯地看着很高兴的样子:“我听见阿姊在外面擦地板的声音了……”

    入了三月天气回暖,白天已然很暖和了,连姜暖这样怕冷的人也脱了棉衣,但是一早一晚还是有些微凉的。所以姜暖赶紧把爬到自己脚边的大虫子抱在了怀里,摸着他的小手说道:“阿温怎么不睡?”

    “我在高兴呢。”挤在阿姊的怀抱中,阿温觉得很温暖:“家里来了客人,我又可以和阿姊睡一个房间了,所以我高兴!”每个小孩子,小的时候都是喜欢与母亲亲近的,阿温早早的没了母亲的疼爱,早就不自觉地把姜暖当做了母亲的角色,所以他喜欢一刻不离的跟着阿姊,喜欢阿姊抱他,揉他的头发,喜欢听阿姊细声细气的叫他:我家阿温……

    “走,我们还是回屋里去吧。夜里还是凉些,别冻坏了。”摸着他的小手已经有些凉了,姜暖赶紧哄着他进了屋子。

    看见地板上被褥已经铺好,姜暖先把腻在自己身上的牛皮糖送进了被窝,自己边脱衣裙边夸赞道:“不错呀,我家阿温长本事了,会铺床呢!”

    “不是我铺的,这那个叫秀儿的进来铺的。”阿温也是个实在孩子,对姜暖是有啥说啥。

    “哦。”姜暖吹了灯,也钻进了被窝。马上阿温那软软的身子就贴了过来,抬起一条腿压在她的肚子上,腻声说道:“还是和阿姊睡一起好……”

    “哈哈!”姜暖伸手拧了一下他的小鼻子,然后刮着他的小脸羞他道:“这个厚脸皮的,这么大了还缠人,说出去人家都会笑话你的。”

    阿温没有说话,只喜滋滋地又往姜暖身边靠了靠。

    “今天有没有练字?”姜暖随口问道。

    “没有……”阿温很小声的回道。

    这回姜暖不说话了。再忙一阵的,速战速决,一定要吧生活恢复到正常的样子,而不是现在的除了忙碌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对了,记得把咱家好汉看好了,那个秀儿怕狗呢。”姜暖轻声地嘱咐着身边的阿温。

    “唔。”阿温含糊的应了,竟是快睡着了。

    “这小东西,没心没肺的说睡就睡!”姜暖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羡慕的说道。曾几何时她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过的就是这种没心没肺的日子,如今忙的她快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挤掉了,“看在银子的份上,俺忍了……”她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认命地嘀咕道。

    第二天一早,没等姜暖吃完早饭,如意娘和青山娘就过来上工了。昨天的成绩让她们沸腾,那热情看着比姜暖还要高呢。和东家打了招呼,二人径自去了厨房一人搬着一盘子蛋糕走了出来:“东家,您别忙着动,吃好了再说。”看见姜暖放下筷子也往厨房去了,如意娘回身说道。

    “差不多了,两位婶子都忙上了,我哪能在坐着。”姜暖也搬了一个托盘跟了出去。

    “娘。”才出院门正好遇到领着弟弟过来找安慰玩的葛秋慧,她的脸已经消了肿,隐隐地还似还留着葛老实的指印,先叫了她娘一声后,看见随后而来的姜暖面色一白没有说话,低着头沉默

    了一下,她似是想起什么,跑着追上走在前面的娘亲后,伸出还缠着白布的右手说道:“娘,这个我来搬。您领着弟弟去找小少爷玩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