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00.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八章 疑惑

第八十八章 疑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岑相思根本就不等姜暖说话而是直接拖着她就上了自己的马车。看着毕月乌也上了那辆有着逍遥王府标志的马车,青山想了一下也跟了过去。却被岑相思的侍卫直接拦下。

    “这是干什么?”看着面色有些发白的青山尴尬的站在车下,姜暖火了:“王爷,青山是护着我来品香楼的,你既然不许他上来,那我就下去好了。”

    岑相思看了青山的脸色本来是痛快了一下,忽然听见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说了这话,还有着威胁自己的意思,他的脸瞬间就沉了,红袖中素手窝成了拳,一念之间就想把青山杀了!

    “上来吧。既然姜小姐说得那么重,你们也别拦着。”毕月乌与岑相思相处的时间最久,没人比他更了解这位逍遥王爷的喜怒哀乐。刚才他只看见岑相思的脊背挺直了起来就知道这家伙又发火了,如此正好!毕月乌适时的出了声,把逍遥王府的侍卫呵斥开来。

    那侍卫看见自家的王爷并没有说什么,才做了个请的姿势让开了路。

    青山在车向前咽了下口水,让自己有些混乱的情绪平静一下,然后义无返顾的登上了马车,坐在了靠门帘的位置上。

    岑相思的马车是宽大而奢华,依照礼制他的爵位是可以乘五匹马的马车的,比大梁天子少一匹。如今只是随意出门走走,所以驭夫套了三匹马出来,所以车厢里坐了他们四个人后,马儿们依旧跑的很轻松。

    “姜小姐不是和窦氏的少主很熟么,怎么去个窦氏门下的品香楼还需要人护着?”姜暖他们早晨来品香楼的时候毕月乌与岑相思离得远,并没有听见他们说了什么,如今这个太子爷是存了恶心岑相思的心思,自然是变得八婆起来。

    他心道:反正你们那点儿事我们早就打听的清楚,只要你胡说八道一句,思思对你的好感就会降低一分,而你一个年轻的女子偏于个年轻的男子行在一起说说笑笑,怎么看都是关系非同一般的。如今就看你怎么说了。

    “我和窦公子确实打过几次交道,算是朋友。可今天的事儿是品香楼的伙计与厨子欺负我姜暖的人,我决不能袖手旁观。一码事说一码,太子殿下也是明白人,这其中原因也用不着我多解释。”姜暖如今看着这两个天天黏在一起的‘夫夫’就不顺眼,总觉得这两个人脾气古怪阴阳怪气的不好打交道。又得罪不起,深交又好像不是同类,所以只能不远不近客客气气的交往就好。

    “早晨从尚武庄出来的时候青山是怕我自己到品香楼吃了亏,他并不知道我与这里的少东家是旧识,才仗义的跟了过来,我感激他还来不及呢。”姜暖说着偷偷地瞪了岑相思一眼。

    不曾想此时岑相思也正冷着脸斜睨着看着她说话,接到姜暖目光后他自然而然的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哼!”

    “哼哼!怕你啊!”姜暖虽然对岑相思这样的金枝玉叶采取的是敬而远之的态度,可她的心里其实对岑相思是并不惧怕的,很多时候她总会把这个长相倾城雌雄莫辩的男子当做一个被宠坏了的娃娃。

    所以听见他那从鼻腔中哼出的带着蔑视的一‘哼’后,她马上就‘哼哼’了两声回击!

    “哼!”听她接的那么顺嘴岑相思不禁气结,他在府里府外都是被人尊重惯了的,哪有人敢像姜暖这样与他面对面的顶嘴的?因此他顿时气得又‘哼’了一声,可才一‘哼’完连他自己都有些想笑,唯恐姜暖再‘哼哼’两声出来,所以他强忍着板住了脸说道:“不是怕你到了品香楼吃亏么?那为何这位青山大侠不随着你一起进去呢,反倒是自己留到了外面,让你自己去冒险?”

    “那是因为我让他留在外面的,而且我和他说……”姜暖听到岑相思的质问立时开口接了去,谁会才说了两句她便住了口,目色有些迷茫的看了岑相思几眼,侧着头独自思考起来,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对头的事。

    “你和他说了什么?”岑相思是看见姜暖推着青山又走回骡车的,也看见她背身的时候冲着青山急急地说了一句话,当时他只是看着她推在青山背上的手感到刺眼,所以对这个细节他是记忆颇深的。

    “阿暖和我说:若是听到里面消息不好,我被品香楼的那些人缠上,你要赶紧到逍遥王府去搬救兵,让王爷来救救场。”青山头依旧冲着外,替姜暖把话回了过去。

    说这些话的时候青山的心是痛的。他没有见过逍遥王岑相思,甚至连关于他的市井传言也没有听说过。早晨姜暖在危机的时候想到的最后能依仗的人现在就坐在马车上,样貌绝美,身份高贵,而且作为男人,青山能过敏锐地感觉到这个王爷对阿暖是存有好感的。他心里有些沮丧。那些话他也不想说。可他还是说了出来……

    马车里是片刻的安静。

    毕月乌皱起了眉头,不置可否的问道:“姜小姐,你怎么会想到要去求王爷呢?难道不怕他不在府中来不及出手,让你身遭不测?”

    摇了摇头,姜暖在自己的沉思中清醒过来,像看一个不认识的人似的把岑相思好一通打量,直到把他看得耳朵都红了才轻声说道:“我在品香楼不会遭遇不测的。不管怎么说我与窦氏的少主也算有几分薄面,那里的赵掌柜是不会看着他手下的人伤害我的。我之所以留了后手让青山在最后去找王爷当救兵,是怕自己的手段惹怒了那几个人,而后被他们纠缠不肯放手,那样才是我无法处理的,拉拉扯扯怎么说都是我这样的女子吃亏。只有王爷这样身份的人才能威慑住那样的泼皮,以后才能绝了他们的骚扰。”

    然后她把头转向毕月乌接着说道:“当时已经到了品香楼的门口,我在路上都在考虑要如何灭掉那个厨子的嚣张气焰,直到最后才记起要给自己留条退路,情急之下不容细想,我在帝都也不认识几个人,所以把王爷也当了朋友说了出去。诚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王爷拿不拿我姜暖做朋友我还真没想过。”说道这里姜暖的眼睛又清澈了起来,刚才在说道岑相思的时候她确实没有想通,怎么自己就脱口而出让青山去找他呢?如今这番话真是她给自己找出的解释:情急之下,有病乱投医,我认识的人中只有逍遥王最有权势,那么救兵自然就会选择他了……

    这么多天来岑相思一直觉得自己过得不舒心,这个不舒心自他见到他母妃后达到了一个顶点,让他烦躁得后悔与毕月乌出去乱逛。他与母妃之间的感情是外人包括他自己都不能理解的。所以长到二十岁,六岁前父皇活着的时候他是努力的追逐着母亲的温柔与爱护,而之后就变成了逃避,他用尽了一切方法逃避与母亲见面,而前几天那一次不可避免的见面他的情绪又不稳定起来。所以他想着茬的发泄,甚至于用盘子砍了毕月乌的脑袋……

    而现在他是快活的,一颗心犹如被放到了云彩上,让他觉得是那么痛快温柔与清爽。原来,有人还会觉得他是最最重要的那一个!在听到青山说出姜暖在最后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就去求他的时候,他真心觉得了自己的重要,被人放在心里的那种被重视感觉可真好……于是他心里那些一直压不下去的怒火全部熄灭,他就像一只温顺而又性格高贵的猫咪一般收了自己的利爪和暴躁,温柔地注视着眼前这个怎么看都顺眼的女人。

    好似瘦了不少,她的下巴已经变得尖尖的,原本就是巴掌大的一张小脸上一双眼睛明显大了一些,目光炯炯顾盼生辉。听暗卫说了她在品香楼里的作为,可惜没有看到她做菜时的样子,想来也会和她的人一样飞扬跋扈吧。不过没关系,改天一定把她捉到自己的府里去,让她专门给自己煮饭!对,就只给自己煮饭吃……想到这里他忽然面上一红,垂了眼帘,羽扇一样又黑又浓的睫毛盖了下来,长长地在眼下画出一道美丽的弧:“以后你有事就来找我,哪怕我不在府里也无妨。我会吩咐李总管去帮你处理的。总不会让你吃半点亏的。”他小声地说道,好像有些得意似的。

    青山和毕月乌同时皱起了眉。显然岑相思这话他们两个都是不爱听的。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坐在人家的马车里还不是得听着?

    “好!”姜暖倒是答得痛快爽利,因为认定了岑相思与毕月乌之间那非比寻常的关系,而她又主观地根据他们两个人各自的外形身体条件直接把逍遥王也当成了下面被压的那个,那他的承诺也可是算是‘姐妹’之间的承诺吧。

    可男男之间到底怎么爱爱啊,姜暖此时的思维貌似又走进了猥琐的岔道上去了,偶尔她在发呆的时候也会考虑一些自己的‘远大理想’,既然有缘穿越到了这古代,没道理不好好享受一下这个特权啊!所以姜暖早就偷偷地给自己定下目标,有机会一定偷偷看看不穿裤子的太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还有,这古人来大姨妈的时候到底是咋处理的……

    岑相思仿佛又变得好脾气起来,连青山方才说话时热络地称呼了姜暖为阿暖他都没有觉得别扭,现在他只知道自己在这个女子心里是特别的,“我们下车,这里离我府上不远。你只管选,一定找间大些的,比品香楼还要大!”岑相思兴冲冲地说道。

    姜暖被他的这个不过脑子的建议彻底雷翻,她头疼地抓着头发问道:“王爷,品香楼是两层楼房啊,我要那么大的地方干嘛?第一层卖蛋糕,那楼上做什么用?”

    “楼上自然也是卖蛋糕啊。”岑相思此时心情甚好,叫停了马车等着长随在外面挑了车帘后他起身下了车子,然后回身说道:“这里好,没什么闲杂人等,又素净,街上行人都少。你做生意一定安静。”

    “……”姜暖觉得要被他气死了,连个人都没有,她家的蛋糕真要卖个鬼了!

    ------题外话------

    yks123感谢您投出的宝贵评价票!鞠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