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11.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岑相思想通了

第九十九章 岑相思想通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盛夏,又是正午时分,坐在树荫下喝着凉丝丝的米酒那滋味果然是不同的。姜暖挨个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眸色一亮,于是她又暗暗地得意起来。这几个人那都是从小锦衣玉食吃惯用惯了的,他们能有这种表情,已经算是极大的褒奖了。

    这种米酒在百姓家里是很流行的。因为它的发酵需要温度,所以也只有夏季才有的卖。喝起来口感绵软香甜。而这种东西若是发酵时间过了便会出现酸臭味道,又不是很好保存,因而很多人家都是买了后煮开,让它不能再继续发酵,热着喝。

    姜暖没有用这种方法保存。她是把酒买回后过滤掉里面的糯米,把浓浓的酒汤倒入酒坛中,用绳子把酒坛系了沉在清凉的井水中镇着,如今这会儿拿出来喝正好如冰镇饮料般爽口祛暑。

    “好喝,好吃!”不等别人开口,窦崖已是迫不及待地赞叹出声:“我说这次回来赵掌柜几次提起姜小姐做的菜品呢,一说起来就佩服的无以复加。当时我还有些不以为然,再怎么说我品香楼的饭菜也不是很差。今日坐在这张桌子旁边窦某才该庆幸啊!”他说着叹了一口气:“真该庆幸姜小姐没有开酒楼,而只开了个点心铺子,也算是给我品香楼留了条活路。”

    “窦公子这话真是太客气了,姜暖愧不敢当。我若说还有半点长处,那便是在这吃喝一道上确实比旁人多用了些心思。”知道窦崖是出自内心的夸奖,所以姜暖也微笑着接受了他的赞美:“开点心铺子,尤其是我的第一家铺子开到了窦公子的品香楼实在是无奈之举。一个是筹备的仓促,一个是那时的银子捉襟见肘,否者也不会占了您那里的一个雅间了。要说起来还真是沾了品香楼的光呢。”

    “哎,我可不管你是怎么想起把铺子开到我品香楼了,总之赵掌柜那契约写的好,白纸黑字,姜小姐的甜点心第一家总是不能更换地方的,看它这架势,前途无量啊。”但从经商的角度来看,赵掌柜这条要求对品香楼来说也是很有利的,互相借势,换一句现代的名词就是‘双赢’。

    “这个……”

    “吃饭。”姜暖原本是想说这个是商量好的事,肯定不会随意换地方的。只是她才一张嘴就被岑相思冷冷的一句给截住了话头,这让石桌前的另外三人都是一愣,怎么都觉得今天这顿饭逍遥王才是主人呢?

    “哦。”姜暖略显尴尬的撇了下嘴,随手就把自己面前的酒杯端了起来,才想送到唇边时,只看到手上一片红纱拂过酒杯已不见踪影。“你那身子碰不得寒凉之物,这东西不能喝。”岑相思清冷而霸道的声音响起,一眨眼间,刚刚姜暖还端在手上的酒杯已经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他的手上,只见他用如春笋般的指尖拈了一片红袖遮在面前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把酒杯轻放在石桌之上,端起碗筷又慢条斯理地吃起菜来,动作优雅舒缓,自在的就像此处是他的王府后堂一般,完全的目中无人!

    “哦。”被他这无理的动作抢走了酒杯的姜暖只好也端起来碗筷,默默地吃了起来。不让说话,也不让喝酒,可不就是只能闷头苦吃么。不过他这嚣张的霸道倒是让姜暖的心里一暖,只觉是甜丝丝的。因此也未在这饭桌上与他抬杠,是难得的听话乖巧。

    岑相思眼角的余光撇着姜暖的所有的动作,然后唇角轻扬,竟是无声的笑了。

    而毕月乌和窦崖却是看得表情各异。

    毕月乌脸色微沉,看着自己的小思思与那个暴发户女人明目张胆的眉来眼去,明明就是一副有‘奸情’的样子,他还不能说不能问,这让他很是失落。就连面对着如此一桌美味佳肴也瞬间没了滋味。心里口中都只剩了一个味道——酸!

    窦崖则是看得一头雾水,只觉这几个月不见的光景,怎么看着逍遥王与姜小姐似乎是很熟悉的样子呢?按道理这不可能啊,他们的脾性可是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呢。这个问题其实在早晨来的路上他的马车被岑相思的马车超越后他就疑惑了,难道姜暖也给王爷送了请柬么?因为他明明看到与自己擦身而过的马车里那个永远高高在上的年轻王爷手中也是拿着一份明显比自己这份请柬还要精致贵重许多的请柬……

    于是一桌好好的饭菜就在如此诡异的气氛里欢快的开始,默默地进行,无声的结束。个人吃的都是个人滋味,一言难尽啊。

    酒足饭饱之后客人告辞,毕月乌心急火燎地朝着院子外走去,后面跟着也起身而出的窦崖。姜暖泡了茶出来,听到大家告辞的声音,赶紧把手中的托盘放在石桌上想去相送,“姜暖。”却被还坐在石墩上的岑相思轻声叫住了。

    “嗯?”这是今天姜暖第一次正视他的眼睛。

    “阿温啊,本王相与你阿姊说一些很重要的话,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可好。”岑相思转了视线,语调轻柔地与一直坐在他身边作为家里‘男主人’陪客的姜温商量着。

    阿温没有动。眼神冷冷的盯着他。粉团似的小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阿温,你先回屋去。等下再出来。”姜暖觉得眼前的这情景真是太有趣了,大小两个美人紧挨着坐在一起,一个美得妖娆如天上的仙子,一个美得清秀可爱如画中的娃娃,如今就这么两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在面对面看着,目中刀光剑影,风声鹤唳!

    “嗯。”听见阿姊吩咐,姜温还是听话地站了起来,他瞪了岑相思一眼后才离了石墩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阿姊,你和他说话不要客气,这个人没对你存好心!”小家伙语出惊人!

    “呵呵!”岑相思听到这话倒是展颜一笑,如春花绽放:“看来这小鬼不喜欢我啊。”他斜睨着姜暖说道。

    “你终于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了?真是不容易啊……这里真是没人喜欢你这个怪里怪气的脾气。”感觉到他语气轻松,仿佛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姜暖也轻松起来,口中说笑道。

    “你说谎了……”岑相思看了她一眼,突然面上一红,把头扭向了别处继续说道:“你说谎,你就喜欢我……只是你这个人脾气臭的很,嘴上肯定是不会承认的,不过,我知道你心里是喜欢我的!”他说话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只才出了满月的小猫一般毛茸茸的,那种可爱直酥到人的心里去。

    此时的姜暖就是又被他这种娇态袭击了,心里乱七八糟的又没了准主意,一双手已经举了起来投降,而她的口中却是义正词严的说道:“你胡扯!我喜欢你?我怎么不知道?”

    “看吧,我就说你不知道嘛,现在人家不是告诉你么:姜暖喜欢岑相思!就是这样的。”他说话的时候脸色愈红生意愈小,头也渐渐的垂了下去,像是一个害羞的少女般再不敢看姜暖一眼。

    “你才胡说呢!”阿温忽然从房门里露出头来说道:“我阿姊只喜欢我!你赶紧回家找你自己的姐姐去!”

    “让这讨厌的小鬼赶紧去睡觉!”方才还羞涩的如乖宝宝一样岑相思听到这话马上抬起头来对着空中吩咐道。

    “扑通”一声,紧接着又是吱紐一声房门关起的声音,阿温没了声响。

    “你干什么?!”看到这个姜暖便什么也顾不得了,拽起裙摆就往阿温的房间跑去:“让你的人赶紧放了他,阿温还是个孩子呢!”

    只是她才跑了两步就一头撞进了那红衣妖精的怀里,只觉得腰间一紧,然后身子就离了地,再一眨眼间已是到了自己的房间,‘砰’!房门应声关起!

    “你干什么……”被放到了地板上的姜暖说的又是这句话,一和着妖精离得近了,她就会不能自已的慌乱,这种不能控制的慌乱让她已经鄙视了自己好几回,可是没用!见到他还是这样,如今两个人单独相处,同样的话语,姜暖都觉得自己的气势不够。

    “嗤!”岑相思一声轻笑,口中的气息就喷在她的脸上,于是姜暖心中一颤,条件反射般的贴到了墙上。

    “我就这么让你害怕么?”岑相思委屈滴抱怨着,身子很舒服地靠在了姜暖旁边,伸直了两条笔直的长腿,坐得舒服。

    “你怎么又穿着鞋进来。”姜暖答非所问地说道。

    直到他坐下以上的下摆遮不住了他的一双玉足,姜暖才发现他居然是赤着脚蹬了一双木屐!高高的足弓上是雪白的皮肤,秀气的脚踝以及生的好看的脚趾都大大方方地摆在了眼前,倒让她不好意思起来。

    “哎呀色女!”岑相思的脸这回是红的透透的了,已然有了火烧火燎的感觉。他瞥见姜暖钉在自己脚上的眼神后,心里也是通通乱跳,然后索性踢了脚上的木屐,移了身子把一双长腿驾到了姜暖的腿上,急急地说道:“那,给你看,你就这样,一看到人家就像是要吃了我似的……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你就盯着我的手看。”说着他把两只手也伸了出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气呼呼地说道:“都给你看……”

    ------题外话------

    闲妻梁母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ng515025474973感谢您打赏的钻石!鞠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