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479/870518.html"}})();尊宝娱乐 >名门闺秀田家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毕月乌的梦碎

第一百零六章 毕月乌的梦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名门闺秀田家女,第一百零六章毕月乌的梦碎

    “你这是趁火打劫,算不得君子。ai悫鹉琻也别想用这个来要挟我!”站在院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的阿温听了岑相思的话倒是硬气起来,“你等着,等你舅舅我去找青山哥借把锄头回来,我们再打!”说完他拉开院门就要往外跑。

    “站住!”姜暖和岑相思同时开了口,一起喝住了阿温。

    岑相思更是已经闪到了阿温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提着他的衣裳领子把他又揪回了院子:“有我在家,你竟敢去向别的男人求助,这是一定让本王难堪么!”他冷冷的说道。

    姜暖也是觉得小孩子玩耍打架很平常的事儿,要是闹到动上了家伙那就不行了,而且她也奇怪阿温怎么成了那个熊孩子的‘舅舅’了,这不是给岑相思难堪,自己面子上也不好看啊,咋还打架打得给自己打出个蛤蟆儿子啊?这个可得问问:“阿温,你怎么成了……”姜暖说着用手一指门外举着锄头往院子里探头探脑的半大孩子说道:“你怎么成了他舅舅?”

    “他就是娇娇的小舅舅,刚才和我抢包子的就是他。他还说他是娇娇的舅舅,所以让我也要叫他舅舅。后来王爷教了我几招,我就把他按到了地上,揪着他头发不撒手,让他管我叫舅舅,他这个怂包,一打就叫了,我才饶了他的。其实我才不想要他这样的外甥呢,阿姊,你看他丑不丑,比这个病王爷还难看……”

    岑相思的脸本来就因为阿温想去找青山借锄头黑了下来,如今再听到他说自己是个病王爷还是个不好看的病王爷后立时爆发,只见他伸手一抓阿温的腰带,提着他就朝房间走去:“原来你们的称呼都是靠打出来的?如此甚好,本王现在就把你打得先叫了姐夫,然后再让你知道知道你姐夫好不好看!”

    方才在房间里阿温是见过岑相思的身手的,只两招就已经让他在心里佩服的不行!如今看着自己就要被提进屋子了,阿温有些怕了,因为自己从来就没有给过这个王爷好脸色过,而岑相思的脸色又沉得骇人,于是阿温不管不顾地就悬在岑相思的手上瞪着腿叫道:“阿姊,你快来救我,我会被这个姐夫打死的!”

    “真是个乖小鬼!”岑相思笑的像朵花儿似的轻轻把阿温放到了地上,一声‘姐夫’让他浑身上下连头发丝都舒服了,只见他用手拧了一把阿温挂着花的小脸儿说道:“记得啊,以后就叫这个,本王爱听!”

    他用的力气并不大,但阿温还是痛的抽了一口冷气,赶紧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说道:“我是说错了话的的,才不是要叫你……”

    岑相思却是不理阿温的抗议,只微红着脸捻着一缕长发斜睨着姜暖说道:“他叫我了……叫我姐夫。”

    姜暖抬头望天,略感无力。

    “喂!你到底还打不打啊?”外面的熊孩子举着锄头手都酸了也不见阿温出来,于是他不耐烦地喊道:“我数到一百,你要是不出来,就算我赢了,以后你见了面就要叫我爷爷!”

    “叫什么?”阿温在院子里掏耳朵。

    “爷爷。”熊孩子乖乖地叫道。

    “乖!”阿温两只小手都捂在了嘴上,嗤嗤地坏笑着。

    “一,二,三。……”外面的孩子知道自己着了阿温的算计,也不着恼,竟是真的数起数来,“反正我数到一百你不出来就算你认输了。”

    “我才不认输呢!”阿温说着眼睛开始在院子里四处踅摸起来,也想找个顺手的‘武器’拿着好去干架。

    不过看了两遍也没发现有什么好使的家伙,最后他只能硬着头皮走向大门,伸手去拔门闩,“也就这个看着还厉害些。”

    “这一声姐夫怎么也不能让你白叫。”岑相思身形一动已然立在阿温的身边,他两只手指轻巧地捏着一柄短剑的剑尖而把剑柄递向了阿温:“拿着噬魂闭着眼睛砍都能把他砍死了……”他轻飘飘地说道,仿佛站在门外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阿猫阿狗一般。

    “砍死他?”阿温诧异地抬头望向得意洋洋的岑相思。

    “那还不容易么。我的这柄噬魂削铁如泥,你只要闭着眼乱挥乱砍碰到他哪里就能削掉哪里……”

    看着岑相思如做推销广告似的替自己噬魂短剑吹嘘,姜暖居然想起了上一世那个经常出现在电视里的广告——一个摇头晃脑非常臭屁的小女孩儿,拿着一支某牌子的产品,得意地炫耀:“有了它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哪里不会点哪里,soeasy……”

    br>“那要是碰到人家的脑袋呢?”姜暖冷冷地问道。

    “那就把他脑袋削掉了呗。”岑相思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王爷果然是心狠手辣非同凡人!两个小孩子玩耍打架都能让您给玩出人命来,看来我家阿温不喜欢你是对的。”姜暖说完也不看他,径自推门走了出去。

    “这锄头是种地用的,赢了你也不威武。若想打架就和阿温赤手空拳的干。我绝不拦着。”姜暖站在门口对着那个口中念念有词的孩子说道。

    “啊?”那孩子没想到阿温家里竟然出来了一个大人,一惊之下,连自己数到哪里了也忘了……

    “修文!”不大的一声呼唤,还带着气喘吁吁的喘息声远远地传了过来:“若不是娇娇告诉我,今天你怕是又要闯祸了。”一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年轻女子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人还未到,已是急急地喊了出来。

    “大姊,你来干什么,我和阿温打完架就回去。”被叫做修文的熊孩子看了他姐姐一眼,并没有退去的意思。

    “姜小姐。”那个女子来到姜暖面前,挡在她弟弟的身前对着姜暖行了一个礼:“舍弟实在是性情顽劣,若是惹恼了您家的小公子,我这里先给您赔罪了。”说完她又侧身福了福,唯恐姜暖怪罪似的。

    早就知道这个姓姜的女人身份非比寻常,虽然不明白她一个城里的官宦小姐为什么会来到这不起眼的尚武庄居住,但吕淑仪知道越是这样的人越是不要招惹才好。因此她从来见了姜暖都是点头而过并不搭讪。今天若不是她那个爱惹事的兄弟跑到人家门口去闹,她才不会主动和姜暖说话呢。

    “娇娇娘严重了。”姜暖赶紧也还礼说道:“孩子们打架玩耍且由着他们瞎胡闹去,我也是看着修文拿着锄头过来才出门说上几句。只要别闹得失了分寸伤了筋骨也就是了,我们这当姐姐的想必都是一样的心思。快别这么多礼!”

    娇娇娘静静地听完姜暖的话,面上微微一笑,很端庄的点头连道:“还是姜小姐明事理。我是最不会管教这些孩子的。”说完回头,牵起吕修文的手轻声说道:“也该用午膳了,您忙……”然后转身很有风韵地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而那熊孩子一手拖着锄头一边还使劲扭动的身体想要挣脱她的手掌。果然,只挣吧了几下就甩脱了他姐姐,一个人先跑得没了影儿。

    看着娇娇娘还是那么不紧不慢的走着,婀娜的身子很有韵味地小幅摇摆着看得姜暖心中一动,就想起了青山娘的那句话:“那吕寡妇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比您大小姐还像大小姐。”

    “原来青水喜欢这个类型的女人啊。”姜暖托着下巴盯着娇娇娘高高翘起的圆鼓鼓的屁股点着头嘀咕:“确实有女人味。”

    “谁是青山?”岑相思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到了院门口,纤瘦的身子倚着门框,幽幽地问道。

    姜暖扭头瞟了他一眼,然后侧身进了院子:“把门关好,你跟我来。”既然吃饱喝足也有了精神臭美折腾,姜暖决定还是要和他认真的谈一谈。

    逃避,漠视都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你回房去接着收拾你的烂摊子,收拾不好就别出来。”姜暖对着早就跑到檐下站着的阿温说道。

    “知道了。”一看阿姊的脸色他就知道这回是再也不好糊弄过关了,于是阿温认命地回了屋子去面对地上那一大堆衣物了。

    姜暖坐在房间的地板上,看着岑相思慢动作似的把院门关好,又看着他赴刑场似的一步一步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自己,然后在屋檐下停了步,并不进去,只求饶似的眼巴巴地望着她:“我昨夜受了风寒还未痊愈。”他期期艾艾地说道。

    姜暖望着他不说话。

    “我今天用膳过了量,腹胀的紧。”岑相思揉着肚子小声说道:“要不,我还去溜达一会儿吧?”

    “不想说?”姜暖站了起来,伸手拉过房门:“我不强人所难,院门你不是才关上么,好走不送!”

    “暖暖!”看她沉着脸没有一点松口的意思,岑相思闪身就挤进了房门内可怜巴巴地说道:“我说了,你要放过我!不许在和我生气,也不许不要我了!”

    “你说吧。”松开拉着门的手,姜暖的手心里一手的冷汗。不管事实有多没的不堪,该来的终是躲不掉,不如就此面对。她努力的说服着自己,让自己尽量显得平

    静。

    “那我……说了?”岑相思看着姜暖的小脸谨慎地问道。

    “嗯。”姜暖状似无波地答道。

    “我父皇给我指婚过一个女人。我其实有个未过门的王妃!”岑相思闭着眼说道。死就死吧,反正不说今天是过不去了……

    “什么?!”姜暖只觉得有个炸雷在自己的脑袋上炸开了,劈得她完全没了思想,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血淋淋地冒了出来:他有老婆了,你做了人家的小三儿……

    “混蛋啊!你有老婆干嘛还来招惹我?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只安静了瞬间的姜暖此刻犹如母老虎附体一般‘嗷呜’一声就扑向了门口的岑相思,把他的身子一下从门里撞了出去。而岑相思又不能用力道推开她,只好随着她的身子朝后仰去,伸手一称,化去了二人身子下坠的力道,然后就躺倒了屋檐下的走廊上。

    姜暖挣扎着从旁边爬了过来,不等岑相思想要坐起,就又扑到了他的身上,用手揪着他的衣襟摇晃着吼道:“你这个混蛋,自己有了老婆干嘛还找女人,只是想死么!那我就成全你。”说着她就把手伸向了他的脖子。

    岑相思的两只手赶紧扣住了姜暖没轻没重的动作,抓抓衣服出出气还不打紧,若真是被她掐住了脖子,凭她现在的模样,岑相思真怕她会掐死自己。

    “暖暖,不是说好了你不许生气么?你看看你气得样子都快发疯了。”岑相思躺在地上费劲的控制着身上这个不老实的女人。不忘低声讨饶。

    “我不生气,我不会和你生气的。我就是想掐死你!”姜暖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怎么看怎么讨厌,不掐死他自己就会被他气死。

    “你们这是在干嘛?”一声不可置信的低吼在院子里响起,“相思,你消失了这么久都不给我一个消息,难道你心里现在就只剩了这个女人么?”一身黑衣的毕月乌伸着一根手指颤巍巍地指向姜暖,掩不住的憔悴的脸上都是绝望。

    ---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